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3章 重大發現(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3章 重大發現



    顧嬌听秦公公說過,陛下與姑婆之間的關系原先是很親密的,只是後來不知怎的慢慢疏遠了。

    具體從哪件事開始秦公公自己都說不清,總之二人之間越來越僵,寧安公主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之後陛下登基,太後垂簾听政,並將靜太妃發配去庵堂,二人的關系徹底破滅。

    南湘見顧嬌一副沉思的樣子,心知她是想到了什麼。

    不過她並未多做打听。

    她喜歡顧小順,願意與顧小順成為家人,也自然會對顧嬌另眼相待,可她並不會真拿長輩的架子去干涉顧嬌的私事。

    顧嬌願意說的,她就听著;不方便吐露的,她就不問。

    顧嬌又道︰“南師娘,你方才說這種草是藥引,也就是說它需要配合藥物才能使用?”

    “沒錯,這種藥在六國之中都十分罕見,它本是……”南湘頓住,笑了笑,說,“是唐門的一種迷藥。有白藥與黑藥之分,起初是用來控制一些不听話的人,後面因手段太過下作而被唐門長老禁止。只是六國之中不少人覬覦這個方子,將其從唐門盜走了。”

    唐門。

    顧嬌又听說了一個新的名字。

    南湘繼續說道︰“不過,就算有了方子,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將藥煉出來的,據我所知,下國之中暫時沒有哪位大夫或藥師能將次方配出來。”

    顧嬌問道︰“南師娘見過這個方子嗎?”

    南湘嘆息搖頭︰“很遺憾,我沒見過。”

    顧嬌點了點頭,問道︰“所以……白藥令人心生好感,黑藥令人心生厭惡?”

    南湘道︰“沒錯。”

    活了兩輩子竟不知世上還有這種藥,是她孤陋寡聞了。

    顧嬌越發來了興趣,接著問道︰“這又是怎麼操作的呢?怎麼保證不弄錯對象?”

    南湘溫聲笑道︰“只要是親手喂的,一般都不會出錯。”

    這麼說顧嬌就明白了,如果這種猜測是真的,那麼當年靜太妃就是親手喂皇帝吃下了白藥,而姑婆親手喂皇帝吃下了黑藥。

    姑婆自己定然不會這麼坑自己,那時姑婆尚未對靜太妃設防,應當是被靜太妃坑了。

    顧嬌又道︰“藥引又是怎麼一回事?黑藥白藥的藥引是一樣的嗎?”

    南湘笑著點點頭︰“藥引都是一樣的。有些人心性堅定,並不容易被藥物左右,這時就需要藥引來催發功效。當然還有另外一種情況,就是時間長了之後藥效不夠穩定了,也需要藥引來加深藥效。藥引無需服用,讓人時不時地聞到即可。”

    談話進行到這里,不用想也猜到這個錢袋是誰送給魏公公的了。

    更別說顧嬌拿起錢袋聞了聞,上頭散發著一股濃郁的檀香,是庵堂那邊送來的無疑了。

    顧嬌掂了掂手中的錢袋,說道︰“南師娘的鼻子真靈,檀香味這麼重,也能聞到里頭的藥引香氣。”

    南湘笑了笑︰“這和你們大夫辨別藥材是一個道理。”

    人對于自己熟悉的東西總是格外敏感,如果里頭裝的是附子烏頭,相信這小丫頭也能隔著檀香聞出來的。

    顧嬌看向南湘,道︰“能認出這種藥物,看來南師娘也非等閑之輩。”

    南湘笑道︰“彼此彼此。”

    這小丫頭也不是什麼好欺負的軟柿子,藏了一身本事,不為人知。

    二人都很聰明、也很識趣,有關私事點到為止,是尊重,也是信任——尊重彼此的身份與秘密,同時信任這些秘密並不會傷害到彼此的家人和自己。

    從南湘的口中,顧嬌對這個時空又多了幾分全新的認知,原來六國之外並不僅僅有一個突厥,還有一個唐門。

    唐門避世而居,不與六國來往,唐門中人生生世世不得離開唐門,也不得踏入六國半步。

    當然,南湘與顧嬌科普得最多的還是這種藥,不論黑藥也好,白藥也罷,都並無特定的解藥,只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讓藥效慢慢消失,亦或是永遠都不消失。

    顧嬌若有所思道︰“藥效消失的時候會出現什麼癥狀?”

    南湘搖了搖頭︰“具體的我也沒見過,只听說可能會出現反噬,譬如……做噩夢。”

    南湘沒說的是,可能還會有些精神錯亂,不過她畢竟沒真正見過,是別人胡說的也不一定。

    顧嬌認真地思索了起來,魏公公的確說皇帝前陣子難以安寢來著,難道與這個有關?

    她看著桌上的干花,道︰“藥引能阻止藥效的消失嗎?”

    “理論上是可以,不過——”南湘摸了摸一桌子干花,“尋常的藥引一兩片就夠了,用了這麼多只能說被下藥之人的情況非常不穩定,藥引的作用已經無力回天。除非,對方是準備再給那人下一次藥。”

    “再下一次還能有效嗎?”顧嬌問。

    南湘認真地想了想︰“應該是有,只是還有多少就不好說了。”

    所以靜太妃昨天的確是去買藥了,她是打算再給皇帝下一次藥,因為不論藥效怎樣都不會比現在更差了。

    靜太妃昨晚引皇帝過去庵堂用膳應當就是打算給他下藥的,只是不巧顧嬌也在場導致靜太妃無從下手。

    但靜太妃一定不會就此罷休,顧嬌覺得她還會再找機會接近皇帝。

    “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改日再登門拜訪。”又坐了一會兒後,南湘起身告辭。

    顧嬌帶著顧小順將她與魯師父送到門口。

    坐上馬車和,魯師父嘆道︰“和那丫頭說那麼多,不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嗎?”

    南湘不甚在意道︰“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很快她是咱們兒子的姐姐,她遇上事,咱們總不能袖手旁觀。”

    魯師父握住她的手,語重心長道︰“不是我自私,是你能再把自己搭進去了,十多年前的那種事,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皇室之爭自有皇室的人去解決,你別渾水。”

    南湘隔著面紗摸上被毀容的臉,笑了笑,說道︰“知道了。”

    夜里,除去被擄去皇宮的小淨空,一家人全都回來了,听說顧小順認了魯師父與南湘為義父義母的事,都為他感到高興。

    老祭酒親自下廚,燒了一大桌好菜,為顧小順好生慶祝了一番。

    顧小順怪難為情的,他現在還雲里霧里的,怎麼他就成了師父和師娘的兒子了?

    顧琰看著他碗里快要堆不下的菜,嚴肅地說道︰“看吧,我沒說錯吧,師娘就是看上你了。”

    顧小順︰“……”

    你的看上是這個意思嗎?

    吃過飯,玉芽兒將碗筷收去後院,眾人開始各做各的事。

    顧琰去幫小淨空溜雞,原本應該是晚飯前溜的,可誰讓他拖延癥,生生天黑了才出門。

    顧小順去意磷約旱哪就罰 裊苫亓聳櫸浚 私吭誶霸焊似越剿 br />
    姚氏走了過來︰“嬌嬌。”

    “嗯?”顧嬌一邊澆水,一邊朝姚氏看了過來。

    姚氏的手中抱著一個盒子,神色有些緊張與忐忑︰“嬌嬌,你過來一下。”

    “好。”顧嬌放下水壺,來到石桌旁,姚氏已經在一個石凳上坐下,顧嬌于是坐在了她身邊。

    姚氏將懷中的盒子放在桌上,輕輕推到顧嬌面前。

    “這是什麼?”顧嬌古怪地問。

    姚氏眸光期待︰“你打開看看。”

    顧嬌抬手打開了盒子,發現里頭裝的全是珠寶首飾,精致絕倫,成色極佳。

    “這是……”顧嬌不明白姚氏的用意。

    姚氏定了定神,鼓足了勇氣拉著顧嬌的手道︰“是送給你的。”

    “為什麼?”顧嬌問。

    今天又不是什麼大日子,為什麼送她這麼多首飾?

    姚氏低頭捏了捏帕子,說道︰“早就想送給你了,一直擔心你不要。”

    這些並不是多麼昂貴的首飾,雖然成色是好的,但卻都是她出閣前祖母送給她的,早不知過去多少年,款式都舊了。

    她倒也不是真的過得很寒酸,只是外頭買來的首飾不如祖母送給她的有意義。

    可她覺著有意義的,又不知女兒是否也會喜歡。

    再者,她除了每月給女兒做幾身衣裳,錢銀一類的女兒一概不要。

    顧嬌沒說話。

    姚氏以為她要拒絕,忙道︰“不、不值什麼錢的!都是舊首飾!”

    這還不值錢,那什麼才值錢?

    顧嬌對古代的款式不大了解,但金子她還是認識的,一盒子足金首飾,全部賣掉能在京城置辦一座小宅子了。

    顧嬌唔了一聲︰“很舊啊……”

    姚氏︰“也、也不是很舊!”

    哎呀,她到底在說什麼?

    太值錢了,擔心她不收;太不值錢了,又顯得禮物不夠有分量。

    姚氏還從來沒有如此糾結苦惱過。

    顧嬌唇角一彎,笑了︰“好看,我很喜歡。”

    這是……答應收下了?

    姚氏的眸子一亮,懸了一晚上的心終于放下了。

    她不由地長舒一口氣。

    其實與其說她擔心女兒會拒絕她送她的禮物,倒不如說她更在意女兒會拒絕她對她的好。

    顧嬌回了東屋,將盒子里的首飾一件件拿出來欣賞。

    作為一個異世來客,她是真挺喜歡這些首飾的,都是古董啊古董。

    她正欣賞著,蕭六郎在門口停住。

    顧嬌敏銳地察覺到門外的呼吸,扭頭朝他看去,眸子亮晶晶的︰“相公。”

    一聲不夾雜任何旖念的習慣性稱呼,喊得蕭六郎呼吸都差點亂了。

    蕭六郎捂了捂心口,目光掃過桌上的首飾,用寬袖遮住了自己的右手。

    “你拿了什麼?”顧嬌卻還是眼尖地發現了。

    “沒什麼。”蕭六郎說,“我還有書沒看完。”

    他說著,轉身就走。

    顧嬌放下手中的珠釵,幾步邁上前,揪住了蕭六郎的衣袖︰“你拿了什麼,給我看看。”

    蕭六郎淡道︰“說了沒什麼。”

    顧嬌才不信,伸手去抓他藏在寬袖之下的右手。

    他縱是想躲,卻又如何是顧嬌的對手?

    顧嬌很快便把那根紅繩自他手里拿過來了。

    這是一根手工編織的紅繩,竄了幾顆細小的玉石,玉石的成色算不上太好,但勝在紅繩的手工精美。

    “是送給我的嗎?”顧嬌問。

    拿到拿到了,再否認也沒意義了。

    蕭六郎含糊地嗯了一聲。

    這是他從翰林院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阿婆親手編的,那抹明艷的紅色映入他眼簾的一霎,他幾乎是立馬想到了她。

    當時沒考慮太多,就覺著她戴上了應當會好看。

    可買回家了才發現她原來有這麼多貴重的首飾,那自己這根寒酸的手繩……

    顧嬌把紅繩與自己的左手腕一並遞給他︰“幫我戴上。”

    蕭六郎的睫羽顫了顫,接過繩子,指尖不小心踫到了她的,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自指尖直達心底。

    他將紅繩戴在了她縴細的手腕上。

    凝脂美玉般的皓腕被那一抹極艷的紅色襯出了幾抹瑩白,誘惑到了極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