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411 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411 兩更



    蕭六郎身子一僵。  這聲音他多久沒有听到了?再听恍若隔世。  他跌坐在地上,背對著信陽公主,饒是如此,他也感受到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敢回頭,也不敢背過身去,他極力克制住身體的顫抖,語氣平靜地說道︰“我沒事。”  “你……”信陽公主听他說著沒事的話,余光卻瞥見了那根摔出去的拐杖。  說是拐杖似乎又不像,更像一個手杖,適合腿腳不便卻又不是完全不能著地的人。  信陽公主不確定對方是天生不良于行還是只是近期受了傷,不論哪種似乎都不存在沒事的情況。  她道︰“方才好像是我絆倒了你,還能起來嗎?我為你請個大夫,來人,先將這位大人扶起來。”  她話音一落,原本攙扶著她的小丫鬟便邁步上前,伸手要去攙扶蕭六郎  蕭六郎忙抬起袖子阻止︰“別過來!”  小丫鬟一怔,不解地回過頭看向信陽公主。  蕭六郎定了定神,道︰“我不習慣別人踫我。”  十四歲時他還沒有變聲,是青澀稚氣的少年音,如今變聲期過,他換上了介于少年與成年男子之間的聲音,低潤而干淨。  信陽公主一時沒听出嗓音上的不對,但她明顯感覺到了對方的逃避與抗拒。  想到男女授受不親,他頂著一身翰林官服,而這里又是翰林院附近,的確該小心謹慎,以免累及名聲。  信陽公主沒再為難他︰“你若是有事,就去信陽公主府說一聲。”  她雖不住公主府,可她的下人在公主府,還是能夠知會到她這邊。  蕭六郎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回頭︰“不用,我沒事。”  信陽公主總覺得這個人怪怪的,她心里也怪怪的︰“你要去哪里,我可以讓護衛送你。”  “不必。”蕭六郎一口拒絕,“我自己可以走。”  他說罷,用手撐著對面站起來,在信陽公主的注視下一瘸一拐地來到門口,彎身拾起顧嬌親手給他做的手杖。  從未有哪一刻像此時這般狼狽,他知道她就在身後看著,可他不想讓她看到這樣的自己。  他抓著手杖的手隱隱有些顫抖,他沒有回頭,迅速消失在了人群中。  信陽公主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公主!”  玉瑾氣喘吁吁地走了進來。  信陽公主意識回籠,看了她一眼,道︰“你去買個餅怎麼把自己買成這樣?”  “我……”玉瑾張了張嘴,有些猶豫自己要不要把方才撞見的一幕告訴她。  信陽公主道︰“想說什麼就說,你幾時變得婆婆媽媽了?”  玉瑾看著她,鼓足了勇氣說道︰“公主,我方才……好像看見小侯爺了。”  信陽公主的臉色微微一變,但只一瞬她便恢復了往日冷靜︰“玉瑾,我要和你說多少次,他死了。”  蕭六郎一口氣逃回翰林院。  寧致遠剛從翰林院出來,見到他仿佛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將他拉到一旁,不解地問道︰“六郎,你怎麼了?你不是去貢院講學了嗎?是不是有人欺負你?我就知道!貢院那幫補考的全是蔭官蔭上來的,一水的刺兒頭!這樣,下次我替你去!”  “我沒事,貢院那邊沒事。”他連太子這個超級刺兒頭都摁得住,那些小刺兒頭更不必說。  “可我看你像有心事的樣子。”寧致遠不信蕭六郎沒事,與蕭六郎認識這麼久,蕭六郎什麼性子他還是了解的,從前總被楊侍讀變著法兒的刁難也不見他這般狼狽過。  寧致遠腦海里靈光一閃︰“是不是……在為早上的事發愁?我摔壞了硯台,還是得罪了信陽公主是不是?你、你別難過了,我去給她解釋!硯台是我摔壞的,此事因我而起——”  蕭六郎道︰“我真沒事。”  寧致遠將信將疑地看著他︰“可你臉色好差。”  蕭六郎隨口道︰“可能昨晚沒睡好。”  寧致遠狐疑道︰“這樣嗎?”  蕭六郎點頭︰“嗯。”  “那……”寧致遠往巷子盡頭的方向望了望,“弟妹今天沒來接你,我找輛馬車送你回去。”  “也不用。”蕭六郎拒絕了他的好意。  蕭六郎在朋友面前看著好說話,可一旦撅起來誰都勸不動他,寧致遠無法,只得由著他去了。  蕭六郎拄著手杖在街道上漫無目的地走,他離開成衣鋪時幾乎是落荒而逃,都沒回頭去看看她的樣子……  可她的聲音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海,不停盤旋,揮之不去。  天空不知何時下起了大雨,行人紛紛躲避,只有蕭六郎渾然不覺,慢吞吞地走在大雨中。  直到一道稚嫩的小聲音在他身側想起,他才驀地回過神來。  “姐夫你干嘛呀,怎麼都不打傘?”  是小淨空。  小淨空舉著一把顧嬌給他做的小黃傘,抬頭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被淋成落湯雞的蕭六郎。  蕭六郎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地來到了國子監門口。  “今天是你來接我嗎?”小淨空撐著小黃傘問。  這會兒其實還沒到放學的時辰,小淨空是提前完成了作業,破例先放學。  “嗯。”蕭六郎淡淡地嗯了一聲,對小家伙道,“走吧。”  小淨空不動︰“你都沒打傘!”  “我沒傘。”他說完,頓了頓,又道,“我不需要。”  “給你。”小淨空把傘遞給他。  “你自己打。”蕭六郎怎麼可能要個孩子的傘?他要了他怎麼辦?這把傘這麼小,是絕對打不了兩個人的。  小淨空道︰“我有雨衣。”  嬌嬌給他做的雨衣!  上面還有他親手畫的大紅花!  小淨空把傘遞給蕭六郎,蕭六郎還是給他打著,他從書包里將自己的小黃雨衣掏了出來,麻溜兒地穿上,然後他把鞋子脫了,抓在手里,光著腳丫子在地上踩起了水。  蕭六郎︰“……”  你其實就是想踩水吧……  小淨空踩水踩了一路,哪里有坑往哪兒跳,反正嬌嬌不在,他完全不用顧忌自己的硬漢小形象!  他踩得歡實極了,像只落入池塘的小跳蛙。  原來與壞姐夫回家也可以有這麼多樂趣呀!  到了家門口,他無比大方地說道︰“好叭,以後我允許你下雨天來接我!”  蕭六郎︰呵呵,當誰稀罕來接你似的。  隔壁劉全正要去接小淨空,看到門口的二人微微一怔︰“誒?回來了?”  “劉叔好!”小淨空禮貌地打了招呼。  小家伙穿著顧嬌給他做的小雨衣,戴著雨衣的小帽子。  他喜歡金燦燦的東西,可顧嬌所能得到的染料里暫時沒有金色,于是退而取其次做了黃色。  小雨衣本身很漂亮,可被他畫了那麼多丑噠噠的大紅花就變得有些一言難盡了,全靠這張臉的顏值撐著。  可愛死了。  倒是蕭六郎這個翰林官打著一把幼稚的小黃傘,看著有些滑稽。  劉全笑呵呵地說道︰“回來了就好,那我去接老爺了。”  “劉叔再見!”小淨空沖他禮貌揮手。  劉全又對蕭六郎道︰“六郎你趕緊換身衣裳,都淋濕了。”  蕭六郎應下。  一大一小進了院子。  家里人都不在,顧嬌是出診了沒回,姚氏是被周阿婆請去了她家,雖說隔得不遠都在碧水胡同,可突然下這麼大的雨,擔心姚氏會摔跤,周阿婆讓姚氏等雨停了再走。  玉芽兒與房嬤嬤也在那邊。  至于顧琰與顧小順自不必說,都去學藝了。  小淨空一個人踩水不夠,他又噠噠噠地跑去後院,把小八小九和七只小雞全放出來踩水。  家里的九只神獸表示它們並不想踩水!  蕭六郎則回西屋換了身干爽的衣裳,隨後去書房拿出那本燕國的算術書籍,繼續學習與演算祖率。  小淨空踩了會兒水,溜溜地走進書房,來到他的書桌前,捧著小肚肚,一臉認真地說道︰“我肚子餓了。”  蕭六郎瞥了他一眼︰“你確定要吃我做的東西?”  小淨空噎了噎,結結巴巴地說道︰“那、那還是不了。”  壞姐夫做得太難吃了,他可以再餓一會兒。  小淨空的肚子咕咕直叫,吃了蜜餞與點心也不頂飽,畢竟他是食量很大的小孩子,不然當初也不會和其他小和尚搶食。  蕭六郎還是去了灶屋,給他煮了一碗青菜雞蛋面。  看著桌上那晚黑乎乎的面條,小淨空的內心有些拒絕。  蕭六郎把筷子遞給他︰“吃吧。”  小淨空坐在自己那張面前有小橫版的專用椅子上,沒立刻接過筷子,而是認真地看向蕭六郎︰“我就想問問你,這碗面你自己會吃嗎?”  蕭六郎淡道︰“這會兒肚子餓得咕咕叫的又不是我。”  小淨空低下頭,壞姐夫說的好有道理,他竟無言反駁。  最終還是饑餓佔了上風。  “唉。”小淨空嘆了口氣,伸出小手拿過筷子,認命地吃了起來。  這會兒離飯點其實不遠了,可蕭六郎不餓,不過他也沒讓小淨空一個人坐在堂屋吃飯。  他直接把小淨空連人帶椅子搬到了書房,他吃他的,他算他的。  小淨空吃到一半,忽然苦大仇深地看向蕭六郎︰“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蕭六郎沒抬頭,繼續做手里的算術題。  小淨空小大人似的搖了搖頭︰“你是怎麼做到每一頓飯都比上一頓更難吃的?”  蕭六郎看了他一眼,特別不要臉地說道︰“努力,好好下廚就可以。”  小淨空︰“……”  小淨空自問他是學不來這項技能的,因為他三歲的時候烤的紅薯就已經比壞姐夫做的東西好吃了。  小淨空在寺廟養成了不浪費糧食的好習慣,再難吃只要自己吃了都會咬牙吃完。  “吃飽了?”蕭六郎看著他面前黑乎乎的空碗問。  小淨空抿了抿唇,神色凝重︰“你做得這麼難吃,還指望人家吃第二碗嗎……好叭,恭喜你,夙願達成。”  嗚,沒吃飽他也沒辦法!  蕭六郎就知道小和尚的肚子沒這麼容易填飽,鍋里還給他蒸了素肉干、玉米棒子和紅薯,這會兒差不多該熟了。  他把小淨空面前的的空碗收走,去灶屋將鍋里蒸好的素肉干、玉米和紅薯端了過來。  小淨空雙手抱懷撇過臉︰“我不要這個盤子。”  他有很漂亮的餐具!  蕭六郎淡道︰“你還嫌棄?愛吃不吃,我可不會慣著你。”  小淨空心不甘情不願地拿起筷子,撇小嘴兒道︰“沒嬌嬌的孩子是根草!”  蕭六郎︰“……”  帶小孩是很耗費精力的,蕭六郎沒一會兒就感覺累了,只是這種累又似乎與平常的累不大一樣,他有些頭昏腦漲。  吃過飯,小淨空自己去後院刷了碗,碗櫃太高了他夠不著,只得踮起小腳尖將干淨的碗筷一一放在灶台上。  他還拿了濕抹布,打算去擦擦自己的小桌子。  可他剛進書房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咦?  壞姐夫趴在桌上睡著啦?  天還沒黑呀!  小淨空噠噠噠地走過去,歪著小腦袋叫蕭六郎︰“姐夫,姐夫!”  沒反應。  小淨空想了想︰“阿珩呀~”  依舊沒反應。  小淨空古怪地咦了一聲,拿出一只剛抓過濕抹布的小手摸上蕭六郎的額頭︰“呀!好燙!”  蕭六郎病倒了,也是毫無預兆的那種,渾身發熱,腦子一下子成了漿糊。  他開始反反復復地做著一個夢,夢里的他回到了公主府。  今天莊羨之來為溫琳瑯上課,原本是在溫家上,可溫家太遠了,于是就改在了公主府。  溫琳瑯是他的未婚妻,他陪她一起上課。  莊羨之講完,課間休息。  溫琳瑯抱怨︰“阿珩,莊先生的課太難了,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出去可以見到娘,他點了點頭。  二人去了後山。  溫琳瑯發現了一只兔子︰“阿珩,這只小兔子受傷了,我們把它帶回家好不好?”  他娘養的兔子前不久剛死了,他娘為此難過了許久。  “阿珩,我想吃棗子,你去樹上給我摘好不好?”  他娘也喜歡吃棗子,他爬上去摘了。  “阿珩,你去給我買桂花糕好不好?”  他娘也喜歡桂花糕,他坐上馬車去買了。  當他抱著那只兔子、揣著一兜棗子以及拎著一盒桂花糕興沖沖地去找信陽公主時,看到的卻是一張冷漠厭世的臉。  “阿珩。”她沖他招手,微笑。  他慢吞吞地走過去︰“娘,你不舒服嗎?”  她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阿珩,你喜歡娘嗎?”  “喜歡。”  “你願意為了娘去做任何事嗎?”  “願意!”他斬釘截鐵地說。  “那你為娘去死……阿珩,你為我去死好不好?”  ------題外話------  最後幾句話還記得嗎?在《121 土豪小淨空》那一章的末尾。  P.S.關于更新,我沒停更過,然後這個月要開始存稿了,但是每天最低也有4000字,在書城至少是四更的字數。  書城那邊的讀者寶寶要是喜歡,我也可以分成一千字一章,每天都是四更、五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