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89章 佔有(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89章 佔有



    馬車上,莊太後的反應也沒比顧嬌蕭六郎以及老祭酒三人好到哪兒去了,尤其她剛坐下,還沒坐穩,給嚇得差點兒從馬車里摔出來了!

    這傻兒子又在搞什麼ど蛾子?

    靜太妃不是已經暴露了,還演演演、演個毛!

    還是說他吃錯藥了,要不就是腦袋被門給夾了!

    莊太後重新坐好,她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不用踩都咯吱咯吱的。

    “走啊!杵著干什麼!”

    她不耐地說道。

    要發瘋自己發瘋去,她才不陪他一起!

    車夫得了令就要揮動手中的馬鞭,皇帝卻大步一邁,不怕死地攔在了馬車面前。

    車夫再怎麼听太後的話也不敢真駕著馬車從皇帝的身上碾過去啊,車夫傻住了,一時半會兒不知該如何下手。

    皇帝倒也沒讓他為難太久,直接健步如飛地上了馬車。

    他動作太迅猛,秦公公想攔都沒能攔住。

    莊太後看著突然沖進來的皇帝,第一反應竟然是護住懷里的蜜餞罐子,她又順了好幾顆蜜餞,這傻兒子該不會是上來和她搶蜜餞的吧?

    她眉心一蹙︰“你干嘛?”

    這一問,可把皇帝問傻了,是啊,他干嘛?他是誰?他在哪兒?

    明白了,是藥效!

    他吃了三顆解藥,藥效過量了,饒是一國之君也抵抗不住如此可怕的副作用,完了完了,他栽了!

    他要下車!

    他要挽回尊嚴!

    “下車。”莊太後淡聲道。

    “我不!”皇帝一屁股坐下!

    莊太後也不能真把他一腳踹下去,主要是踹得腳疼,莊太後懶得理他了,反正不是來和她搶蜜餞的,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魏公公也坐到了外車座上。

    兩個皇宮內權力最大的太監你看我、我看你,眼底皆閃過意味不明。

    回宮的路上,莊太後閉目養神,皇帝沒敢吵她。

    一直到進了宮,二人下了馬車,莊太後的鳳攆前來迎接,皇帝才終于鼓足勇氣開口︰“朕也不想這樣,朕是……”

    莊太後沒好氣地打斷他的話︰“是什麼?吃錯藥了嗎?還是吃多了撐的?”

    皇帝一臉懵逼,不愧是他母後,連這個也能猜到!

    “哼!”

    莊太後鼻子一哼上了鳳攆。

    然後皇帝也不要臉地上了鳳攆。

    莊太後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他輕咳一聲,道︰“……朕累了,不想走路。”

    莊太後看著不遠處唰唰唰往假山後藏的帝攆︰“……你到底怎麼一回事?你是有什麼企圖?”

    皇帝疑惑道︰“朕能有什麼企圖?”

    莊太後冷聲道︰“皇帝又想升誰的官?或是罷誰的職?大可直說,不必遮遮掩掩拐彎抹角,來這弄虛作假的一套。”

    “朕是那種人嗎?朕只是……”他想說單純地孝敬母後,話到唇邊又覺得這話可信度不高,別說莊太後不信,他自己都不信。

    最終,他決定和盤托出︰“實不相瞞,朕是服用了過量的解藥,這些都是藥效。”

    莊太後︰“……”

    藥效太強烈了,比蕭六郎說的還要強烈,至少皇帝是這麼覺得的,他人雖回了華清宮,心卻飄到了仁壽宮。

    盡管在碧水胡同吃了晚飯,但母後似乎吃的不多,也不知這個時辰她肚子餓不餓。

    “陛下,宵夜來了。”

    魏公公將一盤熱氣騰騰的鴨湯面呈了上來。

    皇帝看著香噴噴的鴨湯面,忽然感覺自己沒多大胃口︰“朕不想吃。”

    魏公公忙道︰“陛下晚飯也才吃了幾口。”

    主要是一听說自己吞了三顆解藥,嚇得坐立不安,哪兒還吃得下東西?

    這會兒聞著鴨湯與蔥花的香氣其實有點饑腸轆轆的,可他不想吃眼前這一碗。

    “華清宮的鴨湯面不好吃。”他抱怨。

    呃……這話是說華清宮別的宵夜做的好吃,還是別的宮的鴨湯面做得好吃?

    魏公公仔細琢磨了片刻,憑著過人的直覺選擇了後者︰“那……陛下想吃哪個宮的鴨湯面?”

    “朕怎麼知道?”皇帝沒好氣地說道。

    方向是對的,魏公公暗松一口氣,繼續道︰“奴才听說永壽宮來了個新廚子,不如去試試那兒的鴨湯面?”

    永壽宮是莊貴妃的住處。

    皇帝哼了哼︰“永壽宮廚子做的菜難吃得要死,朕吃了一次再也不想吃第二次!”

    “那……長春宮呢?”陛下有段日子沒去淑妃那兒了。

    皇帝無情拒絕︰“長春宮的菜太清淡了。”

    魏公公道︰“坤寧宮呢?順道去看看七殿下?”

    皇帝淡道︰“小七這幾日太皮了,朕沒精力應付他。”

    魏公公又一口氣報了幾個還算受青睞的後妃,有三皇子的母妃愉妃,也有幾個最近頗為得臉的小主,統統被皇帝拒絕了。

    魏公公能伺候皇帝這麼久不是沒幾分眼力勁的,皇帝這兒也不去那也不去,顯然是對後宮佳麗三千沒興趣的。

    他眼神閃了閃,說道︰“奴才听小神醫說,仁壽宮的廚子燒的菜不錯,鴨湯面也做得一絕。”

    果不其然,皇帝的腰桿兒挺直了︰“小神醫真這麼說?”

    當然沒有了,小神醫怎麼可能與他談論這個?

    但有一種真相叫皇帝想要的真相,魏公公笑了笑,說道︰“是啊,小神醫就是這麼說的,奴才不會記錯!”

    皇帝清了清嗓子,一臉無可奈何地說道︰“既如此,那便去母後宮中吧。”

    于是已經快要就寢的莊太後又看見了這個傻兒子。

    “听說母後宮里的鴨湯面好吃。”皇帝大言不慚地說。

    反正是藥效鬧的,又不是他本意,他想通了,用不著難為情!

    莊太後黑著臉道︰“仁壽宮今天沒有鴨肉。”

    皇帝忙道︰“華清宮有!魏公公,去把鴨拿來!”

    “是!”

    魏公公叫了個腿腳賊拉拉利索的小太監將一只活鴨拿了過來,食材都到位了,仁壽宮的廚子只得硬著頭皮去做。

    一碗鴨湯面下肚,皇帝饜足地摸了摸圓鼓鼓的肚子,小神醫誠不欺我,仁壽宮的鴨湯面就是美味!

    然後,他還不走。

    莊太後的臉黑得透透的了︰“怎麼?你還是賴在仁壽宮過夜啊?”

    皇帝一動不動地說道︰“母後給小、泓、泓留了房間嗎?”

    啊!殺了她吧!

    莊太後抓狂了!

    她果斷將人轟出了仁壽宮!

    皇帝一個踉蹌跌出門檻,差點沒摔倒,他穩住身形,回頭對莊太後道︰“那什麼……”

     !

    大門在他面前無情地合上了!

    皇帝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把剩下的話說完︰“明天一起上朝啊。”

    魏公公簡直沒眼看了。

    在仁壽宮蹭了一碗鴨湯面,皇帝神清氣爽︰“朕覺得,今晚朕還可以批一整夜的奏折!”

    結果回到寢宮往龍榻上一歪,睡著了!

    魏公公︰“……”

    什麼叫秒睡,這就是了。

    睡得很安穩,不再有噩夢。

    翌日天不亮,魏公公叫皇帝起床︰“陛下,該早朝了。”

    “嗯。”皇帝沒有賴床的習慣,被叫醒後便迅速洗漱更衣,換上龍袍,“擺駕仁壽宮。”

    都怪這該死的藥效!他要和母後一起去上朝!

    魏公公隱約感覺這藥效有點不太對,可他尋思著小神醫與蕭大人應當不會誆騙陛下,所以陛下是真的一朝回到小時候,成了那個粘人的小鼻涕蟲?

    沒錯,皇帝小時候老愛流鼻涕了。

    他雖沒親眼見過,但卻听何公公說過。

    還總黏著太後,粘到和寧安公主都爭寵。

    唉,往事不堪回首!

    “啊,陛下。”魏公公突然想起一件正事,“方才何公公來過,問陛下如何處置靜太妃。”

    皇帝與靜太妃決裂後,便將靜太妃軟禁在了庵堂之中,由何公公暗中看守。

    皇帝的眸光涼了涼︰“朕還沒想好如何處置她,她雖犯下大錯,可畢竟是朕的母妃,朕養在她名下,她便是朕的生母,朕還能殺母不成?”

    是啊,不論她犯下何等罪孽都始終是皇帝的母親,天下人可以討伐她,皇帝卻不能親手了結她。

    魏公公嘀咕道︰“嘖,拿出當初您對太後的那股狠勁兒啊!”

    “你說什麼?”皇帝看向他。

    魏公公心頭一驚,捂住嘴道︰“沒什麼。”

    又嘴瓢了,欠!

    皇帝白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朕讓何三去守著庵堂是為了什麼。”

    魏公公一怔︰“陛下是……”

    皇帝神色復雜道︰“朕想知道這麼多年都是她一個人謀劃的,還是有什麼同謀,總得一網打盡才好。”

    對靜太妃的感情不可能幾日就淡得沒了,說起靜太妃皇帝依舊痛心,卻並不會再去同情。

    有些信仰一夜之間坍塌,再也無法築起高牆。

    皇帝沉聲道︰“永安伯府那邊你也派人盯一下。”

    永安伯府是靜太妃的娘家,皇帝並不是十分懷疑他們,永安伯府的子嗣全是扶不起的阿斗,就連永安伯自己也是個樗櫟庸材。

    只不過,靜太妃如今被軟禁了,她若真有同黨,或許永安伯府是唯一能夠接近她的機會。

    皇帝頓了頓,又道︰“還有一件事朕想不明白。”

    魏公公道︰“陛下請講。”

    皇帝納悶道︰“朕當初給了她四個龍影衛,怎麼只剩一個了?還有三個去哪兒了?這個也讓留意打听一下。朕實在不想親口去問她,朕已經不相信她嘴里的任何一句話了。朕也不想……再見到她了。”

    “是。”魏公公應下。

    ……

    碧水胡同,一家人吃過早飯,顧琰與顧小順去了清和書院,老祭酒帶著小淨空去了國子監,顧嬌則將蕭六郎送到了翰林院。

    蕭六郎恍惚了一下,像是回到了鄉下她送他去天香書院上學的日子。

    他還記得有一次牛車上沒了多余的位置,她就那麼徒步走了十幾里地,為的是不讓半路再有任何人欺負他、將他趕下牛車。

    “到了。”顧嬌對蕭六郎說。

    蕭六郎目光落在她因走路而微微泛紅的臉頰上,她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水,蕭六郎抬手去為她擦汗。

    顧嬌卻張開雙臂,輕輕地靠近了他懷里,抱著他沒有一絲贅肉的腰身。

    他身子微微一僵︰“你……”

    “不是要抱嗎?”手都伸過來了。

    蕭六郎張了張嘴。

    那是想替你擦汗啊。

    “……嗯。”他話到唇邊卻變成了一聲承認,自己都不明白是怎麼這麼沒出息的。

    顧嬌自他懷中直起身子,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看著他︰“你散值後我來接你。”

    “……好。”

    還是無法拒絕啊。

    顧嬌彎了彎唇角︰“你進去吧,我走了。”

    “嗯。”蕭六郎輕聲應下,卻沒進去,“嬌嬌。”

    “嗯?”顧嬌回頭過來,清澈的眸子看著他。

    “寧致遠的家眷來了京城,邀請我們去他家中做客。”

    “好。”顧嬌道,“什麼時候去?”

    蕭六郎想了想︰“下個休沐日?月底。”

    “好。”顧嬌爽快地應下,沒有一絲猶豫。

    傻丫頭,知不知道這次出去是以我娘子的身份,以後再想撇清就難了。

    顧嬌揮袖離開。

    蕭六郎定定地看著她的背影,目送她消失在街道的盡頭才轉身走進翰林院。

    而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安郡王竟然就站在翰林院的門口,也不知站了多久,與他方才望的是同一個方向。

    “莊編修。”蕭六郎淡淡地打了招呼。

    安郡王沒有被抓包的羞愧,他神色自若地收回目光,看向蕭六郎︰“蕭修撰。”

    蕭六郎眸中閃過冷意,面上卻一派雲淡風輕︰“恭喜莊編修。”

    安郡王古怪地蹙了蹙眉︰“恭喜我什麼?”

    “定親。”

    “與本官的小姨子。”

    “听說是陛下賜婚,日子都定好了。”

    “我和你們姐姐會前去觀禮的。”

    “祝你們百年好合。”

    安郡王捏緊了拳頭。

    他只是偷偷地看了顧嬌幾眼,便被蕭六郎毫不留情地把心扎成了篩子。

    這個男人的佔有欲竟如此可怕的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