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65 夫妻相見(一更)



    六月中旬,京城下了一場暴雨,足足持續了五日,不少良田房屋被淹,工部忙著疏通京城下水道,就連莊太後的府邸都暫時停工了,顧侯爺被召回來臨危受命。  戶部則忙著幫百姓恢復農耕。  一部分懂農學的翰林官也被調往鄉下,蕭六郎赫然在征調的行列。  出發前一天,他去了一趟仁壽宮,向莊太後道別。  書房中的莊太後一邊看折子,一邊哼了哼道︰“又不是去多遠的地方,一日車程罷了,還犯得著來辭個行!”  話音剛落,秦公公拎著包袱走了進來︰“蕭修撰,給您的東西收好了,都是太後親自挑選的,奴才正打算給送到碧水胡同去,可巧您就自己來了!”  蕭六郎看了看那滿滿兩大包東西,又看向姑婆。  哦,說好的不辭行呢?  莊太後死死地瞪了秦公公一眼!  秦公公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哎呀,奴才想起來還有幾本帳沒看完!奴才先去了!”  說罷,他一溜煙兒地逃了!  “何時出發?”莊太後問。  “明日一早。”蕭六郎說。  莊太後問道︰“除了你還有何人?”  蕭六郎道︰“王修撰,李修撰,楊侍讀。”  莊太後淡道︰“來人。”  秦公公邁步入內︰“太後,您有何吩咐?”  莊太後道︰“哀家這里有幾卷經書要抄錄,你去一趟翰林院,讓楊侍讀這些經書抄了。”  “不必了姑婆。”蕭六郎說,“殺雞焉能用牛刀?我能應付。”  莊太後想了想,確實不能保護過度,這種小魚小蝦拿來給這小子練練手,也算是對方的造化。  “晚膳好了沒?”莊太後問秦公公。  秦公公忙笑道︰“就等著太後您傳膳了!”  蕭六郎陪莊太後在仁壽宮用了晚膳,之後便打算離開。  莊太後不咸不淡地說道︰“哀家坐了一整天了,正好出去走走。”  秦公公心道,您就直說您想送蕭大人唄!  蕭六郎唇角微勾︰“好。”  祖孫二人出了仁壽宮。  一場暴雨不僅淹了小半個京城,也淹了皇宮的不少地界,所幸仁壽宮是最有實權的一宮,所有的積水都被疏通了,道路也被填平了道路,一直到皇宮的大門口都出行暢通。  同樣暢通的還有華清宮。  今日夕陽獨好,天氣涼爽,靜太妃坐在撐著一頂華蓋的轎子上,穿著一身尼姑的衣裳,戴著尼姑的帽子,與這華麗的轎子格格不入。  自打靜太妃受傷後便一直在華清宮靜養,暴雨下了好幾日,御醫說她不能總待在寢宮,該出去透透氣。  于是皇帝便讓人用轎子抬著她出來了。  莊太後為了陪蕭六郎走路,並沒坐自己的鳳攆。  雙方人馬不期而遇,反倒是靜太妃高高在上了。  “大——”  秦公公正要呵斥一聲見了太妃娘娘為何不下轎子?  蕭六郎卻先他一步開了口,他行了一個與出家人見的禮︰“靜安師太。”  靜太妃身邊的宮人臉色唰的一變。  什麼靜安師太?這是靜太妃!  連陛下都稱呼她一聲母妃呢!  靜太妃神色不變。  蕭六郎介紹道︰“靜太妃離宮太久,做了出家人,想必也忘了紅塵過往,這位是太後娘娘。”  話說到這份兒上,任誰也不能不給莊太後行禮了。  “落轎。”靜太妃抬手,目光望向莊太後。  莊太後也看著她。  二人的目光都無比平靜,任誰也猜不透二人心里想了什麼。  蔡嬤嬤伸出手,扶了靜太妃一把。  靜太妃扶著蔡嬤嬤的手,緩緩地來到莊太後面前,行了個佛禮︰“貧尼……”  不等她說完,莊太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靜太妃行禮的身子僵在那里,所有宮人都看見了她這一瞬的狼狽與尷尬。  莊太後的氣場無疑是強大而震撼的,她不必存心藐視誰,天生就有一股老娘天下第一的氣場。  “太妃娘娘……”小宮女上前扶住她。  靜太妃的睫羽顫了顫︰“我沒事。”  莊太後一直陪蕭六郎走到御花園,蕭六郎停住腳步,對她道︰“姑婆請回吧,天色不早了。”  “嗯。”莊太後淡淡地應了一聲,看著他的眼楮叮囑道,“萬事小心。”  “我明白。”蕭六郎點頭,望了華清宮的方向一眼,說道,“嬌嬌拜托姑婆照顧了。”  莊太後翻了個白眼︰“哀家的嬌嬌,哀家自會照顧,用得著你說?”  蕭六郎輕笑︰“那我先走了。”  “嗯。”莊太後看著蕭六郎消失在小道的盡頭才轉身打算回往仁壽宮,她發現秦公公在出神,瞪了瞪他道,“發什麼愣!走了!”  秦公公感慨道︰“蕭修撰笑起來……很好看啊……”  莊太後心道,當然好看了,十三歲便冠絕昭都的小侯爺能沒幾分姿色?  就是這孩子不愛笑。  這麼說似乎也不對,他從前是愛笑的,小時候咯咯咯笑得整個御花園都是他的聲音。  是那場國子監的大火把他的笑燒沒了。  那場大火真的是意外嗎?  如果蕭珩活下來了,那麼死在大火中的人焦尸又是誰?  -  翌日蕭六郎起床時,顧嬌已把他的行李收拾妥當,這不是他頭一次出遠門,從前是趕考,如今是出公差。  “蚊香在這個包袱里,蚊子藥、腹瀉藥和暈車藥在這個香囊里,還有一點路上吃的瓜果和干糧。”  顧嬌知道他身上銀子不多,掙到的不是交租就是給她做了家用。  顧嬌在最里頭裝了一百兩銀票,與一袋碎銀與銅板。  蕭六郎接過包袱︰“最快半個月就能回了,最遲也不會超過下個月。”  “保重。”顧嬌將他送上馬車。  劉全先將他送去翰林院,所有翰林官統一乘坐馬車下鄉。  小淨空去上學了,沒趕上這場送別。  蕭六郎離開後,顧嬌去了一趟醫館,待了一上午,之後換上男裝戴上面具去了泰安武館。  這段日子忙得很,許久沒過來了。  她得盡快恢復實力,她可不想下次見到那個死士還啾啾啾地跑掉!  她要把他套麻袋!  今日沒踫上太有難度的對手,顧嬌打了幾場便興致缺缺地出來了。  她揉了揉手腕往回走。  因為城中部分街道依舊淹水的緣故,她走的不是以往那條路,而是繞了一大圈,回去的路上竟又在路邊踫到了上次擺棋盤的乞丐。  乞丐依舊用書蓋著臉,像是睡著了。  他面前擺著與上次不一樣的棋局。  顧嬌好奇地看了一眼,這次的棋局明顯有些難度,她沒像上次那麼快地解出來。  她開始在腦海里推演,這盤棋有十多種走法,每一種走法都會產生數十個棋面,尋常人根本無法在腦海中進行如此數據龐大的推演。  約莫小半刻鐘後,顧嬌睜開眼,捏起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盤之上。  就在她打算離開時,一只枯瘦如柴的老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是那個老乞丐。  方才她聚精會神地推演棋局,沒察覺到對方已經醒了。  老乞丐抓著她手腕道︰“誒?下了我的棋就想走啊?沒看見這個牌子上寫的什麼嗎?”  是顧嬌曾見過的破木牌子,寫著一局十兩。  “哦。”顧嬌伸出手。  老乞丐看著空空如也的手,一愣︰“干啥”  “不是要給我銀子嗎?”顧嬌指了指木牌,“十兩。”  老乞丐倒抽一口涼氣︰“是你給我十兩!”  不對,听聲音……這小娃娃是個女的?  哦,原來不是求人解棋局啊。  顧嬌誤會了,她想了想,古怪地說︰“可是這種破棋局也值十兩嗎?”  老乞丐差點噎死了,他指著地上的棋局︰“你你你你……你說什麼?破棋局?你把這個……叫破棋局?”  顧嬌無辜地說道︰“十兩銀子是鄉下一戶十口人家兩年的生活費了,你收這麼貴,至少也得來點有難度的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