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89 坑人的嬌嬌(二更)



    顧承風在小木屋里找了一整圈,確定顧嬌真的不在了,他心頭一緊,他當然不會認為顧嬌是丟下他們走掉了,她要丟下他們,從一開始就不必跟來。

    柴火快燒完了,食物更是短缺,顧承風揣測顧嬌不是去找吃的就是去找柴火了。

    他不能讓她一個人在大雪封山的林子里冒險,他打算出去找找,誰料剛拉開房門便遠遠地瞧見背著一捆柴火,手里以不知誰的獸皮為伐,悶不吭聲地拖著一個……人,從雪地中吃力地走來。

    之所以吃力,一是她太久沒睡,二是她體力透支,三嘛,則是這林子里的雪實在太大了,幾乎令人寸步難行,更別說她還背著一捆柴、拖著一個人。

    顧承風有點傻眼。

    她去砍柴,他是猜到了,可他沒猜到她會砍個人回來啊!

    顧承風著厚厚的積雪朝她走過去。

    待走得近了他听見了微弱的呼吸,才確定這不是一具尸體。

    顧承風的神色有些一言難盡︰“什麼情況?別告訴我你又撿了個人!”

    為何用了“又”,那還不是因為有老太太與蕭六郎的事跡在前。

    不待顧嬌回答,顧承風的嘴角一抽,一臉嫌棄地說道︰“你是有往屋里撿人的癖好嗎?還是你找不到吃的,所以——”

    顧嬌給了他一個關懷智障的小眼神︰“你很閑?”

    “我沒有。”顧承風矢口否認,指了指被亂發與積雪糊了一臉的男人,“誰呀?”

    顧嬌道︰“自己看。”

    顧承風蹲下身來,將對方臉上的亂發與積雪撥開,一張熟悉而威嚴的臉迎入顧承風的眼神,顧承風狠狠一驚,騰的站起身來,朝後退了一大步︰“唐岳山!”

    他難以置信地看向顧嬌,“你、你怎麼把他撿回來了?不對,我該問你,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還穿成……這樣?”

    不用說,那張墊在唐岳山身下的獸皮就是從他身上扒下來的了,腿上也綁著獸皮保暖,腦袋上戴著獸皮帽,妥妥一副獵戶的打扮。

    “等等,這間小木屋的主人……不會就是唐岳山吧!”顧承風張大了嘴。

    顧嬌道︰“前主人是誰不清楚,目前的主人應當就是唐岳山。”

    “所以前朝余孽與陳國大軍一直找不到唐岳山的緣故,是因為他藏在了這里?可是他為什麼會受傷?”

    他衣服上有血跡,顧承風自然而然地認為他是受了傷。

    顧嬌順著顧承風的眼神看了看,解釋道︰“你說他的血嗎?那是他吐的,他中毒了。”

    “中毒?”顧承風更疑惑了,唐岳山不是很厲害嗎?怎麼會中毒?

    顧承風想過一百種唐岳山倒下的方式,但卻沒有一種與中毒有關,這種沙場戰將,就算死也該是死于受傷。

    顧承風不指望顧嬌回答這個問題,畢竟她只是偶遇唐岳山,唐岳山自己清不清楚自己中毒都還不好說,就算清楚他也不會和顧嬌交代什麼。

    “給我吧。”顧承風沖顧嬌伸出手。

    他其實是不想救唐岳山的,是唐岳山好大喜功,不听他祖父勸阻才導致兵敗,又不肯借人給祖父,害祖父淪為人質,慘遭前朝余孽的報復。

    唐岳山就算死在他面前,他眼皮子都不會眨一下的。

    可唐岳山是顧嬌帶回來的,顧承風想了想,自己似乎沒資格干涉顧嬌對唐岳山做什麼。

    不過,他還是要提醒一下她與唐岳山的立場︰“別怪我沒提醒你,你廢了唐明,唐岳山與你不共戴天,他若是知道你就是傷害了唐明的凶手,他不會放過你的。”

    “嗯。”顧嬌應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

    “那你還救他?”顧承風不解。

    顧嬌看向顧承風,道︰“你們幾個里,他最能打。”

    顧承風看看渾身纏滿繃帶的自己,想想不省人事的祖父,一時間竟無法反駁。

    如果陳國大軍與前朝余孽追來了,除了這丫頭,好像真的只剩唐岳山能夠獨當一面了。

    然而不知想到了什麼,顧承風拉住顧嬌的手腕,指了指雪地里的唐岳山,說道︰“等等,可是你不是說他中毒了嗎?那他也不能打了吧?”

    顧嬌一句話粉碎他的期盼︰“可以解毒,比你們好得快。”

    顧承風︰“……”

    顧嬌將唐岳山拖進了小木屋。

    與她一道拖進屋的還有唐岳山打下的獵物——唐岳山將獵物扔了,顧嬌又把獵物給撿回來了,是三只肥美的兔子和兩只肥碩的野雞。

    小木屋里一下子有了三個病號,僅僅兩張小竹床是不夠睡的,只見顧嬌從堂屋搬來兩條板凳,一前一後架好,隨即她拆掉了臥房的門板,將門板架在了兩條長凳上。

    顧承風︰“……”

    這也行?

    顧嬌將唐岳山放在了臨時搭建的小病床上。

    隨後她開始為唐岳山檢查中毒的情況,唐岳山印堂與指甲發黑的痕跡並不明顯,反倒是牙齦腫脹,齒齦粘膜下能見到一條藍黑色的線。

    是水銀中毒。

    顧嬌從唐岳山的身上翻找出一個瓷瓶,從里頭倒出幾顆暗紅色的丹藥來。

    顧嬌仔細分析了里頭的成分後,果然發現了少量水銀。

    水銀是從丹砂中提煉的,在古代主要用于煉丹以及保存尸體,都是極其權貴的人家才用得起丹砂與水銀。

    但不論是純丹砂也好,提煉過後的水銀也罷,實則是不能用作丹藥的,長期服用會導致中毒。

    所以那些乞求長生不老術的君主往往都沒一個命長。

    顧嬌也不知唐岳山的身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所幸他的毒性尚淺,並未傷及髒腑,也所幸這種毒是有專程的藥物可以解的。

    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藥物為唐岳山靜脈滴注。

    唐岳山會吐血暈厥不僅是因為他中毒,他其實也受了一點內傷,只是遠沒有老侯爺與顧承風的嚴重。

    一個時辰後,唐岳山在門板上甦醒,他的治療已結束,身上蓋著他自己的獸皮,身旁不遠處是燃燒的火盆,因此他並不寒冷。

    顧承風去堂屋的灶台那里看火了,灶台上正熬著一鍋野雞湯。

    濃烈的雞湯香氣聚聚散散地飄了進來,唐岳山有幾日沒進食了,他頓時感覺饑腸轆轆,肚子里發出了咕咕的叫聲。

    顧嬌正在給老侯爺換藥,听到聲音,淡淡地回了一句︰“雞湯還沒好。”

    屋子就那麼大,唐岳山的木板床就在老侯爺的竹床前,唐岳山扭頭一瞧便看見了竹床上的老侯爺與顧嬌。

    他的眼底掠過一絲凝重與詫異。

    他的目光自老侯爺的身上移開,落在了正在為老侯爺換藥的顧嬌臉上,沉聲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顧嬌換藥最後一處藥,給老侯爺蓋上被子,不咸不淡地轉過身來,摘掉了臉上的面具。

    唐岳山看到顧嬌那張半是仙氣飄飄半是帶著紅色胎記的臉,眉頭微微地皺緊了。

    他沒見過顧嬌,可他听說過顧嬌。

    那個左臉有著紅色胎記,年僅十五,自幼在鄉下長大,卻深受太後寵愛的侯府千金。

    “我早該猜到是你……”

    顧琰的姐姐,太後的心肝。

    如此就能解釋為何她會去報復唐明,又為何太後會為了她撒謊演戲。

    唐岳山的身上再次迸發出凜冽的殺氣︰“你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對從前的事一筆勾銷,你害了明兒,我要你拿命來償!”

    顧嬌听他的聲音就知道他恢復得不錯,其實顧嬌沒怎麼給他用藥,內傷是他自己扛的,外傷是他自己愈合的,顧嬌唯一做的就是拿了點藥給他解毒。

    唔,真省藥。

    唐岳山又對顧嬌動了殺心。

    顧嬌忽然抬起手,制止了他的行動︰“在你動手前,你不妨先檢查一下你的情況。”

    “你什麼意思?”唐岳山問。

    顧嬌漫不經心地問道︰“你覺得我會無緣無故把你帶回來嗎?”

    唐岳山臉色一沉。

    顧嬌道︰“掀開你的袖子,看看的左手,是不是從手心開始有了一條紅線?”

    “再看看你的丹田處,是不是多了一塊青色的印記?”

    “最後再摸摸你的頭發,是不是快要謝頂了?”

    唐岳山一一檢查完,尤其是摸到自己的禿頭時,神色大變︰“你對我做了什麼?”

    顧嬌的手背在身後,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挑了挑眉,道︰“沒什麼,就是給你下了個毒。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話,否則,你會死得很難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