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4章 喂藥(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4章 喂藥



    手繩已經戴好了,然而蕭六郎托著她手腕的手始終沒有松開。

    她輕盈的皓腕落在自己掌心,柔軟得不可思議,讓人忍不住想要輕輕地揉捏。

    這一截雪白細膩的小皓腕在他的胸腔燃起了一團烈焰,燒得他血氣翻涌。

    若在一年前,蕭六郎一定立馬放開了,可如今他放不開。

    他沒經歷過這樣的事,也沒去過不該去的地方,可偶爾馮林會在他與林成業面前談起一起男人之間的話題。

    他知道男人會有這樣的心思再正常不過,只是他不確定自己對她的心思只是出于男人的本能,還是他真的對她——

    “好看嗎?”顧嬌歪著腦袋看向他。

    猝不及防對上他眼神,蕭六郎有種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穿的慌亂,他喉頭滑動了一下,忙松開了她的手︰“好看!”

    顧嬌抬起自己的左手腕,右手輕輕撥弄著紅繩上的小玉石︰“我也覺得好看!”

    蕭六郎見她是真喜歡,唇角不自覺地勾了一下。

    隨後蕭六郎就看見她轉過身,將一桌子首飾收了起來,那些首飾隨便拿出一樣都比這根紅繩貴重,可她只戴了他送的。

    蕭六郎的眼底閃過一絲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動容。

    顧嬌將盒子蓋好之後拉開櫃門,打算放進最高的那一層抽屜,結果卻發現自己太矮了夠不著。

    蕭六郎走了過來,打算幫她放上去,不料她竟原地一蹦,將盒子放好了。

    放完顧嬌才看到蕭六郎那只僵在半空的手,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蹦起來將盒子掃了下來︰“哎呀,我沒放穩!”

    蕭六郎︰“……”

    蕭六郎將盒子放上去。

    他個子高,胳膊長,不費吹灰之力將盒子放在了很深很深的里層。

    蕭六郎不知道的是,當顧嬌仰頭看著他做這一切時,心底也是有被驚到的。

    她明明記得剛搬來碧水胡同的時候,他還夠不著這里,身上也只有青澀的少年氣。

    可方才那一瞬間,她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成年男子的魅力與氣息。

    其實不止蕭六郎這麼認為,就連顧嬌都深切地意識到“自己”叼回來的狼崽長大了。

    西屋的床還沒修好,蕭六郎今晚依舊歇在東屋。

    顧嬌依舊是挨著枕頭便睡著了,蕭六郎沒這麼快入睡,他躺在顧嬌身邊,在腦子里算了一會兒祖率。

    忽然,一條小胳膊搭了上來,壓在他的胸膛上,打斷了他的思緒。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為了避免擦槍走火,他們最好睡得遠遠的。

    他將她的小胳膊輕輕地拿下去。

    可下一秒,她的腿又搭了上來。

    蕭六郎深吸一口氣,無奈地將她的腿輕輕地放下去。

    可沒一會兒,她整個人都壓了過來,側著身子,小腦袋枕在他懷里。

    “相公。”

    她迷迷糊糊地喚了一聲。

    蕭六郎的手一頓,停止了將她推開的動作,他低頭看向她,發現她睡得香甜,方才那一句相公不過是她的一句夢囈。

    蕭六郎哭笑不得。

    不過,夢里都在叫他,是不是說明這丫頭對他也是有幾分心思的?

    她就沒在夢里叫過淨空不是嗎?

    “淨空。”

    顧嬌迷迷糊糊地叫了一聲。

    蕭六郎頓時︰“……”

    ……

    月黑風高,整個皇城都陷入了沉睡。

    然而華清宮內,皇帝卻輾轉難眠。

    “陛下。”魏公公打著燈籠走過來,“您又睡不著了嗎?要不要奴才去宣御醫?”

    皇帝在碧水胡同睡了一晚,之後接連幾日都安然入睡,可今晚,他又難以入眠了。

    皇帝坐起身來,擺擺手︰“不用了,御醫的藥吃了也沒效。”

    魏公公道︰“那……奴才讓御膳房給您做點吃的?”

    “朕吃不下。”皇帝走下龍榻,“朕看會兒折子吧。”

    魏公公苦口婆心道︰“陛下別看了,就算睡不著也躺著吧,好歹是在歇息呀。”

    皇帝在書桌後坐下︰“躺著睡不著又有什麼用?別廢話了,把折子拿來。”

    “……是。”魏公公無奈應下,親自去御書房抱了一摞奏折過來。

    皇帝捏了捏脹痛的眉心,拿了一本奏折開始批閱。

    魏公公見皇帝的臉色著實不算好,還是悄悄地讓人去請了御醫。

    也虧得他請了,因為就在皇帝批完第三個折子時便體力不支倒下了。

    “陛下!陛下!陛下……”

    魏公公的聲音越來越遠,皇帝兩眼一閉,徹底暈了。

    皇帝是被一陣細碎的風鈴聲吵醒的,他睜眼便感覺一道刺目的陽光打開,他抬手擋了擋,待適應光線後才察覺到自己並不是躺在華清宮的床上。

    “這是……”他坐起身來,“來人!”

    “陛下。”

    來的並不是魏公公,是靜太妃。

    靜太妃換下了師太的衣裳,穿著華麗的宮裝,她的頭發也留長了,挽著精美的發髻,滿頭珠釵,峨冠博帶。

    “陛下,你醒了。”靜太妃在床邊坐下,關切地看著他。

    “靜母妃……”皇帝愣愣地看著她,“這是哪里?”

    靜太妃溫柔地笑了笑,說道︰“陛下暈了那麼久,怕不是糊涂了,這是華清宮啊。”

    華清宮怎麼會變成這樣?

    出了什麼事?

    皇帝不解地看向靜太妃,靜太妃朝宮人招了招手,宮人呈上一碗湯藥。

    靜太妃端起藥碗,舀了一勺喂到皇帝嘴巴︰“陛下,該喝藥了。”

    皇帝看著那碗黑乎乎的藥汁,忽然,碗里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皇帝的心底掠過一絲極強的驚恐!

    “怎麼了?陛下,喝藥啊。”靜太妃一臉不解地看著他。

    皇帝看看靜太妃,又看看那碗有什麼在蠕動的藥汁,惡心得胃里一陣翻滾,他一把打翻了藥碗,掀開被子下了床。

    然而他並沒有多少力氣,他雙腿一軟跌在地上。

    靜太妃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掐住他的下巴,將那碗可怕的湯藥對著他的嘴灌了下去——

    “不要——”

    皇帝渾身一抖,唰的睜開了眼楮!

    他冷汗直冒地看著熟悉的帳頂,又看看熟悉的床鋪。

    是他的龍床。

    是華清宮。

    他坐起身來,抹了把額頭的冷汗。

    方才竟然又做噩夢了……

    不過,他不是在批閱奏折了,怎麼躺在了龍床上?

    “陛下!”魏公公挑開明黃色的帳幔,用帳鉤掛好,對皇帝道,“您方才批奏折的時候暈倒了,嚇死奴才了。”

    皇帝心有余悸地揉了揉心口。

    魏公公神色復雜地看了皇帝一眼︰“陛下,您又做噩夢了嗎?”

    皇帝淡道︰“朕沒事,什麼時辰了,是不是該去早朝了?”

    這哪里是沒事的樣子?渾身都被冷汗濕透了。

    魏公公心疼地說道︰“陛下,您不能再這麼折騰自個兒的身子了,御醫給您號脈時都說您龍體虧損厲害,當多多靜養,早朝的事您還是別擔心了。”

    “那不行……咳咳咳!”皇帝話說到一半,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藥呢?藥好了沒?”魏公公忙催促殿內的小太監。

    小太監忙道︰“奴才這就去瞧瞧!”

    “藥來了!”

    伴隨著一道熟悉的聲音,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被呈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一邊劇烈地咳嗽,一邊伸手去接藥,可當他看到那只端著藥碗的手時,身子忽然頓了一下。

    他順著那只手看向對方的臉,那副關切的神色與夢境中的臉別無二致地重疊。

    那晚黑乎乎的藥汁似乎動了一下。

    皇帝勃然變色,與夢境中一樣一把將藥碗打翻了!

    滾燙的藥汁濺了靜太妃一身,靜太妃被燙得叫了起來,手背與手腕瞬間泛紅起來。

    “太妃娘娘——”蔡嬤嬤大驚失色!

    皇帝猛地跳下床,像是在躲避什麼瘟神一般退到了距離靜太妃至少十多步的距離外。

    靜太妃捂住紅腫的手背看向皇帝,滿眼受傷︰“陛下,是我啊……”

    皇帝一時間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境,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驚恐又警惕地看著靜太妃。

    魏公公被這一幕弄得有些傻眼,什麼情況?陛下怎麼突然這麼對太妃娘娘?

    “陛下……”魏公公小心翼翼地走上前。

    靜太妃也站起身來,紅著眼眶朝皇帝走過來。

    “別讓她過來!”皇帝大叫。

    魏公公與殿內的宮女太監面面相覷,全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此時,殿外傳來秦公公的通傳聲︰“太後駕到——”

    宮人們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魏公公也趕忙跪下。

    當身著鳳袍的莊太後威面八方地走進華清宮的寢殿時,皇帝幾乎是想也不想地撲了過去︰“母後——救我——”

    他就那麼當著所有人的面撲進了莊太後的懷里。

    莊太後差點被他撞倒!

    一把年紀了,搞毛啊!

    還當自己是小淨空呢,自己多重的人心里沒點數嗎!

    莊太後拿起一根食指,抵住皇帝的腦袋把皇帝從自己懷里推開,皇帝卻死死地抱住她不放︰“母後……母後……”

    莊太後嫌棄得直翻白眼。

    靜太妃看著這一幕,微微地捏了捏手指。

    沒人敢上前拉扯皇帝,莊太後自己又推不開,生生被皇帝抱了許久。

    也不知是不是莊太後身上有了令人心安的氣息,皇帝的情緒一點一點平復了下來,心底的驚恐漸漸散去,他也逐漸恢復了理智。

    他終于意識到自己都干了些什麼事,他唰的放開莊太後,猛地後退好幾步,步子沒站住,一屁股跌在地上,幸而魏公公眼疾手快,及時將他扶住了。

    他狼狽地抓著魏公公的手站起身來,尷尬得無地自容。

    他居然抱著這個毒婦叫母後!

    莊太後鄙視地看著他道︰“皇帝今早是發的什麼癲?”

    皇帝狠狠一噎。

    不愧是毒婦,說話也這麼狠毒!

    他剛剛是瘋了才會往這個毒婦懷里撲!

    丟死個人了!

    靜太妃難過又擔憂說道︰“陛下是做了噩夢,嚇到了,沒嚇著太後吧?”

    魏公公眉頭一皺,太妃娘娘怎麼知道陛下做了噩夢?

    莊太後白了皇帝一眼︰“嚇是沒嚇著,倒是惡心著了。”

    皇帝氣得咬牙!

    “陛下,你沒事了吧?”靜太妃忐忑不安地看著他。

    皇帝這會兒已經恢復了理智,自然不會再將現實與夢境混為一談,他看向靜太妃發紅的手背,心底一陣愧疚,走過去說道︰“是朕不好,弄傷母妃了。”

    靜太妃搖搖頭︰“一點小傷,不礙事,與陛下的龍體相比,不值一提。”

    她說著,又看向蔡嬤嬤,“陛下的湯藥撒了,你再去倒一碗新的過來,記住這次別太燙了。”

    “是。”蔡嬤嬤應下。

    魏公公想了想︰“還是奴才去吧。”

    “也好。”靜太妃點頭。

    魏公公親自將藥端了過來。

    “我來。”靜太妃說。

    魏公公尋思著這碗藥是自己端來的,是華清宮熬的,不算是外頭的吃食,應當沒事。

    何況自己是親手交給太妃娘娘的,沒人有機會從中動手腳。

    靜太妃將皇帝扶上龍榻,讓他靠著迎枕坐好。

    魏公公將藥遞給了靜太妃。

    靜太妃不動神色地接過藥碗,用勺子在里頭攪拌了一下。

    皇帝道︰“朕自己來。”

    “還是我來吧。”

    靜太妃笑著舀了一勺,喂到皇帝的嘴邊。

    皇帝其實不大想讓靜太妃給自己喂藥,可自己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落了靜太妃的臉,若此時再拒絕,只怕六宮上下都會認為他厭棄靜太妃了。

    他無奈一嘆,張嘴去喝。

    莊太後忽然道︰“慢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