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84章 夫妻虐渣(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84章 夫妻虐渣(兩更)



    “原來靜太妃也在聖旨上。”顧嬌恍然大悟,“難怪她要把聖旨偷過來藏著。”

    蕭六郎嗯了一聲︰“一是為了保命,二也是為了握住最後一張底牌。”

    顧嬌兩手托腮,若有所思道︰“姑婆是不會受任何人要挾的,哪怕她真的拿出聖旨說,‘如果你不答應我的條件,我就將聖旨公布天下與你同歸于盡’,姑婆也不會就範。所以……”

    蕭六郎點了點頭︰“所以她最危險的一步就是真的與姑婆同歸于盡。”

    顧嬌一巴掌拍在桌上︰“這個壞女人!”

    蕭六郎看著她炸毛的小樣子,雖然有點不應該,但他的眼底就是閃過了一絲笑意。

    當然,想到姑婆的處境,他的笑意便散去了。

    看見聖旨是小時候發生的事了,況且並不是當時的他十分在意的事,因此那段記憶早就淹沒在了他的記憶長河中。

    若不是顧承風此次提起來,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去翻閱那段記憶。

    “得把聖旨偷回來。”不能讓靜太妃手中握著這麼一個定時炸彈,靜太妃死不死的顧嬌不在意,可姑婆不能陪她一起下地獄。

    蕭六郎道︰“在那之前,先別將她逼得太急,免得她沖動之下與姑婆玉石俱焚。”

    “嗯。”顧嬌這會兒總算明白自家相公的字條上說別輕舉妄動是什麼意思了,以靜太妃如今的狀況,他們確實不適合再去刺激她。

    這個女人已經瘋了,誰知道她一怒之下會做出什麼事來。

    “唉。”顧嬌嘆氣。

    她雙手交疊放在桌上,小腦袋一耷拉,擱在了手背上。

    蕭六郎又沒忍住,抬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腦袋︰“不會等太久。”

    “嗯!”顧嬌點頭。

    她信他。

    信任到不必開口去詢問他的計劃。

    “話說……”她沉思著直起小身子來。

    蕭六郎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手心還殘留著她發絲柔軟的觸感,他指尖輕輕地摩挲了一下。

    顧嬌沒注意到他這個回味的小動作,她疑惑地看向他道︰“先帝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什麼要姑婆和靜太妃給他陪葬?”

    蕭六郎頓住了,他的第一反應是去母留子,仔細一想又不確定是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很難去形容先帝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帝王,他出生時先帝早已薨逝,所有對先帝的認知都是來自先帝的文獻以及一些听到的傳言。

    但從先帝臨死前一系列的布置來看,他是個有手段的人。

    讓莊太後與靜太妃殉葬,可能是看出了這二人對新帝的影響,擔心外戚專政、朝堂大權旁落,又或者是先帝有什麼別的打算。

    帝王心思比海深,誰又猜得透呢?

    譬如他就想不明白,為何信陽公主的手中也會有龍影衛?

    最後,蕭六郎只得對顧嬌說了一句︰“總有一日,會真相大白的。”

    他沒說不知道,他當然不知道,可如果她想知道,他便去找出答案。

    蕭六郎望了望無盡的夜色︰“時辰不早了,你該回去歇息了。”

    顧嬌點點頭︰“嗯,那我明天晚上再來看你。”

    蕭六郎看著她,沒有拒絕︰“好。”

    顧嬌離開後,蕭六郎熄了燈,躺在略有些單薄的床鋪上,顧嬌讓顧承風給他帶過來的點心盒子安安靜靜地置放在床頭櫃上。

    夜很靜,他的思緒卻並不平靜。

    某人不听話地在他的腦海里竄來竄去,他費了很大的勁兒才奪回對自己腦海的主動權。

    他開始思索聖旨的事。

    聖旨是先帝留下的,就連當今聖上都不能不遵從,莊太後與莊家雖權勢滔天,但也還沒到能與先帝遺詔相抗衡的地步。

    作為一個後宮的女人,莊太後干了太多為世俗所不容的事,首當其沖便是垂簾听政。

    那些先帝的舊部之所以沒沖莊太後發難,其一是莊太後的確有鎮壓他們的手段,其二就是先帝在位的最後一段日子因病重無法上朝,柳家又野心勃勃,先帝不得已來了一招驅虎逐狼——任命了當時賢德後監國。

    先帝來不及撤去賢德後的監國大權便撒手人寰了。

    蕭六郎猜,先帝可能是覺得反正他留了讓賢德後殉葬的聖旨,那撤不撤權也無所謂了。

    只可惜棋差一招,聖旨被靜太妃偷走了。

    賢德後是先帝扶上監國之位的,新帝登基後她繼續垂簾听政也就沒那麼惹先帝的舊部反感。

    但只要這道聖旨一出,先帝的舊部勢必如同餓狼一般將莊太後咬入皇陵。

    所以顧嬌說的沒錯,聖旨不能繼續落在靜太妃的手中,得想個法子把它偷回來毀掉。

    只是有龍影衛在,他們很難得手。

    “龍影衛。”黑暗中,蕭六郎微微地眯了眯眼。

    第二天夜里,顧嬌果真來了,帶了蕭六郎愛吃的麻辣牛肉,用竹簽串好放在罐罐里,二人坐在屋里擼串。

    “明天我還來?”臨走時,顧嬌問他。

    蕭六郎低低地笑了一聲︰“明天考試結束,我就能回去了,不用過來。”

    顧嬌︰“哦。”

    她還挺想來。

    大半夜的和他偷偷擼串,好玩。

    蕭六郎是監考官,不參與閱卷,考試結束後便收拾包袱出了貢院。

    時間不算太晚,他先去了一趟翰林院,處理了一下這三日落下的公務。

    自從在翰林院外與莊太傅正面交鋒了一次後,翰林院這邊已沒多少人敢明著找他的茬兒了,大家知道他是去監考,不是瞎玩,也沒太敢給他分配公務,無非是一些經義的整理。

    他花了一下午的功夫將經義整理完畢,之後給韓學士送了過去。

    等他從韓學士的辦公房回來時,踫見寧致遠在他的辦公房附近探頭探腦的。

    “有事?”他走上前問。

    寧致遠聞言轉過身,說道︰“方才就听說你回來了,怎麼樣?監考還順利嗎?”

    蕭六郎想到夜里與某人擼串的畫面,忍俊不禁道︰“挺順利的。”

    寧致遠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笑得不正常啊。”

    蕭六郎壓下唇角,斂了眉間笑意,正色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打聲招呼?”

    提到正事,寧致遠沒與他繼續玩笑︰“那個……”

    寧致遠撓了撓頭,怪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把家人接來京城了,就你嫂子他們,你嫂子讓我帶朋友上家里坐坐,我在京城沒什麼朋友,就問問你……哪天得不得空……”

    他問這話時其實特忐忑,別看他與蕭六郎是同一科的三鼎甲,他倆的身份與際遇實則相差很大。

    他也算是皇帝看中的人,可皇帝待他與待蕭六郎終究是不同的,當然,主要是倆人能力不同,他有自知之明,不存在任何嫉妒。

    就是……有點兒自卑。

    蕭六郎不僅得了皇帝賞識,听說與太後那頭的關系也不錯,不然壓不住莊太傅。

    這樣一個人和自己做朋友,是不是自己高攀了?

    何況他沒什麼銀子,宅子是租的,家里挺寒酸。

    這麼想著,寧致遠也不等蕭六郎回答,忙替蕭六郎拒絕了︰“不過最近翰林院挺忙的,咱倆應該都沒空……”

    “好。”蕭六郎說。

    “嗯?”寧致遠一愣。

    蕭六郎道︰“我回去問問我娘子何時有空,和她一起登門拜訪。”

    寧致遠呆若木雞︰“啊……”

    這、這、這是答應了?

    ……

    顧嬌來貢院見了蕭六郎兩次,蕭六郎多少從顧嬌口中了解到了一些目前的情況,他決定入宮一趟。

    “陛下,蕭修撰求見。”

    御書房內,魏公公小聲稟報。

    皇帝批閱奏折的手一頓,他按了按有些疲乏的腦袋,說道︰“他有幾日沒來了。”

    魏公公忙道︰“蕭修撰去貢院監考了三日。”

    “啊,六部的考試。”皇帝差點將這事兒忘了,六部每年都有一次考核,一般是在六月,今年由于梁國使臣來訪,殿試都推遲了一個月,更別說六部考核。

    這種考核不是所有官員參加,只是抽考,由翰林院主持,但也十分嚴厲就是了。

    “讓他進來。”皇帝道。

    “是。”魏公公去門外將人領了進來。

    蕭六郎拱手行了一禮︰“微臣見過陛下。”

    皇帝拿起一本奏折,淡道︰“今日怎麼得空到朕這里來了?”

    蕭六郎拱手道︰“微臣有事起奏。”

    “何事?”皇帝問道。

    蕭六郎正色道︰“微臣在貢院監考的第一日,有人在微臣的晚飯里下了砒霜。”

    皇帝眉心一蹙。

    “微臣原是將罪證留下了,奈何天氣太熱,證物已經壞掉了。”話是這麼說,蕭六郎依舊自袖子里取出一個小瓷瓶。

    魏公公上前拿了小瓷瓶,拔掉瓶塞,一股餿掉的蔥花味兒撲鼻而來,魏公公趕忙捂住了鼻子。

    都這樣了,就不好拿去污皇帝的眼了。

    皇帝問道︰“你如何知道是砒霜?”

    蕭六郎自然不會說是顧嬌來過貢院,私自潛入貢院是死罪,哪怕陛下不會治顧嬌的罪,但何苦消耗顧嬌在陛下心目中的好感?

    蕭六郎道︰“陛下忘了嬌嬌是大夫?在鄉下時家里有耗子,嬌嬌便用砒霜做了些耗子藥,微臣還給她打過下手。”

    這是假話。

    危險物品,顧嬌是一律不讓蕭六郎沾染的。

    可蕭六郎妥妥習得了老祭酒的官場厚黑學,說得面不改色。

    蕭六郎繼續道︰“那人假扮成侍衛的模樣給我送飯菜,我見他面生,不是早上與中午的侍衛,心里留了個心眼,這才發現飯菜讓人動了手腳。”

    皇帝狐疑地皺起眉頭︰“什麼人竟然會去貢院對你下手?”

    貢院守衛森嚴,一般刺客根本不可能潛進去,更別說在蕭六郎的飯菜里下毒。

    皇帝定定地看著蕭六郎︰“朕沒听說貢院那邊來過這樣的消息。”

    蕭六郎毫不閃躲地迎上他的審視與打量︰“微臣沒有聲張,微臣不知凶手是誰,不敢把事情鬧大,恐凶手狗急跳牆。”

    皇帝一想是這麼個理,他看向蕭六郎,說道:“你先回去,這件事,朕會查個水落石出。”

    蕭六郎拱手︰“微臣告退。”

    謹慎起見,蕭六郎離開後,皇帝叫來了御醫,讓他檢查那些蔥花。

    蔥花是從蛋花湯里挑出來的,早已變質,可御醫依舊是驗出了上頭的砒霜。

    “回陛下,是砒霜沒錯。”御醫說。

    皇帝的眸光涼了涼︰“知道了,你退下。”

    當晚,皇帝便叫來了貢院的侍衛長,問了他貢院可發現可疑之人。

    侍衛長道︰“考試的第一天似乎有人潛入,打暈了一個侍衛,還扒了侍衛的衣裳,可惜屬下無能,沒能抓住他。”

    這就與蕭六郎的說辭對上了。

    皇帝下令徹查此事。

    不曾想,貢院投毒一案未曾水落石出,翌日蕭六郎那邊又出了另外一件事。

    “陛下!陛下不好了!顧姑娘與蕭修撰受傷了!”魏公公火急火燎地奔進御書房。

    皇帝啪的放下手中的折子︰“人在哪兒?”

    魏公公擔憂道︰“在醫館……妙手堂……是奴才看見秦公公著急出宮,順嘴問了一句怎麼了,秦公公才告訴奴才顧姑娘與蕭修撰出事了!”

    蕭六郎是皇帝看中的臣子,顧嬌更不必說,她在皇帝心目中的分量幾乎與他的孩子沒什麼兩樣。

    皇帝也顧不上批折子了,換了一身常服,帶著魏公公趕往醫館。

    小院的廂房中,顧嬌躺在床鋪上昏迷不醒,蕭六郎守在床邊,他的左手纏著紗布掛在脖子上,嘴角額角都有淤青。

    這是皇帝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見二人在自己面前受傷,他整個人都呆了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陛下。”蕭六郎站起身來,想沖他拱手行禮,卻一臉尷尬地看了看自己用紗布掛著的手臂,改為躬了躬身。

    “不必多禮。”皇帝抬手,來到床前,看向閉著眼眸不省人事的顧嬌,余光掃到一旁的簍子里一堆染血的衣物,他的呼吸一緊,“小神醫如何了?”

    蕭六郎情緒低落地說道︰“宋大夫看過了,說她失血過多……”

    皇帝的眸光冷了下來,他的目光落在蕭六郎的手臂上︰“你又是怎麼了?”

    蕭六郎垂眸道︰“微臣沒事,只是胳膊脫臼了,已經接上去了。”

    胳膊脫臼還沒事?一個文弱書生如何受得住這種疼痛?

    皇帝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到底怎麼一回事?你們在哪兒受的傷?”

    蕭六郎一臉痛心地說道︰“是在長安大街附近。微臣從翰林院下值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個刺客,恰巧嬌嬌來翰林院接我,便與刺客打了起來,嬌嬌不敵他,受了重傷。後面嬌嬌用暗器毀掉了刺客臉上的面具,刺客這才逃走了。”

    皇帝問道︰“可看清刺客長什麼樣了?”

    蕭六郎搖頭︰“當時太混亂了,微臣沒看清他的五官,只記得他臉上有個刺青……”

    皇帝忙道︰“什麼刺青?”

    “像是……像是……”蕭六郎努力回憶了一番,說道,“算了,可能是微臣看錯了。”

    皇帝蹙眉道︰“你但說無妨。”

    蕭六郎遲疑了一下,說道︰“像烏龜,也像蛇。”

    龜身蛇尾。

    玄武。

    龍影衛的刺青!

    龍影衛是死士,但並不是每個死士都有資格成為龍影衛,當年先帝自燕國購買了大批死士,買回來時便已經足夠強大,然而先帝並不滿足他們的實力。

    又請來高人在此基礎上對死士們全力訓練,百余名死士最終也只出了十多名龍影衛而已。

    有些龍影衛在任務中死去了,先帝留給他的是最年幼的龍影衛。

    他見他們的第一眼便被他們臉上的玄武刺青驚到了,據說這是先帝為了區分龍影衛與尋常死士人讓人刺上去的。

    普天之下,再沒旁人擁有這樣的刺青。

    皇帝的心情一瞬間變得復雜起來︰“你確定沒看錯嗎?”

    蕭六郎想了想︰“微臣……不確定。微臣當時只是匆忙掃了一眼,也可能是看錯了。”

    皇帝閉了閉眼。

    應該是看錯了吧。

    龍影衛如今在靜母妃手中,她怎麼可能派人去刺殺蕭六郎呢?

    盡管她不願意自己親近莊太後一脈的人,可嚴格說來,蕭六郎並不是莊太後一脈的人,蕭六郎是自己一手提拔的臣子,是天子門生,是自己的人!

    靜母妃沒理由對付蕭六郎。

    皇帝又在屋子里等了一會兒,中途宋大夫過來給顧嬌換了一次藥,顧嬌一直沒醒。

    皇帝就看著一盆盆血水自屏風後端出來,簡直都不忍往下看了。

    回宮的路上,他一言不發。

    “陛下。”魏公公想提醒他皇宮到了。

    皇帝卻忽然嘆了口氣︰“靜母妃不會這麼做的,對吧?”

    “啊?”魏公公一怔。

    什麼情況?

    陛下難道懷疑行刺蕭六郎的人是太妃娘娘派來的?

    龍影衛平日里都戴著面具,魏公公是不知他們臉上有刺青一事的。

    “一定不會是她。”皇帝這話不知是對魏公公說的還是對自己說的。

    魏公公哪兒敢接話?

    這是你們母子倆的事,我可不能摻和。

    他想起當年陛下與太後似乎也是這麼越走越遠的,好像一夜之間陛下就不那麼親近太後了,漸漸的陛下開始與太後發生爭吵,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都算到太後的頭上。

    有時他都挺替太後叫冤的。

    合著風水輪流轉,如今輪到靜太妃了?

    陛下您是得了一種非得氣死你老母的病嗎?

    “咳!”

    魏公公在自己嘴瓢之前捂住了自己的嘴。

    皇帝下了馬車。

    他的思緒有些亂,腦子里有兩個聲音,一個聲音告訴他蕭六郎不會撒謊騙他,另一個聲音又告訴他靜母妃不會背叛他。

    “什麼人?”魏公公突然開口。

    “怎麼了?”皇帝問。

    魏公公指著御花園盡頭道︰“奴才方才看見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往那邊去了。”

    那不是恭房的方向嗎?

    許是有人著急出恭。

    皇帝是不去看一個下人出恭的,然而也不知怎的,他心里總有些惴惴不安,他剛走了一步便腳步一轉,往恭房的方向去了。

    到底是恭房,皇帝沒真的走進去,只是在不遠處靜靜地看著。

    誰料,他竟听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什麼?你、你又失手了?虧你還是龍影衛,怎麼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都殺不了!”

    這是……靜母妃的聲音!

    靜母妃說,又失手。

    靜母妃還說,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一定是自己听錯了……

    那聲音還在繼續。

    “陛下知道你這麼廢物嗎?當初陛下把你們給我,可不是讓你們混吃等死的!不過是殺個小瘸子而已,又不是什麼武林高手!你們龍影衛就這麼點能耐嗎!”

    “早知道,我還不如買幾個江湖殺手!也比你們辦事干脆!”

    皇帝再想騙自己說這聲音不是來自靜母妃也不可能了。

    他只覺一股寒氣自腳底升起,唰的竄上了頭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