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2章 撞破真相(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2章 撞破真相



    一個人可以隱瞞自己的功力,卻不能隱瞞自己的病情,顧嬌給靜太妃把完脈,發現她除了有些虛弱並無大礙。

    換言之,她的狀況遠沒到需要去向一個燕國藥師求藥的地步。

    總不能她是去找人家嘮嗑的。

    顧長卿說過,那位藥師性情孤僻,獨來獨往,從不與人交往,除了賣藥。

    所以靜太妃今天一定是去買藥的。

    蔡嬤嬤端了一盤新切好的瓜果入內,顧嬌唰的朝她看了過去︰“蔡嬤嬤,您最近氣色不大好,是不是哪里不舒坦?我給您也看看吧?”

    蔡嬤嬤一愣︰“啊,這……這……”

    “看看吧。”皇帝對蔡嬤嬤說。

    “誒。”蔡嬤嬤不明就里地看了看靜太妃,靜太妃神色如常,蔡嬤嬤只好走過去讓顧嬌給自己把脈。

    老實說,蔡嬤嬤最近的身子確實不大爽利,當顧嬌看出她有毛病並要為她診脈時,她內心是樂意的。

    就是想到顧嬌是太後的人她又有些猶豫,這下好了,皇帝下令了。

    “蔡嬤嬤是操勞過度,加上最近肝火旺盛。”

    “是有些上火,口舌都生瘡了!”

    “我給你拿點藥吃吃就沒事了。”顧嬌轉身打開小藥箱,打算拿點兒牛黃解毒丸,結果它竟然沒有。

    你還挑剔病人?

    有脾氣了你!

    一陣冷風吹過,小藥箱安靜如雞。

    顧嬌吧嗒合上箱子,輕咳一聲,道︰“那個藥用完了,沒事,我開個方子,蔡嬤嬤照方子上去抓藥也一樣。”

    顧嬌給開了個清火的方子遞給蔡嬤嬤。

    蔡嬤嬤看著那一手雞飛狗跳的毛筆字,嚇得一雙眉毛都差點兒從她臉上叛逃了!

    靜太妃身邊的心腹顧嬌一共也沒見幾個,顧嬌不敢說靜太妃不是為別的什麼人求的藥。

    或許是為了龍影衛?又或許是為了別的什麼人。

    不過,求藥的背後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靜太妃求來的藥不一定是用來治人的,也可以是用來害人的。

    顧嬌留在庵堂吃了一頓齋飯。

    考慮到那不知名的藥,顧嬌吃飯時格外留意,她確定飯菜里是沒下毒的。

    吃過飯,顧嬌沒有自己離開的意思,皇帝不好撇下顧嬌去與靜太妃說體己話,問候幾句後便與顧嬌一道出了庵堂。

    皇帝很高興。

    小神醫心里還是有他的,還為了他來給母妃診脈了。

    他難掩笑意地看向顧嬌︰“朕那里來了一盒新上貢的……”

    他話未說完,顧嬌小臉冷酷地走掉了。

    皇帝︰“……”

    魏公公訕訕道︰“奴才去送送顧姑娘。”

    方才顧嬌沖他看了一眼,他覺得顧嬌是有話要與自己說。

    皇帝沒反對,魏公公麻溜兒地跟上了顧嬌︰“顧姑娘!”

    顧嬌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監視,對他道︰“最近華清宮的飲食你要格外注意,不要吃華清宮外的任何人送來的東西,就算太妃娘娘送來的也不行。”

    “這是為何?”魏公公不解地問。

    “沒什麼。”顧嬌雲淡風輕地說,“只是以防萬一刺客會給陛下下毒。”

    魏公公干笑道︰“太妃娘娘那邊也要防著嗎?”

    顧嬌正色道︰“她尤其要防著!”

    魏公公一愣。

    顧嬌不動聲色地說道︰“她是陛下最信任的人,如果有人在她送來的吃食里動手腳,你說,是不是防不勝防?”

    魏公公想到今早靜太妃身邊的小尼姑送來的棗泥酥,陛下二話不說地吃了,他狠狠地捏了把冷汗。

    虧得棗泥酥是無毒的,若是有,那陛下豈不是……

    魏公公嚇得不輕,忙保證道︰“奴才知道了,奴才會提防著的,絕不讓陛下吃任何華清宮外的東西!”

    顧嬌沒去提醒姑婆,靜太妃的手目前還伸不到仁壽宮里去。

    顧嬌又道︰“這件事你自己留心就好,不要告訴陛下,以免生了嫌隙。”

    “奴才懂的。”魏公公道,“奴才安排馬車送顧姑娘回去。”

    “好。”

    顧嬌坐上回往碧水胡同的馬車,魏公公則轉身回了華清宮。

    剛到華清宮的門口,他便踫上了蔡嬤嬤。

    蔡嬤嬤也是才來,笑著與他打了招呼︰“魏公公!”

    魏公公客氣地笑了笑︰“蔡嬤嬤,是太妃娘娘讓你來的嗎?是不是太妃娘娘有什麼吩咐?”

    蔡嬤嬤將手中的食盒往前遞了遞︰“方才晚膳時陛下吃的不多,太妃娘娘擔心是飯菜不合陛下胃口,讓我將她親手做的銀耳羹給陛下送過來。”

    魏公公接過食盒,說道︰“太妃娘娘辛苦了,自己還在養傷,就不要總下廚了,陛下知道了又該為娘娘擔心了。”

    蔡嬤嬤嘆了口氣︰“我也這麼說,可娘娘不听。魏公公也知道,娘娘膝下就只有陛下與寧安公主兩個孩子,寧安公主遠嫁塞外,娘娘身邊就只有陛下了,這讓她如何不對陛下上心呢?從前娘娘住在宮外,身不由己,如今既是回來了,那自是要好生彌補一下這些年對陛下的思念。”

    魏公公也跟著嘆了口氣︰“話雖如此,你也還是要勸著太妃娘娘一些。”

    蔡嬤嬤應下︰“我知道,我會的,魏公公趕緊把銀耳湯給陛下拿過去吧,我不打攪魏公公了,太妃娘娘那邊還等著我去伺候。”

    魏公公點頭︰“蔡嬤嬤慢走。”

    “啊,差點忘了。”蔡嬤嬤剛走幾步,又折回來,從寬袖里掏出一包銀子遞給魏公公。

    魏公公忙抬手擋住︰“這是做什麼!”

    蔡嬤嬤就道︰“太妃娘娘的一點心意,魏公公只管收下。”

    魏公公連連拒絕︰“我哪兒能收太妃娘娘的銀子?”

    蔡嬤嬤硬塞進了懷里︰“收下吧,不收,倒叫我回去不好向太妃娘娘復命了!”

    蔡嬤嬤離開後,魏公公將適合拎去了陛下的寢殿。

    若在以往,他定是會將銀耳羹給陛下拿去的,可今日……

    腦海里閃過小神醫的叮囑,他突然猶豫了。

    “要不我先嘗嘗?試個毒?”

    魏公公舀了一勺銀耳羹,視死如歸地嘗了一口。

    半晌後,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他還活著,沒有問題。

    這銀耳羹應該是能給陛下吃的吧?

    他走了幾步,嘆息一聲,還是去小廚房換了一碗華清宮這邊熬的銀耳羹給皇帝送過去。

    顧嬌給靜太妃診了脈,並且沒收診金,作為答謝,皇帝讓魏公公翌日給顧嬌送了一幅自己的墨寶——親筆字帖。

    小神醫的字寫得不大美觀,皇帝于是連夜寫了一張字帖,讓小神醫臨摹,並在上面蓋上了皇帝的玉璽。

    這個可比當初那支御筆珍貴多了,皇帝覺得小神醫一定會喜歡。

    結果小神醫看到那張字帖時,臉一下子就黑了。

    皇帝和她什麼愁什麼怨?

    她不就是給他甩了一下臉色,有必要這麼報復她嗎?

    顧嬌煩躁地抓了抓小腦袋,一拳頭捶在字帖上。

    魏公公嚇了一大跳!

    “姐!我們回來了!”

    是顧小順的聲音。

    顧嬌一秒收了脾氣,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顧小順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自馬車上跳下來,顧琰也蹦了下來。

    沒錯,他如今都能蹦了。

    這是姑爺爺買的新買車,車夫是顧琰的暗衛甲。

    在二人的馬車後,還跟著另一輛馬車,看著有些眼生。

    一個身著灰白袍子的中年男子下了馬車,隨後他挑開簾子,將一名身著白色束腰羅裙的女子扶下馬車。

    女子身姿婀娜、體態輕盈,一雙玉手美如玉雕。

    她的衣著並不華麗,頭上也只簡單挽了個發髻,唯一的頭飾是一支木簪。

    她戴著面紗,只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與一雙沉靜睿智的眼楮。

    “是師父和師娘。”顧琰對顧嬌說。

    這是顧嬌第一次見兩個弟弟的師父與師娘,她知道他們一個是魯師父,一個叫南湘。

    魯師父看著比較普通,南湘卻是有些令人驚艷的,她舉手投足都透著一股世家名媛的大氣,卻又不失江湖兒女的英氣。

    二人來到顧嬌面前。

    南湘笑道︰“你就是小順和阿琰的姐姐吧?我叫南湘。”她拉過魯師父的手,“這是我相公,姓魯,你若不嫌棄,叫他一聲魯大壯便好。”

    顧嬌︰“……”

    幾人進了屋。

    顧嬌介紹了魯師父、南湘和魏公公。

    “魏公公好。”南湘笑吟吟地打了招呼。

    魏公公看著南湘,不知怎的,總感覺這雙眼楮有點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

    姚氏與房嬤嬤去果園散步了,不在家中,小淨空也出去玩了,蕭六郎與老祭酒則是在翰林院和國子監加班上值。

    顧嬌將人請去了堂屋。

    顧小順手中大包小包的東西是魯師父與南湘送的,顧嬌活了兩輩子,只見過學生給老師送禮的,頭一回見老師給學生送。

    顧小順就坐在南湘的身邊。

    南湘對顧嬌笑了笑,說道︰“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有件事與顧姑娘商議。”

    “什麼事?”顧嬌問。

    南湘摸了摸顧小順的腦袋︰“我太喜歡小順了,想收小順為義子,不知顧姑娘可同意?顧姑娘別誤會,我並非不喜歡阿琰,而是阿琰有爹娘在身邊,我不便奪了人兒子。小順的情況我已經了解過了,他爹娘都不在京城。”

    她這話說得委婉,什麼叫爹娘不在京城?顧小順的爹娘是壓根兒不要顧小順,當初顧嬌把這個不中用的拖油瓶帶走,二十兩銀子買斷他與顧家的關系,顧小順爹娘甭提多樂呵了。

    這些事情南湘都是從顧琰嘴里了解到的。

    她就越發心疼顧小順了。

    顧嬌看向顧小順,老實說,她很意外,她沒料到南湘會這麼喜歡顧小順。

    這麼說吧,如果他們四個一起待在孤兒院,顧小順一定會是最後被人領養走的那一個。

    “小順,你的想法呢?”顧嬌決定听听他的意見。

    “我都听姐的。”顧小順道。

    這家伙也是個不開竅的,顧嬌換了個問法︰“那你喜歡南湘師娘和魯師父嗎?”

    “喜歡啊。”顧小順不假思索道。

    顧嬌接著道︰“那將來他們若是年邁不能自食其力了,你願意照顧他們嗎?”

    顧小順挺起胸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師娘如同再造爹娘,自然是要照顧的!”

    顧嬌做他姐姐這麼久,這是她從他嘴里听到過的最後文采的一席話。

    他內心什麼想法顧嬌差不多明白了。

    其實能多兩個人疼顧小順沒什麼不好的。

    顧嬌喜聞樂見,她點了點頭︰“好,听我的。那還不快給你義父、義母倒茶?”

    顧小順一怔︰“啊?”

    “哎呀!”顧琰拿自己的小肩膀撞了撞他肩膀,“我姐同意了!”

    “這這這這這這……這就同意了?”顧小順直接驚訝到結巴。

    他其實也是今天才知道啊,他自己都還沒消化好這個消息呀,然後他就……成別人家的兒子啦?

    最開心的莫過于南湘了。

    她饞小順好久了,終于能名正言順地把人拐回去做兒子了!

    魏公公沒料到來碧水胡同送東西能踫上這麼喜慶的事情,話說他從前不知道顧小順的身世原來這麼可憐的。

    他心里突然也有點疼惜顧小順了。

    “來來來,小順,過來!”他沖顧小順招招手。

    “干嘛?”顧小順走過去。

    魏公公解下腰間的荷包,自里頭掏出一個錢袋,又打錢袋里掏出一片金葉子︰“給。”

    “干嘛給我這個?”顧小順不收。

    魏公公想說,恭祝你給人做兒子了,可這話怎麼听著不太對?他清了清嗓子,道︰“彩頭,彩頭你懂嗎?讓你收下就收下!”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我不要。”

    顧小順堅決不收。

    魏公公嘖了一聲︰“哎呀你這孩子,你瞧不上是吧?”

    顧小順固執道︰“沒瞧不上,就是我不能要!我姐說了,不能隨便要別人東西!”

    魏公公往他手里塞,顧小順往他手里推。

    南湘走了過來︰“怎麼了?”

    魏公公趁機把金葉子塞進了顧小順的懷里。

    顧小順將金葉子拿出來,說道︰“魏公公要給我這個,我不要。”

    南湘笑了笑,將金葉子拿過來,正要還給魏公公,卻忽然聞到一股不同尋常的香氣。

    她眉心一蹙,將金葉子放到鼻尖聞了聞。

    “怎麼了?”魏公公問。

    南湘的眼神閃了閃,笑道︰“這個金葉子好別致,做得和真的一樣,公公還有嗎?可否借我一觀?”

    “有的有的!都在這兒了!”魏公公將蔡嬤嬤給他的一袋金葉子遞給了南湘。

    南湘不動聲色地翻了翻錢袋里的金葉子,指尖一劃︰“哎呀,抱歉,我指甲太長,把魏公公的錢袋劃勾絲了。”

    魏公公笑道︰“無妨!一個錢袋罷了!”

    南湘問道︰“這錢袋是公公自己的嗎?這花色真好看。”

    魏公公道︰“宮里的主子賞的,魯夫人若是喜歡,回頭我問問看有沒有多的。”

    南湘笑了笑,說道︰“那倒是不必,這個被我弄壞了,我賠個新的給你。”

    魏公公︰“不用不用!”

    南湘再三堅持,魏公公也依舊沒收,一個破錢財罷了,在他看來不值什麼。

    顧嬌察覺出一絲不對勁,朝南湘看了過來。

    南湘笑道︰“顧姑娘,你有針線嗎?我把魏公公的錢袋弄壞了,我給他補一下。”

    “不用了真不用!”魏公公說。

    顧嬌看了南湘一眼︰“有的,請隨我來。”

    二人進了東屋。

    顧嬌將房門合上︰“是出了什麼事嗎?”

    南湘將那個錢袋拿出來,兩手一撕,一堆干花的碎片自錢袋的夾層里掉了出來。

    顧嬌捏起一片干花放在鼻尖聞了聞︰“好香的味道,這是什麼花?”

    南湘道︰“這不是花,是草,一種生長在燕國境內的藥草,本無色無味,但被藥汁浸泡過後便會散發出類似花香的香氣。”

    顧嬌問道︰“這種草有問題嗎?”

    南湘凝眸︰“本身沒什麼問題,但泡過之後就成了一味藥引。”

    “藥引?”顧嬌蹙眉。

    南湘定定地看著顧嬌,道︰“能令人心生好感,也能令人心生厭惡的藥引。這位公公可有突然格外親近誰,或者格外厭惡誰?”

    魏公公沒有……陛下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