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78章 開心(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78章 開心



    皇帝與莊太後忙著斗智斗勇,誰也沒留意到對面靜太妃的異樣,換言之,這一瞬靜太妃在他倆眼中成了空氣。

    唯獨一直觀察著靜太妃反應的顧嬌將一切盡收了眼底。

    她其實不大理解。

    靜太妃能狠下心來給皇帝下藥,也能安排人行刺皇帝——雖說那一晚的行刺可能並不是想要皇帝的命,只是為了讓皇帝受點驚嚇受點傷以此來栽贓姑婆,可到底說明她沒那麼疼愛皇帝。

    那麼皇帝親厚誰,她又何必去在意?

    顧嬌不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人,自然體會不到靜太妃的心情。

    但如果非要代入一下,那就是天天把嬌嬌掛在嘴邊的小淨空突然有一天不再喜歡她,轉頭去叫黏糊另外一個人,她大概也會很受傷。

    然而小淨空之于她,與皇帝之于靜太妃畢竟是不一樣的。

    所以顧嬌覺得這個代入也不是十分準確。

    不過這並不影響她直觀地看見靜太妃的小動作就是了。

    喲 ,這是生氣了!

    還氣得不輕呢!

    顧嬌索性兩手托腮,饒有興致地看著靜太妃。

    靜太妃以往的感知並沒有如此不敏銳,但或許實在是氣壞了,一直過了許久才察覺到兩道古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一扭頭,對上了顧嬌的視線。

    一般來說,這種偷看別人被抓包的情形都挺尷尬的,得立馬移開視線裝作什麼也沒發生。

    顧嬌偏不。

    她不尷尬。

    她還特別好脾氣地看了看靜太妃手中戳出好幾個小洞的帕子,挑了挑眉,仿佛在示意她。

    ——您繼續,不用客氣,反正帕子戳爛了也不是我的!

    世上最羞愧的事不是自己滋生了不該有的嫉妒之情,而是嫉妒時被旁人給發現了,所以到頭來真正被抓包的人反倒成了靜太妃。

    靜太妃的身子一僵,心口堵得發慌。

    她騰的站起身來︰“我有點不舒服,先走了。”

    說罷她動作極大地轉過身。

    這自然是在吸引皇帝的注意力,用賭氣的方式勾起皇帝的慚愧與憐惜,可惜她失策了。

    皇帝被莊太後用髒帕子擦嘴,惱羞成怒去躲,莊太後直接摁住他的頭,他又去掰她的手。

    這畫面……講真,只差沒打起來。

    魏公公和秦公公都沒眼看了,撇過臉各自望天。

    除了顧嬌與靜太妃的心腹下人蔡嬤嬤,誰也沒注意到靜太妃賭氣走了。

    顧嬌自然不會留她了。

    她步子頓了一下,看向鬧得不可開交的二人,察覺到顧嬌的眼神。

    她又朝顧嬌看了過去。

    顧嬌比了個請的手勢。

    不是要走嗎?

    走呀?

    別賴著呀!

    靜太妃氣死了,面色鐵青地走了。

    等皇帝終于擺脫了莊太後的魔爪,抬眼去看靜太妃時,卻哪里還有靜太妃的影子?

    皇帝一陣尷尬,他瞪了莊太後一眼︰“這下好了,把母妃氣走了,在靜太妃面前太後就不能收斂一點?是演給凶手看,又不是演給……”

    他話說到一半,莊太後將那快髒帕子啪的一聲糊在了他臉上,隨即莊太後站起身來︰“嬌嬌,走了!”

    哪怕方才莊太後用髒帕子摁著他擦嘴時,語氣與笑容都是挑不出一絲不耐的,特別像個有些惡趣味的愛與自己玩笑的好母親。

    皇帝差點信以為真,以為莊太後假戲真做,疼上他這個兒子了!

    他正想對她說︰你可千萬別當真了,朕只是在和你演戲,朕的心里絕不會拿你當朕的母親,朕的母親只有靜太妃一個——

    結果莊太後一秒出戲,恢復了一身王霸之氣,翻臉速度之快,令皇帝瞠目結舌!

    皇帝︰“就、就這麼走了?”

    莊太後哼了一聲,連給他一個眼神都嫌多余,帶著顧嬌揚長而去。

    皇帝︰“……”

    另一邊,靜太妃帶著蔡嬤嬤回了庵堂。

    一路上,她維持著溫良得體的神色,一進入自己禪房便冷下了臉來。

    在蔡嬤嬤看來,自家主子是有些上趕著討苦頭吃,皇帝既然被下了藥,對她的親近便會開始一天一天減少,根本不用去皇帝面前驗證什麼,明擺著的事,沒有解決之法。

    其實主子都明白的吧,只是心里沒辦法接受吧。

    這些年,皇帝對她太好、太好了,乃至于她會忘了這份好是怎麼來的,或許並沒有忘,只不過她也付出了不少心力,認為他們之間培養出了無法崩壞的母子之情。

    說白了,是自尊與驕傲不允許,覺得自己不該這麼沒有魅力,連個兒子都搞不定。

    ——他一定是真的和我有了母子之情。

    這話,靜太妃不止一次在蔡嬤嬤面前說過。

    蔡嬤嬤依舊記得靜太妃當時的笑容,那是無比開心的笑容,卻並不是母親在炫耀與兒子的感情,更像是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在炫耀自己的戰利品。

    如今這個戰利品沒了。

    自尊與驕傲都被碾碎了。

    不論如何,靜太妃都是自己的主子,作為奴才,蔡嬤嬤是不會對她生出二心的。

    她只是不希望看著主子再這麼沉淪在不該有的糟糕情緒里。

    “太妃娘娘……”她深深地看向對方。

    靜太妃卻寬袖一拂召來了龍影衛。

    蔡嬤嬤的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她忐忑地問道︰“太妃娘娘……您要做什麼?”

    靜太妃看著面前如同殺人工具一般的龍影衛,冷聲道︰“去仁壽宮,殺了莊太後!”

    蔡嬤嬤大驚失色︰“娘娘!不能這麼做啊!被發現了您就沒退路了!您也會給太後陪葬的!”

    靜太妃冷冷地看著龍影衛︰“做得隱蔽一點,不要讓人發現,否則你就不要回來了!”

    龍影衛是有能力潛入仁壽宮殺人的。

    從前沒這麼做是因為沒必要,莊太後日夜與皇帝相殺,日子一點也不好過,看她活受罪豈不是比殺了她更好?

    然而龍影衛沒動。

    靜太妃眉心一蹙︰“我讓你去仁壽宮,殺了太後莊錦瑟!”

    龍影衛依舊沒動。

    靜太妃又重復了一遍,確定龍影衛是听見了,可龍影衛始終不肯去執行這條命令。

    當初龍影衛被派到她身邊時,皇帝給龍影衛下的令是一切听從她的吩咐。

    但她也知道,龍影衛的命令是有等級之分的。

    他第一遵守的命令來自先帝,第二是來自皇帝。

    當她的命令與他們之前下達的命令相沖突時,龍影衛便不會執行她的命令。

    皇帝自從把龍影衛給了她,便再也沒與他們說過話。

    換言之,在她得到龍影衛之前,就已經有人給龍影衛下過令——不得傷害莊錦瑟。

    是誰給龍影衛下了這道命令?

    是皇帝?還是先帝?

    如果是先帝,那道聖旨又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是皇帝,先帝是臨終前將龍影衛傳給皇帝的,那時他與莊太後的關系已然開始撕裂,卻還是下令讓龍影衛不得傷害她?

    靜太妃想不通,她不知道這兩個男人究竟哪個庇佑了莊錦瑟,明明莊錦瑟那麼不值得!

    作為妻子,他沒真心愛過自己丈夫,她利用了先帝一輩子,她把先帝的後宮全都變成了她盆里的韭菜。

    作為母後,她也沒全心全意輔佐過自己兒子,她垂簾听政,霸佔朝堂大權,讓皇帝成為令人恥笑的傀儡皇帝。

    莊錦瑟是禍國妖後,是萬惡之源,人人得而誅之!

    “娘娘……娘娘……”蔡嬤嬤見靜太妃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擔憂地走上前,輕輕地扶住她的手臂,“您累了,什麼都不要想了,奴婢扶你上床歇會兒。”

    靜太妃怔怔地抬起頭,卻在轉身的一霎,氣血翻涌,吐出了一口血來——

    仁壽宮。

    莊太後今天很開心。

    不僅糊了傻兒子幾個大嘴巴子,還得到了自己辛苦掙來的五顆蜜餞,不對,算上昨天的,一共十顆!

    她找出自己的小糖罐子,只吃了五顆,將剩下的五顆存了起來,等以後斷糧的時候拿出來吃!

    叱 風雲的禍國妖後就是這麼機智!

    顧嬌在仁壽宮吃過午飯才離開。

    秦公公派了馬車送她。

    顧嬌沒回醫館,給車夫報了另外一個地名。

    馬車的速度不慢也不快,恰巧保持在一個不讓顧嬌焦灼也不會過分顛簸的駕駛頻率。

    不愧是仁壽宮的車夫,顧嬌很滿意。

    顧嬌今天的心情也不錯,在車上還哼了幾句從顧承風那兒听來的小曲兒,只不過她這嗓子唱唱前世的流行歌曲還行,唱戲曲就有點兒差強人意。

    車夫好幾次險些沒忍住把馬車駕到溝里去!

    馬車在水仙繡樓的門口停下。

    車夫道︰“顧姑娘,奴才在這兒等您。”

    顧嬌道︰“不用了,我一會兒自己回去,你回宮吧。”

    仁壽宮出來的都是人精,他听出顧嬌要做自己的事情,于是沒再堅持,駕著馬車回了宮。

    顧嬌穿過水仙繡樓,來到染坊的地下武場。

    老何在門口徘徊許久了,終于見到顧嬌,他長松一口氣︰“哎呀,嚇死我了顧小兄弟,我以為你不來了!”

    顧嬌在馬車上便已經換好了衣裳,戴上了面具。

    她拿出小本本唰唰唰地寫道︰“今天到我上場了嗎?”

    老何忙道︰“到了到了!你放心,第一場不難打,我打過招呼了,以你的實力問題不大!規則我都和你說過了吧?你還記得的吧?”

    顧嬌點頭。

    地下武場的規則與泰和武館差不多,也是晉級制,只是更為嚴苛與殘酷,在這里有一到十級之分,以新手為例,每打贏十場晉升一級。

    可以越級挑戰,但不會像武館那樣贏了便直接奪走對方的成績。

    顧嬌望了望武場最顯眼的牆壁上高高地掛著一個黑金浮雕的榜,上面又按照順序掛了一些小木牌。

    “那是什麼?”顧嬌寫道。

    老何望了望,露出無比肅敬的神色︰“那是地下武場的高手榜,前一百名都在榜上。”

    “上榜了會怎樣?”顧嬌又寫道。

    老何笑了笑︰“能收到地下武場的供奉。”

    有工資呀?

    顧嬌的小眼神兒亮了︰“供奉多少?”

    老何耐心地解釋道︰“五十名以下都沒多少,一月一到十兩不等,五十名以上一月二十兩,四十名以上一月五十兩,三十名以上,一月一百兩,二十名以內的就是根據各自的身價來給供奉了。”

    顧嬌又唰唰唰地寫道︰“最高的多少?”

    老何只當她是好奇隨口一問的,沒覺得她的野心能大到那一步,老何道︰“沒有上限。”

    顧嬌寫道︰“那就是要多少有多少?”

    “是值多少給多少。據我所知,有個榜首,最高一個月拿過這個數的供奉。”老何說著,伸出一根手指。

    顧嬌驚訝地寫道︰“一千兩?”

    老何笑了笑︰“黃金。”

    顧嬌看向殺氣四溢的比武台,微微眯了眯眼,舔了舔唇角。

    她喜歡這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