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70章 報應(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70章 報應



    蕭六郎今晚不加班,二人一道回了碧水胡同。

    剛到家門口,一道小身影溜竄了出來,唰的撲向顧嬌,抱住了顧嬌的腿,帶著一絲委屈的小聲音喚道︰“嬌嬌!”

    是小淨空。

    他離開嬌嬌兩天兩夜了,他好想好想嬌嬌,想到他的小心心都痛了!

    顧嬌將腿上的小家伙抱了起來︰“姑婆讓你回來了?”

    小淨空道︰“是我自己要回來的!”

    也是莊太後實在受不了這個小喇叭精了,顧嬌不在他身邊他真的太能叭叭叭了,連秦公公養的小王八都被他叭得自閉了。

    要小重孫孫固然重要,可活到小重孫孫出來的那天更重要。

    所以在他又一次提出出宮時,莊太後趕忙讓秦公公把人打包送回來了。

    小淨空說完就抱住了顧嬌的脖子,小腦袋枕在她的肩頭︰“嬌嬌,我想死你了,你有沒有一點點地想我?”

    顧嬌被他逗笑,好笑地點點頭︰“嗯,想的。”

    “我就知道!”小家伙得意極了,小身子都在顧嬌懷里扭了起來。

    蕭六郎看著那個肆無忌憚和顧嬌撒嬌的小家伙,俊臉一點一點黑成炭。

    “嬌嬌,今天晚上有燈會!”小淨空沒注意到壞姐夫的臭臉,他抱著嬌嬌的脖子,嘆道,“我都這麼大了,還沒看過燈會呢!”

    小家伙還學會拐彎抹角了。

    顧嬌與蕭六郎今晚都沒什麼事,顧琰與顧小順也正巧在家,于是晚飯過後,小倆口帶著家中的三個弟弟以及兩名暗衛出門了。

    燈會在長安大街上,除了街頭與街尾,中間一長段的小攤上皆掛滿了光彩奪目的花燈,這些花燈有些是直接賣的,有些是出題懸賞的,也有以燈會友、扎堆吟詩作對的。

    顧嬌一眼望去,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人多,人真多!

    來京城這麼久,顧嬌第一次如此震撼地感受到這座城池的繁華絡繹,目盡處,人潮涌動,流光溢彩、燈火闌珊。

    “哎呀!哎呀!我看不到!”小淨空太小了,被四周的人擋了個全,他著急得原地亂蹦。

    暗衛甲將小淨空抱了起來,讓他騎在自己的脖子上。

    視線一下子變高了,小淨空驚訝地瞪大了眸子︰“哇!”

    上面的空氣好新鮮吶!

    暗衛甲頂著小淨空,跟在顧琰身後,暗衛乙跟在顧小順身後。

    他倆是暗衛,不是龍影衛,腦回路是正常的,且二人有著十分敏銳的判斷力以及極強的綜合行動能力,他們知道自家只用看著三個小男子漢就好。

    姑爺不必他倆操心,大小姐一個頂十個,保護姑爺妥妥的!

    “嬌嬌!你看!蓮花燈!”

    “嬌嬌!桃子燈!”

    “嬌嬌!老虎燈!”

    小淨空看見一個燈就要與顧嬌說一遍,起先他還能得到顧嬌的回應,可不知從哪一句開始,他們就被人群沖散了。

    小淨空一回頭,嬌嬌不見了!

    “嬌嬌?”

    適才一個小攤旁來了個現場扎花燈的,不用銅板去買,猜對了燈謎就送,弄得不少人聞風而至,人潮一擁擠,便將顧嬌與蕭六郎擠到了一旁。

    快被沖散的一霎,二人同時伸出手來,抓住了對方的手。

    顧嬌是一個下意識的舉動,蕭六郎也是,不同的是,顧嬌是習慣了去對蕭六郎好,好得坦蕩蕩,好得光明正大,好得毫不遮掩。

    蕭六郎卻一直極為克制與收斂。

    所以,不顧一切不假思索去抓住她的手這種事對他而言尚屬首次。

    所幸顧嬌的心思沒那麼敏感,換旁人或許就該問他怎麼今天這麼主動啦?

    顧嬌沒問,她只是扭頭看著他,眸子亮晶晶的,唇角微微彎了一下︰“放心,我會抓住你的,不會把你弄丟。”

    蕭六郎如釋重負。

    還好,她沒多想。

    但下一秒,他又皺了皺眉頭。

    她為什麼不多想?

    她沒發現他主動牽了她的手嗎?她不覺得事情不簡單嗎?

    他深吸一口氣,看向她道︰“你……”

    “唔?真的有桃子燈。”

    顧嬌望著前方的一個大粉桃子驚呼,說完,才意識到他方才也開口了,她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蕭六郎張了張嘴︰“……沒什麼。”

    人越來越多,二人一直牽著手逛到了長安街的盡頭。

    蕭六郎其實並不喜歡熱鬧,他感覺很吵,空氣里太多汗水與脂粉氣息,會讓他喘不過氣,但今晚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原本一條本該十分艱難的路,似乎變得不那麼難走了。

    逛完燈會,他們在長安街的另一頭與顧琰幾人會和了,小淨空哭成了篩子。

    “再來一次!再來一次!我要嬌嬌!”

    沒有嬌嬌的燈會是不完整的,小淨空感覺自己今晚白逛了!

    他哭得傷心極了!

    偏偏燈會都散了,街道上淒淒涼涼,只剩一地被人踐踏過的殘破燈紙。

    連街道都與他的心情如此應景!

    “嗚哇——”

    他嚎啕大哭!

    一直到顧嬌答應下次單獨帶他逛一次燈會,他才堪堪止住了哭聲,紅腫著小眼眶,一抽一抽地說道︰“那、那我今晚要和嬌嬌睡。”

    蕭六郎嘴角一抽,小和尚,我看你傷心是假,蹭睡才是真吧?

    顧嬌答應了。

    只不過,小家伙哭得太狠,體力透支,回去的路上就睡著了。

    蕭六郎將他的小腦袋扒拉來扒拉去,就不醒!

    蕭六郎︰“呵呵。”

    蕭六郎打算把小淨空抱去顧琰與顧小順的屋子,然後自己去顧嬌的東屋,可當他來到堂屋時,卻听到顧小順道︰“不用了姐夫,你們今晚不用和我們擠,西屋的床修好了!”

    蕭六郎一愣︰“修、修好了?誰修的?”

    “我修的!下午那會兒修的!”顧小順拍拍胸脯說。

    他可是他師父的親傳弟子,他的木工活兒做得可好了,區區一張床罷了,他還是能修回來的!

    等等。

    為什麼大家的臉色都不大好看呀?

    是他修得太慢了嗎?

    ……

    月黑風高,所有人都進入了夢鄉,喧鬧的城池也陷入了一片寧靜。

    庵堂內的木魚聲也停了,只剩零星的燭火在燭台輕盈跳躍。

    魏公公守在門外,他心說陛下這頓飯吃得也太久了,而且怎麼吃著吃著就沒聲兒了?

    忽然,禪房的門被打開了,靜太妃緩緩地走了出來。

    魏公公忙行了一禮︰“太妃娘娘。”

    “陛下國事操勞,竟吃著吃著睡著了,你去讓惠安拿一床褥子和一個枕頭來。”

    魏公公往里望了眼,瞧見皇帝趴在飯桌上睡著,心中擔憂不已,但還是去找那個叫惠安的小尼姑拿了褥子與枕頭。

    木質地板是干淨的。

    靜太妃將褥子鋪在皇帝身後,與魏公公扶著皇帝輕輕躺下。

    “枕頭。”她說。

    “是。”小尼姑將枕頭墊在了皇帝的頭上。

    靜太妃親自打開薄被,為皇帝輕柔地蓋上。

    她握住皇帝的手,喃喃道︰“睡吧,醒來,你就又是娘的泓兒了。”

    魏公公古怪地看了靜太妃一眼。

    這話犯忌諱了,她沒當上太後,就沒資格喚皇帝名諱,更不能自稱一聲娘親。

    不過,他更在意的還是那句“醒來,你就又是娘的泓兒了”,為什麼要這麼說?

    難道醒之前不是嗎?

    皇帝這一覺睡了許久,醒來時天已微微亮。

    靜太妃守了他一夜,臨近天亮時熬不住,趴在一旁的桌上睡了過去。

    她的手一直握著的手,當皇帝動了動時,她第一時間被驚醒了。

    雖是鋪了厚厚的褥子,可到底不比龍榻舒坦,皇帝有些腰酸背痛。

    “魏公公。”他迷迷糊糊地喚了一聲,他還有點不大清醒。

    靜太妃坐直身子,滿眼溫柔地朝他看來︰“泓兒。”

    皇帝睜眼看了看她,眉頭一皺︰“你叫朕什麼?”

    靜太妃微微一怔。

    她一瞬不瞬地看著皇帝。

    卻發現皇帝的眸子里並沒有預期的孺慕之情,相反,只有一片冰山般的冷漠與疏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