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61章 上眼藥(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61章 上眼藥



    斗篷的帽子掉了之後,她迅速將其戴了上去,之後在一個黑衣人的護送下進了一間掛了葫蘆的屋子。

    顧嬌打算跟過去,剛走了幾步,肩膀被人抓住。

    顧嬌反手一個手刀劈過去,卻讓對方扣住手腕。

    “是我!”

    對方與顧嬌一樣也戴了面具,可這聲音顧嬌太熟悉了。

    顧嬌放下手刀,古怪地看著一身俠客打扮的顧長卿︰“你怎麼來了?”

    顧長卿放下手來,四下看了看,問她道︰“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你怎麼來了?”

    顧嬌摸了摸自己的面具,在的呀,怎麼認出她的?

    顧長卿嘴角抽了抽,早在她忽悠他爹叫爹的時候,他就認出她了好麼?

    除了她,這世上也沒誰這麼惡趣味了。

    “你還沒說,你為什麼來這里?”顧長卿嚴肅地看著她。

    這種地方不是她該來的,哪怕她會點身手,也依舊太危險了。

    顧嬌頓了頓,說道︰“我說我是路過,進來借個茅廁,你信嗎?”

    顧長卿︰“……”

    不待顧長卿回應她,顧嬌叭叭叭地問道︰“你呢你呢?你也是來借茅廁的嗎?”

    顧長卿再次︰“……”

    有不少人朝顧長卿這邊看了過來,那眼神並不陌生,儼然不是頭一回見他在此出現。

    “他們為什麼看你?”顧嬌問。

    “沒什麼。”顧長卿拉住顧嬌的手腕,將她帶進了斜對面的一間屋子。

    顧嬌就留意到這間屋子的門上也是掛了葫蘆的。

    好叭。

    這總不算她自己闖進來的了叭。

    屋內的陳設十分簡單,一扇屏風、一張床榻,一副桌椅並一些古色古香的家具,帶著古樸的厚重感,很容易讓人心神為之一凜。

    顧嬌更多的是好奇。

    顧長卿看著她那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樣子,無奈地搖了搖頭,知道的說她是來了昭國最危險的地方,不知道的還當她在逛菜園子。

    “坐吧。”顧長卿說,他在桌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顧嬌在他對面坐下,收回四下打量的目光看向他︰“你真是來借茅廁的?”

    顧長卿倒茶的動作一頓,嘴角抽了抽,說道︰“來找人的。”

    顧嬌哦了一聲︰“這麼巧,我也是。”

    顧長卿一言難盡地看著她︰“方才不是說來借茅廁?”

    顧嬌擺擺手︰“都差不多。”

    顧長卿簡直沒法兒往下接話。

    顧嬌平日里話不多,可誰讓這個地下武場當真勾起了她幾分好奇,她問道︰“這是個什麼地方?就是普通的武場嗎?”

    普通……

    大概只有這丫頭會這麼認為了。

    但凡真正了解過的人听到此處不說聞風喪膽,至少也有三五分忌憚。

    顧長卿把倒好的茶放到她手邊,說道︰“以比武為主,但也做些其他的生意,有不少人會選擇來這里交易,一是保密性好,二是安全性高,武場從中抽取兩成的利。”

    顧嬌道︰“兩成?這可不少了。”

    若是交易了一萬兩銀子,就得付給武場兩千兩銀子。

    開武場原來這麼賺的嗎?

    不過——

    那個人來這里做什麼呢?

    是來看比武還是找人做交易?

    思量間,外頭傳來陣陣激動的咆哮與吶喊。

    “殺!殺!殺!”

    地下武場一共有東西南北四個擂台,此時四個擂台都有高手在比武,然而圍觀者最多的、下注最凶猛的、呼聲最狂熱的當屬東擂台。

    巧了,他們的屋子就正對著東擂台。

    顧嬌看見一個赤膊的肌肉猛男將另一個高手摁在地上一頓狂揍,他面目猙獰,下手毫不留情。

    這種程度打下去,怕是要將對方活活打死。

    若是在泰和武館,這場比斗早已被叫停了。

    似是察覺到了顧嬌的疑惑,顧長卿解釋道︰“這里的高手都是簽了生死狀的,死傷自負。”

    這讓顧嬌想起了前世的地下格斗場,那里與地下武場一樣充斥著血腥與暴力,沒人在乎格斗者的生死,他們甚至希望看到有人被活活打死。

    顧嬌也曾是眾多格斗者中的一個。

    年齡最小,也最弱的一個。

    她是與同伴一道被教父送去格斗場的,半年後,顧嬌出來了,同伴永遠地留下了。

    顧嬌看著擂台上凶殘又暴戾的一幕,眼底沒有絲毫波瀾。

    “那是個人的衣裳好奇怪。”顧嬌的目光從東擂台上移開,落在了南擂台上。

    顧長卿望了望,說道︰“那是突厥人。”

    顧嬌唔了一聲︰“這里還有突厥人?”

    突厥是六國之外的一個大族,雖自詡為國,卻從未得到六國認可,它在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還不如三個下國。

    只不過,突厥人異常勇猛,出了不少高手。

    擂台上的突厥高手打暈了自己的對手,一只腳將對方的臉狠狠地踩在地上,挑釁又炫耀地舉起雙臂,引起了台下一片尖叫。

    顧嬌的目光落在被他踩著的高手身上︰“被打敗的也是突厥人嗎?他的衣裳也好奇怪。”

    顧長卿眸光微凝,顯然對突厥高手的舉止不甚贊同︰“不是,那是趙國的一位刀客。”

    突厥高手,趙國刀客……

    這個地下武場很是出乎她意料呢。

    “你方才究竟是在跟蹤誰?”顧長卿言歸正傳。

    是誰說做武將的都沒腦子的?依顧嬌看,顧長卿的小心機半點不比顧琰那個小作精少。

    方才不追著她問,給她賣了半天消息,放松了她的警惕才突然發問。

    罷了,也沒什麼不能說的。

    顧嬌道︰“我方才好像看見靜太妃了。”

    “靜太妃?”顧長卿的眸子里掠過一絲訝異,“她怎麼會來這里?她不是在皇宮嗎?你確定沒看錯。”

    “確定。”顧嬌說。

    那個壞女人化成灰了她也認識。

    顧嬌接著道︰“她穿著斗篷,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應當是偷偷出宮的。”

    顧嬌說著,搖手一指,“她進了那間屋子。”

    顧長卿順勢一瞧,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了?”顧嬌問,“對了,我忘了問你,門上掛個葫蘆是什麼意思?”

    顧長卿正色道︰“是在這個武場之中絕對不能招惹的意思。”

    顧嬌哦了一聲,沒太放在心上,她道︰“你的門上也有葫蘆,怎麼才能弄到?”

    顧長卿涼颼颼地朝顧嬌看了過來︰“你還想弄這個?當心我告訴六郎。”

    顧嬌︰……你狠,你贏了。

    顧長卿再次看向斜對面的屋子,道︰“如果我記得沒錯,那間屋子目前的主人似乎是一個藥師。”

    顧嬌摸了摸下巴︰“藥師?大夫嗎?”

    顧長卿想了想︰“可以這麼說,但又似乎不太準確,大夫救死扶傷,藥師只煉藥。”

    顧嬌若有所思道︰“所以靜太妃是為什麼會找藥師?她是生病了嗎?還是她想做點什麼?我們能不能去堵她?”

    顧長卿想也不想地否決道︰“萬萬不可!她身邊有龍影衛!何況撇開龍影衛不談,地下武場也有自己的高手,他們不會允許有人在武場內破壞交易的規矩。”

    顧嬌猶豫了一下,並不死心︰“那……能抓那個藥師嗎?”

    顧長卿搖搖頭︰“那是燕國的藥師,身邊高手如雲,也並不容易得手。”

    “你怎麼知道?”顧嬌問。

    顧長卿道︰“我找他買過藥,見過他的手下。”

    至于是買的什麼藥顧長卿就沒說了。

    靜太妃並未在燕國藥師的屋子里待太久,二人說話的功夫她便從里頭出來了,她遮得嚴嚴實實,就連走路的姿勢都與往日里見到的不大一樣。

    若非顧嬌告訴顧長卿這是靜太妃,顧長卿只怕無論如何也認不出來。

    而在她身邊的那個黑衣人應當就是龍影衛了。

    顧嬌與顧長卿都不認為他們的腿腳能快過龍影衛,因此放棄了跑去皇宮揭發靜太妃此時不在宮里的念頭。

    不過顧嬌還是去了一趟皇宮。

    她讓人將魏公公叫去了御花園。

    “顧姑娘!”魏公公听說顧嬌找自己,高興壞了,“你怎麼過來了?是來看陛下的嗎?”

    自打顧姑娘說再也不來華清宮後,陛下的情緒低落了許久呢。

    顧嬌搖頭︰“不是,我是來找魏公公的。”

    “找奴才?”魏公公受寵若驚。

    華清宮目前並未對靜太妃產生懷疑,顧嬌也就沒急著給上眼藥︰“我想問問靜太妃最近的狀況,她上回不是遇刺了嗎?听說還受傷了,她好些了沒?”

    魏公公嘆氣︰“還在靜養呢,御醫說太妃娘娘上了年紀,受次驚嚇,只怕許久都不能痊愈呢。”

    呵呵呵,方才在武場健步如飛的老妖婆也不知是誰。

    魏公公咦了一聲,道︰“顧姑娘怎麼突然關心起太妃娘娘了?”

    顧嬌面不改色道︰“我這不是知道她和姑婆關系不好,擔心有人懷疑到姑婆頭上嗎?”

    魏公公笑了笑︰“顧姑娘請放心,陛下這次沒懷疑太後。”

    顧嬌當然知道,她點頭︰“這就好!如果靜太妃傷勢很嚴重的話,我可以替她看看!”

    魏公公再度驚訝︰“顧姑娘……不是說不給華清宮的人治病了嗎?”

    顧嬌一秒化身邏輯鬼才︰“可她已經搬出華清宮啦!”

    魏公公一噎,這、這也行?

    魏公公去稟報了皇帝。

    皇帝以為顧嬌是借機與自己和好,壓根兒沒懷疑顧嬌的動機,笑呵呵說道︰“行了,她給朕台階下,朕下來就是了。”

    魏公公︰……可我怎麼覺得顧姑娘不是這麼想的呢?

    皇帝今晚要來庵堂用膳,靜太妃早早地吩咐小廚房做了一大桌齋菜,可誰料皇帝過來的時候身邊竟然多了一個人。

    “顧姑娘?”靜太妃微微一愕。

    “太妃娘娘。”顧嬌打了招呼。

    皇帝和顏悅色道︰“母妃的身子一直沒能痊愈,朕帶小神醫過來給母妃瞧瞧。”

    靜太妃無奈一笑︰“我的身子早沒大礙了,都是御醫言過其詞,害陛下擔心了。沒什麼事,不必勞煩顧姑娘。”

    顧嬌忙道︰“診個脈而已,不勞煩。”

    皇帝對顧嬌的一片孝心十分滿意,他握住靜太妃的手,說道︰“就讓小神醫給母妃診診脈吧,御醫說的話朕不能全信,讓小神醫看過,朕才能放心。”

    靜太妃推辭不過,只得坐在椅子上,答應了顧嬌給自己診脈。

    顧嬌三指搭上靜太妃的脈搏。

    有內傷。

    她上次可沒把她揍出內傷。

    顧嬌疑惑地問道︰“太妃娘娘最近又遇刺了嗎?筋脈都斷了。”

    皇帝大驚失色︰“母妃的筋脈斷了?”

    顧嬌雲淡風輕道︰“斷了幾根而已,輕傷,不嚴重,不過,應該吐了血。難道沒人發現嗎?”

    皇帝忽然記起老侯爺拉著靜太妃私奔那晚,他憤然離去,之後下人來稟報說靜太妃吐了血。

    難道……靜母妃的筋脈就是那時斷的?

    可他沒听說她遇刺了——

    靜太妃捏了捏帕子,道︰“我是心氣郁結,傷了筋脈而已。”

    顧嬌挑眉︰“哦,那太妃娘娘以後不要再自損筋脈了,很傷身子的。”

    靜太妃臉一白,看了皇帝一眼,道︰“我沒有自損筋脈!是怒火攻心……傷心所致!”

    皇帝也覺得不可能,不然呢?靜母妃為何這麼做?使苦肉計令他心軟嗎?

    他的靜母妃是天底下最單純善良的人,根本不懂這些陰謀詭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