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23 反擊(兩更)



    男子看著她死死拽住衣角的手,冷笑︰“怎麼?又想打本王耳光?那你這次最好用力一點,別像上次那樣一個巴掌印也沒留下。”  ……  太子從御書房出來,一臉菜色,沒怎麼看路,差點與旁側走過來的人撞上。  他正欲發作,卻發現來人是寧王。  他說不上來什麼心情,悶悶地打了招呼︰“大哥。”  寧王笑了笑,說道︰“怎麼了?看你好像不高興的樣子,是父皇訓斥你了還是訓斥小七了?”  太子幽怨地說道︰“父皇說是我沒把小七管教好!這干我什麼事?誰知道那小胖子哪兒的膽子滿皇宮亂竄?”  寧王失笑,拍了拍他肩膀,道︰“你是太子,是做哥哥的,是所有皇子的表率,父皇難免對你的期許高了些。你放心吧,父皇也就是嘴上一說,不會真怪你的。至于小七,他本就是調皮的年紀,闖禍也正常,父皇疼他都來不及。也不會真怪罪他的。”  這番話听得還是挺舒坦的。  太子不會嫉妒秦楚煜分走父皇的寵愛,畢竟是自己嫡親弟弟,也畢竟相差了這麼多歲,何況寧王說的沒錯,父皇責問他是因為對他的期許比別的皇子高。  他嘆道︰“就是……父皇還是要罰小七,我求情也沒用。”  寧王笑著拍了拍太子肩膀︰“你先回東宮吧,父皇那邊我會去說。”  太子張了張嘴,老實說他與寧王不是一個陣營的,寧王是他的帝王路上最大的威脅,不僅因為寧王比他聰明能干,也因為父皇十分疼愛寧王。  可寧王這個哥哥時常讓人恨不起來。  他的眼神很暖、很陽光、很坦誠,他努力做一個父皇的好兒子,也努力做一個皇子們的好哥哥,他夠上進,但又看不出太大的野心。  尤其他對琳瑯沒有半分不可言說的心思。  別以為自己不知道,老三、老四、甚至淑妃的老五都悄悄愛慕過琳瑯。  只有大哥光明磊落,正人君子。  這麼一想,太子看寧王就順眼多了︰“那行,小七的事就拜托大哥了,琳瑯受了傷,我得盡快回去照顧他。”  他剛走了幾步,寧王忽然叫住他︰“二弟。”  太子轉過身來︰“大哥還有事?”  寧王道︰“父皇最近很為六部考核的事發愁,內閣也為此爭論不休,我正打算去內閣一趟,二弟要不要一起?”  “這……”太子有些猶豫。  作為一國太子,他自然知道適當的參與政務為父皇分憂是不可多得的好事,可他又實在擔心琳瑯的傷勢。  寧王笑了笑︰“那要不我還是和父皇說我自己一個人去算了。”  這若是讓父皇知道了能高興嗎?  太子嘀咕︰“父皇方才沒說這件事。”  寧王笑道:“那是因為我還沒稟報。”  得,逃不脫了。  太子嘆氣︰“那我等大哥一起去內閣。”  寧王微笑︰“好。”  看著兄弟二人親密無間地上了馬車,大樹後的顧嬌與元棠眼楮都是直的。  元棠︰“不是吧?這都沒打起來?太子是嫌自己綠得不夠徹底呀?”  元棠已經發現那個私會太子妃的男人是誰了。  不僅僅是因為他听出了對方的聲音,更因為對方在離開時轉過身來不小心叫他看清了那張臉。  他那會兒的心情只能用要多驚訝有多驚訝來形容。  顧嬌唔了一聲,確實很驚訝。  元棠冷聲道︰“我要替自己洗脫冤屈!”  顧嬌一口拒絕︰“不行。”  “為什麼?”元棠問道。  “瑞王妃會死。”顧嬌說道,“她是唯一能‘見過’你與太子妃私會的人,她是重要的證人,一旦你脫罪了,寧王就不會留著她了。”  和寧王這種人是不能講道義的,別指望他顧念兄弟情分。  元棠冷哼道︰“難道我要一輩子背著這個黑鍋嗎?”  顧嬌的眼珠子轉了轉︰“要不……你去殺了他?”  元棠嘴角狠狠一抽。  他是個西瓜嗎?我說殺就殺!  還有,這可是你們昭國的地盤!我去刺殺你們昭國的皇長子,我有幾個腦袋可以砍吶?  似是看出了他的埋怨,顧嬌攤手︰“你不是連皇帝都刺殺過嗎?”  元棠捏緊拳頭︰“那是做做樣子!我哪兒敢真把你們皇帝殺了!我不要命了嗎!”  顧嬌倪了倪他︰“勾結敵國太妃,和找死有區別嗎?”  元棠噎住。  想到什麼,元棠嘻嘻一笑︰“誒?要不,你告訴你們太後吧?莊太後不是很信任你嗎?你說的話,她不會不信的吧?”  顧嬌沉默。  半晌,才淡淡地開口︰“她信我,就是我拿刀捅她心窩子的理由嗎?”  元棠再一次噎住。  他忘了,寧王的身體里流著與莊太後相同的血。  寧王可以對不起很多人,但他從沒負過莊太後。  他對莊太後的孝敬是發自內心的。  元棠深深地看向顧嬌︰“所以……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我需要知道,我們日後是敵人,還是朋友。”  不怪元棠會這麼問,實在是就連元棠都看出來了,寧王是不會動顧嬌的。  寧王不可能到現在還猜不到顧嬌已經猜出了真相,他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顧嬌的命,原因元棠想到了好幾個。  一是顧嬌是莊太後的心肝肉,動顧嬌,莊太後不會善罷甘休。  二是寧王也需要顧嬌去治療寧王妃的病,當然,這個是建立在寧王對寧王妃有感情的前提下。  第三點,也是很重要的一點,顧嬌是局外人,她根本不在乎皇子之爭,就算寧王把太子綠成草原了,又和顧嬌有什麼關系呢?  既然寧王不會殺她,那她就沒必要與寧王為敵了吧?  顧嬌淡道︰“我只做我認為有必要去做的事。”  元棠不解︰“什麼意思啊?到底和不和寧王作對啊?”  顧嬌看向他︰“這話其實應當我來問你。”  元棠一愣︰“什麼?”  顧嬌不疾不徐地說道︰“要是寧王發現行刺你並不容易,干脆放棄你,轉頭去想別的法子,那你還要與他為敵嗎?”  元棠張了張嘴︰“我……”  顧嬌道︰“與不與他敵和我沒關系,我從來不需要什麼朋友,也不懼怕多幾個對手。”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丫頭的話,扎心吶!  所以這丫頭到底什麼意思,他還是沒明白啊!  顧嬌所料沒錯,寧王在發現元棠這塊硬骨頭不好啃後,的確暫時沒再對元棠有進一步的舉動。  這件事雖未鬧開,可要堵住瑞王夫婦的嘴也不容易,寧王有兩個比較好的選擇——一是再演一場戲,讓瑞王妃發現“真正的假山男子”,這個男子就任由寧王挑選了,隨便推個替罪羊出來頂包都成。  只不過,這需要太子妃的配合,從今天顧嬌所觀察到的太子妃與寧王的關系來看,恐怕太子妃不會樂意。  再者,就算有了新的替罪羊,那麼接下來呢?真把太子妃與替罪羊推出去嗎?寧王舍得讓太子妃身敗名裂嗎?  第二個選擇就是殺掉瑞王妃。  瑞王妃是目擊者,其實顧嬌也是,只不過顧嬌並不在意這件事,不像瑞王妃與太子妃有過節,她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看太子妃身敗名裂的機會。  “顧姑娘,咱們回醫館嗎?”馬車上,小三子問。  “去寧王府。”顧嬌說。  “好 !”  小三子將馬車趕去了寧王府。  寧王妃在自己院子見了顧嬌,她讓人奉了茶︰“顧大夫今天來是為我復診的嗎?我記得復診是三天後。”  言外之意,是看出顧嬌無事不登三寶殿了。  顧嬌倒也沒扭扭捏捏的,開門見山地說道︰“王妃,我能信任你嗎?”  寧王端茶杯的手一頓。  ……  寧王與太子在內閣忙到很晚,回到王府時夜都深了。  寧王妃坐在涼亭里喝茶。  寧王按了按眉心走過去,有下人為他打了簾子,他才發現瑞王妃也在。  他微微愣了一下,很快神色便恢復正常,溫和地笑道︰“素心,我回來了,三弟妹也在呢。”  “大哥!”瑞王妃听到他的聲音,扭頭一看,站起身來,笑著行了一禮,“大嫂說她很悶,我搬過來住幾天,好生陪陪大嫂,大哥不會介意吧!”  “怎麼會?有你陪著素心,我高興還來不及。”寧王一邊含笑說著,一邊來到寧王妃的另一側,挨著他坐下,道,“抱歉,今天內閣的事情太多了,沒趕回來陪你看戲。”  寧王妃給他倒了一杯花茶︰“沒事,三弟妹陪我看過了。”  寧王笑著看了二人一眼︰“是看的哪一場?好看嗎?”  瑞王妃點頭如搗蒜︰“是《拜月亭》,太精彩了,我都看哭了呢!”  寧王笑了笑,寵溺地看向寧王妃︰“那,素心哭了沒有?”  寧王妃反問︰“殿下希望我哭嗎?”  寧王又愣了一下,隨即握住她的一只手,問道︰“怎麼會?我答應過素心,這輩子都不會讓你落淚。”  寧王妃將手從他掌心拿出來,把倒的花茶推到他面前︰“殿下喝茶吧。”  “好。”  三人在亭子里坐了會兒,寧王道︰“時辰不早了,我送你們回去歇息。”  三人起身走出亭子,可就在走下台階的一霎,瑞王妃忽然尖叫了一聲,整個身子超前傾去。  寧王與她之間隔了一個寧王妃,想出手也來不及,就見寧王妃一把抓住了瑞王妃,將她往後一拉,穩住了她的身形。  寧王妃自己去失去平衡,從台階上滾了下去。  “素心!”  “大嫂!”  寧王妃摔得很慘,左胳膊都脫了臼。  大夫為她復位後,為她纏上布條,讓她臥床歇息。  瑞王妃難過得直掉淚︰“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腳滑了……”  寧王妃讓瑞王妃不要多想,回屋歇息。  寧王留下來給寧王妃喂藥。  寧王妃沒喝藥,而是直勾勾地看著他︰“殿下,你說,三弟妹為什麼會腳滑?是不是踩到什麼東西了?”  寧王微微一頓。  寧王妃接著道︰“我明明讓人將亭子清理得很干淨,是誰放了不該放的東西?”  她的眼神令寧王皺起眉頭︰“本王怎麼知道?”  說罷,意識到自己語氣不夠好,寧王深吸一口氣,道,“如果素心想知道,我讓人去查。”  寧王妃扯了扯唇角︰“王爺最好能夠查到。”  寧王當然查到了,這種事還難不倒他。  可他查到的結果差點沒讓他的表情當場裂開!  “是、是王妃讓小的們……在、在、在台階上抹了點豬油。”小廝戰戰兢兢的,說話都不利索了。  天知道一貫溫柔賢惠的寧王妃怎麼突然不做人了,要抹豬油去害瑞王妃啊!  偏偏害瑞王妃不成,把自個兒給摔傷了……  寧王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滾出去!自己去領板子!”  “是……是……是!”小廝連滾帶爬地去了,唯恐再慢點兒這位爺就得改變主意要他腦袋。  寧王妃雖是受了傷,睡眠卻並未受到影響。  她一覺睡到天大亮,瑞王妃都起來好一會兒了。  她去了寧王妃的屋子。  寧王也過來了,他有話與寧王妃說,可瑞王妃在場他就不好開口了。  他深深地看了寧王妃一眼,去內閣處理公務了。  可他萬萬沒料到的是,他在內閣屁股都還沒坐熱,府上的管家來報——寧王妃中毒了!  寧王一口氣噎在喉嚨,幾乎生生噎死過去!  “殿下,一會兒……”內閣大學士走過來,正要與寧王商議要事,就見寧王唰的站起身,看也不看他一眼,火急火燎地出去了!  內閣大學士︰“……”  寧王進屋時,寧王妃正坐在床頭喝藥,臉色很蒼白,神色卻漫不經心的。  寧王面無表情地捏了捏手指︰“你們都退下。”  “是!”下人趕忙退了出去。  寧王閉了閉眼,深呼吸了幾下,來到床邊坐下,溫柔地看著她︰“給我。”  寧王妃把藥碗遞給他。  寧王先自己嘗了一口,不冷也不燙,這才舀了一勺喂她。  “是烏頭。”寧王妃喝了藥,說。  寧王去舀第二勺藥的動作頓住。  寧王妃笑了笑,說道︰“原本是做給三弟妹的酸杏,我好奇先嘗了一顆,不料就中了毒。殿下說,會是誰下的毒?”  ------題外話------  圍脖發了龍一的手繪,可以去康康。  圍脖號︰偏方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