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56章 父愛如山(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56章 父愛如山



    呃……掉進水里的黑火藥還有用嗎?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沒機會去撈了,兩名黑衣人舉劍朝他砍了過來,強悍的殺氣攜裹著凌厲的劍氣,幾乎隔空卷起一道道風刃,連空氣都被破開!

    這樣的殺招連尋常高手都逃不掉,更別說蕭六郎這個小瘸子。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的劍朝自己劈開,他閉上了眼。

    兩柄長劍同時砍向了他的腦袋,然而卻最終沒能落下來,就在距離他僅僅一寸之距時,二人齊齊頓住了。

    蕭六郎唰的睜開了眼楮。

    二人筆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連眸子都未來得及合上。

    二人身後,常利落地收了劍!

    隨後常就去找水里的黑珠子了!

    他把黑珠子撈了起來,好像很好玩的樣子,他用力一捏, !

    他被炸糊了——

    宣平侯自山坡後不疾不徐地走來,他身著一襲重紫錦衣華服,閑庭信步,神情慵懶。

    他這人就是這樣,明明是鄉野小路,卻生生讓他走得像是登仙大道。

    蕭六郎看到他,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一如既往的冷漠。

    所幸宣平侯也習慣了,他來到蕭六郎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似乎在看他有沒有受傷。

    確定自家崽子毫發無損,他才看向了坐在地上被炸成黑炭愣愣發呆的常,拿腳尖淡淡地踹了踹常的小屁股墩子︰“誰讓你把人全殺了?說了多少次,留活口,留活口!”

    常不理他,黑著臉站起身走掉了,施展輕功走掉了。

    得,這是生氣了。

    宣平侯望了望常離去的方向,對蕭六郎道︰“常年紀小,你別生他的氣。”

    蕭六郎面無表情地睨了睨宣平侯,到底是誰生他的氣?

    宣平侯猶自不覺蕭六郎的鄙視,坦蕩而瀟灑地撢了撢寬袖︰“你得罪誰了,怎麼會有人來殺你?”

    蕭六郎也不理他,拾起河邊的拐杖與他擦肩而過,徑自往前走。

    說是拐杖,其實是一根漂亮的手杖,顧嬌親手做的,他的腳沒了鑽心的疼痛後,不再像從前那般寸步難行了。

    宣平侯接連被漠視,倒也不惱,他心大,不和小孩子計較。

    他厚著臉皮跟上去。

    人長得帥,厚起臉皮來也格外好看,青山綠水、暮色明霞,統統不如他一分好顏色。

    可惜再帥也沒用,某人壓根兒就不拿眼瞧他。

    “唉。”宣平侯嘆氣。

    蕭六郎走了多久,某人就在他身後嘆氣嘆了多久。

    蕭六郎捏了捏手指,蹙眉道︰“你為什麼要跟著我?”

    宣平侯挑眉道︰“我跟著你了嗎?此路是你開?此樹是你栽嗎?”

    蕭六郎冷聲道︰“我回村子。”

    宣平侯道︰“巧了,我也是!”

    蕭六郎轉身往另一條路上走。

    宣平侯麻溜兒地跟上。

    蕭六郎頓住步子,指了指方才的小道道︰“村子在那邊!”

    被套路的宣平侯︰“……”

    呵呵,只要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宣平侯揚眉道︰“我偏要走這邊,條條大路通村子!”

    蕭六郎深吸一口氣,決定不理他了,拿他當空氣。

    他又折回了原先那條小道,走了幾步天色暗了,林子里靜悄悄的,不時有喧鬧的蟲鳴聲與詭異的鳥獸聲傳來,聲聲入耳,听得人毛骨悚然。

    這片林子樹木高大,陰以蔽日,連月光也很難傾灑下來。

    宣平侯是習武之人,目力極好,即便借著稀薄的光也能看清腳下,蕭六郎就未必了。

    本就是瘸子,還看不清路,踉蹌了好幾步。

    宣平侯大步流星地走過去,擋在他面前,微微蹲下身來,道︰“上來。”

    蕭六郎看著那個在自己面前俯下來的寬闊脊背,沒有動︰“我自己可以走。”

    宣平侯直起身子,轉過來看著他︰“你確定?夜路這麼黑,你走得了嗎?”

    蕭六郎抬起拐杖,道︰“我有拐杖。”

    啪!

    拐杖斷了。

    蕭六郎冷冷地瞪了宣平侯一眼。

    宣平侯無奈嘆氣,無辜攤手︰“不是我,是它自己斷的。”

    蕭六郎捏緊了拳頭,沒好氣地說道︰“離村子不遠了,這條路熟得很,大不了走慢點,多走一會兒,又不下雨,怕什麼!”

    話是這麼說,走了沒兩步,大雨嘩啦啦地落下來了。

    蕭六郎唰的看向宣平侯。

    宣平侯瞪大眸子︰“這回總不是我!”

    蕭六郎咬牙︰“所以你承認方才是你了?”

    “真不是我。”宣平侯一臉委屈地說。

    論厚臉皮的程度,宣平侯與老祭酒不相上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老祭酒只是在官場上演厚黑學,生活中還是蠻正常的,宣平侯則是將不要臉發揮到了極致。

    宣平侯幸災樂禍地說道︰“來嘛來嘛,我背你,你肯定走不出去的。”

    蕭六郎被他氣死了,雙目如炬道︰“誰說我走不出去?我今天哪怕只剩一條腿,我蹦也蹦出去!”

    說罷,他轉身就走。

    “哎——”

    宣平侯伸手去抓他。

    奈何蕭六郎為了躲開他的手,不管不顧往前沖,結果就是一腳踏空,啊的一聲跌進了被草叢掩住的大坑。

    他面朝下,在坑里結結實實地摔了個大馬趴。

    ……另一只腳也崴了。

    宣平侯捂住眸子沒眼看了︰“……走那麼快做什麼?拉都沒拉住!”

    宣平侯將這倒霉孩子從坑里拉了上來,平放在地上。

    蕭六郎做著垂死的掙扎︰“我不要你背!”

    “哦。”宣平侯直接彎腰,雙手繞過某人的後背與後膝,將某人抱了起來,還特別嘴欠地說,“多大的人了還要抱。”

    蕭六郎︰“……!!”

    這是什麼爹啊!來道雷劈死他吧!

    村子西頭,官員們臨時搭建的屋棚中一片熱鬧,並未因大雨而有絲毫銳減。

    道路修通了,明日就能回京了,眾人儼然都很激動,加上定安侯又帶來了不少好吃的,在村子里啃了十多天窩窩頭與咸菜的官員們難得開了一次葷。

    眾人吃得紅光滿面,似乎誰也沒注意到少了一個蕭六郎。

    還是白日里與蕭六郎一道下地干活兒的巡官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拿著手中的一塊鴨肉,問道︰“咦?怎麼不見蕭大人?”

    此話一出,眾人才齊齊往四下一看,是啊,蕭大人呢?

    不怪眾人想不起他來,實在是蕭六郎下鄉後基本不與他們這些朝廷官員混在一塊兒,他都是在賑災農耕第一線,和鄉親們打成一片。

    他不在身邊是常態,因此誰也沒刻意想起他來。

    “下雨了,許是在哪個鄉親家躲雨吧。”另一個巡官說。

    一個工部的主薄道︰“年紀輕輕的就這麼有抱負了,一來就和鄉親們打成一片,他這次的政績應當不錯吧。”

    有抱負還是有野心,只是沒嘴上挑明。

    人就是這樣奇怪,自己不下地,下地的就成了錯。

    成天跟在戶部尚書身邊的安郡王沒人說他有野心,反倒是與鄉親們打成一片的蕭六郎被誤成了在民間搜集聲望。

    安郡王看了眼顧侯爺,見他對蕭六郎漠不關心的樣子,他叫來伍楊︰“你去找找蕭大人。”

    “是!”伍楊領命出去,剛推開屋棚的門,便看見大雨中,一道威武健碩的身影,步履如風地背著一個人朝這邊走來。

    他的頭上頂著自己的外袍,蓋住了背上的人。

    他只穿著一件中衣,衣裳已被滂沱的大雨澆濕,他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水窪里,雨水淋得他幾乎睜不開眼楮。

    “怎麼了?”安郡王見伍楊愣在門口不動,問他,“出什麼事了?”

    “那、那個……”伍楊有點兒不敢認。

    眾人見狀不對,忙擠到門口來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

    有人認了出來︰“那、那不是宣平侯嗎?”

    沒人見過宣平侯如此狼狽的樣子。

    他是昭國第一美男子,他很講究,也很臭美,除了在戰場上,他從未讓人見過他衣冠不整的樣子。

    可此時的他,猶如一只在暴風雨中倉皇而過的獵鷹,為了護住背上的幼崽,忍痛拔掉了一身漂亮的羽毛,為他築起遮風擋雨的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