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53 真相(二更)



    龍影衛不會對不懂武功的人動手,但龍一他……是個亂入的假龍影衛。  換言之,他並不會遵守先帝給龍影衛制定的規則。  這一幕著實令人震驚,整個御花園連鳥都不敢嘰了!  此時御書房內,皇帝還不知御花園的劇變,他將寧王的所作所為與信陽公主交代了一遍。  為何用交代這個詞,皇帝也挺犯嘀咕。  是妹妹,不是姐姐,慫死他得了!  最後皇帝歸咎于他的兒子害死了信陽公主的兒子,他內疚與心虛。  皇帝起先沒提寧王與東宮的糾葛,只說了四年前的大火並非意外,乃是寧王所為,自己作為父皇養出這樣的兒子,深表汗顏與愧疚。  “陛下怎麼知道是寧王?”信陽公主在問。  “這……”皇帝張了張嘴,道,“朕審問過他的手下了,他的手下對陷害阿珩的事供認不諱。”  信陽公主疑惑道︰“陛下好端端的為何去調查寧王?”  這還不是因為寧王與東宮發生糾葛,差點殺了太子,他順藤摸瓜就查出了寧王對溫琳瑯的心思,又順藤摸瓜地揪出了四年前的事?  不是,你的重點怎麼有點歪呢?  不願暴露家丑的陛下眸子里掠過一絲幽怨。  信陽公主就那麼靜靜地看著皇帝,絲毫沒有繞過這一茬往下掰扯的意思,皇帝就迷了,你親生兒子的死因你不關心嗎?你關心我兒子的那些破事兒干嘛?  皇帝無奈,只得將在客棧發現寧王弒弟的事說了。  信陽公主仍舊是一頭霧水︰“就因為他要殺太子,所以陛下懷疑當初的蕭珩也是他殺的?一個人壞,所有的壞事都是他的?”  皇帝︰……真的,不講這個,咱們還是能做兄妹的。  不對,這會兒你咋就不奇怪寧王為何弒太子了?  你的關注點總是這麼讓人捉摸不透的嗎?  算了算了,丟臉就丟臉了,自己兒子做出殺害兄弟的事本身就沒多少顏面可言了。  皇帝于是將寧王與太子妃的糾葛一五一十地說了。  信陽公主哦了一聲︰“所以,他們兩個被太子當場捉奸了?”  皇帝︰你的重點能不能更偏一點!!!  “唔,算是吧。”皇帝含糊地說道。  信陽公主沉默了。  皇帝見她不說話,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他猶豫了一會兒,嘆息著說道︰“阿珩的事,朕很抱歉,也很難過。寧王犯下不可饒恕的罪過,是朕這個當父皇的沒有教好他,朕難辭其咎,不奢望你原諒,只是希望你別再為難你自己了。你一直認為是自己沒看好阿珩,才導致阿珩在大火中喪生,如今真相大白,是有人……是朕的兒子蓄意為之,是朕的錯,是寧王的錯,不是你的。”  這番話是皇帝的肺腑之言,信陽公主自從蕭珩去世便一蹶不振,甚至離開了京城這個傷心地,饒是皇帝與信陽公主的關系並不如與寧安公主那般親厚,可到底是比別的公主更親近的妹妹。  他希望她不要太難過。  “陛下,我能見見寧王嗎?”信陽公主忽然開口。  皇帝愣了愣。  作為受害者的家屬提出去見凶手的請求似乎合情也合理,皇帝沒有拒絕的理由。  “朕……會廢黜他的皇子身份,將他逐出京城,流放苦寒之地,若……”皇帝沒說一個字,胸口都滾過一片疼痛,這是他親兒子啊,是他一手養大的長子,說割舍就割舍,誰又舍得?  然而正是因為他嘗到了這股“喪子之痛”,所以就更能體會信陽公主受到的傷害,他無法說出請信陽公主饒恕寧王的話。  就算信陽公主要拔刀殺了寧王,他又能說什麼?  只準寧王殺了她兒子,不準她替兒子報仇嗎?  皇帝眼眶發紅,隱忍著道︰“朕讓魏公公帶你去。”  信陽公主站起身,沖皇帝欠了欠身,在魏公公的帶領下去了關押寧王的偏殿。  黑漆漆的偏殿中,寧王蓬頭垢面,一身狼狽,嘴角長出了一圈淡淡的青色,眼神淡漠而呆滯。  “公主,請。”魏公公站在門外,沖信陽公主比了個手勢。  信陽公主邁步入內。  玉瑾跟在她身後,也打算一並過去。  “你在外頭等著。”信陽公主對玉瑾說。  玉瑾頓了頓︰“是。”  玉瑾與魏公公等在了外頭。  看著信陽公主朝角落里的寧王走去,魏公公有心提醒她別靠太近,話到嘴邊又咽下了。  寧王若真不怕死,就挾持信陽公主吧,真這麼做了,回頭宣平侯問責起來陛下都保不住寧王的一條命了。  寧王坐在角落的地上,背靠著牆壁,臉上籠罩著一層暗影。  他微閉著眼眸,不知是沒听見來人的腳步聲,亦或是听見了也不在意。  信陽公主在他面前停住腳步,居高臨下地看著寧王︰“那伙人是誰?”  寧王這幾日早在華清宮關到身心麻木,他不搭理任何人,也沒打算搭理這個突然來找自己問話的又一個宮人。  可當他听到熟悉的聲音,他本能地睜開眼,隨後就果真看見了信陽公主那張冷若冰霜的臉。  信陽公主的臉一半沐浴在日光下,一半籠罩在暗影上,看上去有些冷厲與陰森。  寧王可以忽略任何人,獨獨不能忽略信陽公主。  他的目光在信陽公主的臉上停留了一瞬,隨後他垂下眸子︰“听不懂姑母在說什麼。”  “听不懂?好,那姑母就和你細細說到你懂,反正姑母有的是時間。”信陽公主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下,遙遙地看著他,“你真的有膽子殺蕭珩嗎?”  寧王淡淡一笑︰“看來姑母什麼都知道了,我有沒有膽子不都殺了?姑母是來興師問罪?要殺要剮隨便姑母。”  信陽公主一瞬不瞬地看著他︰“你殺了蕭珩,然後呢?就是為了便宜太子?”  寧王道︰“我原是打算納她為側妃。”  信陽公主冷笑︰“是嗎?你能嗎?”  自然……不能。  外公不會同意,莊太後與陛下也不會同意。  他可不像太子,寧可不要太子之位也要迎娶溫琳瑯,蕭皇後拗不過這個兒子,才不得不勸說陛下與宣平侯答應了這門親事。  從一開始他就明白殺了蕭珩也無濟于事,溫琳瑯與他永遠都只能藏在暗影下。  信陽公主替他分析道︰“你的確對蕭珩動過殺心,但為了一段見不得人的關系去殺害我和宣平侯最疼愛的嫡子,秦楚寒,不是姑姑小瞧你,是你沒這個勇氣,也沒這麼蠢。除非”  言及此處,信陽公主頓了頓,寧王的手指也緊了緊。  信陽公主道︰“除非你知道他不是我和宣平侯的嫡子,只是一個用來冒充了嫡子的私生子,還是一個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私生子。”  宣平侯生性風流,府上便有兩個庶子,但那是經過她同意的。  至于說外頭有沒有私生子,她並不在意,可唯獨蕭珩是用她兒子的命換的。  一旦她得知真相,蕭珩的生死就和她無關了。  而且說不定還會讓宣平侯認為是她干的,那樣寧王就能輕松從這場陰謀中隱匿了。  “誰把蕭珩的身世告訴你的?”信陽公主定定地看著他問。  寧王一時沒從信陽公主看穿了一切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半晌才撇過臉說道︰“調查的。”  信陽公主呵了一聲︰“你無緣無故調查蕭珩的身世做什麼?”  寧王啞然。  信陽公主淡淡說道︰“別說你是無意中知道的,世上沒那麼多無意,你也沒那個運氣。”  寧王忽然就想到了莊太傅提醒自己的話在皇室你可以小瞧任何人,不要小瞧信陽公主,這是一個沒有母妃庇佑也從未吃過悶虧的公主。  “我不知道。”寧王道。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信陽公主蹙眉。  寧王想了想,道︰“就是,我不知道那伙人是誰,但他們知道我,他們最初接近我是假意投靠我,做我府上的幕僚,他們確實給我打探到了一些十分有用的信息,我于是開始器重與信任他們。幾個月後,他們說查到了一條可以扳倒宣平侯的線索,我很動心,因為宣平侯是蕭皇後與太子最大的助力,只要扳倒了他,我離太子之位就又近了一步。”  ------題外話------  友情提示︰文中人物的三觀不代表作者的三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