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74章 虐渣(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74章 虐渣



    顧嬌在老乞丐那里下了會兒棋便離開了,當然,她沒忘記帶走自己掙來的金元寶與“打工費”。

    不過她也是有點良心的,那些銅板和碎銀子就給老頭兒留下了。

    天色尚早,顧嬌去了一趟翰林院,她原本打算等蕭六郎下值,問了翰林院的孔目才知蕭六郎又下鄉了。

    不過這次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就在京城,夜里就能回來。

    “多謝。”顧嬌客氣地道了謝,轉身離開了翰林院。

    今天小淨空要去許洲洲家里玩,早上便打過招呼了,她不必去國子監接他,晚上許家人會把他送回醫館。

    顧嬌決定直接去醫館。

    只是連顧嬌都沒料到的是,在回醫館的路上她竟然遭遇了小混混。

    顧嬌疑惑地唔了一聲,離過年還遠著呢,這麼早就出來營業了嗎?

    小混混一共六人,從衣著打扮上看像是草寇流民,不過幾人的身形健碩,拿刀拿劍頗有幾分樣子,應當確實是有些武功底子的。

    幾人用布巾蒙著面,虎視眈眈地瞪著她。

    顧嬌想了想,問道︰“劫財?”

    她如今這副尊榮,總不至于是劫色吧?不過也不好說,有些男人長久不開葷是不會管那麼多的。

    唉。

    顧嬌沒興趣。

    顧嬌轉身就走,打都懶得打。

    “站住!”

    為首的小混混厲喝。

    顧嬌站住的結果就是幾個小混混被揍得鼻青臉腫、哭爹喊娘。

    顧嬌沒費那心思報官,以他們如今的慘狀估計沒多久便會驚動附近的官差,不必她動手。

    顧嬌撢了撢寬袖,步行回了醫館。

    之所以選擇步行,不是她很閑,也不是心疼雇馬車的錢,純粹是在觀察沿街的鋪子。

    回醫館的路上總算沒再遇上任何小麻煩。

    “小顧!回來啦!”

    是二當家。

    醫館生意好了不少,藥廠的訂單量也加大了,回春堂除了制作自己品牌的金瘡藥,也做了一些益氣補血的藥丸。

    二東家忙到頭禿,難得與顧嬌踫上。

    “胡叔。”顧嬌與他打了招呼,“今天什麼喜事?”

    二東家神秘一笑︰“給你看個東西!”

    “什麼?”顧嬌問。

    “這個!”二東家自懷中掏出了一個金燦燦的帖子,“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原本咱們回春堂才開了不久,是沒資歷參加這種聚會的,但誰讓我這麼厲害呢!”

    顧嬌還是不大明白。

    二東家于是與她科普了一番,顧嬌終于懂了,這其實就是一個由京城的商會組織的交流會,回春堂雖是醫館,卻到底不是朝廷的福利機構,也是有資格加入商會的。

    在商會里可以尋求更多的發展機會以及合作伙伴,有正式成員與非正式成員之分。

    二東家確實是花了極大的力氣才弄到商會的請帖,日期在下個月。

    他也不指望一下子便成為商會的正式成員,畢竟當年的回春堂也是去了好幾年躋身商會的行列。

    “一回生,二回熟,咱們這次主要是去長長見識,你意下如何?”二東家問。

    “好。”顧嬌沒有意見,生意上的事她是全心信任二東家的。

    不得不說,這種被人信任的感覺十分不錯。

    二東家笑道︰“那我去安排了,你記得把這幾個日子空出來!”

    “嗯。”顧嬌點頭應下。

    “行,你去忙,哎呀!”二東家忽然看著顧嬌的袖口大叫起來,“你受傷了!”

    他這一聲叫得極大,整個大堂都听見了,剛下馬車的魏公公也听見了。

    “怎麼了怎麼了?誰受傷了?顧姑娘受傷了嗎?”魏公公焦急得一路小跑入內,來到顧嬌的身旁。

    顧嬌抬起被二東家看著的那截袖口,上面的確有幾滴血跡,不過她並沒有受傷,應當是收拾那幫小混混時不小心把對方的血蹭到自己衣服上了。

    “不是我的。”顧嬌說。

    “那這血是怎麼回事啊?”魏公公指著她的衣袖,擔憂地問。

    顧嬌哦了一聲︰“方才踫到幾個小混混,教訓了一下。”

    魏公公不放心,拉過顧嬌的手腕,用身子擋住其余人的視線,將她的袖子捋起來,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

    確認沒有傷口,也沒有淤青,魏公公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他給顧嬌把袖子拉好,他是閹人,無太多男女之防,不過大庭廣眾的,他還是不希望顧嬌的手臂被旁人看去了。

    “魏公公,你怎麼過來了?”顧嬌問。

    魏公公道︰“是陛下讓奴才過來的,先前在宮里陛下心情不大好,沒搭理顧姑娘,事後陛下緩過神來,心里過意不去,吩咐御膳房做了幾樣顧姑娘愛吃的點心。”

    說的是早上的事。

    皇帝誤會靜太妃推了魏公公,心中惱怒,心情復雜,轉身進了書房。

    中了黑藥後只是對那個人的記憶會慢慢只剩下不好的一面,對旁人的記憶卻並不會有什麼改變,顧嬌依舊是皇帝器重的小神醫。

    顧嬌收下了點心,魏公公回宮復命,順便與皇帝說了顧嬌遇襲的事情︰“……是幾個小混混,顧姑娘沒受傷。”

    這種程度的小混混大概率上應該就是京城的地痞流氓,不大可能是某個大人物派去行刺顧嬌的黑手。

    畢竟太菜了,根本就對顧嬌造不成任何傷害。

    然而皇帝也不知怎麼了,他的腦海里忽然就有一道身影揮之不去。

    一個可怕的念頭涌上心頭,他生生驚出了一身冷汗。

    理智告訴他這不可能,但他越是這麼想,那個念頭便越是在他心底無限放大。

    最後,他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對這個猜測深信不疑了。

    他將手頭的折子啪的放在桌上,冰冷喝臉去了庵堂。

    此時正值傍晚,各大宮殿都開始用膳,庵堂也到了晚飯的時辰,小廚房的煙囪里飄出裊裊青煙,在亭台樓閣間倒是頗添了幾分民間的煙火氣。

    夕陽西下,本該是極為溫馨的一幕。

    可皇帝的心一片寒涼。

    “陛下?”正在庭院灑掃的小尼姑惠安看見皇帝,眼楮變得亮晶晶的,她放下掃帚上前行禮。

    皇帝卻看也沒看她一眼便神色冰冷地去了靜太妃的小佛堂。

    靜太妃不在佛堂,而在隔壁的禪房。

    她跽坐在擦得光亮的木地板上,面前是一方小案,案桌上擺著幾個瓶瓶罐罐與幾樣新鮮的食材。

    她正拿著一根杵臼在懷中抱著的小罐子里易攀裁矗 笫值哪粗干喜乓蝗Π咨 納床跡 畝鍆飛魷該艿暮怪椋 吹貿齪藶裊Φ卦謐穌餳隆br />
    蔡嬤嬤守在她身旁,給她打下手。

    忽然一道沉悶的腳步聲傳來,蔡嬤嬤削芋頭的動作一頓,她看了眼身旁的靜太妃。

    靜太妃低頭矣竽啵 路鵜惶饌返畝 病br />
    蔡嬤嬤輕輕地將小刀與芋頭放在案桌上,打算過去瞧瞧怎麼一回事,剛站起身皇帝便已經進屋了。

    他將鞋履留在了門外。

    蔡嬤嬤欠身行了一禮︰“陛下。”

    靜太妃這才好似終于知道人來了,她平靜地抬起頭,眼神溫柔,卻也帶了一絲淡淡的悵。

    她只是看了看皇帝,並未多說一句話,便又低頭去矣竽嗔恕br />
    “你先退下。”皇帝冷聲對蔡嬤嬤說。

    蔡嬤嬤扭頭,看了眼靜太妃,靜太妃沒說話,她低頭道︰“是,奴婢告退。”

    蔡嬤嬤起身出了屋子。

    皇帝知道她並未走遠,指不定就在門口听著,不過他也不那麼在意了。

    他在靜太妃面前跽坐下來,看著這張自己曾日夜思念的容顏,痛心地說道︰“母妃為何這麼做?”

    靜太妃停下了矣竽嗟畝 鰨 皇直[嘔持械墓拮櫻 皇腫к盆憑剩  苫螅骸拔易鍪裁戳耍俊br />
    皇帝一瞬不瞬地看著靜太妃,放在膝蓋上的手慢慢握緊︰“母妃就別再裝瘋賣傻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母妃做了什麼心知肚明。”

    “我做了什麼我心知肚明?陛下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靜太妃淡淡說著,有些生氣地將杵臼往罐子里一扔,又將罐子不咸不淡地擱在了案桌上。

    她的表情明明沒有一絲心虛,按理說她應當確實沒做,可皇帝心底的猜忌就如同雨後春筍,來的路上長了一截,見到她本人又往上竄了一截。

    皇帝正色道︰“好,母妃要听,那朕便說給母妃听。小神醫今日遇刺了,差點受了傷,若不是她機靈,又有些身手,只怕已慘遭毒手。”

    靜太妃驚訝道︰“所以陛下認為這件事是我指使的?”

    “難道不是嗎?”皇帝咬牙反問。

    “我為什麼這麼做?”靜太妃問。

    皇帝冷笑︰“為什麼?朕還想問母妃為什麼!是不是只要是朕喜愛的人,母妃統統都要從朕的身邊趕走!從前是莊母後,如今又是小神醫。在母妃的心里,我除了母妃,不能親近任何人!”

    靜太妃陡然拔高了音量︰“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皇帝嘲諷地勾了勾唇角︰“是嗎?那母妃為何阻止我去見母後?”

    “我幾時……”靜太妃的話說到一半,驀地頓住了。

    皇帝冷冷地看著她︰“母妃記起來了是不是?老實說,這件事朕也忘了,可就在這幾日朕突然就想起來了。朕與寧安偷偷去冷宮探望母後,母妃罰我們跪在雪地里跪了一宿,寧安因此大病一場。”

    靜太妃閉了閉眼,隱忍地解釋道︰“那還不是因為我不希望讓柳貴妃抓住把柄!皇後也不希望你們去冷宮探望她!她不想連累你們,我又何嘗不是?傷在兒身,痛在娘心,你們跪在雪地里,我這個做娘的難道就不難受嗎?”

    皇帝淡道︰“是嗎?我可不記得母妃有半分難受的樣子。”

    靜太妃捏緊了手指。

    屋外的蔡嬤嬤急得胸口都憋了一口氣。

    當時的情況她是知道的,靜太妃一邊罰陛下與寧安,一邊有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任誰都看得出她不忍心。

    皇帝竟然說不記得了。

    那顆藥……一定是那顆藥……

    “陛下說什麼就是什麼吧。”靜太妃垂下眸子,神情與語氣里皆是受傷。

    “陛下!”蔡嬤嬤忍不住走了進來,跪地道,“太妃娘娘不會這麼做的啊!娘娘是一只連螞蟻都舍不餓踩死的人!她怎麼會派人去行刺顧姑娘呢!”

    皇帝的眸子里突然閃過無盡的譏諷︰“螞蟻都舍不得踩死?那當初是誰杖斃了朕身邊的福清!”

    靜太妃瞳仁一縮︰“你說什麼?”

    皇帝冷聲道︰“朕說,母妃杖斃了朕的福清!”

    福清這個名字很久遠了,遠到皇宮已經沒人記得他的存在,陛下少年時期就是他在身邊伺候。

    他死後皇帝身邊才有了魏公公。

    但……福清被柳貴妃收買幾次陷害皇帝,根本死有余辜,況且,也不是靜太妃下令杖斃他的,是當時的賢德後莊錦瑟!

    “你們都給本宮看清楚了,這就是背主求榮的下場!”

    “殿下……殿下您救救奴才吧……奴才知錯了……”

    “母後……”

    “行刑!”

    是莊錦瑟干的事,為何算在她的頭上!

    靜太妃的手一點一點捏成拳頭,太用力的緣故,指節都隱隱犯出了白色。

    蔡嬤嬤哽咽道︰“不是啊,陛下!不是太妃娘娘——”

    皇帝根本就不去看蔡嬤嬤,目光如炬地盯著靜太妃︰“好,小神醫的事母妃不承認,福清的事母妃也不承認,那岳柔的事母妃總該是脫不了干系了吧!”

    岳柔,柔妃,皇帝還是皇子時曾隨先帝下江南,帶回一個美人,登基後封她做了柔妃。

    柔妃死于難產。

    皇帝咬牙道︰“就在柔妃去世前一日,母妃曾將她召來寢宮,母妃究竟與柔妃說了什麼,竟害得柔妃嚇到早產!”

    天地良心,靜太妃根本就沒召見柔妃,是柔妃自己來給靜太妃請安的,至于為何早產也是她自己身體不好,與靜太妃沒有半點關系!

    靜太妃難以置信地看向皇帝,指甲都掐進了肉里。

    習慣了一個人對自己的好,就會忘記那份好其實是來自一顆藥,甚至有種自信與錯覺,即便藥效散了,他也還是會對自己一如既往的好。

    “不要再動小神醫,不要再動朕身邊的任何人,更不要耗光我們之間的最後一點母子情分!”

    皇帝冷冷地說完,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靜太妃氣得將桌上的罐子拂到了地板上!

    那是她伊艘幌攣緄撓竽啵  敬蛩愀實圩 竽嗨值摹br />
    皇帝喜歡吃她做的點心,棗泥酥、芋泥酥、桂花糕、千層酥,他都喜歡。

    “娘娘……”蔡嬤嬤替她委屈,為了矣竽啵  錟 氖佷寂 肆恕br />
    靜太妃看著纏著紗布的拇指,喃喃道︰“他都沒注意到我的手受傷了。”

    一個被悉心捧著的人,忽然之間成了不聞不問的人,這其中的落差是巨大的。

    蔡嬤嬤心疼地說道︰“娘娘……奴婢早勸過您,沒用的,您不如什麼都不做……”

    靜太妃眸光深邃道︰“莊錦瑟當年就什麼都沒做,我時常在想,她為什麼不做點什麼?她不想挽回嗎?她又不知道陛下是中了藥,她怎麼就這麼狠的心,她這麼就這麼驕傲?她怎麼就這麼放得下!”

    莊錦瑟在發現這個兒子不再親近自己後,沒做任何軟挽留,她就像一只驕傲的鳳凰,毫不留戀地飛走了!

    走得那麼決絕,走得那麼干脆,好似從來就沒疼過這個兒子一樣!

    靜太妃捂住自己如有尖刀在刺的心口︰“……她不難過嗎?”

    蔡嬤嬤暗暗一嘆︰“怎麼可能不難過?只是性子使然,她寧可難過到死,也絕不向任何人卑微乞憐,對先帝如是,對陛下也如是。”

    莊錦瑟該是有多少個無眠的夜晚,只能躲在暗處舔舐自己的傷口?

    她或許也痛過、哭過、撕心裂肺過,可她不會讓人看見自己的軟弱。

    從她把先帝的後宮變成自己盆里的韭菜時,她就早已不再是從前的莊錦瑟。

    靜太妃回到自己的禪房,拿出了那道聖旨。

    蔡嬤嬤臉色一變︰“娘娘,你要做什麼!你千萬別沖動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