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88 腹黑嬌嬌(一更)



    顧長卿的書房,燭火搖曳。  一名暗衛閃身而入,向他拱手行了一禮︰“世子!”  顧長卿的容顏隱在暗處,顯得整個人有些冰冷。  他看向暗衛︰“讓你調查的事查得如何了?”  暗衛抱拳道︰“回世子的話,沒有找到。”  顧長卿濃眉一蹙︰“一個都沒有?當年我娘房中少說有七八個丫鬟,四五個嬤嬤,怎麼都找不著了?”  這還真是詭異。  和姚氏生孩子時陪在身邊的下人一樣,也都沒了蹤跡。  姚氏當年陪產的下人不多,兩個小丫鬟、一個老嬤嬤,老嬤嬤去世了,小丫鬟遠嫁外地找不著了。  姚氏出身不高,她的丫鬟來路沒那麼嚴苛,可小凌氏的下人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往上三代皆可追溯,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杳無音信了。  暗衛道︰“那些都是先夫人從娘家帶過來的下人,真要查,就得從凌家入手了。”  但凌家是顧長卿的外租家,他一直十分信任對方。  真要查,首先他心里這關過不去。  “查。”他說。  暗衛一怔︰“世子?”  顧長卿正色道︰“我需要一個真相。”  暗衛深深地看了世子一眼,躬身應下︰“……是!”  暗衛離開後,顧長卿拿出了當年的那份證據——姚氏寫給顧侯爺的信。  信上說小凌氏的病情拖不了幾日了,顧侯爺何時來娶她?她出身不高,若是不早些定下這門親事,恐他日會有變數雲雲。  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二人已經有了苟且,還是趁著小凌氏病危、姚氏上門來照顧她的機會。  如果一個人真的這麼做了,那她得是個多心機深沉又心腸歹毒的女人?  可萬一她不是,那麼偽造了這封信的人,又是一個怎樣的可怕存在?  況且不僅僅是信,還有人親眼看見姚氏進顧侯爺的書房。  那個人證是看錯了,還是受了誰的指使?  誰能使喚得動小凌氏身邊的下人?  顧長卿心里亂糟糟的,他起身,將書信收回了匣子,拉開書房的門走了出去。  外面飄起了小雪。  他騎上自己的坐騎,一路出了侯府,在風雪中奔走。  他沒刻意去想究竟去哪里,可馬兒卻在碧水胡同的宅子前停了下來。  宅院的大門開著,穿堂與院子都點了燈籠。  從他的角度望過去,可以看見幾個孩子不怕凍壞地坐在雪地里,看樣子像是在打葉子牌。  顧琰的臉上被畫滿了烏龜王八,還貼了不少條。  小淨空的臉上很干淨,什麼也沒有。  另外還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少年。  顧長卿雖來過這里,也進去照顧了顧琰一宿,可那會子顧小順也出了痘疹,在房中養病,是以二人並未打過照面。  但這並不影響顧長卿猜出他的身份。  顧小順打葉子牌也輸了很多次,臉上也畫滿了烏龜王八。  老太太抱著蜜餞罐子,一邊吃一邊走過來,依次摸了摸三人的腦袋,沒凍壞,又繼續去啃她的蜜餞了。  顧長卿看著這一幕,其實有些不明白。  顧小順是顧嬌養父母那邊的孩子,小淨空則是上山領養的小和尚,二人與顧嬌都沒有任何血親關系。  可他們在家里的地位與顧嬌、顧琰是一樣的。  難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也能相處得這麼好嗎?  “哎呀琰哥哥你又耍詐!”  顧琰偷藏了一張牌,被小淨空當場抓包了。  “我沒有!”顧琰一本正經地否認。  “那這是什麼?”小淨空果斷把被顧琰塞在雪里的葉子牌找了出來。  顧琰耍賴︰“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藏的。”  “就是你!就是你!我看見了!”小家伙氣得爬上凳子,叉腰跺腳還蹦了起來!  二人吵得不可開交。  二人的小寵也開始爭吵,院子里一陣雞飛狗跳。  忽然間,顧小順望了望門口︰“有人?”  二人爭吵的動作一頓,齊齊朝門口望去。  顧長卿原本只是在一旁悄悄地看著,不知何時看得入了神,竟然大喇喇地站在了門口。  想躲開已經來不及了。  二人都看見了他。  “哇!大哥哥!”小淨空瞬間忘記了方才的不快,從凳子上蹦下來,噠噠噠地跑向顧長卿。  顧琰也想過去,卻猛地想到什麼,一把丟了手里的葉子牌,手忙腳亂地將臉上的紙條扯下來。  扯完又想起來臉上畫了烏龜王八。  他又絕望地把紙條貼上去!  “大哥哥!發財發財!”小淨空拱小手,禮貌地拜了年。  街坊鄰居來他們家竄門都這麼說,他也就學會了。  顧長卿眼神柔和了下來︰“你們在做什麼?”  小淨空道︰“打葉子牌!”  姑婆教噠!  老太太開了口︰“小淨空,誰呀?”  小淨空回頭道︰“是大哥哥!”  老太太知道是誰了,唔了一聲︰“進來一起吃飯。”  她聲音不大,語氣也不重,然而就是有一股讓人無法拒絕的氣勢。  顧長卿猶豫了一下。  他沒想過上門拜訪,所以沒帶禮物,大過年的這樣似乎不大好。  “還愣著做什麼?進來!”老太太道。  “是!”顧長卿走了進去。  他先給老太太見了禮。  奇怪的是,他行的是君臣之禮。  他自己都被自己這下意識的動作弄得一怔。  好在老太太與眾人都沒在意。  顧琰將自己的腦袋垂得低低的,不讓他看到自己臉上的烏龜王八。  顧長卿看著顧琰那慫噠噠的小樣子,忍俊不禁地輕笑了一聲。  顧琰听見他的笑,整個人都不好了,果斷在雪地里背過身子,甩了他一個大大的後腦勺!  老祭酒帶著蕭六郎去探望那位病危的老友了,晚飯是顧嬌做的。  不像侯府那樣大魚大肉,吃起來卻別有一股小時候的味道。  飯桌上的氣氛也沒那麼嚴肅,一家人吃得很開心。  顧長卿甚至有些後悔前兩次為什麼沒有留下來。  吃過飯,小淨空問他︰“大哥哥,你要不要打牌?”  “我、我不會。”顧長卿從小就在顧老侯爺的強壓下長大,成長道路十分嚴格,玩與他基本沒關系。  在他的認知里,他不該玩,也不能玩,否則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繼承人。  小淨空歪著腦袋道︰“沒關系,可以讓姑婆教你!姑婆可厲害啦!”  他們三個全都是姑婆教會噠!  小淨空是最聰明的一個,姑婆一教就會,時常把顧琰與顧小順殺得片甲不留!  顧長卿猶豫。  顧嬌彎了彎唇角︰“過年,可以玩。”  顧琰也點頭點頭。  其實就連那麼疼孫子的顧老夫人都沒和他說過,沒關系,你可以玩。  顧長卿仿佛終于要打破一直以來背上身上的一個枷鎖,他深吸一口氣︰“那、那好吧。”  顧嬌道︰“去姑婆屋里打吧,那里暖和,我去拿點吃的。”  老太太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顧長卿衣著氣度都不凡,且一臉正氣,一看在牌桌上就是個人傻錢多的鐵憨憨。  老太太︰“哎呀,當著客人的面畫烏龜王八太不好意思啦,打十個銅板,最小的吧!”  小•土豪•淨空剛收了租,好多錢錢,完全沒壓力!  顧小順也還有一點顧嬌給的壓歲錢。  顧琰是最慘的,他的壓歲錢還不夠給小淨空還債的。  他在小淨空那里打工,掙的都是辛苦錢,每天十幾個銅板,鏟雞粑粑鏟到手軟!  可是比起在顧長卿面前畫烏龜王八,他還是寧願把荷包輸癟。  大不了……就是再欠小淨空的債,多給他鏟幾天雞粑粑。  小淨空︰友情提示,你的雞粑粑檔期已經排到明年了喲!  “我真的不太會……”顧長卿汗顏,老侯爺從不許他玩物喪志,他連葉子牌都不認識,半天才弄明白哪個是哪個,“要是打得不好,你們別介意啊。”  結果一上手,把小淨空給秒了!  小淨空︰“……!!”  又玩了幾把,老實說顧長卿對規則還處于一種模稜兩可的狀態,時常是打這個好還是打那個好?這個吧?  然後一出牌,轟炸全場了。  他自己都贏得莫名其妙。  老太太是碧水胡同的賭王,街坊鄰居沒有能從她手里贏到錢的。  老太太不信邪,上去玩了一把,結果被顧長卿吊打。  老太太的臉黑成了碳。  顧長卿訕訕︰“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不打這個了,我換一張。”  他換了一張最小的,不料湊了個順子是最大的!  剩下是王炸,要給雙倍錢。  老太太︰“……”  速效救心丸還有木有?  一家子會打牌的被顧長卿這個連規矩都沒摸明白的新手干翻了。  小淨空灰頭土臉。  他毫無靈魂地站在原地,被老太太抓狂地道從等ュ  。      饌食埃       ︿芟虼蠹儀蟾霰5自縷甭穡俊 【瞎 行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