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499章 461 相認(三更)



    屋內母子二人悲傷逆流成河,屋外卻上演著偷听牆角堆堆樂一顆腦袋疊著一顆腦袋,齊齊趴在門縫兒上,恨不能把自己的耳朵和眼珠子剜了送進去。

    小淨空個子最小,他在最下面。

    往上一大截是顧小順與顧琰,再往上是姑婆。

    姑婆個子沒他倆高,但姑婆氣場比較高,他倆只得乖乖地伏低身子。

    姚氏也來湊熱鬧。

    玉瑾守在門口的目的就是要防止有人听牆角,可這老的老小的小,用硬的不行,軟的也不行,絕不承認是因為太後在這里。

    最後,玉瑾放棄了抵抗。

    要听一起听!

    龍一走過來,見一堆人把腦袋貼門縫上,他沉默了兩秒,也把自己的腦袋貼在了門縫上。

    他就貼得比較高了。

    所有人齊刷刷地抬起頭︰你,擋光了!

    龍一︰“……”

    一群人里除了小淨空因缺乏社會閱歷,導致他盡管每個字都听得懂,合起來卻不知道意思以外,其余人都約莫理清了母子二人的關系以及當年的來龍去脈。

    小淨空︰壞姐夫果然是阿衡(珩)!他還不承認!

    好吧,他就只听懂了這個信息。

    顧琰︰原來我姐夫是少年祭酒、昭都小侯爺!

    顧小順︰都說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燭,國子監的木材防火措施不到位。

    姚氏︰我女婿也太慘了,這是造的什麼孽呀?回頭讓房嬤嬤炖一鍋豬心湯。

    玉瑾︰公主和小侯爺竟然承受了這麼多。

    龍一︰………略略略!

    莊太後听不下去了,倆人在屋子里說來說去也沒說到重點,扭扭捏捏,可把她給急的!

    明明一句話就能解決的誤會,就是不說!就是不說!

    去他娘的不說!

    你倆不說,哀家來說!

    莊太後給了眾人一個眼神︰沖進去?

    眾人齊齊點頭︰沖!必須沖!

    莊太後鳳威風一震,唰的推開了房門!

    她打算帶著自己的碧水胡同大軍殺進去,結果一回頭。

    摔,人呢!!!

    所有人包括大腹便便的姚氏在內,都一秒閃到了門旁邊,緊緊地靠牆貼著。

    一馬當先的莊太後終于還是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巨大的動靜讓屋內的氣氛陡然一滯,信陽公主與蕭六郎一改通身氣場,母子倆神同步眉頭舒展,肩膀放松,腰背挺直,眼神平靜而清冷。

    仿佛方才什麼也沒發生似的,二人只是在交談今天的天氣怎麼樣。

    莊太後︰呵呵呵,不是那兩雙腫得像核桃的眼楮,哀家就真信了呢!

    罷了,進都進來了,她堂堂一國太後,文武百官都搞得定,還搞不定兩個口是心非的小別扭?

    蕭六郎給莊太後搬了椅子。

    莊太後大喇喇地坐下,先看向右手邊的信陽公主︰“你!對,就是你!四年前是不是你從火場把他救出來的?”

    說到“他”時,她看了蕭六郎一眼。

    不待信陽公主開口,莊太後又道︰“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哀家不是以六郎姑婆的身份在問你,是以一國太後的身份,哀家是有實權的太後,你最好不要欺瞞哀家,否則等同欺君之罪!”

    有實權,就是這麼豪橫!

    蕭六郎听完姑婆的這番話後,一秒變身等待夫子公布考試成績的小學雞,期盼又忐忑。

    信陽公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這一點上,蕭六郎倒是像極了她,她原本就只差一個台階走下來,如今莊太後把台階遞過來了,她自然不會把台階踢開。

    但樣子還是要做做的。

    不是她想說,是太後逼著她說。

    信陽公主低聲道︰“是。”

    蕭六郎眸光微微一動。

    莊太後問道︰“可有證據?”

    這個信陽公主就真沒打算說了,可她的肢體語言已經出賣了她。

    莊太後一眼看見她下意識往左臂上摸的手,盡管只是象征性的動了一下,但足以讓火眼金楮的莊太後看穿一切了。

    莊太後一把撩開她的袖子,只見她的左上臂上布滿了猙獰而丑陋的疤痕,一直蔓延到肩膀的位置。

    信陽公主沒預料莊太後如此敏銳,一下子將自己的創面暴露在了蕭六郎的眼前。

    莊太後也挺那什麼……意外,知道信陽必定是受了點傷,卻也沒想過是如此嚴重的傷勢。

    早知道不給六郎看了。

    天底下沒有一個母親願意讓孩子看見自己如此傷痛的一面。

    那她是怎樣背著六郎逃離火場的?

    十四歲的蕭珩與顧琰如今的個子差不多,以信陽公主這副縴細的身板其實是很難背動他的。

    當時屋子里的火被她撲滅得差不多了,然而房梁砸下來,她抬手一擋,絆了一下,恰巧就跌倒在幾乎熄滅的火堆里,左臂的衣袖就這麼燒了起來。

    從適才二人的談話里,莊太後與蕭六郎都是听不出究竟有幾個人去縱了火的,莊太後以為只是寧王,蕭六郎以為只是信陽公主,真正燒死蕭肅弟弟的那場火其實是第三場大火。

    那真是將國子監的明輝堂燒至面目皆非,關閉國子監的三年多時間里,有幾乎一半的時間是在修復它。

    縱火之人的意圖太明顯了。

    他們想要蕭珩的命,死得不能再死的那種。

    信陽公主一度懷疑對方是為了報復自己或者宣平侯,但她越查越覺得不對勁,他們得罪的人不是在昭國就是在陳國,而兩國之中還沒有什麼勢力是她半點也查探不到的。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對方極有可能來自一個上國。

    他們二人與上國之人並無交往,自然也談不上交惡,所以對方可能真的是沖著蕭珩來的。

    蕭珩也不曾得罪過上國人,他與上國唯一的關聯就是他的母親是一個燕國女奴。

    這件事會與她有關嗎?她真的是一個女奴嗎?

    信陽公主由自己的傷疤想到了曾經的事,一下子走了神,沒留意到蕭六郎單膝跪在她面前,再一次掀開了她的袖子,看著她如玉的小臂往上蜿蜒交錯的傷。

    “回頭讓嬌嬌想想辦法。”莊太後拍了拍蕭六郎肩膀。

    蕭六郎垂眸,靜靜地放下了撩開她袖子的手。

    一顆滾燙的淚珠砸在了她的手背上,燙得她心尖兒都是一顫。

    她唰的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傷勢又被蕭六郎看到了。

    蕭六郎眸子里全是無法言說的難過。

    他小時候就這樣,只要她受一點點小傷,他就會心疼得先自己哭起來。

    明明她沒事,他卻把自己哭成了一個小雨水精。

    信陽公主下意識地說了一句︰“不疼了,娘沒事。”

    那句“娘”一出口,兩個人的身子都僵硬了。

    莊太後︰突然覺得哀家在這里有點多余……

    莊太後默默地起身離開,臨走時不忘端走了桌上的蜜餞。

    果然,這個特殊的時刻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她把蜜餞順走了!

    然而她剛來到門口,與剛從醫館回來的顧嬌踫上了。

    被打劫了蜜餞的莊太後︰“……”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其實有些窗戶紙,一旦捅破了就沒什麼好再去遮遮掩掩的了。

    信陽公主哽咽地笑了笑,像是回憶起了什麼,說道︰“蕭依。”

    “什麼?”蕭六郎一臉困惑,不明白話題怎麼突然轉到了這里,還有,蕭一是什麼?有龍一還有蕭一嗎?

    “馨香有依的依。”信陽公主笑著說,她眸中含著淚,唇角卻掛著笑,“懷孕時我就給孩子想好了名字,如果是個女兒,就叫蕭依。”

    蕭六郎喃喃︰“降格無象,馨香有依。”

    “沒錯。”信陽公主淡淡地笑了笑。

    “如果是兒子呢,就叫蕭珩嗎?”

    這不是廢話?

    他不就叫蕭珩嗎?

    早已準備好的名字,何必多此一問?

    蕭六郎眸光暗下來。

    “不是。”信陽公主卻笑著搖了搖頭,“如果是兒子,打算叫他蕭慶。”

    蕭六郎問道︰“聖祚無疆,慶傳樂章的慶嗎?”

    信陽公主笑了笑︰“被你這麼一說,這名字倒也沒那麼普通了。”

    蕭六郎沒理解信陽公主這句話的意思,難道一開始她打算給兒子取個普通的名字?

    信陽公主接著道︰“我長命鎖都打好了,然後他沒了。”

    這是十八年來,信陽公主第一次如此坦蕩地談起兒子的去世。

    不知怎的,她忽然釋然了,說出來後發現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受。

    信陽公主拭去眼角的淚水,抬手撫上他臉頰,望著他發紅的眼眶,哽咽而鄭重地說︰“蕭珩是蕭珩,蕭慶是蕭慶,我從來沒有把你們混淆過。你沒有搶走他的人生,蕭珩的人生就是你自己的人生,我很清楚你是蕭珩,一直都清楚。”

    並且一直深愛著。

    蕭六郎心底酸酸澀澀的情緒涌動,他緊張地拽緊了手,眼眶發紅,眼底水光閃動,喉頭脹痛地說︰“我是……蕭珩?”

    信陽公主雙手捧著他臉頰,含淚微笑︰“是,你是蕭珩,是我的孩子。”

    他遺失的名字,終于又找回來了。

    他是蕭珩。

    是娘親的孩子。

    ------題外話------

    唔,還有月票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