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73 欺人太甚(三更)



    嚴格說來,這事兒其實也怨不上二人,國子監蒙學的考卷每年不一樣,只有其中一年出現過考外語的情況,而且還是十年前。  那張卷子早賣不動了,書齋的人也就不拓印了,因此蕭六郎當初去書齋買國子監蒙學歷年來的入學考卷時,沒有買到這一張。  小淨空是頂聰明的孩子,教他的他都能認真學會,如果他沒考上,那妥妥是他們兩個大人的問題。  出卷的考官們此次確實存了難道神童們的心,這些神童因為天生比尋常人聰明,難免驕傲自負,他們就是要在考試時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戳戳神童們的銳氣。  當考官們開始閱卷時,不出意外,最後三大題集體翻車。  全答對的沒有,最厲害的是寫了一首完整的趙國七言絕句,還錯了三個字,其余考生都只寫幾個字詞。  考官們樂得不行,看來今年的小崽子們要乖乖認慫上課了。  然而當他們改到最後一張試卷時,突然笑不出來了。  這誰呀?滿滿當當的寫的都是啥?  “這孩子瞎寫的吧?”一個考官問。  另一個考官隱隱覺著不對勁︰“我好像在哪兒見過這種文字。”  二人將國子監最有聲望的教語言的夫子請了過來,那位夫子看過後,一時間沒能給出肯定答案︰“我、我得讓我的老師看一下。”  這位夫子將小淨空的試卷帶去京城的一處宅院,找到年過古稀的十級梵語研究老者。  最後,十幾梵語研究老者給出結論︰這位考生寫的是天竺語。  傳言天竺語乃佛教守護神梵天所創之語言,因此也稱梵語。  “那他都寫了啥?”一名考官問。  那位夫子道︰“他寫了一篇佛經。”  所有人︰“……”  這特麼也行?  萬年考學生的考官們,頭一回被個學生給考糊了。  考官一︰“不能給分。”  考官二︰“沒錯,他沒按要求答題。”  考官三︰“而且字還寫得看不懂。”  考官四︰“……是因為他寫的是梵語才看不懂的吧?”  考官四被集體暴打!  小淨空最終以總排名第七的成績進入了國子監蒙學。  小淨空很沮喪。  他生平頭一次嘗到了挫敗的滋味。  他當著壞姐夫的面夸下海口一定能考第一,結果只考了第七,小淨空吃飯都不香了。  顧琰難得沒趁機奚落他,拍拍他小肩膀道︰“行了,你已經比很多小孩子厲害了,我像你這麼小的時候,大字都不識一個呢!”  小淨空先是認真思索了片刻,忽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難道我以後長大了會像你這麼笨嗎?嗚哇——”  顧琰︰“……”  我是有多吃飽了撐著,一個學渣跑來安慰一個學霸!  十月二十七號上午,蕭六郎也開始了他在國子監的入學考試。  國子監停學了近四年,原先的學生里有很大一部分也趕過來參加了考試。  國子監一共三個年級,入監後不以年齡資歷排高低,只以分數進年級。  成績差的進入正義、崇志、廣業三堂,此為一年級,學期一年半。  成績中等的進入修道、誠心二堂,此為二年級,學期也是一年半。  最後就是率性堂了,這是國子監的最高年級,不像前面五堂都分了甲乙班,率性堂只有一個班。新生考上的幾率不大,一般都是在在國子監念滿三年,經過十分嚴苛的考試才能升入率性堂。  不過今年率性堂有一個保送的名額——莊太傅的嫡親孫兒安郡王。  安郡王是公認的少年才子,早在陳國為質時他的才名便享譽六國,按理說,如此才華橫溢之人根本無需科考也能得到朝廷重用。  然而莊家有祖訓,所有莊家子弟必須下場科舉。  莊家歷年來出了不少科舉人才,當然也有考砸的,莊家如此厲害,考中百姓都覺著是家常便飯了,考砸卻是會被千夫所指、萬民嘲笑的。  莊家並不在意世人的評論,堅持把所有莊家的兒子們都趕去考場。  安郡王不負眾望,鄉試時高中京城的解元。  眾所周知,京城的競爭是最大的,京城的解元也是最難得的,不然國子監也不會破例保送他進率性堂了。  國子監的閱卷速度不是吹的,二十七號考完,二十九號上午便全面出了成績。  今年的新生普遍表現不錯,倒是一些曾經因閉鑒耽擱了幾年的老生們有些懈怠,讀書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老生都是如此,國子監的教學質量是毋庸置疑的,但凡用了點心思,考的都不會太差。  不出意外,此番考進率性堂的基本都是老生。  只是當他們整理最後一份試卷時發現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蕭六郎?”鄭司業問道,“這是哪兒來的學生?咱們國子監從前有叫蕭六郎的嗎?”  “不會是新生吧?”李司業問道。  鄭司業皺眉︰“新生怎麼可能考這麼好?”  這個成績,在率性堂也能名列前茅了。  兩位司業大人調出了蕭六郎的學籍,結果發現還真是一名新生,且在鄉試中高中了幽州地區的解元。  李司業笑了︰“這是頭一回有新生考進率性堂吧?”  他莫名有些期待呢。  鄭司業冷聲道︰“你別忘了,安郡王也是新生,這個叫蕭六郎的考生只是運氣好罷了,新生王非安郡王莫屬。”  這話李司業不敢反駁。  盡管安郡王沒參與入學考試,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才學是在率性堂的老生之上的,他若是考了,第一還能是別人的?  當然,這個新生也足夠耀眼。  李司業留了個心眼,把他的學籍與資料全都看了一遍,隨後意識到了什麼︰“他不會就是那個寫了主張削藩並且把皇帝罵了個狗血淋頭的考生吧?”  當時那事兒鬧得有點大,全幽州的監考官都轟動了,被派往幽州主持鄉試的正主考官是李司業的好友,他回京後私底下與李司業講過那篇文章。  李司業听完是眼皮子突突直跳,那考生是不要命了嗎?敢如此編排皇帝?  他這一場的分數自然不敢給得太高,怕萬一皇帝要看,把皇帝給氣病了。  但也架不住他第一場與第三場考得太好,綜合下來還是得了解元。  所以這真的是一個很有實力的考生,他考進率性堂絕不是運氣好。  只是李司業沒法兒向鄭司業解釋那麼多。  國子監的考試不出成績排名,只給出各自的班級。  蕭六郎進了率性堂,馮林進了二年級的誠心堂,林成業也進了誠心堂。不同的是,馮林在誠心堂甲班,林成業在誠心堂乙班。  另一邊,顧琰與顧小順的私塾也有了著落,就在國子監附近的清和書院,手續都辦妥了,下個月便能入學。  顧嬌做了一大桌好菜,把馮林與林成業叫來家中,慶祝所有人開學。  京城十月底就冷了起來,據說護國龍寺的山頭已經飄了第一場雪,想必城區這邊也快了。  顧嬌早先囤的銀炭排上了用場,她買了幾個暖手爐,把銀炭裝進去,能暖一個時辰,等他們中午回來再換新的炭。  如今炭價又漲了,還好顧嬌有先見之明囤了足夠的炭,為家里節省了很大一筆開支。  頭一天上學,小淨空想要嬌嬌送。  顧嬌把他和蕭六郎送到國子監,之後又將顧小順與顧琰送去了清和書院。  她回到碧水胡同的宅子時,老太太剛起,正坐在後院兒的藤椅上逗顧長卿送來的小雛鷹。  這只小雛鷹是顧長卿在懸崖下撿到的,應該是出生沒多久便從懸崖上摔了下來,至于是自己摔的還是被它娘用翅膀扇下來的不得而知,總之它娘似乎忘記把它撿回去了。  饒是如此,它也沒認命,它在原地倔強地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小小的身子仿佛潛藏了莫大的力量。  顧長卿的腦海里迅速浮現起一道縴瘦的小身影。  他將雛鷹帶了回來,帶去了那個胡同。  胡同里的人對雛鷹的來歷一無所知,只當確如小淨空所言,是大哥哥送給他的禮物。  小雛鷹挺凶,家里誰喂它都會被它啄上一口,不過老太太有絕招哇。  老太太把雞籠打開。  小淨空的七只小雞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它們是十分神勇的小雞,毫無畏懼地進了小雛鷹的籠子,然後像平日里小淨空溜它們時那樣排好隊,一雞叼了一口生肉喂小雛鷹。  小雛鷹有了七只雞媽媽,特別乖,嗷嗷兒待哺!  老太太看得歡。  顧嬌走過來道︰“姑婆,我去一趟軍營,給狗娃二叔送點東西。”  當初離開村子時,薛凝香就拜托他們給狗娃二叔稍一封信和幾件厚實的冬衣,還有一個薛凝香從廟里求回來的平安符。  顧嬌另給添了一壇子自己做醬菜和肉干。  老太太點頭︰“你去吧。”  京城有好幾個軍營,顧家要去的是虎山大營,距離不算太遠,快的話半個時辰就到了。  顧嬌雇了一輛馬車。  到軍營時里頭正在練兵,老遠便能听見將士們血氣方剛的聲音。  馬車在軍營外停了下來。  一名兵士走過來,伸手攔住馬車︰“什麼人?”  顧嬌走下馬車,對他道︰“我來找個人,他是胡副將手下,叫周二壯。”  狗娃的爹叫周大壯。  兵士上下打量了顧嬌一番,不耐道︰“軍營禁止探視,趕緊離開!”  顧嬌道︰“就一小會兒。”  兵士冷聲道︰“那也不行!”  顧嬌道︰“我給他帶了東西,給完我就走。”  兵士越發不耐了︰“你放在這里,一會兒給你送進去!”  周二壯的信里提過有些兵士會克扣送進去的東西,顧嬌還是想親自交到他手上︰“那他們什麼時候練完,我在這里等他。”  兵士皺眉道︰“哎,你這人咋回事兒啊?軍營是你能隨便待的地方嗎?我怎麼知道你不是細作?”  “我不是。”顧嬌說。  兵士叫囂道︰“你說不是就不是啊?我還說你是呢!”  “出了什麼事?”  一道威嚴的聲音自軍營的方向傳來。  兵士轉頭一看,立馬恭敬地行了一禮︰“都尉大人!這兒來了個女人,說要找咱們軍營的人,可這會兒在練兵,我讓她先回去,東西我一會兒給進去。”  都尉大人走出軍營,來到了二人身前。  兵士的身子福得更低了。  都尉大人的目光落在顧嬌的臉上︰“是你?”  顧嬌點點頭︰“是我。”  兵士愣住了,你倆……認識?  這小丫頭怎麼看都不像是出身很好的樣子,怎麼會認識他們軍營的都尉大人呀?  而且都尉大人與她說話的時候似乎沒平日里那般可怕……  說好的鐵面閻羅呢?  顧長卿看向顧嬌︰“你在軍營有認識的人?”  顧嬌再次點頭︰“嗯,我們一個村的,他家在我隔壁,他家里人托我給他捎點東西。”  顧長卿問道︰“他叫什麼?誰部下的?”  顧嬌道︰“周二壯,胡副將部下的。”  顧長卿道︰“你來的不巧,胡副將剛剛轉去岐山軍營了。岐山軍營距離這里很遠,現在過去晚上就回不來了。你把東西給我,我明日幫你帶過去。”  “有勞。”顧嬌把東西搬了下來。  兵士看傻眼了,這個小丫頭到底啥來歷,竟能勞動都尉大人親自幫她跑腿?  顧長卿朝兵士看了過來︰“你不知道胡副將已經不在軍營了?”  兵士一噎︰“小的……小的……”  顧長卿目光如刀︰“你知道了還不告訴她,還讓她把東西留在這里,我看你是想自己貪進腰包!”  兵士的腿都軟了︰“小小小、小的不敢!”  顧長卿冷聲道︰“這麼說你是不知道?身為崗哨,連軍營內如此大的調動都不知道,實為瀆職!”  “都尉大人開恩吶!”兵士撲通跪下了。  顧長卿會開恩就不是鐵面閻羅了。  這名兵士最終被拖了下去,罰了一百軍杖,半條命都差點沒了。  顧長卿不是在幫顧嬌出氣,他只是一直都很治下嚴明。  顧嬌把東西交給顧長卿後便乘坐馬車回去了,臨走前,顧嬌拜托他告訴周二壯自己的住址,若是周二壯有什麼事,就去家里找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