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498章 460 坦白(二更)



    蕭六郎沉默,不知是不想回答,還是不願意回答。

    信陽公主又道︰“算了,還是我先說。”

    蕭六郎冷笑︰“說什麼?說你不想要我,不想見我,甚至不願意我出現在京城,所以特地來攆走我?我,連在待在京城的資格都沒有了,是嗎?”

    信陽公主瞳仁劇烈收縮,似乎是難以置信卻又情理之中地看著他,她垂下眸子,掩住一閃而過的復雜情緒︰“我不是來趕你走的,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四年前的事。”

    蕭六郎撇過臉︰“我不想聊。”

    信陽公主卻好似壓根兒沒听到他的拒絕,自顧自地說道︰“從哪里說起呢?要不,就從蕭肅的弟弟說起吧?”

    蕭肅。

    這個名字如一記悶錘猛地叩響了封閉的識海,被壓抑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翻涌而來。

    蕭肅的母親是陳芸娘,他在世上只有一個弟弟,那便是真正的蕭六郎。

    信陽公主道︰“當年陳芸娘去世,臨終前讓自己的長子帶著弟弟上京尋父,可惜被侯府的下人拒之門外,沒人相信他們,也沒人願意替他們通報。直到,他們偶遇了從國子監回來的少年祭酒,昭都小侯爺,蕭珩。”

    她說著蕭珩,眼楮卻一瞬不瞬地落在蕭六郎的臉上。

    蕭六郎薄唇緊抿,拳頭微微拽起。

    他沒去看信陽公主的目光。

    信陽公主定定地看著他︰“蕭珩生性善良,听說蕭六郎的身世後非但沒瞧不起他,反而為他淒慘的遭遇所動容。”

    蕭六郎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見到蕭肅和真正的蕭六郎的情景,那是一張與自己有著三兩份相似的臉,衣著破破爛爛的,瑟縮在侯府外的角落。

    他很好奇,便走過去問他︰“你是誰?”

    “我,我叫蕭六郎。這個是我的路引,這個是……”他拿出了宣平侯當年留給陳芸娘的令牌,那是老式的令牌,宣平侯早在十年前便更新換代了。

    不過蕭珩還是認出了那是真正的宣平侯府令牌。

    蕭珩古怪地問︰“你怎麼會有宣平侯府的令牌?”

    少年膽小地看著他,緊張到結巴︰“我、我娘給我的,她、她讓我帶著令牌、來京城找我爹。可是、他、他、他們不讓我和哥哥、進去。”

    蕭珩唔了一聲,納悶道︰“他是你哥哥?你們長得不像,你和我比較像。”

    “啊……”少年當場有點傻眼。

    蕭肅那時約莫就猜出了蕭珩的身份,說是利用也好,說是真心求助也罷,總之,蕭肅給蕭珩跪了下來,求他讓自己的弟弟見親生父親一面。

    蕭珩答應了︰“京城出了幾樁大案子,我爹最近很忙,連我都見不到他,不過除夕夜他一定會回來陪我守歲,屆時我帶你去見他!對了,你們住哪兒?”

    二人住在京城最廉價的大通鋪里。

    蕭珩給人換了一間像樣的客棧,和二人約定除夕那晚,他會派人來接少年。

    蕭珩沒料到的是除夕當晚他有事去了一趟國子監,誰料少年竟然偷偷地跟來了。

    “你來做什麼?”

    “我、我、我能不能和一起?”

    “我沒這麼快回侯府。”

    “我可以等你。”少年堅持。

    “那好吧。”蕭珩將少年帶入了國子監。

    “我娘來了!”

    “那我躲起來!”

    “不用,我和我娘解釋一下就好了。”

    “不行,你娘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你娘是公主,讓她知道我是宣平侯的私生子,我就完蛋了!”

    少年害怕到顫抖,蕭珩無法,只得暫時讓他藏在了通道里。

    “娘!”蕭珩滿心歡喜地為信陽公主開了門,“你是來接我的嗎?”

    信陽公主的確是來接他的,卻不是接他回府,而是接他一起下地獄。

    信陽公主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听上去很平靜,然而她緊緊捏著帕子的手指其實已經出賣了她的情緒,只不過蕭六郎坐在她對面,恰巧被書桌擋住了視線。

    她道︰“你醒來時躺在客棧,身邊是蕭肅,蕭肅告訴你,他不放心自己弟弟,一路暗中尾隨,發現國子監突起大火,他沖進火場去找自己的弟弟,結果沒找到弟弟,反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你,他只得將你背了出來。然後他告訴你,他看見一個戴面具的男人將一個昏迷的女人救了出去。”

    蕭六郎微微一怔︰“你……怎麼知道的?”

    信陽公主淡淡一笑︰“怎麼知道什麼?怎麼知道這個故事,還是怎麼知道蕭肅?我貴為一國公主,要查自己兒子生前的行蹤還不算太困難,蕭肅是我調查出來的,故事是我編的。蕭肅從來就沒進過國子監。”

    他的確不放心自己弟弟,可國子監並不是他想進去就能進去的。

    當年的蕭珩不是沒想到過這個疑點,只是除了這個可能,他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蕭六郎一瞬不瞬地望進信陽公主的眼眸︰“所以我究竟是誰救出來的?是龍一嗎?”

    信陽公主下意識地握了握自己的左臂。

    當她把蕭珩從大火中背出來時,一塊燃燒的房梁斷裂下來,差點砸到蕭珩的頭,她抬臂擋了擋,整條胳膊都燒著了。

    至今都是丑陋不堪的模樣。

    這一次,是信陽公主避開了他的目光,她垂下眸子,道︰“當年有你不知道的事,那孩子生性膽小,原是沒膽子尾隨你的,是蕭肅擔心你哄騙他們,讓他務必要跟緊你。他們二人在京城辦的是臨時路引,除夕是最後的期限,若是宣平侯不認下這個兒子,他倆隔日就要被遣送出京。”

    蕭肅弟弟的死和你沒關系,你不要再埋怨你自己。

    蕭六郎抬手摸了摸自己右眼下,怔怔道︰“那我的淚痣……”

    信陽公主道︰“是我用火條灼掉的。”

    “為什麼?”蕭六郎問。

    因為你娘的臉上就有一顆一模一樣的淚痣,我不希望那伙人找到你。

    人長大了,模樣多少會有些改變,可這顆淚痣實在明顯。

    這些話,信陽公主就沒說了,她垂眸攤開手中的帕子,淡淡說道︰“總之……”

    蕭六郎目光灼灼地看著她︰“你還沒有回答我,是誰把我救出火場的?如果不是蕭肅,那會是誰?”

    你明明已經知道了是誰,為什麼就是要逼我親口說出來?

    蕭六郎眼眶微微泛紅︰“當我得知自己是被蕭肅救出來的時候,我心里竟然還暗松了一口氣是蕭肅帶走了我,不是你不要我。現在,你卻和我說,一切都是你的主意。你把我給了蕭肅……你讓他帶我離開京城……你用這種方式擺脫我……”

    那是他依賴了十四年的娘親啊!

    就算她親手把他送下地獄,他也沒辦法去痛恨她!

    都是他的罪孽,他得到怎樣的下場都是應該的。

    只是,他也會痛啊……

    蕭六郎抬手,以極快的速度抹了快要掉落的淚水,裝作自己從不曾哭過。

    他自嘲一笑,望向窗外道︰“也是,我害死了你兒子,搶走了屬于你兒子的一切,我原本就是他的替身,後來發現替身變禍害,你不想擺脫我才奇怪吧。”

    明明早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四年來日日夜夜不停在腦海中麻痹自己,可為什麼再次提到,還是會心如刀絞?

    他又抬手抹了一次淚,倔強地看窗外,就是不讓她看見自己發紅的眼眶。

    信陽公主又何嘗不是心如刀割?

    他不是替身,從來都不是。

    她把他抱到身邊的第一日,就清楚清晰地知道這不是自己腹中的那個胎兒。

    可那又如何?

    他徹夜哭鬧,只有在她的懷中才會安靜下來。

    他不吃乳母的奶水,逼得她這個金尊玉貴的皇室公主親自哺喂。

    他還特別粘人,特別搗蛋,特別會給她闖禍……

    但他也會在無數個她心灰意冷的日子,默默地陪在她身邊。

    只要一回頭,她就總能看見那張盈滿星光的小臉。

    小家伙背著小手,小大人似的,歪著小腦袋,一臉小得意地挑挑眉︰“在哦,娘親無論什麼時候回頭,阿珩都在哦。”

    她不是沒試圖將他當成自己死去的兒子,可小家伙似乎有自己特立獨行的本事,他身上全是他獨特的氣質,他發著光,像一顆冉冉升起的小太陽。

    他就是她的阿珩,不會去替代任何人也不能被任何人替代的阿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