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6章 嬌嬌出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6章 嬌嬌出手



    顧嬌是一個被親生父母遺棄在角落里的人,在她的認知里沒有任何關系是牢固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是源自于關系本身。

    她的世界很簡單,非黑即白,所有的牢固都源自于彼此的喜歡以及內心的強大。

    但她同時也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樣,甚至可能絕大多數人都和她不一樣。

    他們有自己的評判標準,夾雜了人性的復雜與權衡。

    顧嬌皺了皺小眉頭。

    秦公公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小表情,不由問道︰“顧姑娘,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顧嬌搖頭,“這題超綱了,我答不上來。”

    秦公公︰“……”

    不過,即便答不上來,也不影響她實施進一步的計劃。

    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都必須問明緣由,就拿治病來說,一個病人染了風寒,就算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染上的,她也能將對方治好。

    靜太妃也一樣。

    不論她當初給皇帝下藥的因素是什麼,顧嬌都不會允許她再得逞了。

    她買藥應當不會只買一顆吧,她打翻得如此利落,一看就是有後手的。

    顧嬌去書房和姑婆道了別,隨後就出宮了。

    她沒刻意隱瞞自己行蹤,乃至于皇帝那邊很快得了消息,皇帝以為她入宮是來給自己治病的,滿懷期待地等了半晌,結果卻等來她已經出宮的消息。

    皇帝的臉都綠了。

    魏公公從庵堂回來,來到龍榻前向皇帝復命︰“陛下,御醫給太妃娘娘看過了,還是老毛病,沒大礙,靜養即可。”

    皇帝對這個回復並不滿意︰“母妃的手都燙傷了,真沒事嗎?”

    魏公公道︰“沒受傷,只是一點輕微的泛紅,御醫已經開過藥了,說不日便能痊愈。”

    皇帝沉聲道︰“朕還是不放心。”他說著,就要掀開被子下床。

    魏公公趕忙攔住他︰“陛下!您這是做什麼!”

    皇帝道︰“朕去看看母妃,母妃今日在華清宮受了委屈,心中想必難過,朕若再不出面,回頭宮里又該有傳言說朕不看重她了。”

    魏公公入宮多年,焉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可皇帝的身子還虛著呢,御醫叮囑了好生休養。

    魏公公苦口婆心道︰“陛下,您當務之急是保重龍體,太妃娘娘想必能體恤您的,至于說那些宮人,太妃娘娘是您的母妃,誰敢給她臉色瞧?”

    除了仁壽宮那一位。

    魏公公心里補了一句。

    他接著道︰“您若實在不放心,奴才多替您走幾趟。”

    魏公公是皇帝心腹,他出面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皇帝的立場,他常往庵堂走動也會讓人對靜太妃忌憚三分的。

    皇帝仍執意要去,奈何剛掀開被子下地,便感覺一陣頭暈目眩,他一屁股跌坐在龍榻上。

    看來一時半會兒是去不了了。

    “陛下。”魏公公扶著皇帝躺下,為皇帝掖了掖薄被,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陛下,您今日與太妃娘娘說過您做噩夢的事嗎?”

    皇帝道︰“不曾,怎麼了?”

    魏公公訕訕一笑︰“啊……沒,就是方才太後過來探望陛下,太妃娘娘一下子說出您是做了噩夢,她怎麼知道您是做了噩夢,奴才不記得與她提過。”

    皇帝蹙了蹙眉。

    須臾,他不甚在意道︰“許是母妃端藥過來時在門外听到了你我二人的談話。”

    是嗎?

    為什麼他隱約覺得太妃娘娘當時的神色有點怪呢?

    這話魏公公不敢說,沒準是自己看錯了。

    顧嬌出宮後沒去醫館,也沒回碧水胡同,而是去了清和書院。

    顧承風剛上完茅房,還在提褲子,一只小手唰的伸過來,將他拽了出去!

    顧承風的褲衩子差點沒掉地上!

    他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褲腰帶,回頭看了眼把自己拽上牆頭的某人,氣得臉都漲成豬肝色︰“臭丫頭!你怎麼有這種嗜好!青天白日的偷看男人脫褲子!”

    知道的說這是自己妹妹,不知道的還當是哪里來的**賊!

    顧嬌嫌棄地瞥了他一眼︰“誰要偷看你脫褲子?當自己很好看麼?那麼點。”

    那、那麼點?

    顧承風咚的一聲從牆頭栽下去了!

    他栽到了清和書院外,正合顧嬌的心意,顧嬌足尖一點,輕盈地落在了顧承風身邊。

    她小手背在身後,彎著腰,大喇喇地看著顧承風生無可戀地癱在地上。

    顧承風覺得有一天他英年早逝了,一定是被這丫頭活活氣死的。

    殺人不過頭點地,說他那麼點是幾個意思啊?

    顧承風作為男人的自尊遭到了無情碾壓,恨不能問她你是不是瞎!

    他一直覺得自己的是凶殘無比,直到某年某月某一天他無意中瞥見了蕭六郎的……

    自此,他不吭聲了。

    顧嬌也不是故意去茅廁抓人的,實在是清和書院別的地方人太多,還哪兒都有顧琰的影子。

    這大概就是龍鳳胎的心靈感應,她只要一靠近,顧琰便會有所感知似的。

    只有一個地方顧琰不會過來尋她,那就是男人的茅廁。

    結果證明,顧琰還是低估了自家姐姐的臉皮。

    顧嬌沒有潔癖,但還是把顧承風扔到河邊洗了手。

    被連翻嫌棄的顧承風︰“……”

    坐上馬車後,顧承風問顧嬌︰“我連招呼都沒打一聲就從書院消失了,這樣影響很不好,我是一個學生,我要念書的。”

    顧嬌拿出一張五百兩的銀票放在桌上。

    顧承風張了張嘴,道︰“就算書院不追究,可回頭傳到我祖父耳朵里,我還是免不了一頓責罰。”

    顧嬌又拿出一張五百兩的銀票放在桌上。

    顧承風默默地將銀票收進懷中︰“銀票不銀票的無所謂,主要想幫你這個忙。說吧,這次要去哪兒?”

    顧嬌︰“皇宮。”

    顧承風忽然覺得懷里的銀票在發燙……他現在後悔還來不來得及?

    顧嬌是光明正大進宮的,顧承風就沒這麼幸運了,他是外男,不容易進入後宮,他與仁壽宮又沒有明面上的關系,太後不會召見他,皇帝也沒理由見定安侯府的二公子。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咬牙從高高的宮牆上翻過去。

    二人在庵堂附近會合。

    顧嬌前腳剛到,顧承風後腳便也到了。

    顧嬌挑眉,動作很快嘛,業務很熟練啊。

    “來過皇宮?”顧嬌問。

    “怎麼可能?你當皇宮是隨隨便便能進的地方?”顧承風自懷中拿出一張地圖,“這個。”

    “皇宮的地圖?”顧嬌睜大了眸子,“你怎麼會有這個?”

    顧承風呵呵道︰“我爹是工部侍郎,皇宮里頭大大小小的殿宇都是工部維護的,就連這次太妃娘娘的庵堂也是工部修建的。”

    所以這家伙對各大府衙的地形了如指掌,來無影去無蹤,都是因為偷了他親爹的圖紙麼?

    顧承風冷聲道︰“也是你爹!”

    嬌爹︰呵呵呵。

    顧承風︰算了,她又不是真正的顧嬌娘。

    “你要偷皇宮的什麼東西啊?”顧承風其實很疑惑,這丫頭既得太後寵愛,又得陛下器重,她要什麼寶貝沒有?用得著自個兒來偷?

    顧嬌沒答話,徑自帶著他來到庵堂附近。

    看著不遠處樸實無華的庵堂,顧承風陷入了迷惘︰“一個庵堂有什麼好偷的?”

    顧嬌問道︰“里面有龍影衛,你能進去嗎?”

    顧承風差點尿了!

    他炸毛︰“你、你說什麼?龍影衛!”

    顧嬌古怪道︰“你知道?”

    顧承風哼道︰“我好歹是昭國第一大盜,怎麼可能連龍影衛都不知道?先帝的死士,武功絕頂,天賦異稟,天底下幾乎沒人是他們的對手!乖乖,一個庵堂而已,怎麼會有龍影衛把守啊?”

    哦,忘了這家伙還不知靜太妃的事。

    顧承風若有所思道︰“難道是陛下派過去的?陛下對靜太妃也太孝順了吧?為了怕太後對她不利,連龍影衛都出動了。”

    听听,全天下都認為姑婆會對靜太妃不利,卻沒人覺得靜太妃會對姑婆不利。

    顧承風問道︰“你要偷她的什麼東西啊?”

    顧嬌道︰“藥。”

    “藥?”顧承風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狐疑道,“你自己就是大夫,你還用去偷別人的藥?”

    “到底能不能進去?”顧嬌煩躁。

    “我又沒試過……”顧承風連皇宮都沒來過,更別說有龍影衛把守的庵堂了。

    打他是打不過的——

    但論隱匿氣息——

    顧承風深深地看了身旁的小丫頭一眼,仰頭望天,無奈一嘆。

    說真的,哪天他死了,不是被這丫頭氣死的就是被她害死的。

    顧承風攬住顧嬌縴細的腰肢︰“一會兒別出聲,也別呼吸。”

    顧嬌點頭。

    顧承風望著猶如龍潭虎穴的庵堂,凝了凝眸,帶著顧嬌身形一縱潛了進去。

    顧嬌沒料到他真能在龍影衛的眼皮子底下把她帶進來,老侯爺在獨自一人的情況下都沒辦法不驚動龍影衛。

    顧嬌對顧承風忽然有了新的認知,這家伙的輕功是真好。

    臨時趕工出來的庵堂不算太大,地形也並不復雜,顧承風不費吹灰之力便找到了靜太妃的屋子。

    約莫是二人運氣不錯,這會兒靜太妃正巧不在屋子里,她去小佛堂誦經了。

    顧承風帶著顧嬌進了屋。

    “你要找的藥長什麼樣?”顧承風問。

    “我也不知道。”她忘記問南師娘了,“不過她不是大夫,手里的藥應當不多,統統找出來。”

    二人開始在屋子里翻找。

    倒是很快找到了一些燙傷膏與金瘡藥,再不就是益氣補血的藥丸,都沒有顧嬌沒見過的陌生藥物。

    “該不會是帶在身上了吧?”顧嬌喃喃。

    話音一落,顧承風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看衣櫃。

    顧嬌的目光落在衣櫃上,衣櫃看似普普通通,然而不知為何總給顧嬌一種哪里不對勁的錯覺。

    顧承風小聲道︰“你也覺得它看著很奇怪是不是?”

    顧嬌點頭。

    她定定地看了衣櫃一會兒,沒走過去近看,而是往後退了好幾步。

    她道︰“我知道哪里不對勁了,櫃門的圖案是反的。”

    兩扇櫃門的圖案一邊一半,本該面對面合成一輪圓月,如今被切割成一半的圓月卻背對背各自朝兩旁望去。

    這讓人看得很不舒服,不想再看第二眼。

    顧嬌走上前,兩只手分別摸上兩輪被切割成一半的月亮,反手一扭,月亮被轉正了,合成了一輪瑩潤的圓月。

    吧嗒一聲,櫃門開了。

    這個衣櫃方才顧承風拉開過,里頭是衣物,此時卻換了另一副樣子——櫃門很厚,幾乎是連同櫃體一同拉開的。

    而在最里側是一個嵌入牆壁之中的暗格。

    顧承風胳膊長,他伸手拉開暗格,將里頭的一個小匣子拿了出來。

    “有人來了!”顧嬌忽然道!

    顧承風來不及打開小匣子,也不能把它拿走,否則一旦被人發現它不見了,驚動龍影衛,他倆就死路一條了。

    顧承風將小匣子放了回去,關上櫃門,將圖案還原,帶著顧嬌施展輕功上了房梁。

    門被推開了。

    蔡嬤嬤走了進來。

    “行了,娘娘的衣物給我就好,你們去看看給娘娘的湯藥熬好了沒。”

    “是!”

    兩個隨行的小尼姑將晾曬好的衣物交給蔡嬤嬤,轉身退下。

    蔡嬤嬤關上房門,來到衣櫃前,拉開櫃門將衣物放了進去。

    隨後她將櫃門合上轉身離開。

    可剛走了兩步她又折回來,蹙眉看著衣櫃。

    房梁上的顧嬌與顧承風屏住了呼吸。

    不會吧,這麼快就發現衣櫃被人動過了?

    顧嬌指尖捏上一枚銀針。

    蔡嬤嬤將圖案反轉了一下,打開了衣櫃的暗門,搬來凳子,站上去拿出那個小匣子,檢查了一下匣子里的東西。

    顧嬌往下一看,一黑一白兩個藥瓶!

    好家伙,真的在這里!

    蔡嬤嬤將兩個藥瓶拿了出來,把小匣子放回去。

    不是吧,她要把藥拿走?

    蔡嬤嬤來到門口。

    顧嬌緩緩抬起了手中的銀針。

    顧承風一把抓住她手腕︰會暴露的!

    龍影衛不是吃素的,顧嬌只要一動手便會立馬被龍影衛察覺!

    要藥還是要命啊!

    顧嬌殺人的動靜不會比他們說話的聲音大,奈何龍影衛是死士,與正常人腦回路不同,對談話聲置若罔聞,對殺氣與武功卻異常敏感!

    然而蔡嬤嬤猶豫了一下,搖頭嘆了口氣,還是將藥瓶放回了原處。

    蔡嬤嬤離開後,顧承風帶著顧嬌回到地上。

    顧嬌自己也能跳下來,但她做不到顧承風那麼極致,會被龍影衛察覺到。

    顧承風把暗格里的小匣子取了出來,打開了對顧嬌道︰“這兩瓶就是你要找的藥?”

    顧嬌拔掉兩個瓶子的瓶塞,將里頭的藥丸各自倒了一顆出來。

    顧承風古怪道︰“長一樣,干嘛分裝在兩個瓶子里?”

    確實長得很像,都是深棕色的藥丸。

    “你聞一下。”顧嬌將兩顆藥丸分別遞到顧承風的鼻尖下。

    顧承風聞了聞︰“就是藥啊,怎麼了?”

    “有區別嗎?”顧嬌問。

    “沒有啊。”顧承風果斷搖頭。

    其實是有區別的,只是區別十分細微,不是精通藥理之人很難辨認。

    顧承風都無法辨認,靜太妃應當也不能。

    顧嬌邪惡地勾了勾唇角,原本她想把藥偷走的,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完了,這丫頭又開始使壞了,不知哪個倒霉蛋又要倒大霉了。

    顧承風搖搖頭,繼續研究小匣子,突然咦了一聲,道︰“匣子里還有東西。”

    他打開匣子的夾層,居然摳出了一道卷著的明黃色的聖旨。

    顧承風目瞪口呆︰“為什麼靜太妃這里會有聖旨啊?”

    他可沒听說當今陛下給靜太妃下過什麼旨。

    這道聖旨一看就有些年頭了。

    顧承風腦海里靈光一閃︰“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這件事在民間只是訛傳。”

    “到底什麼事?”顧嬌問。

    小丫頭總是這麼沒耐性。

    顧承風撇了撇嘴兒,說道︰“先帝臨終前曾下旨讓莊太後陪葬,靜太妃冒死將聖旨盜出來燒掉,這才保全了莊太後。”

    他忽然笑起來,“你說,匣子里裝的會不會就是當初那道被燒掉的……能置莊太後于死地的聖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