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53章 暖心(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53章 暖心



    再不走,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砍了顧潮的腦袋!

    雖然他該死!

    “娘娘——太妃娘娘——”

    蔡嬤嬤淒慘驚呼。

    皇帝猛地轉過身來,就看見靜太妃蒼白著臉,像一片秋季凋零的落葉搖搖欲墜。

    她含淚最後看了皇帝一眼,兩眼一閉暈倒了下去。

    皇帝上前一步接住她,抱著她幾乎瘦可見骨的身子,著急大吼︰“母妃!母妃!傳御醫——”

    靜太妃醒來已是後半夜。

    皇帝在書房批閱奏折,老侯爺跪在他對面。

    皇帝還沒想好怎麼處置他,讓他跪在院子里又太丟人,丟皇室的人!

    一個小太監來到書房門口,魏公公走過去,听他說了幾句,點頭回到書房內,小聲道︰“陛下,太妃娘娘醒了。”

    皇帝卻沒了以往那股沖過去探望她的沖動,或許是她棄他而去這件事傷到他的心了。

    他從沒想過自己在她心里還不如一個外頭的野男人。

    皇帝冷冷瞪了老侯爺一眼,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氣才沒下一道誅九族的聖旨。

    魏公公嘆了口氣,說到︰“陛下,您要不要過去看看?御醫說太妃娘娘的情況不太好,方才還吐了一口血。”

    听到靜太妃吐血,皇帝的心揪了一下。

    到底是這麼多年的母子情,不是說斷就能斷了。

    他起身去了靜太妃的寢殿。

    靜太妃剛喝過藥,臉色比前段日子更蒼白。

    皇帝忽然就想起她回宮的這段日子不是生病就是受傷,似乎的確沒過過一天安穩日子,她會想逃離也是因為太累、太苦、太害怕了吧?

    “你們退下。”靜太妃對蔡嬤嬤等人說。

    “是。”蔡嬤嬤帶著宮人退了出去。

    皇帝站在距離床鋪不遠也不近的地方,沒有立刻走過去。

    靜太妃用手肘撐起身子,輕輕地咳嗽了兩聲,她這會子的虛弱也的確不是裝的,早先被人套麻袋受的傷本就未愈,方才又筋脈斷了兩根吐了血。

    她問道︰“陛下有沒有什麼想問我的?”

    皇帝捏緊了拳頭。

    靜太妃苦澀一笑︰“算了,還是我自己來說吧,陛下方才是不是以為我要棄陛下而去了?咳咳……”

    她胸口痛得厲害,又抑制不住地咳嗽了一陣,“若我告訴陛下,我並無此意,甚至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離開陛下,陛下信嗎?”

    皇帝沒有說話。

    “是,我是沒讓龍影衛攔住老侯爺,那是因為他畢竟救過我的命,我在不知他要做什麼的情況下,不能貿貿然讓龍影衛殺了他。”

    “後面他也是著急了,以為我在皇宮受了很多苦,便想要帶我離開,我也是一時沒反應過來。我正要拒絕的,陛下就來了。”

    皇帝的拳頭拽得死死的,目光冰冷︰“那……母妃與他真的從來沒有過任何情誼嗎?”

    “沒有。”靜太妃說。

    “母妃如此確定?”皇帝問道。

    靜太妃毫不閃躲地對上他的眼神,定定地說道︰“是,我很確定自己的心意,我心里從來都只有先帝,沒有裝過其他任何一個男人。我一直拿他當救命恩人,對他沒有男女之情,是他自己誤會了。”

    她說完,忽然察覺到了什麼,猛地扭頭朝門口望去,就見老侯爺一臉震驚與受傷地站在門口。

    她一下子愣住了。

    “你不要再這麼沖動了,會連累家人的,我生是皇室的人,死是皇室的魂,我這輩子都脫離不了。我不希望你為了我落得株連九族的下場,你的家人是無辜的!”

    “想想長卿,想想承風和承林,還有那個自幼罹患心疾的孩子,你忍心為了一己之私讓他們給你我陪葬嗎?我不怕死,可我不想害了他們!”

    “從今往後,你就當沒有見過我,在陛下面前只說是一時沖動,並非男女情誼。”

    “欠你的,下輩子……下輩子還給你。”

    原本她可以有這麼多、這麼多的話穩住他,不用得罪任何一個。

    然而現在,一切都晚了。

    她唰的看向皇帝。

    皇帝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向門口的老侯爺︰“太妃娘娘的心思,顧愛卿都听見了?”

    何止听見了?

    簡直每個字都扎在了他的心窩窩上!

    老侯爺氣得渾身發抖,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靜太妃神色一變,張了張嘴。

    老侯爺卻不給她開口解釋的機會,掏出在懷中珍藏了多年的紅繩結,隨手扔進了一旁燃燒的火堆里,轉身決然離去!

    靜太妃閉上眼,埋在寬袖下的指節隱隱捏出了白色。

    ……

    發生在華清宮的事並未傳出去,華清宮上上下下都被下了封口令,就連蕭皇後過來都未曾探听到半點消息。

    莊太後那邊也沒走漏風聲。

    對于這一點,皇帝是感激的。

    他難得在上朝的途中叫住莊太後,別扭地道了聲謝。

    “謝哀家什麼?”莊太後淡道。

    這會兒又沒人盯著,裝什麼裝?

    “沒什麼。”皇帝頭也不回地走了。

    莊太後翻了個白眼︰“德行!”

    皇宮的庵堂修繕妥當了,靜太妃搬了過去,據說那日皇帝公務纏身,沒有親自將靜太妃送入庵堂。

    “不會是失寵了吧?”御花園里,一個灑掃的小宮女小聲嘀咕。

    她身旁的小太監道︰“怎麼可能?太妃娘娘可是陛下的母妃,是陛下親自將她從尼姑庵里接回宮的!”

    “可是你們沒听說最近陛下與太後和好了嗎?陛下又這麼著急地讓太妃娘娘從華清宮搬出去……”

    小宮女話才說到一半,感覺有人掐了她的胳膊一把。

    “我又沒說錯!我……”她一扭頭,看見靜太妃的轎子停在她身後。

    她嚇得撲通跪下︰“太、太、太妃娘娘!”

    靜太妃沒說什麼,倒是蔡嬤嬤怨毒地看了她一眼。

    “走了。”靜太妃說。

    “是。”蔡嬤嬤應下。

    走遠了之後,靜太妃才對蔡嬤嬤說︰“阿月,你可看見了,這皇宮里的每個人都是依附陛下而存在的……除了仁壽宮的那一位。”

    蔡嬤嬤心疼地看著她︰“娘娘。”

    靜太妃隨手掐了片葉子,摩挲著葉子喃喃道︰“沒有陛下的疼愛,在宮里喝口水都能噎死。她不用,阿月,她不用!”

    ……

    顧嬌有幾日沒去宮里了。

    蕭六郎在家時似乎也沒見他做太多事,可真到他離開了,所有人才發現他在家里是最辛苦的那個。

    別的不說,單是給三個小男子漢輔導功課就把人折磨死了。

    小淨空永遠都有十萬個為什麼,顧琰永遠都有十萬個不想學,顧小順永遠都有十萬個听不懂。

    老祭酒到底年紀大了,應付一天兩天還成,天天這麼懟著干,人都快精分了。

    況且他也不是日日得空,一旦他被國子監的公務絆住了,輔導功課的任務就落在了顧嬌的身上。

    所以顧嬌最近就忙得厲害了。

    小淨空今天有珠算的作業,顧嬌讓他把金算盤拿出來︰“你的算盤呢?楚煜還沒還給你嗎?”

    小淨空眼珠子滴溜溜轉︰“還了,不過……我又把它借給粥粥哥哥了!都是好朋友,要一視同仁嘛!”

    對,就是一視同仁,他真是個小機靈鬼!

    顧嬌將信將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假的?”

    小淨空點頭如搗蒜︰“真的真的!我沒賣!”

    顧嬌眯了眯眼。

    做完功課,晚飯還沒好。

    顧嬌去後院收晾曬的藥材,小淨空從堂屋探出一顆小腦袋︰“嬌嬌!我去找趙小寶玩啦!”

    說罷,他一溜煙兒地跑掉了!

    又是趙小寶。

    小家伙最近總是去找趙小寶,他幾時變得這麼愛與比自己小的孩子玩了?

    顧嬌覺得古怪,猶豫一番後放下藥材出了院子。

    她去了隔壁,趙大爺在院子里修凳子,見她過來,笑著打了招呼︰“嬌嬌啊!進屋坐!”

    “趙大爺。”顧嬌客氣地打了招呼,問道,“淨空過來了嗎?”

    “沒有呢。”趙大爺搖頭。

    果然。

    顧嬌又道︰“小寶呢?他在不在?”

    趙大爺道︰“小寶不在,去找虎哥兒了!”

    虎哥兒是周阿婆的孫子,在巷子的另一頭。

    難道小淨空是去那里找趙小寶了?

    趙大爺問道︰“淨空出去了嗎?”

    顧嬌道︰“是啊,他說來找小寶了。”

    趙大爺皺了皺眉,往長安大街的方向指了指,道︰“我最近幾次瞅見這孩子往那頭去,我以為你們知道呢。”

    “那我去找找。”

    顧嬌出了趙家,往長安大街的方向走去。

    小家伙最近是膽兒肥了,都敢撒謊溜出這條胡同了。

    顧嬌決定一會兒逮住小家伙後,不論他如何撒嬌賣萌都必須嚴厲懲罰他!

    顧嬌來到長安大街上,長安大街原先比玄武大街要繁華絡繹,只不過自從女學開在了玄武大街上,便帶來了不少客流量。

    如今兩條街道隱隱不分伯仲了。

    顧嬌走了幾步,隱約察覺到一道古怪的氣息。

    這股氣息很淡,若不是靠近了幾乎難以察覺。

    那人是在盯梢碧水胡同。

    顧嬌很少往這頭走,上次來時是沒這道氣息的。

    顧嬌指尖一動,一枚黑火藥倏然射出!

    對方以為是暗器,拔刀一擋,黑火藥在刀刃上 的一聲炸了!

    “哎呀!這是什麼東西呀!”

    那人自屋頂呱啦啦地滾了下來!

    顧嬌幾步上前,一腳踩上對方胸口。

    那人卻不是吃素的,哪怕被炸了一下,依舊有一絲還手之力,他一個鯉魚打挺躍起身來,避過顧嬌的腳。

    隨後揮刀朝顧嬌橫刺而去!

    顧嬌前世唯一用過的冷兵器就是匕首,想用這個傷她可不容易。

    顧嬌單手一折,抓住了他的手腕,又反手一擰,將他的匕首打掉,隨即一記手刀劈過去,將他整個人劈得趴在了牆壁上。

    顧嬌將他的雙手反剪在身後,他的臉被迫壓在在冷冰的牆壁上︰“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里鬼鬼祟祟的?”

    他怒道︰“干你什麼事!”

    對方話音剛落,一個金色的物件自他懷中掉了出來,摔在地上,不是小淨空的金算盤又是什麼?

    顧嬌眸光一涼︰“原來金算盤是被你搶走了!”

    對方嚷道︰“什麼搶走啊!我沒搶!”

    顧嬌冷聲道︰“不是搶的,那就是偷的了?”

    對方倒抽一口涼氣︰“也不是偷的!”

    顧嬌一用力,他只感覺自己的骨頭 啪作響,忙道︰“是買的!是找人買的!你喜歡就拿去好了!反正也不值錢!”

    金算盤還不值錢,口氣不小!

    這人一看就是會武功的,顧嬌擔心他是欺負了小淨空,從小淨空那里訛來的,越發不想手下留情。

    就在她差點把他肋骨折斷時,他忽然開口︰“不信你問他!就是找他買的!”

    顧嬌扭頭望去,小淨空抬頭看來。

    四目相對,小淨空的身子抖了抖。

    “嬌、嬌嬌?”他唰的將手上的東西藏在了背後。

    顧嬌兩手按著這個男人,沒手去撿算盤,于是看了看地上的金算盤,道︰“你的算盤找到了,快撿起來。”

    小淨空卻沒動。

    他低下了頭。

    灰衣侍衛道︰“小兄弟,這是我家公子找你買的算盤!你可還記得我家公子啊?那個拿白玉折扇,穿著白衣黑紗的男人。”

    小淨空的表情給了顧嬌答案。

    顧嬌松了手,灰衣侍衛疼得跌在了地上。

    這是什麼女人啊?怎麼力氣這麼大?

    顧嬌走過去,蹲下身來看著耷拉著腦袋的小淨空,問道︰“為什麼要賣掉自己的算盤?”

    小淨空低著頭︰“我想要錢。”

    顧嬌看著他,正色道︰“你要錢可以和我說,你的錢都在我這里,我只是替你保管,你要用隨時可以拿。”

    顧嬌見他沒說話,又問道︰“你要錢是想做什麼呢?”

    “買這個。”小淨空將藏在背後的包袱拿了出來。

    包袱沉甸甸的,也鼓囊囊的,不知裝了什麼。

    顧嬌拿過包袱︰“買這個做什麼?”

    小淨空低聲道︰“送給嬌嬌。”

    “送給我?”

    顧嬌古怪地打開一看,一道明艷的紅色霞光映射而來——

    她怎麼也沒料到里頭裝著的竟然會是一件嶄新的嫁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