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34 身世(三更)



    信陽公主沒把碗筷遞給他,而是轉身放在了灶台上。  蕭六郎沒想過她會突然醒了,還突然屈尊降貴到小廚房里來,信陽公主也沒想過她自己會進來。  二人就這麼毫無預兆地對上了。  不是後腦勺,不是背影,也不是深夜中被黑暗吞噬的模糊睡容,是光天化日之下一個清晰無比的正臉。  褪去了十四歲的青澀,有了被歲月磨礪的內斂,其實想想也不過十八歲,還有三個多月才滿十九,也該是少年青澀的年紀,他卻先一步沉穩了。  個子高了,臉頰卻仿佛消瘦了。  十四歲的蕭珩是養尊處優的小侯爺,是天上的明月,如今卻跌進塵埃,美玉蒙塵,變成了一顆仿佛被人遺棄在路邊的孤零零的小石子。  信陽公主的木棍一時之間不知該往哪兒放,是他沒了淚痣的臉,還是他無力行走的腳。  他像是被一刀一刀砍出了冰厲的稜角,也像是被生生剝去了一層皮和血肉,他就這樣鮮血淋灕地暴露在知情或不知情的人視線中。  每走一步,都是一個血腳印。  蕭六郎雙目血紅。  這樣的懲罰夠了嗎?這樣的疼痛滿意了嗎?我這一身骯髒的罪孽贖清了嗎?  信陽公主定定地看著他,忽然身子一個踉蹌,單手扶住了滾燙的灶台。  蕭六郎眸光一動,手下意識地伸了出去,卻在她抗拒的眼神里僵在了半空。  信陽公主的身子輕輕顫抖,她最後看了他一眼,捂住心口,頭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等顧嬌接診完醫館內的患者,過來小院看看信陽公主的情況如何了時,卻被告知信陽公主已經離開了。  顧嬌古怪地挑了挑眉︰“還打算讓她多住幾日呢。”  這對母子的行為方式還真是一樣一樣的。  想見,卻又不好好見。  蕭六郎本不必過來,听說信陽公主暈倒才一起跟過來,顧嬌給信陽公主打上吊瓶後就去坐診了,期間一直是蕭六郎守著。  小淨空在院子里玩耍。  中途也是蕭六郎叫顧嬌過來拔針的。  後面蕭六郎要去做吃的把小淨空叫來屋子里守著。  可他做的吃的,她一口都還沒吃。  顧嬌這邊差不多忙完了,她收拾了一下東西,帶小淨空去洗了個手,與蕭六郎一道回往碧水胡同。  她想過了,最安全的地方是信陽公主身邊,其次就是碧水胡同,不是有句話叫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  誰能料到蕭六郎就待在自己家里?  一家三口剛出醫館的後門,玉瑾神色焦急地折回了醫館。  信陽公主又暈倒了。  顧嬌剛給她輸完補液,按理不會這麼快就精力透支。  顧嬌看了看小淨空,又看看蕭六郎,她可以選擇坐玉瑾的馬車過去,讓蕭六郎與小淨空坐小三子的馬車回家,但她頓了頓,還是上了小三子的馬車。  玉瑾的馬車在前帶路。  去的是朱雀大街。  看吧,信陽公主搬去公主府果真是為了躲蕭六郎。  蕭六郎一走,她就搬回來了。  這說明什麼?  說明見蕭六郎比去公主府更讓信陽公主難過。  信陽公主這次真的是心疾發作,一口氣沒提上來,暈了過去。  顧嬌給她推了一支鎮定劑,她的脈象暫時穩定了下來。  但這種情況不能太多,否則也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公主是受什麼刺激了嗎?方才在醫館時,她的脈象都這麼亂。”她收拾好醫療耗材,問一旁的玉瑾。  玉瑾對顧嬌奇奇怪怪的醫療手段感到驚訝,但她只當自己見識淺,沒懷疑它們壓根兒不是六國之內的東西。  她回答顧嬌的話道︰“公主……心里難受。”  小淨空去院子里玩耍了,她看了眼一旁的蕭六郎,道,“有些事公主連我也沒告訴,但我想,她難受暈倒的原因是因為小……蕭大人。”  蕭六郎心頭涌上無盡的苦澀,胸口隱隱作痛。  他看向床鋪上昏迷不醒的信陽公主。  你就那麼討厭我?  好,我知道了。  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  蕭六郎轉身走了出去,月光灑了下來,落在他形單影只的身軀上,仿若鍍了一層寒霜。  顧嬌留下來觀察信陽公主的病情。  小淨空在院子里看花花。  這里的花花又大又漂亮。  想摘。  但外頭的野花不能采,他只能看看。  他背著小手手,對著花花一個勁兒地流口水。  忽然龍一走了過來。  龍一起先約莫沒在意這個小家伙,在龍影衛眼中,孩子和石墩子沒區別。  誰料就在這時,小淨空突然搓了搓小手,想禍禍花花,實在憋不住啦!  龍一抓住了他作亂的小手。  小淨空一臉茫然地抬起頭,特別心虛卻又特別正經地說︰“我沒有,不是我,我,那個,呃……”  他眼珠子滴溜溜轉,像極了多年前做壞事的小蕭珩。  他的身上全是蕭六郎的氣息,連小神態都一模一樣。  龍一看看小淨空,又看看屋子里的蕭六郎,腦袋一下子當機了!  顧嬌確定信陽公主真的沒有大礙了才起身離開。  玉瑾要付診金,顧嬌沒拒絕。  顧嬌出了宅子,小三子的馬車還在,她坐上馬車。  她本以為蕭六郎已經帶著小淨空回去了,不料一大一小此時都坐在馬車上,只不過蕭六郎是醒著的,小淨空則是趴在他懷里呼呼地睡著了。  “他吃過東西了。”蕭六郎說,“他要等你。”  似是在解釋為何自己沒有回去。  顧嬌嗯了一聲,看破不說破。  小淨空想等她是真,但他可以在宅子里等,他留下,一半是在等她,另一半則是在等信陽公主轉危為安。  這世上的關系從來沒有太多的公平,很多時候,當父母傷害了孩子,孩子並不會停止愛父母,他只會停止愛自己。  顧嬌挨著蕭六郎坐下,小三子揮動馬鞭,車 轆在寂靜的街道上嘎吱嘎吱地轉了起來。  聲音很大,恰巧能掩住二人的談話。  “公主沒事了。”顧嬌對蕭六郎說。  蕭六郎垂著眼眸,叫人看不清他眸中情緒,他低低地嗯了一聲,抬手拉了拉滑落的外衣,將小淨空整個身子蓋住。  小淨空睡得香甜,也不知夢到了什麼,口水吸溜吸溜的。  其實今日信陽公主會難受到暈過去,一半是小淨空的吐槽,說者無意,听者有心,信陽公主怎會料到蕭六郎這幾年究竟過著怎樣難捱的日子?  顧嬌捏了捏小家伙的臉蛋,抽回手時,目光狀似無意地掃過蕭六郎的臉。  之後她望向了別處。  余光卻留意著他。  “想知道我的身世?”蕭六郎突然開口。  “……嗯。”顧嬌沒有否認。  不知從何時起,她開始對他的事感到好奇,想了解他,不論好的,壞的,得意的,難堪的……她統統都想知道。  只是如果他不說,她便很少主動去問。  但若是他主動提起,她自然不會與他客氣。  畢竟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氣氛不是每回都能烘到這份兒上的。  “哪怕我的身世很骯髒,你也想知道?”蕭六郎嘲諷一笑,“你會後悔的。後悔嫁給我,後悔對我這麼好,甚至會後悔認識我。”  顧嬌不解地看向他。  蕭六郎冷笑道︰“我不是信陽公主親生的,這件事已經和你說過了,但我沒說我究竟是誰生的。”  “嗯。”顧嬌回應他。  蕭六郎的表情莫名地放松了下來︰“其實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我娘是戰俘,不對,她還算不上戰俘,只是戰俘的附庸品,一個來自燕國的女奴。”  “信陽公主與那個女奴同月懷上身份,又同月懷上孩子,信陽公主的兒子早出生半個月,我是後面才出生的。我出生那晚,侯府遭遇刺客,我與那個孩子雙雙中了毒。”  “解藥只有一顆。”  听到這里,顧嬌似乎有些明白了。  她沒打斷蕭六郎,靜靜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蕭六郎淡淡一笑,帶了幾分無奈,又似帶了幾分譏誚︰“我只是女奴的兒子,解藥怎麼可能輪得到我呢?為了能讓我得到解藥,女奴偷走了信陽公主的兒子,並殘忍地殺害了他。之後她自己也自縊了。”  顧嬌從听到解藥只有一顆的時候就猜到接下來的發展了,她的心底並沒有太大的驚訝。  或者她太冷血了。  她前世的父母說的沒錯,她就是一個怪物。  蕭六郎依舊是一臉的雲淡風輕,仿佛他說的不是自己的經歷,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故事︰“信陽公主不知情,還以為他們是被刺客抓走的,是刺客殺了他們。她失去了兒子,我失去了母親,她說,或許我們是命定的母子,她決定把我當成親生兒子來撫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