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79章 雄霸天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79章 雄霸天嬌



    “好好干,有機會的!”老何笑著拍了拍顧嬌的肩膀。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會有機會?

    這小子算是自己帶進場的,不吹不黑,不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賣命一點,七八十名還是有點兒希望的。

    但給人畫餅這種事嘛,又不少塊肉!

    老何見年輕小伙子一副拼勁十足的樣子,還想對她說,若是當上榜首並不止有供奉這麼簡單,可惜不等他開口,顧嬌已經迫不及待地去找自己的比武台了。

    擂台是隨機安排的,並沒有哪個擂台是專屬擂台一說。

    她被安排在了西擂台。

    顧嬌第一次來地下武場時,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西擂台上的決斗,打得那叫一個血腥殘暴,顧嬌嚴重懷疑那個赤膊漢子將對方活活打死了。

    顧嬌先上的台。

    地下武場的規矩,上台時會有人在擂台的兩旁如同升旗一般升上兩塊方形匾額,上頭掛著決斗者的姓名與等級——一般都用的是稱號或化名。

    譬如顧嬌這塊匾額上就寫著——雄霸天,未有級別。

    原本顧嬌是打算叫龍傲天,但老何說龍這一字與天子相沖,于是顧嬌退而求其次,報了個雄霸天。

    看到這個名字時,老何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幾秒。

    雄霸天的名字取得不錯,眾人都以為是個五大三粗、滿臉胡須的摳腳大漢,結果一上來是個干干淨淨的小少年。

    顧嬌的個子在女人中算高挑的,在遍地是壯漢的地下武場就略顯嬌小了。

    眾人再一看,級別都沒有,新手啊。

    興趣頓時少了一半,紛紛轉向別的擂台。

    這種狀況在顧嬌對手的匾額被升上來時發生了改變,方方正正的匾額上掛著——刀山客,二級高手。

    走掉的人又唰唰唰地回來了。

    顧嬌疑惑地唔了一聲,南擂台上有四級比斗者呢,怎麼他們卻為一個小小的二級駐足了?

    很快,刀山客上來了,顧嬌也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個刀山客正是她上次在西擂台上見到的赤膊壯漢,暴力得不行,每一拳下去,都引起現場一片尖叫。

    來這里看得就是刺激,什麼死不死的,能看得人腎上腺素飆升就是好的。

    老何在看到刀山客的一霎,臉色瞬間變了︰“怎麼回事?怎麼是他?不是說好的也是個新手嗎!”

    “姓朱的!你給我出來!”

    老何沖進賬房去找姓朱的青年。

    朱允正在記賬,眼皮子都沒抬一下︰“這麼冒冒失失的做什麼?”

    老何氣得渾身發抖︰“你……你說話不算話!你怎麼能給他排這個人?說好了排個新手!你銀子都收了!”

    朱允慢悠悠地說道︰“先糾正一點,銀子是交給武場了,我可沒中飽私囊,再者,三級以內都可以相互比斗,我沒有違背武場的規矩。”

    老何捏緊了拳頭︰“但你說好了……”

    朱允無辜道︰“我是說了,可那個人臨時有事不來了,他放了我鴿子我又有什麼辦法?這會子能頂上的只有刀山客了。你若是擔心他輸,就讓他麻溜兒地跳下台,刀山客總不會下台去追著人打,武場會制止他。”

    武場的一切比斗只能發生在擂台上,一旦下了擂台,不論是何緣故比斗都將終止,並宣布留在台上的一方勝利。

    事已至此,老何再惱怒朱允也沒辦法與他爭執下去,他得趕緊去提醒顧小公子,別真與刀山客對上。

    趕緊認輸得了!

    輸掉的銀子他來掏!

    沒錯,與泰和武館不同的是,這里的決斗者贏了有分賬,輸了也是有罰錢的。

    罰錢從最初的押金里扣,扣完後將失去來武場決斗的資格。

    顧嬌的押金是老何給的,老何沒打算找顧嬌要。

    要說老何為何如此緊張,還得從刀山客的實力說起,他是上個月來地下武場的,短短一個月的功夫便打敗了二十多位高手。

    他只差最後一場便能往上晉升一級了。

    可想而知,這一場他會打得多凶猛了。

    刀山客人氣太旺,將西擂台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所有人情緒高漲,老何費了老大的力也死活擠不進去。

    他急壞了,在人群中蹦起來朝顧嬌揮手。

    顧嬌看見了他,也沖他揮了揮手。

    “下來!”老何改為招手,見顧嬌不懂,他指了指刀山客,又指了指顧嬌,比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意思是——他會殺了你的!趕緊下來!

    顧嬌哦了一聲,沖他比了個OK的手勢,趕緊KO掉這個刀山客,趕下一場。

    好,她懂的。

    老何沒看懂這是啥手勢,但顧嬌沖他點頭了,這應該是明白他的意思了?

    鑼鼓聲響起,對決開始!

    所有人都發出了狂熱的吶喊︰“刀山客!刀山客!刀山客!”

    刀山客動了動脖子,捏響拳頭,輕蔑地朝顧嬌走來。

    老何急了︰“怎麼還不下來?你下來呀!下來!快下來——”

    唉。

    怎麼這麼著急啊?

    好叭,如你所願。

    顧嬌足尖一點,身子如鴻雁一般輕盈掠起,一拳朝刀山客砸了下去!

    刀山客也亮出了自己鐵錘般的拳頭——

    就听得 的一聲,有人倒地了!

    吶喊聲戛然而止,場下一片倒抽涼氣!

    倒地的不是那個瘦瘦小小的少年,而是威猛雄壯的刀山客!

    一拳……

    他只打了一拳!

    刀山客倒下,顧嬌的身子也輕盈地落下,單膝跪地,拳頭抵住擂台地板,落在了刀山客的身旁。

    擂台四周鴉雀無聲,就連老何都啞巴了。

    是、是不是他看錯了?

    倒下的人其實是顧小公子吧?

    刀山客怎麼會倒下呢?他還沒打呢,他、他、他不出來了,老何掐了自己一把,疼得眼淚直冒。

    他終于接受刀山客被顧嬌一拳擊倒的事實了。

    他趁著所有人愣神的功夫,擠進人群,來到擂台邊兒上,對打鑼的武判道︰“還不快敲鑼?贏了!贏了!”

    老何擔心刀山客只是馬前失蹄,一會兒爬起來會把顧嬌揍趴下,趕緊結束比斗,這樣刀山客就不能再動手了。

    事實證明老何多慮了。

    武判敲鑼後怎麼也叫不醒刀山客,最終還是叫來了兩個武場的伙計把人抬下去的。

    老何渾身被冷汗濕透了。

    這也太刺激了。

    這之後,顧嬌又打了兩場,對上的對手實力不如刀山客,贏得相當輕松。

    一個人一天三場是武場的極限,顧嬌不能再打了,只得嘆息一聲下了台。

    她倒不是好斗,只是這是目前恢復前世實力的最佳方式,再者也能順道掙點銀子。

    這次押注她的人少,賠率很高,但由于她級別低,分賬少,所以到手也就才十兩銀子而已。

    顧嬌不著急。

    她將銀子收好,扶了扶臉上的面具,轉身出了賬房。

    “這小子不錯。”朱允笑著說。

    顧嬌沒打算在武場多做逗留,她早上答應了小淨空,下午去國子監接他放學。

    她邁步往武場外走去,快走到門口時,一個護衛打扮的年輕男子來到她面前,擋住了她的去路︰“雄……”

    他約莫是想叫雄霸天,卻又羞恥地覺得這名字叫不出口。

    他咬咬牙,道︰“雄公子,我家公子有請。”

    顧嬌剛想說不去,話到唇邊記起自己小啞巴的人設,無奈掏出小本本。

    這時候她就開始眼饞顧承風的變聲技能了,要是自己也能學男子說話,豈不是省事多了?

    不過,就這麼一耽擱的功夫,顧嬌改變了注意。

    她唰唰唰地寫道︰“銀子。”

    護衛一愣。

    顧嬌特別認真地寫道︰“不給銀子,不去,出場費,十兩。”

    護衛︰“……”

    主子有令,必須把人請到,護衛肉痛地掏出十兩。

    顧嬌揣上銀子,很給面子地去了。

    不曾料到竟然又是一間掛了葫蘆的屋子。

    顧嬌已經打听過了,這種掛了葫蘆的屋子一般都屬于榜上前三十的高手,當然了,這些屋子是可以通過某些特殊手段獲得的。

    譬如買下那名高手,同樣也能獲得這間屋子的使用權。

    顧嬌想到了顧長卿,不知他是屬于哪一種。

    顧嬌進了屋,屋內的男人一襲褐色錦衣,戴著一張玉質面具。

    這種面具好看是好看,但是太沉,打架容易掉下來。

    看來這個男人不是來武場打架的,這間屋子十有**是他通過買下高手的方式獲得的。

    “雄少俠,請坐。”男子客氣地指了指自己下首處的椅子。

    他一開口,顧嬌就听出他是誰了。

    沒想到這個地下武場如此藏龍臥虎,侯府世子顧長卿來,昭國皇子秦楚寒也來。

    秦楚寒就是寧王。

    顧嬌認出了寧王,寧王卻暫時沒認出顧嬌。

    顧嬌不動聲色地坐下。

    “雄少俠是喝酒還是喝茶?”寧王客氣而不失清貴地問。

    顧嬌拿出小本本,認真地寫道︰“我還小,不能喝酒。”

    寧王一愣,那眼神仿佛在說——你還小,就能來這麼危險的地方比武打斗?

    寧王到底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這種小孩子他還應付得了,他笑道︰“好,上茶!”

    一個下人給顧嬌上了茶。

    很快顧嬌發現一個問題,這個面具是沒露出嘴巴的,也就是說,她要喝茶就得摘面具。

    等等。

    這個寧王在和她講客氣還是在試探她摘面具?

    顧嬌寫道︰“我不喜歡喝這種茶。”

    寧王笑了笑︰“不知雄少俠喜歡什麼茶?”

    大概是覺得不論顧嬌說出多名貴的茶,他這里都拿得出來。

    顧嬌面無表情地寫道︰“折、耳、根。”

    寧王︰“……”

    “是我招待不周,下次一定讓人準備……”寧王看了看那三個字,有點懷疑是不是真的有這種叫做折耳根的東西。

    他表情恢復得極快,溫和地說道︰“雄少俠是第一天上擂台?打得不錯,我很欣賞雄少俠,想和雄少俠交個朋友。忘記說了,我姓楚。”

    顧嬌︰我信你才有鬼了。

    寧王語氣隨和,表情溫和︰“不知雄少俠可是京城本地人?”

    顧嬌挑了挑眉,唰唰唰地寫道︰“怎麼?不是的話,你要給我買宅子嗎?”

    寧王又給結結實實噎了一下。

    雖說一座宅子他不至于送不起,但被人這麼開口……弄得他很尷尬啊。

    寧王喝了一口茶,垂眸笑了下︰“若是雄……霸天少俠……”這名字他真是差點兒叫不出口,“沒地方住,倒是可以先到我府上來。”

    顧嬌寫道︰“我不寄人籬下。”

    寧王笑了笑︰“這怎麼是寄人籬下呢?雄少俠若是願意,可以做我的護衛,那便是我府上的人了,我會給你置一套單獨的別院。我府上風景很好,雄少俠不妨考慮一二。”

    能做寧王府的侍衛是多少人求之不來的,況且侍衛也有等級之分,一來就獨院而居的從前根本沒有過。

    寧王等著顧嬌來問他的身份。

    但是……是錯覺嗎?

    他怎麼感覺對方的眼神有點小嫌棄?

    顧嬌撇了撇嘴兒,搞了半天才只給一個小別院。

    仁壽宮暢睡無阻,誰稀罕你的寧王府?

    顧嬌起身離開。

    護衛攔住顧嬌︰“我家公子的話還沒說完!”

    顧嬌大手一揮,唰唰唰寫道︰“十兩銀子的時間到了,再听他說話,得加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