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15章 477 一更



    顧嬌從仁壽宮出來,恰巧踫上去給蕭皇後請過安的玉瑾。

    “玉瑾姑姑。”顧嬌與她打了招呼。

    玉瑾驚喜一笑︰“是顧大夫啊,你是入宮探望太後的嗎?”

    信陽公主既然調查了顧嬌,就不可能不知道她與莊太後的關系。

    顧嬌點了點頭。

    “公主也入宮了嗎?”她問。

    “啊,沒有,只有我入宮了,皇後召見,公主她……”言及此處,玉瑾無奈地笑了笑,倒是沒對顧嬌有所隱瞞,“皇後想知道小侯爺的事,公主不願多提,便稱病待在宅子里,讓我前來向皇後復命。”

    至于皇後問玉瑾,玉瑾只推脫自己是下人,一概不知情。

    蕭皇後可以對別人用刑,卻不能對玉瑾這般,一是玉瑾無錯,二是玉瑾是信陽公主的心腹,蕭皇後若是敢動她,信陽公主不會善罷甘休。

    一家人,沒必要鬧到那個地步。

    二人一道往宮門口的方向走去。

    顧嬌一貫不愛打听人的隱私,只不過玉瑾自從確認蕭六郎的身份後,便沒再拿顧嬌當外人。

    她主動與顧嬌說道︰“其實公主與皇後的關系不大親密。”

    她用了親密一詞,這是斟酌與美化過後的修飾,事實上二人的關系十分冷淡,究其緣故是宣平侯與信陽公主關系不睦,蕭皇後作為宣平侯的親妹妹,自然不會將錯誤怪罪到自家哥哥頭上。

    于是便對信陽公主有了幾分成見。

    信陽公主不是拿熱臉去貼人冷屁股的人,這就導致了如今二人這副不冷不熱的局面。

    “唉。”玉瑾嘆氣,“皇後和公主都很疼小侯爺,小侯爺在的時候二人偶爾還說說話,自從小侯爺……出了事,皇後與公主便幾乎不怎麼來往了。”

    唯一見面就是上次信陽公主回京,入宮給帝後請安。

    然而這也並非妯娌情誼,而是君臣之禮。

    玉瑾和顧嬌說這些並不是希望顧嬌從中為二人周旋什麼,也不是在提醒顧嬌信陽公主沒說的事不要從顧嬌的嘴里說出去。

    她單純是在和顧嬌八卦而已。

    顧嬌是個很好的傾听者,先是有瑞王妃,再是有玉瑾,都十分願意與顧嬌分享自己的心事。

    二人說著話,不知不覺便來到了宮門口。

    顧嬌是坐小三子的馬車過來的,不巧的是小三子的馬車壞了,車 轆有點兒松松的,他正蹲在地上修。

    玉瑾便對顧嬌道︰“顧大夫,我送你回去吧。”

    顧嬌沒有拒絕,與小三子說了一聲,坐上了玉瑾的馬車。

    她看得出來玉瑾是八卦得意猶未盡,還想和自己說話。

    坐上馬車後,玉瑾想到什麼,問顧嬌道︰“對了,侯夫人是不是快生了?”

    顧嬌道︰“已經生了。”

    玉瑾一怔,問道︰“不是說下個月嗎?這麼快就生了?是兒子還是女兒?都可還安好?”

    這個都字,顯然是將姚氏一並關心在內。

    顧嬌感激頷首︰“是兒子,母子平安。”

    玉瑾欣喜一笑︰“那真是太好了。這個大喜的消息一定要告訴公主,顧大夫,你介不介意去一趟朱雀大街?”

    “好。”顧嬌說。

    玉瑾不是只會八卦自己心事的人,她也很關心顧嬌的情況,之後的一路上她問的幾乎是與小家伙和姚氏有關的問題。

    顧嬌話不多,答得很言簡意賅,不了解她的人大抵會誤會她在敷衍。

    玉瑾卻明白她每個問題都回答得很認真。

    玉瑾喜歡這樣的姑娘,不耍心機,不阿諛,不做面上的客套,所以珍惜與友好都藏在了她的細節里。

    馬車駛入朱雀大街,玉瑾挑開簾子瞧了瞧,遠遠地發現自家院子門口似乎停放著一輛馬車。

    “咦?那輛馬車看著有些眼熟。”玉瑾喃喃嘀咕。

    顧嬌順著她的目光望了望,說道︰“是宣平侯的馬車。”

    這輛馬車時不時出現在醫館、國子監以及碧水胡同,顧嬌早已深深地記住了它模樣。

    玉瑾更疑惑了︰“侯爺怎麼會來了這里?”

    就他們倆的夫妻關系,有事也多是找人傳話,主動去找對方的次數屈指可數,尤其是宣平侯,他約莫是明白信陽公主不願意見自己,因此從不去信陽公主面前自討沒趣。

    事實上,宣平侯今日只是路過,沒打算去找信陽公主的,奈何他听見了信陽公主的慘叫,似乎是出了什麼事。

    他循聲來到書房的閣樓上,信陽公主癱坐在地上,右腳被倒下來的書架沉沉地壓著,閣樓逼仄,她退也退不了,起也起不來。

    宣平侯躬身走進閣樓,這間閣樓以信陽公主的個子是能在最高處站直身子的,可宣平侯太高了,他全程都得貓著身子。

    他將沉甸甸的書架拿開,把倒在地上的書籍一並移開,她的鞋履上滲出血來,看樣子受了不輕的傷。

    宣平侯眉頭一皺︰“怎麼不見你的龍影衛過來?都是吃干飯的嗎?”

    他是從接頭趕來的,不說來得很慢,可路程擺在那里,在此期間,她的龍影衛完全有功夫將她救出去。

    說來可笑,明知有人救她,自己還是來了。

    可該出現的龍影衛又並沒有出現。

    這讓宣平侯一時不知說些什麼好了。

    說幸虧自己來了?

    信陽公主哪里知道他心里閃過了這麼多想法?

    龍一出去辦事了,至于其余四名龍影衛她根本就沒有帶到京城來。

    宣平侯見她不回答,也沒強迫著逼問,他單膝蹲下,打算去看看她的傷勢,她卻忽然道︰“別過來!”

    行。

    雖是夫妻,可這麼多年只睡了一次,和她在一塊兒還得講講男女有別。

    操蛋。

    “你傷的不輕。”宣平侯說。

    就這出血量,少說裂了一道寸長的口子。

    宣平侯想了想,救人要緊,還是得把她弄下去。

    宣平侯伸手去抱她。

    信陽公主的反應更大了,她的身子猛地往旁側一躲。

    宣平侯的手僵在半空,他古怪地看了看她,道︰“只是抱你下去而已,沒別的心思,弄得像是本侯要佔你多大便宜似的。”

    這間閣樓太小了,小到她無處可退,而他們之間的距離又太近了,近到她被他的男子氣息所包圍,她的臉色唰的白了下來,額角開始滲出細密的冷汗。

    宣平侯很快察覺到了她的異樣,他濃眉蹙得更緊,不耐又自嘲地說道︰“秦風晚,本侯不吃人。”

    信陽公主沒回答他的話。

    宣平侯起先以為她是不屑與自己說話,可漸漸的他發現她的身子在顫抖,嘴唇毫無血色。

    “秦風晚?”他詢問地看著她。

    “你……你別過來……求你。”信陽公主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在說。

    宣平侯認識信陽公主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她對誰低聲下氣的樣子,嚴格說來,她眼下也不算是低聲下氣,可她卻是切切實實在求他。

    求他別靠近她。

    你就這麼厭惡我嗎?

    宣平侯定定地看著她,須臾便否認了這個想法,比起厭惡,她的反應不如說是害怕更合適。

    宣平侯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好害怕的,上一回在大街上她從屋頂追下來,他親手接住了她,她不是挺好嗎?

    還冷聲命令他把她放下來。

    那份傲氣去哪兒了?

    宣平侯盡管心中有所疑惑,可信陽公主的狀態實在不樂觀,宣平侯嚴重懷疑自己再不出去,她便要當場窒息在這里。

    宣平侯下了閣樓。

    恰巧此時玉瑾與顧嬌進了院子。

    “侯爺。”玉瑾行了一禮。

    宣平侯看了看她,又看向她身旁的顧嬌,道︰“公主在閣樓上,受傷了,你們去看看。”

    整座院子只有書房閣樓,听完宣平侯的話,玉瑾顧不上其它,忙帶著顧嬌上了閣樓。

    信陽公主見到二人,暗松一口氣,窒息的眩暈感總算是退了些。

    “公主!”玉瑾跪在她身邊,扶著她讓她靠在自己懷中。

    顧嬌則為信陽公主檢查了傷口,是皮外傷,一共兩道口子,其中一道傷口有些深。

    顧嬌從小背簍里取出小藥箱來,拿了消毒水為她清洗傷口。

    信陽公主的臉色很差,顧嬌原本以為她是因為傷痛所至,可為她消毒時她的臉色反而有了一絲好轉。

    所以,不是怕疼。

    “公主是別的地方不舒服嗎?”顧嬌問。

    她剛進來時瞧見的臉色活像是快要無法呼吸似的。

    信陽公主聰慧過人,怎會不知顧嬌為何這麼問,她垂眸,睫羽顫了顫,搖頭說︰“沒有,我好多了。”

    顧嬌為她纏紗布的手一頓︰“好,傷口不要踫水。”

    為信陽公主處理完傷勢後,顧嬌將信陽公主抱下了閣樓。

    回到房間,玉瑾拿了衣衫干淨的衣裳為信陽公主換上。

    宣平侯沒走,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去了信陽公主的屋。

    顧嬌是離開了,玉瑾去送她。

    屋內,信陽公主坐在柔軟的床鋪上,背靠著床頭的墊子,正百無聊賴地翻看著一本書。

    她的神色已恢復,絲毫看不出方才的狼狽。

    “有事?”信陽公主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

    得,又變回從前的信陽了。

    宣平侯拉過一把椅子,在她床邊坐下,一瞬不瞬地看著她︰“秦風晚,你什麼毛病?”

    信陽公主沒看他,目光始終落在自己正在翻閱的一本詩經上︰“什麼什麼毛病?”

    宣平侯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臉,不放過她的任何一個細微表情︰“在閣樓里,你不對勁。”

    信陽公主敷衍道︰“我疼。”

    “你那是疼嗎?”宣平侯不耐地擰了擰眉頭,指著自己道,“還是你覺得我打了半輩子仗,卻連疼和害怕都分不出?你在怕我,秦風晚。”

    信陽公主抿唇。

    宣平侯一臉不解︰“我沒怎麼著你吧?用得著這麼怕我?平日里也沒見你怕呀,這會兒你也不怕,怎麼單單在閣樓里你就怕成那樣?”

    似是為了證實她這會兒不怕自己的猜測,他往她身前靠了靠。

    信陽公主沒說話。

    宣平侯的目光從她的臉上落到了她的手上,她捏著書,指節隱隱泛出白色。

    宣平侯坐回了椅子上,與她拉開距離。

    他自問是沒做過任何會引起她戒心的事的,他們之間,隨時準備朝對方舉起屠刀的是她,不許踫的是她,主動踫的也還是她。

    她卻連這樣的自己都怕,而且只在閣樓里害怕。

    宣平侯眯了眯眼,嚴肅地問道︰“是有人欺負過你嗎,秦風晚?”

    “我累了。”信陽公主合上手中的詩經,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宣平侯還想再問什麼,院子里傳來劉管事的聲音︰“侯爺!侯爺!陛下召見!”

    宣平侯感覺到信陽公主在听見這句話時身子似乎松了松。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揚起下巴,倔強地強撐著,像一只驕傲的孔雀,可她微微顫抖的睫羽以及毫無血色的嘴唇接連出賣了她。

    宣平侯的眸光暗了暗,他站起身來,看著她,手下的動作未停,將椅子放回原處。

    “秦風晚。”

    他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她沒回應他,他神色復雜地收回目光,轉身走了出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