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400章 真相大白(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400章 真相大白



    這里雖也在驛站的那條官道上,卻與驛站隔了足足兩里的距離。

    蕭六郎是與皇帝一道過來的,二人在驛站打听到莊太後與靜太妃的下落後便分頭行動了。

    蕭六郎找到顧嬌的同時,皇帝也找到了顧承風與莊太後。

    皇帝是帶著一千禁衛軍過來的,直接包抄了整片林子,將靜太妃以及她的殺手全部找了出來。

    靜太妃的殺手固然厲害,可對上一整支軍隊還是沒什麼勝算,何況還有老侯爺以及皇帝的龍影衛,局勢幾乎是一面倒。

    靜太妃的殺手全軍覆沒,靜太妃自己也被擒獲。

    靜太妃看著那個坐在馬背上,拿長槍指著自己的男人,哽咽道︰“放我走……”

    老侯爺捏緊了手中的長槍。

    禁衛軍去別處捕殺靜太妃的殺手了,這里只有他一人。

    他如果想放她走簡直易如反掌,不會有任何人發現。

    靜太妃的淚水溢滿了眼眶︰“那日我對陛下說的話不是真心話,我心里……”

    老侯爺的長槍鏗的扎進了她腳邊的泥土中,她驚得倒退好幾步,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數十年對她念念不忘的男人。

    男人情深時似海,無情時也似海,卻是一望無盡的冰海。

    老侯爺將靜太妃帶回了客棧。

    看見竟然是顧潮親自將靜太妃抓回來時,皇帝的神色還微微地頓了一下。

    老侯爺什麼也沒說,只是沖皇帝拱了拱手便退下去林子里收拾殘局了。

    皇帝坐在驛站的上房中,說是上房,其實比鄉下的村舍也強不了多少。

    靜太妃被綁住了手腳,靜靜地坐在皇帝對面的官帽椅上,龍影衛守在皇帝身旁。

    皇帝已經從莊太後的口中听說了前朝余孽的可能,他對魏公公抬了抬手。

    魏公公會意,走上前掀開靜太妃的左袖,露出那個赤焰圖騰的鴿子血刺青。

    皇帝以為自己會很震驚,不料心情是從未有過的平靜,他自己都笑了︰“……朕該是對母妃有多失望,才會連確認母妃是前朝余孽都不震驚了?”

    靜太妃知道皇帝已經不是從前對她言听計從的泓兒了,也就沒浪費力氣在他面前裝委屈。

    皇帝見她一臉冷漠,冷笑一聲,道︰“母妃怎麼不哭了?怎麼不對朕說,是朕冤枉你了?這個刺青你可以再解釋一下?”

    靜太妃呵呵道︰“我解釋了你就會信嗎?”

    “所以母妃是連做做樣子都不屑了。”皇帝的心早就不會為她痛了,他只感到無盡的悲涼,為自己,也為母後與寧安。

    靜太妃冷冷一哼。

    皇帝隱忍住悲涼與怒火,問道︰“當年寧安遠嫁邊塞……是不是母後的計謀嗎?駙馬是不是母後安排的?”

    靜太妃沒有回答。

    皇帝咬牙,繼續問道︰“母後將龍影衛派去邊塞究竟是去殺寧安的,還是去起兵造反的!”

    “我要見莊錦瑟。”靜太妃冷漠地說。

    皇帝怒道︰“你還想再害母後一次!”

    靜太妃淡道︰“你不放心,留龍影衛看著就是了。你問的問題我一個字也不會說,但如果是她來問我,我興許就樂意說了呢。”

    皇帝捏緊拳頭,深吸一口氣,冷聲道︰“母後果真知道如何說服朕,好,朕就讓你再見母後最後一面!”

    莊太後原本都歇下了,冷不丁被人叫起來,煩都煩死了!

    她帶著一肚子起床氣去了隔壁屋,屋子里只有靜太妃與皇帝身邊的那個龍影衛。

    莊太後找了把椅子坐下,打了個呵欠,不耐道︰“這回又是什麼事啊?可別再與哀家提你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舊事,哀家不耐煩听!”

    靜太妃︰“不是舊事,是沒和姐姐說過的事。”

    莊太後︰“你的事哀家不感興趣。”

    靜太妃︰“是姐姐的事。”

    莊太後︰“哀家的事哀家也不感興趣。”

    靜太妃笑了笑︰“不感興趣我也要說,過了今晚怕是沒機會與姐姐敘舊了呢。”

    莊太後神煩︰“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靜太妃心情卻是不錯,因為接下來她要說的事一定會讓這個女人痛苦一輩子!

    她笑道︰“先帝知道姐姐是這副德行嗎?知道的話,姐姐早失寵了吧?姐姐裝得真好。”

    莊太後起身就走。

    她是真不耐煩听她在這兒煮綠茶。

    靜太妃開口︰“姐姐的那個孩子!”

    莊太後步子頓住。

    靜太妃得意看著莊太後︰“姐姐想知道那個孩子去了哪里嗎?”

    莊太後扭頭看向她,眉頭一皺︰“什麼那個孩子?”

    靜太妃笑得花枝亂顫︰“就是姐姐的親生骨肉,姐姐該不會以為自己真的誕下了死胎吧?”

    莊太後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她。

    靜太妃瘋癲地笑了,笑得肩膀都在顫抖︰“我就猜到姐姐會很震驚!姐姐是不是一直覺得自己很聰明……可姐姐卻不知道自己始終被先帝蒙在鼓里。姐姐想知道自己的親生骨肉去了哪里嗎?”

    “先帝和你說的這些破玩意兒?”

    “怎麼?姐姐不敢相信麼?也是,任誰被蒙蔽了這麼多年都會抗拒真相的,我在馬車上便想告訴姐姐,可惜姐姐不讓我說。我今晚便大發慈悲,再與姐姐說一次。姐姐的孩子……沒死。”

    莊太後聞言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最終只嘆了口氣。

    “姐姐不問我孩子是誰,在哪兒?”

    莊太後第二次欲言又止。

    靜太妃從她的臉上看不到悲慟,不過她也不意外,這個女人在人前一貫都是如此強勢,絲毫不示弱的。

    靜太妃直勾勾地盯著她,笑呵呵地說道︰“是陛下!那個孩子就是陛下!陛下是姐姐的親骨肉!先帝早看出了姐姐的野心,千防萬防不讓姐姐有孕,誰料姐姐本事大,竟還是懷上了。不得已,陛下便出此下策,把姐姐的孩子抱走了。說來也是巧,那個宮女與姐姐差不多時候懷上了身孕,陛下便想了一招偷龍轉鳳。只不過,姐姐提前了三日發作,那個孩子卻沒出來,陛下于是宣稱姐姐誕下的是死胎。”

    莊太後冷笑道︰“靜妃,你不覺得這話破綻很多嗎?如果我誕下的是活著的嬰兒,被抱給了那個宮女,那麼那個宮女的孩子又安置到了哪里?”

    靜太妃笑道︰“被陛下養在民間了。”

    “嗤~”莊太後笑出了聲,“靜妃啊靜妃,你怎麼這麼可憐?這種鬼話你也信,是不是那個男人說他是個女人你都信!”

    靜太妃勃然大怒︰“莊錦瑟!”

    莊太後好笑地搖了搖頭︰“你對先帝果真是用情至深吶,我怎麼罵你你都沒反應,可我不過是譏諷了先帝一句你便暴跳如雷,讓我猜猜,你入宮後曾想過為先帝放棄復國大業的吧?可惜先帝心里始終沒你,臨死了還要拉上你殉葬。哦,忘了說,就算是殉葬你也只能被葬入妃陵,黃泉路上先帝只想牽著哀家的手過奈何橋,你嫉妒瘋了吧?”

    靜太妃的眼神開始變得魔怔,她的身體也開始微微顫抖。

    “讓哀家來告訴你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先帝留下了聖旨,可先帝也不確定這道聖旨究竟能不能順利地昭告天下,畢竟,哀家野心太大,從監國之後便逐步不受他控制了。他擔心哀家會找到聖旨並毀掉,若真到了那麼一天,秦家的江山許久落在哀家的手中了。先帝告訴你這些,只是想利用你日後牽制哀家罷了。先帝是不是還和你說,‘別將泓兒的身世告訴他’……”

    “朕誰也不信,唯獨信你,因為泓兒是你一手養大的,世上唯一不可能害泓兒的人就是你。”

    “朕誰也不信,唯獨信你,因為泓兒是你一手養大的,世上唯一不可能害泓兒的人就是你。”

    莊太後的話,與靜太妃腦子里的聲音完美重疊。

    靜太妃的身子猛地晃了一下!

    莊太後接著模仿先帝的語氣︰“可泓兒太親近他母後了,朕擔心他會將江山拱手相讓,必要時刻,你一定要勸住泓兒!”

    靜太妃的臉褪去血色!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靜太妃驚慌道︰“你、你偷听了先帝和我說話!”

    莊太後呵呵道︰“哀家用得著偷听嗎?哀家進宮的第二年就沒將這個男人當成自己丈夫了。”

    她只拿他當君王,一個需要去分析他一切特點以便自己能夠規避所有後宮風險的君王!

    “只是先帝沒料到你竟然也不是什麼善茬,哀家沒偷聖旨,倒是你把聖旨偷了。先帝這也算聰明一世糊涂一時。你就是因為信了先帝的話,認為我們是親母子,所以才害怕到要給皇帝下迷藥。下了白藥不夠,還下黑藥。”

    莊太後說著,同情地看向靜太妃︰“真的,你真可憐。”

    靜太妃渾身顫抖︰“不、不可能……不可能……”

    莊太後起身往外走,到門口了,她突然停住,望向無邊的夜色道︰“還有,先帝不是因為我誕下死胎而動怒疏遠我,是我對先帝說,‘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你了’。靜妃,是我不要他了。”

    靜太妃心底的最後一片天……徹底坍塌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