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93章 春心萌動(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93章 春心萌動



    顧嬌也沒多想,譬如蕭六郎為何一開始沒坐在有西曬的這一邊,又譬如他干嘛不和自己換個坐。

    她在這方面心思不復雜,更何況在她的印象里,蕭六郎沒這麼會撩妹。

    今年的夏季有些長,七月底的天氣依舊炎熱無比,二人的體溫透過薄薄的衣料交換著彼此的氣息。

    因為懷里抱著一個小團子,時刻鎮壓著某人的理智,蕭六郎暫且沒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

    忽然,車 轆不知軋上了什麼,車身劇烈地顛簸了一下,二人的身子都晃了晃。

    蕭六郎及時伸出手來,攬住了她肩膀︰“你沒事吧?”

    劉全道︰“哎呀,你倆沒事吧?方才好像踫到石頭了,怪我沒看清路。”

    “沒事的,劉叔。”顧嬌回了他一聲。

    劉全放下心來。

    蕭六郎定定地看著她,眸光深邃,如一汪月夜下的幽潭。

    顧嬌好似一個不慎跌了進去,她會水,但在他這汪幽潭里,她就變得不會了。

    蕭六郎的喉頭滑動了一下,不動聲色地收回目光,望向前方的車簾︰“沒事就好。”

    他頓了頓,又問道,“你困了嗎?”

    “嗯?”顧嬌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不困呀!她很精神!

    “今天起來得早,還以為你困了,本想……”他說到一半沒說了,目光仿佛不經意地掃過二人靠在一起的肩膀。

    顧嬌跟著他的眼神留意到了他寬厚的肩。

    本想什麼?

    把肩膀借她靠一靠嗎?

    “我突然困了!”她將小腦袋往他肩膀上一靠,閉上眼,“好困好困呀!”

    蕭六郎的唇角微不可察地彎了彎,摟著她的手沒再收回來。

    馬車抵達巷子時一大一小都靠在蕭六郎身上睡著,蕭六郎本想把懷里的小家伙無情搖醒,讓他自己下去,然後蕭六郎抱顧嬌下車。

    可小淨空約莫是帶孩子把洪荒之力都用上了,累得雷打不醒。

    倒是把一旁的顧嬌吵醒了。

    顧嬌揉了揉眼︰“到家了?”

    蕭六郎只得應了一聲︰“嗯,到了。”

    顧嬌把熟睡的小淨空抱過來,跳下馬車。

    蕭六郎看著她的背影,眸色深了深。

    其實他想說,他能抱得動,可她就是怕累著他的腿。

    蕭六郎第一次對自己的腿產生了懊惱,為什麼就是走不了?為什麼一直瘸著?

    等二人進了院子才發現家里來了客人,確切地說是不速之客——顧瑾瑜與一對母女。

    那對母女是顧嬌年初時在姚家見過的賀氏與姚馨。

    蕭六郎沒見過二人,二人與顧瑾瑜、姚氏坐在一起,像是有什麼難言的關系。

    姚氏的神色有些尷尬,自從年初她帶著嬌嬌與顧琰還有小淨空回了一趟娘家,之後便幾乎斷絕了與娘家的來往。

    她也沒料到她們今日會找到這里來。

    也不知會不會惹嬌嬌和女婿生氣。

    “姐姐,姐夫,對不起……是我帶舅母和馨表妹過來的。”顧瑾瑜站起身來,語氣愧疚地說。

    “啊……他、他是……外甥女婿啊……”賀氏都呆住了。

    沒人和她說外甥女婿長得這麼俊吶!

    不說是鄉下的窮小子……沒上過什麼台面……還是個小瘸子嗎?

    蕭六郎進來時賀氏就發現他是瘸子了,但他這張臉俊美得過分了些,直讓賀氏的腦子成了漿糊,沒將他與家里的唯一瘸腿女婿聯系起來。

    一旁的姚馨唰的紅了臉。

    她也是頭一次看見如此謫仙一般的少年,偏又不像尋常少年充滿稚氣,他身上有一股成年男子的成熟與內斂。

    顧嬌遲遲沒叫這個舅母,也沒認姚馨一聲表妹。

    蕭六郎自然也不會認。

    這與顧嬌不叫姚氏娘的情況並不一樣,顧嬌心里是接受了姚氏的,只是那個稱呼對她來說似乎有些陌生。

    顧嬌看賀氏與姚馨的眼神都是冷的。

    蕭六郎對姚氏打了招呼︰“娘,我們回來了。”

    這聲娘讓姚氏的心落回了實處,她如釋重負,笑了笑,說︰“回來了就好,熱壞了吧,你們先去換身衣裳。”

    “好。”蕭六郎與顧嬌回了西屋,顧嬌將小淨空放在床鋪上後才又回了自己西屋。

    賀氏這會兒總算是回過神了︰“你這女婿長得還行,就是可惜了,是個瘸子。嬌嬌好歹是侯府千金,你怎麼給他找了個瘸子?”

    姚氏本就不大歡迎賀氏母女,听了這話直接沉下臉來。

    顧瑾瑜忙打圓場道︰“舅母,姐夫很厲害的,是今年的新科狀元。”

    賀氏撇撇嘴兒︰“一個瘸子也能考狀元?現在的狀元這麼容易當了嗎?那我家豐哥兒也能當!”

    姚豐亦,賀氏與姚遠的兒子,比顧嬌顧琰大兩歲。

    姚氏早對這個大嫂不抱任何期望了,賀氏就是個沒見識還總自以為是的,要不是人是顧瑾瑜帶來的,她門都不會讓賀氏進。

    賀氏嘰嘰歪歪道︰“而且你這女婿也太目中無人了,媳婦兒娘家來了親戚都不知道招待一下!他是不是當上了狀元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看不上嬌嬌了?也是,不是我說你,嬌嬌那張臉還是要想法子遮一遮。長得難看就算了,還不打扮一下……”

    “大嫂!”姚氏重重地將茶杯擱在了桌上,她忍住火氣,淡淡地說道,“茶也喝了,說也說了,大嫂沒什麼事就請回去吧,家里忙得很!”

    “小姑子你啥意思?我才來你就攆我走呢!我不就是講了幾句大實話?”賀氏說著朝顧瑾瑜看去,“瑾瑜你來評評理,你那什麼姐夫是不是都沒和我們打聲招呼的?”

    顧瑾瑜輕聲道︰“姐夫不是故意的,他不認識。”

    賀氏哼道︰“那他總該認識你,我看他也沒拿正眼瞧你。”

    顧瑾瑜也不說話了。

    賀氏見場面冷下來,忙笑了笑,說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錯,我這人不會說話,瑤兒你別我一般見識!”

    賀氏今日登門主要為了兩件事,第一件是姚豐亦念書的事,她想托關系把人弄進國子監;第二件事是姚馨的親事。

    “瑤兒你就答應唄。”賀氏厚臉皮地說。

    姚氏冷聲道︰“我答應什麼?國子監是我說進就能進的嗎?”

    賀氏噎了噎︰“你……你不是侯府主母嗎?我听說老侯爺回來了,你讓他幫忙想想辦法!”

    姚氏難以置信︰“敢情大嫂這是把主意打到我公爹頭上了!”

    賀氏眼神一閃,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說你公爹被革職了,顧家軍也丟了,可他在京城總該還有些人脈,不然你們侯府能奢侈這麼多年?”

    這倒是實話,定安侯府怎麼沒實權也沒缺過錢,底子在那兒,富得流油。

    賀氏接著道︰“再說了,豐哥兒是你親佷兒!你不幫他幫誰呀?你那個瘸腿女婿不也是你們塞進國子監的嗎?你們能塞他,不能塞豐哥兒!”

    姚氏氣壞了,也虧得這段日子女兒將她的身子調理好了,不然她腹中胎兒都得讓賀氏氣出好歹來︰“我不管你從哪里听來的,但我明明白白告訴你,我女婿是自己考上國子監的!他鄉試是幽州的解元!”

    賀氏被姚氏的怒火震到了,她還沒見姚氏發過這麼大的火,她的氣焰不自覺地跌了些︰“那、那也是你們托了關系……”

    和賀氏這種人根本就講不清道理,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賀氏這種眼皮子淺又自以為是的人之根本不會相信蕭六郎的優秀!

    她就只會瞎揣測,還覺得自己揣測得很有道理!

    “你愛信不信!”姚氏不想再與賀氏廢話了,她站起來轉身就走。

    賀氏忙道︰“哎!瑤兒!我話還沒說完呢!”

    顧瑾瑜見姚氏真的生氣了,這會兒也顧不上賀氏這邊,跟上了姚氏的步子。

    賀氏也要追上去,卻被一股力道揪住了領子。

    是顧嬌。

    顧嬌直接將人從堂屋拽出來,絲毫不顧領口勒住了賀氏的脖子。

    賀氏被勒得直翻白眼,雙手去抓,卻怎麼也抓不住︰“你、你干什麼?”

    “大表姐!”姚馨花容失色地站起身來。

    顧嬌將賀氏扔出了自家大門。

    “哎喲——”賀氏一個不穩跌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娘!”姚馨提著群裾跨過門檻,去扶地上的賀氏。

    賀氏氣壞了,爬起來拍了拍群裾,惡狠狠地瞪向顧嬌︰“你這丫頭——”

    話才說到一半,她便對上了顧嬌死亡一般的凝視,她的心咯 一下,頭皮忽然就麻了。

    顧嬌敲了敲門板,毫不掩飾眸中的冷意︰“這里,不許再來,否則,我打斷你的骨頭。”

    賀氏想說你敢,可對上那冷冰冰的眼神便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賀氏能在姚氏面前胡攪蠻纏是因為她明白姚氏至多不理她,卻並不會傷害她,但賀氏莫名覺得,這丫頭真的能宰了她……

    賀氏蒼白著臉道︰“你、你就不怕……傳出去了……讓……讓你們名聲掃地……”

    這話說得沒底氣極了。

    “是嗎?”顧嬌突然抬起手。

    “啊——”賀氏嚇得拔腿就跑,連姚馨都忘了!

    姚馨卻看見顧嬌只是撢了撢自己的袖子的罷了。

    親娘都跑了,姚馨也沒臉繼續在這里待下去︰“娘,你等等我!”

    屋內,顧瑾瑜正在和姚氏道歉︰“……娘,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鬧成這樣,舅母沒和我說她只是太擔心娘了,也擔心上次對姐姐不好,所以這次一定要過來彌補一下。我尋思著既然是彌補姐姐的,便……便擅作主張把人帶過來了。”

    姚氏頭疼地閉了閉眼︰“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顧瑾瑜低聲應下︰“我知道了,娘。”

    姚氏蹙眉道︰“她們是怎麼知道六郎的事的?”

    顧瑾瑜想了想,說道︰“舅母問起姐夫,我只說了姐夫與姐姐是在鄉下成的親,在國子監念過書,如今在翰林院任職,別的我什麼也沒說了。”

    姚氏看向顧瑾瑜道︰“沒說他的腿?”

    顧瑾瑜低下頭︰“舅母問起來,我提了一句,但我沒說姐夫是瘸子,我不會這麼說姐夫的……姐夫只是不良于行而已。”

    顧瑾瑜說話沒這麼糙,她不會張口閉口將瘸子掛在嘴邊,但架不住賀氏說話難听。

    姚氏心里堵得慌,她也不知自己是在氣賀氏還是在氣顧瑾瑜,她只知道她現在不想見她們之中任何人。

    她撐住額頭,嘆道︰“你也早些回去吧,要出閣的人了,別總是往外跑。”

    “……是。”

    顧瑾瑜從姚氏的屋子出來,踫到在給小雞、小八和小九喂食的顧嬌、蕭六郎。

    顧瑾瑜先看向顧嬌︰“姐姐。”

    顧嬌態度冷淡︰“別叫,不是。”

    顧瑾瑜委屈地咬了咬唇,又看向蕭六郎︰“姐夫。”

    蕭六郎也沒應。

    他專心喂鳥喂雞,直接拿顧瑾瑜當了空氣。

    顧瑾瑜委屈巴巴地離開了碧水胡同,她的馬車剛轉過彎來,便被等在長安大街上的賀氏攔住了。

    車夫將馬車停下。

    顧瑾瑜本以為賀氏是來和自己道別的,誰料她竟是來興師問罪的︰“瑾瑜啊,你方才為什麼不幫舅母說話?”

    顧瑾瑜徹底被賀氏的厚臉皮驚到了,她方才沒幫她說話嗎?她替她打了那麼多圓場!

    賀氏哼道︰“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看舅母多疼你啊,什麼好東西都緊著琰兒和你,舅母對你娘的親女兒都沒這麼好過!”

    顧瑾瑜在姚氏與顧嬌蕭六郎那兒踫了壁,心情本就郁悶,又被賀氏亂打一棒,不由也來了幾分火氣︰“舅母不是說今天只是來給姐姐賠罪的嗎?怎麼從頭到尾就沒听舅母提過一句賠罪的話!”

    賀氏眼神閃了閃,訕訕道︰“我那不是……還沒來得及說嗎?哎呀,那丫頭在鄉下長大的,好生沒教養!”

    顧瑾瑜不悅道︰“舅母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哎——瑾瑜——”賀氏用手扒住馬車的車窗,笑道,“那個……你表哥和你表妹的事你幫忙走動走動唄?”

    “我怎麼幫忙?”顧瑾瑜臉色也不大好。

    賀氏道︰“別以為舅母不知道,你不是和安郡王定親了嗎?莊家的權勢比侯府還大,你去和未來姑爺說一說,讓他幫幫你表哥!”

    顧瑾瑜沒那麼傻,這樁親事本就是自己高攀了,若再扯出搭上無賴親戚只會更令莊家人瞧不起。

    “幫不了。”她一口回絕。

    賀氏一怒︰“你……”

    姚馨道︰“瑾瑜表姐,你別生氣,今天是我娘做的不對,我娘沒壞心思,她就是太擔心我和哥哥了,這也怪我太笨,若是我能有表姐一半聰明,也不至于讓娘如此操心。”

    賀氏瞪了女兒一眼︰“你瞎說說什麼呢,你也很聰明的!你就是沒機會上那什麼……什麼……女學!對女學!”

    想到這個,賀氏的心思又活了,她笑吟吟地望向顧瑾瑜︰“好好好,你表哥的事暫且不談,你就幫忙讓你表妹進女學吧!你看你也是進了女學才釣上這麼好的金龜婿,你表妹條件不比你差,你是養女,她是正兒八經的姚家千金……”

    顧瑾瑜氣得臉都綠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就是了!

    她捏緊了帕子︰“走!”

    車夫得了令,也顧不上賀氏還抓著馬車,馬鞭一揮,馬兒吃痛,奮力地奔了起來。

    “哎喲——”賀氏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

    “娘你沒事吧?”姚馨扶住她。

    賀氏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一個鄉下抱錯的小蹄子,真拿自己當盤菜了!”

    “娘——”

    賀氏道︰“馨兒別怕,你那兩個表姐,一個是抱養的,一個臉上有疤,連她們都能找到好親事,娘就不信你不能!你放心,娘一定為你覓一位如意郎君!”

    提到如意郎君,姚馨的腦子里突然閃過少年如玉精致的眉眼,神色清冷,淡漠疏離,卻又透著莫名大的吸引與魅力。

    姚馨……姚馨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