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9章 夫妻(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9章 夫妻



    顧嬌與顧承風在朱雀大街分道揚鑣,顧承風走長安大街去清和書院,顧嬌則去了翰林院。

    翰林院近日公務繁忙,蕭六郎總是下值很晚,顧嬌去給他送點吃的。

    顧嬌從仁壽宮帶了幾盒御膳房做的小點心,給姚氏和小淨空三人留了幾盒,另外一盒是給蕭六郎的。

    她揣上點心來到翰林院附近,恰巧蕭六郎從翰林館出來。

    翰林館是庶吉士們學習的地方,雖隸屬翰林院,不過並不在翰林院內部,而是與翰林院在同一條街上。

    顧嬌遠遠地看見了那個年輕俊美的少年郎,說少年郎其實不大合適,他除了臉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實則格外沉穩。

    只不過昭國男子二十及冠,在那之前都得叫一聲少年郎。

    暮光落在他精致的面龐上,好似都多了幾分溫柔。

    顧嬌雙手抱懷,倚在巷口的牆壁上定定地看著他,唇角不自覺地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蕭修撰!”

    一個庶吉士從翰林館追了出來,他手里拿著一本冊子,從成色上看儼然是翻過無數遍了。

    蕭六郎停住腳步,轉身看向他︰“周公子有事嗎?”

    被喚作周公子的庶吉士訕訕地撓了撓頭︰“蕭修撰記得我啊。”

    蕭六郎道︰“殿試的時候你坐在我前面,我听見杜若寒叫過你。”

    周公子這回是真信蕭六郎記得他了,他簡直受寵若驚,瞪大了眸子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那那那……那什麼,啊……我……”

    他激動得結巴了。

    或許在不少人眼中,蕭六郎是個憑借不良手段上位的狀元郎,不過他听了蕭六郎這麼多次課,深深地感受到了蕭六郎的學識淵博,這個新科狀元蕭六郎是當之無愧的。

    “我……我和杜兄是朋友……不是,我……”他擔心蕭六郎認為自己是借著杜若寒的關系來找蕭六郎套近乎,越說越緊張。

    蕭六郎看了眼他手中的書,問道︰“是有什麼題沒听明白嗎?”

    楊侍讀養傷期間,蕭六郎與安郡王分別代替他給翰林館的庶吉士們上了幾節課,楊侍讀歸來後他們便不再去翰林館了。

    今日是鄧侍講臨時有事,讓他去替自己上了一節本朝的律法課。

    周公子手中拿的正是課上所學的《昭國律令》。

    周公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蕭修撰講的我都懂了,真的,你講得特別好!一點兒也不枯燥!我不喜歡律法,從前上律法課總是走神,以至于……落下許多。”

    他不是在拍蕭六郎的馬屁,他是真的听懂了蕭六郎的課,他從不知道律法課可以這麼上。

    蕭六郎沒有一上來便照本宣科地為他們誦讀各大律令,而是先說了一起前朝的五髒殺人案,一下子把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學生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這堂課的精妙之處就在于所有學生都忘了自己是在上課,他們感覺自己真真切切地在破一樁驚天懸案,猜凶手猜得他們差點兒打起來!

    蕭六郎說,如果是在本朝,那麼這樁案子的凶手並不會獲罪,他們就迷了,一連殺了五個人,如此殘暴的凶手竟然不獲罪?怎麼會這樣!

    他們不信邪,紛紛反駁蕭六郎的話,認為蕭六郎是在信口開河。

    蕭六郎倒也沒惱,只是雲淡風輕地看了眾人一眼,說道︰“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在信口開河?”

    “殺人償命!”一個學生說。

    蕭六郎淡定地說道︰“殺人償命是一句道理,不是昭國的律令,劊子手殺人,剿匪殺人,自衛殺人,過失殺人,蓄意殺人……每一種情況都各不相同,不可一概而論。”

    課上到這里就結束了。

    所有人都意猶未盡,倒不是他們有多喜歡蕭六郎,而是他們覺得吵架沒吵贏,如果再來一次,他們一定能發揮得更好。

    唉,吃了不懂律法的虧!

    “以往下了課大家就都走了,可今天……”周公子笑了笑,說道,“大家都留在課室里討論,說蕭修撰說的不對,然後都去翻書找證據去了。”

    為了推翻蕭六郎,庶吉士們也是拼了。

    “我沒見大家這麼認真過。”周公子笑著說。

    蕭六郎的神色很平靜,波瀾不驚,他看向周公子︰“你來就是為了和我說這個?”

    “啊……不是!不是!我是……”周公子撓頭,臉都紅了,卻半天沒說出所以然來。

    “行了,旭兒,還是我來說吧!”

    一名身材魁梧、五官剛毅的男子自街道的另一頭闊步走來。

    “舅舅。”周公子轉身沖他行了個晚輩的禮。

    蕭六郎微愕地看了看對方︰“行尚書?”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刑部尚書行允。

    行尚書笑了笑,說道︰“蕭修撰,別來無恙啊。”

    蕭六郎拱手行了一禮。

    蕭六郎曾幫助刑部破獲了一樁殺人案,行尚書對蕭六郎頗為賞識,他笑道︰“沒想到你還是旭兒的老師,我看你年紀比旭兒還小,真是年少有為!”

    “行尚書謬贊了。”蕭六郎客氣道。

    “你去馬車上等我。”行尚書對周旭說。

    周旭臉皮薄,得了此話如臨大赦,沖蕭六郎作了一揖後便飛快地奔上了馬車。

    行尚書笑道︰“我讓旭兒來找你其實是為了兩件事,第一件事,不知你可有興趣來刑部?你有斷案之才,亦有鴻鵠之志,行事磊落,高風峻節,刑部最缺你這樣的優秀人才。況且刑部並不是莊家的地盤,莊太傅的手還伸不到這里來。”

    能說出這種事足見行尚書是做了一番功課的,至少將蕭六郎在翰林院的遭遇打探得明明白白了。

    行尚書笑了笑,說道︰“你不用著急答復我,慢慢兒考慮,有什麼想法可以隨時來刑部找我,或者讓旭兒告訴我,我去見你也可。”

    一直到听到這里,顧嬌都是挺開心的,她就說嘛,她相公很能干的。

    蕭六郎未置可否,問道︰“那第二件事……”

    “這第二件事嘛……”行尚書摸了摸鼻梁,笑道,“我膝下有一女,與你年紀相仿,未曾婚配。”

    顧嬌的小臉唰的一下黑了。

    蕭六郎听懂了行尚書的意思,拱了拱手,客氣而疏離地說道︰“承蒙行尚書抬愛,但下官已有妻室。”

    已有妻室。

    這幾個從他嘴里說出來怎麼就這麼好听呢?

    顧嬌晃了晃小腦袋。

    行尚書一臉驚愕,訕訕地說道︰“啊……是我唐突了,蕭修撰不要把方才的話放在心上。”

    二人又說了會兒話,行尚書才乘坐馬車離開。

    “他沒答應吧?”

    馬車上,周旭問舅舅。

    行尚書搖頭︰“拒絕得那叫一個干脆啊。”

    周旭毫不意外地道︰“我就說嘛,蕭大人是正人君子,金榜題名那日他連花酒都沒去喝,听說是回去陪家中的小娘子了。他娘子出身鄉野,相貌平平,可他從不嫌棄,糟糠之妻不下堂,舅舅,這種人你是拐不回家做女婿的!”

    行尚書搓了搓手,遺憾地嘆了口氣。

    行尚書剛走,蕭六郎便看見了顧嬌。

    顧嬌心情不錯地看著他,一雙清泉般的眸子彎成兩道小月牙兒。

    蕭六郎愣了一下,他沒料到她會過來,也沒料到自己會看見她笑。

    她平日里也笑︰在他面前乖巧的笑,被人逗樂時哈哈大笑,與小淨空玩耍時溫柔的笑……但沒一種是如眼前這般透著一絲甜甜的繾綣。

    她自己似乎並不知道。

    她一雙眸子亮若火明,看他時眼底會有光。

    蕭六郎心底那些隱隱暗暗的角落,好似突然就迎來了一盞燈火。

    “嗯?”顧嬌歪了歪頭,似在問他怎麼不走了。

    蕭六郎覺得自己大概是病了,她這副呆呆的小樣子傻到冒泡,可他竟然覺得挺可愛。

    想抓。

    想抱。

    想揉一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