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58章 守宮砂(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58章 守宮砂



    若其他人以為丟下顧侯爺便能安然無恙地回京,那就太天真了。

    宣平侯堵在半路,把他們的輪子一個一個地卸了。

    那里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端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當然,也有幾個沒得罪過蕭六郎的,也被宣平侯拆輪子了。

    這是在幫他們,不是在害他們。

    宣平侯日後不會刁難他們,可如果宣平侯放他們走了,看蕭六郎不順眼的人反而可能會刁難他們。

    所以,干脆一起拆了!

    蕭六郎對于宣平侯堵在半路欺負人的行徑一無所知,他昨夜沒睡好,今早起來頭有些痛,上馬車沒多久便昏昏沉沉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太沉,乃至于醒來已經到了京城。

    他睜開,躺在一張充滿了熟悉感的屋子里。

    他一下子坐起身來,看了看床鋪上的鮫人紗帳幔,又看了看床對面的江南煙雨六扇屏風,他甚至回頭看了看方才枕過的枕頭。

    全是記憶中的東西,連屋內的果香與花香都與記憶中的別無二致。

    這是公主府。

    信陽公主與蕭老夫人關系不睦,蕭老夫人不喜歡信陽公主的骨肉,對小蕭珩十分冷淡,信陽公主索性帶兒子住在了公主府。

    雖與侯府連著,可蕭珩基本不到蕭老夫人那邊去。

    蕭六郎掀開被子下了床。

    “小侯爺,您醒了!”一個丫鬟抱著一疊衣物走進屋。

    這丫鬟他記得,叫侍畫。

    只不過,她比四年前成熟了許多,第一眼有些不習慣,可第二眼就會接收她如今的樣子了。

    她的神情與笑容自然得仿佛他這四年從未離開過似的。

    “侍畫姐姐!侍畫姐姐!”

    又一個小丫鬟跌跌撞撞地奔了進來,是喜鵲,府里的家生子,四年前才八歲,如今十二了。

    她看到蕭六郎,笑吟吟地行了一禮︰“小侯爺!您醒了!侯爺等您用膳呢!”

    蕭六郎若不是經歷過生死,只怕真被眼前這一幕給弄得精神恍惚了。

    他淡淡地看向二人,說道︰“我不是小侯爺,你們認錯人了,我的衣裳在哪里?”

    兩個丫鬟的眼底迅速掠過了一絲慌亂。

    果然,不是自己在做夢,是她們在演戲。

    蕭六郎暗松一口氣。

    一切的一切都太過熟悉了,有那麼一瞬,他差點真的以為那流落民間的四年才是一場夢,那場可怕的大火也只是一個噩夢。

    如果那些都是夢,那麼鄉下與碧水胡同也是黃粱一夢。

    他緩緩地坐在了椅子上,自己消化心底的心有余悸。

    喜鵲忙上前給他倒茶。

    “我自己來。”他拒絕。

    喜鵲遲疑地退到一邊,忐忑地看了侍畫一眼。

    侍畫沖她搖頭,示意她別多嘴。

    “我的衣裳。”蕭六郎再次道。

    “是。”侍畫來到衣櫃前,拉開櫃門,找出了蕭六郎的行李。

    她偷偷地瞄了蕭六郎好幾眼,雖然長得像,可性子也差得太遠了。

    小侯爺從不與她們板著臉,都是有說有笑的,是個讓人內心溫暖的小主子。

    而且小主子的腿也沒瘸。

    “你們都退下吧。”

    在門外听了半天的宣平侯見計劃不奏效,只得無奈現身了。

    兩個丫鬟如釋重負地退下。

    今日不必去翰林院上值,他找了一套常服換上,隨後對宣平侯道︰“你不必再試探我了,我不是蕭珩。”

    宣平侯道︰“不是試探……”

    蕭六郎打斷他的話︰“也不要覺得只要我還是蕭珩,你就可以彌補自己內心的虧欠。你再試探我一百遍、一千遍,我也依舊是蕭六郎,是陳芸娘的私生子,不是你宣平侯的嫡子。”

    宣平侯的眸光一沉︰“那你告訴我,天底下真的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嗎?”

    “真的是一模一樣嗎?”蕭六郎反問。

    宣平侯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右眼下。

    這里原本是有一顆滴淚痣的,然而如今不見了。

    蕭六郎道︰“當然,如果你只是想把我當成小侯爺的替身,那麼隨你。”

    沒人代替蕭珩!

    他不需要蕭珩的替身!

    他要的只是蕭珩!他的兒子蕭珩!

    這話真是扎得宣平侯心窩子都在流血,要不怎麼說是親生的呢,知道哪些話最能戳他。

    蕭六郎不再多言,拿起自己的行李︰“我的藥呢?”

    “院子里。”宣平侯說。

    蕭六郎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宣平侯望著他如此決絕又倔強的背影,忽然叫住他︰“你就不想見見你娘嗎?”

    蕭六郎的步子一頓。

    他拿著行李的手慢慢握緊。

    我想見她……她想見我嗎?

    蕭六郎不再有絲毫猶豫地走了。

    “ !小崽子!”

    宣平侯牙疼!

    劉管事從走廊的另一頭走了過來,進屋問道︰“侯爺,小公子他還沒承認自己的身份嗎?”

    宣平侯的拳頭擂在桌子上,嘴角一陣抽抽︰“小倔驢!”

    “真的是小侯爺嗎?會不會弄錯了?”劉管事不放心地問,頓了頓,又嘀咕道,“錯了其實也不打緊,左不過都是侯爺您的種……”

    宣平侯瞪了他一眼。

    劉管事訕訕一笑︰“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自古嫡庶有別,何況是一個私生子?怎麼能讓一個私生子混淆了侯府的嫡系血脈呢?

    宣平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難道只有他娘治得了他?”

    “陳芸娘已經死了。”劉管事特別好心地提醒。

    宣平侯給了他一個死亡凝視︰“你這個月的月錢不想要了?”

    劉管事渾身一個激靈,道︰“啊,侯爺您、您說的是公主殿下啊。可萬一公主殿下也拿他沒辦法……”

    宣平侯望著消失在庭院盡頭的背影,眸光深遠道︰“那我就相信他真的不是蕭珩。”

    蕭六郎是坐宣平侯府的馬車回到碧水胡同的,到家時天都黑了。

    家里人不知他今日回來,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只有姚氏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娘。”他上前打了招呼。

    姚氏驚喜地說道︰“六郎回來了?還沒吃飯吧?玉芽兒!”

    “誒!”玉芽兒放下手中的活兒走了過來,“咦?姑爺!”

    姚氏吩咐道︰“去給姑爺做點吃的。”

    “好!”玉芽兒應下去了灶屋。

    這次下鄉是去賑災的,沒帶回什麼禮物,除了一簍子藥材就只有一些鄉親們自己曬的魚干。

    蕭六郎將魚干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一包氣味古怪的藥粉從魚干下掉了出來。

    “是一種干花碾的粉末,是一個大娘送的,據說能當胭脂用。”

    就是張伯伯家的大娘,得知他已成親,便拿了這包干花粉給他。

    這自然比不上胭脂鋪里的胭脂,可到底是鄉親的一點心意,他便收下了。

    姚氏道︰“嬌嬌如今也用不著。”

    姚氏的意思是顧嬌臉上有守宮砂,不愛打扮,等日後守宮砂沒了,興許她自己就愛美了。

    蕭六郎卻會錯了意,以為姚氏在說顧嬌丑,他說道︰“她不用也好看。”

    姚氏一愣。

    女婿是在夸女兒好看?

    雖然她也覺得女兒好看,可她畢竟是嬌嬌的親娘,親娘看女兒自然怎麼都好看了。

    蕭六郎那副認真的樣子,把姚氏逗笑了。

    小倆口成親這麼久,雖一直分房而居,但從未說過他們不曾圓房。

    世家大族的夫妻都是分院而居,讀書人家里為了不影響男人念書,不少也會分房而居,因此若不是這個“胎記”,小倆口的關系根本不會引人起疑。

    姚氏本打算繼續裝作不知道,可這會子既然說起了,姚氏又覺得或許告訴女婿也沒關系。

    至少,女婿這般認真地反駁他,就說明在他心里是不嫌棄女兒容貌的。

    他拿真心待嬌嬌,又有什麼不值得一個真相的呢?

    “其實……”姚氏清了清嗓子,忍住心底的尷尬,說道,“嬌嬌臉上的不是胎記……是守宮砂。”

     !

    一個人影從院牆上栽下來了!

    咚!

    一個人在門檻上磕了一下,踉蹌著步子撞到門上了。

    前者是顧承風,後者是顧長卿。

    這還沒完。

    門口吧嗒一聲,緊接著桄榔桄榔桄榔……赫然是莊太後手里的銅制蜜餞盒子失手掉在地上了。

    在兩家宅院新開的那扇小門那兒杵著的老祭酒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就是來給莊錦瑟送點兒紅糖餈粑的,怎麼就听到了這種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