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



    太子妃認得他。  那個寧願把千年人參送給了顧嬌也不送給她的暗衛。  太子妃至今記得那種難堪。  這種不听話的侍衛若是在東宮早被太子趕出去了。  太子妃明面上維持著基本的客套︰“勞煩通傳一聲,我要見公主。”  龍一沒動。  太子妃噎了噎︰“我沒見過你,應當也沒做過令你不喜的事情,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龍一繼續巍然不動。  太子妃沒見過龍影衛,不知龍一也是,只當這人是故意與自己作對。  她尋思著信陽公主若真醒了,那門口的動靜她總該是听見了,她沒出來,那應當是沒醒。  算了,她和一個暗衛計較什麼,沒得失了身份。  太子妃轉身離開,剛走出院子,與從碧水胡同趕過來的顧嬌不期而遇。  太子妃狠狠一驚︰“是你?你怎麼來了?你是……”她看看顧嬌,又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宅子,不太確定地問道,“來這里?”  顧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顯然也想問太子妃怎麼來了這里。  太子妃淡道︰“本宮問你話。”  顧嬌挑眉道︰“你問我就要答?”  太子妃先是在龍一那兒踫了壁,本就一肚子火,眼下又被顧嬌奚落,不由也來了三分氣性︰“顧姑娘,你有太後與陛下的疼愛不假,但這份疼愛又會持續多久呢?將來太子登基後我就是皇後,我無意為難你,但你也別給自己不留任何退路。”  這熟悉的語氣,這如出一轍的遣詞造句。  在哪兒听過來著?  啊。  寧王。  所以說,這世上哪兒有不透風的牆?哪兒有紙包得住的火?  當一個人與另一個人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一言一行都會不自覺地滲透彼此的習性。  玉瑾的出現及時打破了劍拔弩張的僵局。  “顧大夫來了,請屋里坐吧。”她笑了笑,對太子妃道,“顧大夫是奴婢從醫館請來為公主治病的大夫。”  “原來如此。”太子妃收回落在顧嬌臉上的目光,“那等公主醒了,我再來看她。”  說罷,太子妃跨過門檻。  與顧嬌擦肩而過的一霎,顧嬌下意識地問了句︰“蕭六郎的失蹤和你有沒有關系?”  顧嬌本是隨口一問。  哪知太子妃卻心虛得身子一僵。  顧嬌敏銳地捕捉到了她的異樣,一把握住她胳膊,將她拽了回來︰“把話說清楚!”  太子妃的背在牆壁上撞得生疼,更要命的是,這個姿勢令她感到身份受到了冒犯,她冷聲道︰“你放肆!”  她眼底的心虛沒逃過顧嬌的眼楮。  顧嬌揪住她的衣襟,毫不客氣地將她懟到了牆壁上,目光冰冷地看著她︰“我不管你是太子妃還是皇後,別逼我動手。”  “你敢”  啪!  顧嬌反手一個耳光將她扇到了地上!  玉瑾倒抽一口涼氣!  隨行的東宮侍衛沖進來,卻被顧嬌一腳踹了出去!  顧嬌將地上的太子妃抓了起來︰“誰干的?是你,還是有同謀?”  太子妃咬牙道︰“我什麼也沒干!你放開我!”  信陽公主被巨大的動靜驚了出來。  “住手!”  信陽公主披散著長發,應當是剛從床上起來,來不及梳妝打扮。  顧嬌可不會住手,這次不是拿貓嚇嚇她相公那種小事故而已,是真的差點要了她相公的命。  她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顧嬌抓起太子妃就往地上捶!  信陽公主真是做夢都沒料到蕭珩會娶個這麼蠻橫的女人,她倒抽一口涼氣︰“我讓你住手你沒听見嗎!你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了!”  顧嬌也氣呢。  哼!  愛咋咋!  這丫頭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真和龍一一樣一樣的!  信陽公主捏了捏拳頭,大聲道︰“龍一!把她們兩個拉開!”  既然信陽公主下令,龍一就不得不出來了。  為了防止龍一再次偷換概念,信陽公主將原本打算說的那句“龍一動手”,生生改成了把她倆分開。  不然,她覺得龍一可能會對太子妃動手。  龍一嗖的閃了出來,他得到的命令是把她倆分開,那他只好上前把人分開。  他先來到顧嬌這邊。  他抓顧嬌時是這樣的——小心翼翼地扣住顧嬌的手腕,哄孩子一般拍了拍顧嬌的小手背,輕輕地將顧嬌的手拿開,生怕弄疼她分毫。  輪到太子妃時他畫風突變,整張面具上都恨不得飆著一句MMP!  隨後,顧嬌就見龍一像掄一只野雞似的,直接把太子妃給掄了出去!  顧嬌︰“……”  信陽公主︰“……”  龍一確實不辱使命把人分開了,信陽公主又沒交代他是溫柔地分開還是粗魯地分開。  信陽公主真是氣到肝痛。  龍一從前不這樣的,他剛到信陽公主手中時也曾是一個本本分分的龍影衛,都是跟了小蕭珩,被三歲的小蕭珩給帶壞了!  信陽公主處在爆發的邊緣,龍一看看信陽公主,又看看顧嬌,神情嚴肅地頓了幾秒,忽然抓起顧嬌,一下子閃沒了人影!  每次小蕭珩犯了錯,龍一都這麼做,等信陽公主消氣了再把小蕭珩給帶回來了。  這都帶出經驗了,麻溜得不要不要的。  信陽公主︰她覺得自己可能成為史上第一個被龍影衛氣死的主子。  太子妃被顧嬌掌摑了一耳光,臉腫得老高,又被摔在地上,手臂上全是淤青與擦傷。  信陽公主看了她一眼,嘆息一聲道︰“你進來,讓玉瑾給你擦點藥。”  太子妃在玉瑾的攙扶下重新進了院子。  太子妃的身份其實是很高的,僅次于太後、帝後與太子,哪怕是嫡出的公主也未必能比她尊貴,可信陽公主是一個有實權的公主。  她的丈夫是鼎鼎大名的宣平侯,天下誰人不忌憚她三分?  太子妃跟在信陽公主身後,本以為會被帶進信陽公主的臥房,不料信陽公主腳步一轉,進了另一間廂房。  三人在椅子上坐下。  有小丫鬟過來要為信陽公主梳妝打扮,信陽公主淡淡地擺了擺手︰“去把金瘡藥拿來。”  “是。”小丫鬟去了信陽公主的臥房,拿了一瓶上等的金瘡藥過來。  玉瑾先淨了手,隨即拿了一方干淨的帕子,蘸了金瘡藥從太子妃高高腫起的臉頰開始涂抹。  這種金瘡藥也是從燕國藥師那里買來的,止痛消腫的效果極佳,涂上去清清涼涼的,立馬就不疼了。  小丫鬟奉上茶點。  有太子妃喜愛的栗子糕。  很奇怪,蕭珩不愛吃這個,卻偏偏是太子妃的最愛。  太子妃看見信陽公主這里竟然備了她最愛吃的點心,心里的憋悶淡了些。  信陽公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問道︰“顧大夫為何與你動粗?你們之間是有什麼恩怨嗎?”  一般人要麼不問,問起來都是“你們之間是有什麼誤會嗎”。  這話其實是很討巧的,若是問她們是不是有誤會,動手的是顧嬌,是顧嬌誤會了太子妃,無形中就將錯算在了顧嬌的頭上。  但換成問她倆是否有恩怨,就不是哪一方的問題了。  太子妃微微一愕,她垂下眸子,低低地說道︰“她相公失蹤了,她誤會此事與我有關。”  她頓了頓,接著說道,“舅母大概還不知道,她的相公長得很像阿珩,是本屆的新科狀元,如今任職翰林院,陛下讓他為太子講學。太子曾多次與我抱怨,蕭大人對他太嚴厲,太子明面上還頂撞過蕭大人幾句,不知她是不是听說了此事,認為我和太子對蕭大人懷恨在心,故意把蕭大人怎麼著了。”  一番話有理有據有邏輯,為顧嬌懷疑自己的行為給出了充分的解釋,那一句“她的相公長得像阿珩”仿佛只是隨口一提,並不是太子妃話里的重點。  信陽公主喝茶的動作頓住。  太子妃忙道︰“對不起,我不該提阿珩……”  信陽公主的情緒好似一瞬間低落了下來,顯然沒心情再與她談這些了︰“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要處理。”  太子妃輕聲道︰“那我改日再來探望舅母。”  出了院子,太子妃長長地松了口氣。  還好,公主沒再繼續追問,否則她可不敢保證自己還能瞞得下去。  她本意並不是想要蕭六郎出事,她也沒料到蕭六郎能栽在寧王手里,明明信陽公主都回來了,怎麼還能有人傷得了蕭珩呢?  四年前大意過一次,信陽公主不該大意第二次了才對。  難道是自己弄錯了,蕭六郎不是蕭珩?  可她明明听見蕭珩叫了老祭酒一聲老師。  普天之下,只有兩個人能這麼稱呼老祭酒,一個是老祭酒的大徒弟黎緒,此人已辭官離京;另一個就是蕭珩。  總不會是老祭酒又收了蕭六郎做弟子,當年老祭酒明明說過蕭珩是他的關門弟子。  可如果蕭六郎是蕭珩,為何沒得到信陽公主的保護?信陽公主都回京這麼久了,難道他還沒與信陽公主相認?  不與宣平侯相認她可以理解,畢竟父子倆從前的關系就有點疏離,他心中難免怨懟。  可信陽公主與他可是十分親近的,他說過,他這輩子最在意的人就是他娘了。  況且方才她提到蕭珩時,信陽公主的表情也不像是已經對兒子失而復得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