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85 一更



    鄭司業最近很勤勉,他幾乎住在了國子監。  畢竟,他是代祭酒了嘛,很快便會成為真正的祭酒,做做樣子總是沒錯。  自打蕭六郎譏諷他沒資格進入明輝堂後,他便在莊太傅面前軟磨硬泡,莊太傅又在陛下面前替他美言,如今他在明輝堂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只不過,僅僅是外堂而已,內堂要等做了祭酒才有資格進去。  鄭司業站在內堂的大門前,目光充滿了貪婪︰“很快,本官就能搬進去了!”  勞累了一整天,他有些餓了。  他倒是想讓人把吃的送過來,奈何外堂沒有吃飯的地方,內堂才有。  他只得走出明輝堂。  門外的侍從走過來,問他道︰“大人可是餓了,要回司業堂吃點東西嗎?您想吃什麼,小的去讓人給您做。”  自從前幾日搬進明輝堂,鄭司業就再也不願回司業堂了,總感覺司業堂已經配不上他如今的身份。  他擺擺手︰“算了,我自己去外面找點吃的。”  順便醒醒神。  快年關了,他還有一大堆的公文要處理呢。  他可真是個勤勉的好官!  鄭司業自我感覺良好地出了國子監。  因為他出去了,導致顧嬌翻牆來明輝堂揍他時撲了個空。  顧嬌不知他還回不回來,正猶豫著是在這里等他,抑或是干脆出去找他,就听見一道十分輕微的呼吸聲。  這里藏了個人!  難道是鄭司業?  那家伙躲起來了?  黑衣顧嬌一手撐住桌子,英姿颯爽地躍了過去,從柱子後抓出一道人影。  結果——  “是你?”顧嬌抬起的小拳拳僵在半空。  她立馬將小拳拳放了下來,一本正經地盯著對方︰“這麼晚了,你不回家,來這里做什麼?”  蕭六郎︰“你又來這里做什麼?”  “……”顧嬌無言以對。  更無言以對的是,她穿著黑衣,他也一身黑衣。  二人的腦子里同時閃過一句話︰你什麼時候背著我買了黑衣?!  顧嬌前世喜歡花里胡哨的衣著,來這邊後口味變了,她的衣裳多以青衣為主,蕭六郎則是國子監的白色監服,或者平日里的是白衫、藍衣常服。  總之,他倆的衣裳很少撞色。  顧嬌︰沒想到頭一次穿情侶裝竟然會是在這樣的場合。  顧嬌正色道︰“我先問的,你先說。”  蕭六郎面不改色︰“我來見個人,順便拿點東西。”  顧嬌一本正經︰“好巧,我也是。”  ——一個放了學就回家的男人大半夜背著老婆來夫子辦公的地方,有人信嗎?  ——呵,一個外頭的小姑娘來國子監就有人信了?  小倆口一臉嚴肅地看著對方,將睜眼說瞎話詮釋到了極致。  蕭六郎張了張嘴。  “有人來了!”顧嬌突然抬手捂住他的嘴,警惕地蹙了蹙眉。  蕭六郎被她柔軟的小手捂著,就快要呼不過氣了。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顧嬌食指放在唇瓣上︰“噓——”  蕭六郎指了指她的手。  你捂我的嘴就夠了,干嘛連鼻子也一起捂上?  呼不過氣啦!  “哦,對不起啊。”顧嬌拿開手,與他一道躲在了柱子後。  顧嬌心里想的是,如果來的是鄭司業,那就先把相公一掌劈暈,把鄭司業收拾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然後再把自家相公背回去。  可惜來的並不是鄭司業。  是李司業。  他是副司業,地位比鄭司業略低。  他是個正直的好官。  蕭六郎不想傷害他。  顧嬌也無意傷害名單之外的人。  二人不約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大人,這麼晚了,您還是明天再來吧。”  “那怎麼行?我有十分緊急的事稟報鄭司業,等到明天興許就來不及了,若是出了事你們擔責嗎?”  听他這麼說,兩名侍從不敢阻攔,放著他進了明輝堂。  明輝堂是一直都有人把守的,顧嬌能進來是因為她前世是特工啊,這種事簡直不要干得太多,可蕭六郎是怎麼混進來的?  顧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蕭六郎裝作沒看見她的小眼神。  李司業進了明輝堂的外堂︰“你們去下頭守著吧,別叫人擅自闖入,我在這里等鄭司業就好。”  李司業在國子監的風評極好,是個正直的老實人,二人不疑有他,匆忙下去把守大門了。  蕭六郎與顧嬌起先真以為他是來找鄭司業的,哪里料到兩個侍從剛走,李司業後腳便在明輝堂里翻找了起來。  這里是外堂,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  他鬼鬼祟祟地翻找著,速度很快。  顧嬌不明所以。  蕭六郎卻隱隱猜出了什麼。  李司業找著找著,就來到了第三排的書架前。  右手邊便是蕭六郎與顧嬌藏身的柱子。  二人屏住了呼吸,將身形努力往後壓縮。  身後便是牆壁,退不了太多,二人面對面地站著,太近了,呼吸都糾纏在了一起。  柱子的厚度只有一尺,也是這時候,蕭六郎才發現顧嬌又長身子了。  顧嬌長高了,但由于他也在長個子,身高上沒太大感覺,可她的女子身姿……  蕭六郎努力不讓自己踫到不該踫到的地方。  顧嬌也盡量將自己貼在身後的牆壁上。  “沒有嗎?不會啊……”李司業越找越靠近柱子。  蕭六郎的衣裳露出了柱子外。  顧嬌探出手,打算將他摟過來,蕭六郎卻先她一步伸出手,抱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一個旋身,換自己貼上了冷冰冰的牆壁。  他將她柔軟的小身子扣進懷里。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  顧嬌都沒料到他這麼猛。  他的胸口滾燙,胸膛充滿了力量。  顧嬌︰這家伙不僅背著我買黑衣,還背著我鍛煉小胸肌!  他的胸膛很硬,相對的,顧嬌的胸口就很柔軟。  蕭六郎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呼吸一滯,血氣唰的涌上了頭頂!  然後——  李司業焦灼道︰“不應該呀,他把月考的試卷放哪兒了?”  眼看著李司業找完了這排書架,就要路過柱子去翻找下一排的書架,走廊里傳來腳步聲。  李司業手一抖,胡亂將翻亂的書卷塞回書卷,神色匆忙地來到大堂中央,理了理衣襟,做出一副什麼也沒發生過的樣子。  鄭司業進了大堂,狐疑地看了李司業一眼︰“听說李司業找本官有急事?”  李司業故作鎮定道︰“是這樣的,明天率性堂有騎射課,听說前幾日女學上騎射課,摔傷了不少學生,我在想咱們是不是把騎射課暫時取消?”  “這就是你說的急事?”鄭司業不耐地皺了皺眉,“取消就取消,以後這種小事自己決斷就好,不必來問我!”  “是!”李司業拱了拱手。  “還有事?”鄭司業問。  李司業余光瞟了眼沒找完的書架,垂眸道︰“沒了,下官告退。”  二人同為司業,盡管有正副之分,可也不必自稱下官。  這是因為自己是代祭酒了。  鄭司業對這句下官很受用,臉色緩和了些,道︰“算了算了,時辰不早了,本官也回去了,一起吧。”  “大人,請。”李司業行禮。  二人一前一後出了明輝堂。  這時候追出去揍他,李司業就滿嘴說不清了。  顧嬌這會兒其實猜到李司業為何來找月考試卷了,他也懷疑蕭六郎的成績有貓膩,他想幫蕭六郎澄清。  是個好人。  不能連累他。  顧嬌決定,下次再揍姓鄭的。  二人還維持著剛剛的距離,心都仿佛跳在了一起。  蕭六郎心跳得比較快,顧嬌眼饞他美貌,內心卻比較平靜。  畢竟看美人嘛,大大方方看,她又不害羞!  “那個……”蕭六郎清了清嗓子。  顧嬌會意,往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  明輝堂內的燈在兩位司業大人離開前便熄滅了,卻有稀薄的月光透進來,落在蕭六郎的俊臉上,映出一片難以掩飾的緋色。  蕭六郎有些尷尬。  顧嬌瞅了瞅他某處,淡定地說道︰“我明白的,正常的生理反應而已,你不用不好意思。”  不懂什麼是生理反應,卻也听懂了這句話的蕭六郎︰“……”  謝謝,並沒有被安慰到。  顧嬌轉身往外走,想到了什麼,她道︰“你年紀也不小了,回家後最好自我紓解一下,別把自己憋壞了。”  蕭六郎一個趔趄差點栽倒!  就不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嗎?!  顧嬌來到一幅畫前,掀開畫,叩了叩畫後的牆壁,牆壁忽然開了,露出一個暗格,里頭有一套試卷,正是李司業要找的月考試卷。  顧嬌︰“果然在這里!”  蕭六郎︰“你怎麼知道?”  方才蕭六郎靠著牆壁,視線之處只有顧嬌,而顧嬌卻只用歪歪頭便能看見大堂內的場景。  鄭司業進來時,第一眼就是在看這幅畫。  所以顧嬌猜測畫的後面一定有什麼。  “你也是來找這個的吧?”顧嬌問。  “還有別的。”蕭六郎說著,來到最後一排書架前,輕輕一推,書架開了,里頭竟然是一個密室。  蕭六郎進密室找了一本冊子出來。  “是什麼?”顧嬌問。  蕭六郎把冊子給她看。  顧嬌看完,嘴角一抽,狠還是你狠。  “走了。”蕭六郎說。  門鎖住了,顧嬌本打算撬門,就見蕭六郎推開了另一間密室,帶著她從這里走出了國子監。  顧嬌目瞪口呆,原來還有密道啊,這家伙怎麼對國子監這麼了解?  雖然沒揍到鄭司業,可他們拿到了讓鄭司業脫一層皮的證據,也算是收獲頗豐了。  二人回到家,家人都睡下了,蕭六郎臨出發前將小淨空抱去了顧琰的屋子,這會兒才把熟睡的小淨空抱回來。  他快速洗了個澡,出來倒水時踫到顧嬌。  顧嬌唔了一聲︰“你這麼快?”  我就洗個澡怎麼不快了?  然而在反應過來顧嬌的快是指什麼快之後,蕭六郎整個人都不好了!  ……  接下來的幾日,國子監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率性堂月考的試卷泄露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蕭六郎的考卷,這種考卷若是倒數,那率性堂沒人不是倒數了。  試卷是鄭司業批改的,很明顯,他在惡意針對蕭六郎。  第二件事是鄭司業幾年前與人結黨營私的賬本在國子監流傳開了。  國子監里貴族公子多,背後的勢力盤根錯節,有擁護鄭司業的,也有剛正不阿的。  賬本很快就傳到了陛下的手里。  陛下雷霆大怒,將鄭司業叫來御書房,狠狠地痛斥了一頓。  莊太傅也在場。  鄭司業是莊太傅陣營的人,莊太傅自然要保他,可證據確鑿,保起來不是那麼容易的。  出宮後,莊太傅恨鐵不成鋼地問道︰“怎麼回事?這種東西不是早讓你銷毀了嗎?你怎麼還留著?”  鄭司業委屈道︰“我……我大概是銷毀的時候漏掉了,恰巧漏了這一本……讓什麼人給撿去了……”  莊太傅道︰“那怎麼現在才抖出來?你想想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沒有啊,我就……”  “就怎麼?”  鄭司業支支吾吾地將針對蕭六郎的事兒說了︰“……他只是一個小縣城的窮書生,談不上得罪的!”  對方比自己身份高,才叫得罪。  蕭六郎這種小角色,充其量只能叫欺負!  鄭司業面色一變︰“難道是這小子?”  莊太傅淡道︰“一個鄉下的窮小子還沒這能耐,多半是有人不願意看到老夫的人坐上國子監祭酒之位,所以才在緊要關頭拆了老夫的台。”  鄭司業怔怔道︰“會是……誰?”  莊太傅站在高高的台階上,望著宣平侯府的方向,冷笑道︰“普天之下,敢這麼與老夫作對的,除了那一位,還有誰?”  ------題外話------  人在家里,鍋從天降!  顧侯爺︰我女兒快把我坑死了o()o  宣平侯︰好巧,我兒子也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