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520章 482 痛打渣爹(二更)



    今日對蕭珩來說,是升職的大喜日子,對終于逃出京城的元棠而言,也同樣是個可喜可賀的日子。

    京城的顧侯爺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先是半夜突然後背涼颼颼的,感覺有大事要發生,果不其然,一大早人還沒睡醒便被抓了。

    他整個人都是懵的。

    什麼情況?他怎麼無緣無故地抓了?

    他老爹在邊塞被抓,他在京城被抓,這都是鬧得什麼事兒啊!

    “顧侯爺。”

    抓他的不是別人,是蕭珩的新頂頭上司刑尚書。

    邢尚書正色道︰“你涉嫌欺君之罪,本官需要你去刑部走一趟。”

    顧侯爺懵成狗︰“等等,你把話說清楚!誰欺君了!”

    刑尚書早料到他會這麼說,將昨夜值守北城門的侍衛帶了上來,問領頭之人道︰“你昨晚值守時發生了什麼事,詳細說來。”

    領頭的侍衛道︰“昨夜,顧侯爺假傳聖旨,從北城門的密道出了京城。”

    顧侯爺怒道︰“本侯一整晚都待在府里,幾時出過城?又幾時假傳了聖旨?”

    邢尚書看向那名侍衛︰“你確定沒看錯嗎?當著是顧侯爺?”

    侍衛正色道︰“那人拿著定安侯的令牌,聲音也和顧侯爺現在說話一模一樣!”

    顧侯爺眸光一冷︰“你不要血口噴人!”

    “模樣呢?”邢尚書問。

    侍衛被顧侯爺的氣勢所懾,看了邢尚書一眼,才道︰“他戴了斗笠,小的沒看清。”

    顧侯爺氣不打一處來︰“你們去府里查!本侯沒離開過侯府!一定是有人假扮本侯!那令牌也是假的!本侯的令牌明明在——”顧侯爺說著,去摸寬袖里的令牌,卻意外地摸了個空。

    誒?

    他的令牌呢!!!

    “侯爺!侯爺!不好了!二公子不見了!”

    是黃忠的聲音。

    顧承風不見了。

    顧侯爺的令牌也不翼而飛了。

    要是顧侯爺再猜不出發生了什麼事都說不過去了。

    “侯爺!你的馬也沒了!”

    顧侯爺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逆子!

    這個逆子!

    從前怎麼沒發現老二這麼膽大包天啊!

    一聲不響的,竟然偷了他的馬和令牌,假傳聖旨出京了!

    他出京干嘛?

    上天嗎!

    經過邢尚書的仔細盤問,證實了昨夜的“顧侯爺”的身高身形與顧承風基本對得上,那匹馬的特征與顧侯爺的馬也全部對得上。

    是顧承風實錘了。

    盡管不是顧侯爺欺君,可他兒子欺君,他這個做老子的也干淨不到哪里去。

    刑部尚書將調查的結果稟報了皇帝。

    誠如顧承風所料,他老爹被皇帝狠狠地罰了一百大板,父債子償,子債父還,皇帝下手毫不留情,顧侯爺遭了無妄之災,被打得嗷嗷直叫,慘不忍睹。

    黃忠已經淡定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自家侯爺就奔在挨揍的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他再一次業務嫻熟地把人扛上馬車。

    ……

    邊塞遠在千里之外,顧嬌與顧承風幾乎是馬不停蹄地在趕路,為了盡快趕到邊塞,他們幾乎是每到一個驛站都會更換一匹上等的好馬。

    二人就連夜間都在趕路,饒是如此,受天氣與道路的影響,他們也仍是用了將近二十日才抵達邊塞。

    十月底的邊塞,寒風呼嘯,萬里冰封。

    北陽城、凌關城以及鄴城均已失守,顧嬌與顧承風目前所處的是月古城,不出意外,月古城將會是陳國大軍和前朝余孽的下一個目標。

    許是戰事即將來臨,月古城風聲鶴唳,民心惶惶,街道上的百姓很少,商鋪也關閉了不少。

    顧嬌與顧承風穿著厚厚的狐裘,牽著駿馬走在略有些空曠的街道上,他們很早就發現了,越往北,城池就越淒涼,甚至不少百姓丟棄了自己的故鄉,或自己或帶著家人一路往南潛逃。

    “啊!”

    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被家人帶著匆匆往前跑,卻不小心摔了一跤,恰巧摔在顧嬌的腳邊。

    顧嬌伸手,將小姑娘扶了起來。

    小姑娘的家人連道謝都來不及,滿臉恐慌地牽著孩子去了。

    他們擔心再晚一點,城門關閉,今晚就出不去了。

    月古城要打仗了,雖不知是哪一天,可早點離開總是沒錯的。

    “哎!你們東西掉了!”顧承風拾起地上的一個舊撥浪鼓。

    小姑娘回頭朝那個撥浪鼓望來,她眼底一片渴望與不舍。

    她的家人卻頭也不回地將她拉走了。

    “唉,真是。”顧承風欲言又止,這撥浪鼓他拿了也沒用,既然人家不要,他也唯有扔了。

    月古城的形勢比他想象的還要嚴峻。

    他嘆道︰“還沒打仗都這樣了,真打起來還不知會是個什麼光景。”

    顧嬌知道,她的夢境里血流成河,餓殍遍野,山河破,百姓流離失所,壯丁被殘殺,婦孺被欺凌,邊塞淪為人間煉獄。

    “今晚是住客棧還是驛站?”顧承風問。

    “都不住。”顧嬌說。

    “那住哪兒?總不能住大街上吧!”顧承風望了望頭頂暗沉的天色,“我瞧這天氣不太對,夜里指不定有大風雪,真睡街上,會凍死的。”

    顧嬌可沒打算睡大街,她停下腳步,站在冰天雪地的街道上。

    她覺得自己好像來過這里。

    明明夢里是沒出現這條街的。

    她沉思了片刻,牽著馬兒往右拐。

    “哎,你去哪兒?”顧承風問。

    “太守府。”顧嬌說。

    “去那兒干嘛?”顧承風不解地問。

    “住。”顧嬌惜字如金地說。

    顧承風眉頭一皺︰“住……太守府?干嘛要住那里?”

    顧嬌牽著馬兒往前走︰“不花錢。”

    顧承風︰“……”

    顧承風沒問顧嬌是怎麼知道太守府在哪個方向的,這一路走來,她就和一塊行走的輿圖似的,哪兒哪兒都清楚!

    不過想到世上有一種叫做輿圖的東西,顧承風也就釋然了。

    二人來到太守府。

    大街上沒見多少巡邏的侍衛,太守府外卻是重兵把守。

    “什麼人?”一個侍衛朝顧嬌二人走了過來。

    顧嬌沒說話,直接隨手拋了塊令牌給他。

    侍衛只是邊塞一個小小的兵,不認識京城的東西,可顧嬌氣勢逼人,加上她與顧承風都穿著上等的狐裘,一看便不是尋常百姓。

    侍衛拿著令牌進了太守府。

    約莫半刻鐘後,一個穿著官服的中年男子扶著頭頂的官帽,提著下擺,一路小跑過來。

    顧嬌與顧承風都是男子打扮,臉上戴著面具。

    中年男子神情古怪地看了二人一眼,忍住了心底的疑惑,行禮道︰“小的姓胡,叫胡海,是太守府的師爺,太守大人外出辦事去了,不知二位大人駕到,有失遠迎,請兩位大人見諒!”

    顧承風等著顧嬌開口。

    顧嬌卻沒有。

    顧承風記起這丫頭不會偽音,他清了清嗓子,說道︰“無妨。”

    “不知二位大人如何稱呼?”胡師爺恭敬地問。

    顧承風擺起官威風道︰“我們的身份不便透露,你就不要問了。”

    “啊,是!”胡師爺將令牌抵還給顧承風。

    顧承風想了想,替顧嬌接下了。

    胡師爺將二人請入太守府。

    顧承風拿腔拿調地說道︰“找個清靜的院子,我們可能要在月古城住上幾日。”

    “是!是!小的這就去安排!”胡師爺趕忙應下,將二人帶去了一座干淨的院落。

    院子里一共有三間房,顧承風讓顧嬌住最里頭的那間,他住隔壁那間。

    “小的去挑幾個機靈的下人過來。”胡師爺笑著說。

    顧承風看了顧嬌一眼,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對胡師爺點了點頭︰“有勞了。”

    胡師爺恭恭敬敬地退出院子。

    管事好奇地跟上來,說道︰“師爺,那兩個人是誰呀?你怎麼對他們這麼客氣?還讓他們住進留香院了,那院子原是……”

    他說到一半,被胡師爺打斷,胡師爺小聲道︰“你懂什麼?他們手上拿著莊太後的令牌,是京城里來的人!”

    管事目瞪口呆。

    ……

    顧嬌可沒管自己的身份在太守府引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她進了屋,摘下面具,取下紅纓槍與小背簍放下。

    屋外天寒地凍,屋內卻因燒了火炕的緣故十分暖和。

    顧承風走了進來,一邊摘掉面具,一邊對她道︰“奇怪,這一路上你不是一直將自己的身份藏得很好嗎?怎麼到這里就不藏了?”

    顧嬌摘下鹿皮手套︰“不用藏了,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

    顧承風眸子一瞪︰“什麼時候暴露的?我怎麼不知道?”

    顧嬌道︰“進月古城就暴露了。”

    夢境里顧承風就是在月古城被人盯上的。

    不出意外的話,今晚就會有人來給顧承風下藥了。

    ------題外話------

    辭舊迎新,除夕快樂。

    我好像每年過年都在連載,每個除夕都在碼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