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43章 父子(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43章 父子



    皇帝雷霆震怒!

    他恨極了那個毒婦,可偏偏他身邊的人全部一個一個被對方收買,小神醫與蕭六郎他就不說了,畢竟他們認識她在先。

    可為什麼她連他的兒子也不放過?

    小孩子是很好糊弄的,尤其這個吃貨小胖子,給他一顆甜棗他就能給人跑了。

    皇帝絲毫不覺得收買他有多難,也不認為他是當真發現了莊太後的好,不過是莊太後又在使手段從他身邊搶人罷了。

    秦楚煜在靜太妃懷中一陣哆嗦。

    靜太妃溫柔地撫了撫他的臉,道︰“別怕,去靜祖母那兒。”

    “嗯!”秦楚煜死死地躲在靜太妃懷中不出來。

    皇帝不能真把秦楚煜從靜太妃懷里拽出來教訓,他壓下火氣︰“起轎,回宮!”

    一行人回了華清宮,秦楚煜擔心父皇會揍他小屁屁,一頭扎進靜太妃的屋子。

    皇帝看著跑得比兔子還快的兒子,嘴角狠狠一抽。

    靜太妃哭笑不得地說道︰“小七還小,你別對他太嚴苛了,會讓他傷心的。”

    皇帝冷哼道︰“讓他傷心總比他丟了性命的好!”

    靜太妃嘆息著搖搖頭︰“陛下,你對太後是不是誤會太深了?仁壽宮不是虎狼之地,太後是小七的皇祖母,她怎麼可能會對小七不利?”

    皇帝站在廊下,望向寂靜的庭院,目光冰冷︰“母妃怕是忘了蕭珩當年的事了,四歲的蕭珩何其無辜?不仍是慘遭了她的毒手!”

    靜太妃就道︰“興許是誤會也說不定呢。”

    皇帝看向靜太妃,不以為意道︰“哪兒來這麼多誤會?母妃就是心底太善良,總是以德報怨,可有些人不會因此而感恩,反倒會變本加厲。”

    靜太妃就道︰“那你也不怪小七,他這麼小,什麼都不懂的。”

    皇帝蹙眉道︰“他是皇子,他就生在這樣的旋渦里,不懂又如何保命?”

    靜太妃語重心長道︰“這些都得慢慢來,不能心急,你像小七這麼大的時候不也和小七一樣單純嗎?”

    想到曾經的過往,皇帝的眼底浮現起一絲愧疚︰“正因為我懂事太晚,沒能好好地守護母妃與寧安,才讓你們在宮里吃了那麼多苦頭。”

    靜太妃搖搖頭︰“快別這麼說,我們沒吃什麼苦頭,太後她從前……還是給了我們母子三人諸多庇佑。”

    提到莊太後,皇帝便是一陣厭惡與窩火︰“她那不叫庇佑,充其量是處心積慮的謀算。”

    靜太妃擺擺手︰“好了好了,不爭執這個了,你先去忙,小七慢慢教就好,不急于一時。”

    話說到這份兒上,皇帝不好再揪著秦楚煜不放︰︰“小七就拜托母妃了。”

    靜太妃溫和一笑︰“我知道,一會兒我差人送他回皇後那里。”

    御書房積壓了不少奏折,皇帝去批閱奏折了,靜太妃則回了屋。

    秦楚煜躲在多寶閣的後面,伸出一顆圓乎乎的腦袋小心翼翼地打量。

    靜太妃好笑地走了過去,在椅子上坐下,對他道︰“過來吧,你父皇走了,不用害怕了。”

    秦楚煜將信將疑地問道︰“父皇真的走了嗎?”

    靜太妃笑道︰“走了,靜祖母是出家人,不騙你。”

    “哦。”秦楚煜記得小淨空曾說過,出家人不打誑語,就是出家人不撒謊的意思,秦楚煜放下心來,走到靜太妃身邊的椅子上坐下。

    他如釋重負地輸了口氣︰“哎,嚇死我了。”

    靜太妃拿出帕子,擦了擦他額頭的汗水,道︰“你父皇又不會吃了你。”

    秦楚煜撇嘴兒︰“可是他會揍我!”

    靜太妃為他擦汗的動作一頓︰“你父皇經常揍你嗎?”

    “嗯……”秦楚煜仔細想了想,“揍過幾次,倒也不算太經常。”

    靜太妃擦完他額頭,又擦他的臉頰︰“你父皇對你嚴厲是因為器重你,你是他的嫡子,與別的皇子不一樣的。”

    “我知道。”秦楚煜很小就知道自己和太子哥哥是皇後嫡出,比別的皇子出身高貴,要不他怎麼能在皇宮橫行霸道呢?

    俗話說得好,七**,嫌死狗,秦楚煜正是連狗都嫌的年紀,又叛逆又講不通道理,最近連太子都有些不想看見他了。

    靜太妃溫聲道︰“你父皇是為你好。”

    秦楚煜哼唧道︰“哼,他為我好就不會編謊話騙我!”

    靜太妃似是被他的小樣子逗笑了︰“你父皇編什麼謊話了?”

    秦楚煜氣呼呼地道︰“他說皇祖母不是好人!”

    天地良心,皇帝從沒親口對他講過這種話,他只是不許秦楚煜去仁壽宮,莊太後不是好人的結論是秦楚煜察言觀色總結出來的。

    別看小孩子單純,但在某些事情上格外敏感。

    譬如他就能感覺到每次皇帝看莊太後的眼神都像是看壞人,而皇帝不許他接近太後也從某方面驗證了這一點。

    加上蕭皇後以及身邊的人全都對莊太後諱莫如深。

    他會這麼總結就並不奇怪了。

    靜太妃摸了摸他的頭︰“那小七覺得呢?皇祖母是好人嗎?”

    “嗯……”秦楚煜很是認真地思忖了片刻,嚴謹地說道,“反正她不壞!我今天在皇祖母宮里吃飯,我把好大一碗湯灑在她身上了,她沒有罰我,也沒有罵我。”

    靜太妃溫柔而慈祥地看著他道︰“小七是皇子,沒人會罵小七的。”

    秦楚煜鼻子一哼︰“她連父皇都罵過!我听見了!”

    “是嗎?”靜太妃笑了笑,垂眸,放下了帕子。

    ……

    皇帝去御書房批閱奏折,批閱到一半他將折子淡淡地放在了桌上。

    魏公公關切地問道︰“陛下,您怎麼了?是屋子里太悶了嗎?”

    “不是。”皇帝捏了捏有些酸脹的眉心。

    魏公公說道︰“您累了,這些折子明日再閱吧,明日也不早朝。”

    昭國並非日日早朝,每月也是有幾日休沐的。

    皇帝喝了口茶,淡道︰“朕不困。”

    “那陛下是在什麼事煩心?”魏公公問道。

    皇帝沒回答,而是說道︰“何公公呢?你去把他叫來一趟。”

    “是。”

    魏公公趁著夜色將何公公帶來了御書房。

    御書房沖皇帝行了一禮︰“奴才叩見陛下。”

    “讓你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皇帝沉聲問道。

    他說的是靜太妃在御花園遇襲一事。

    何公公說道︰“暫時還沒有太大頭緒,只查到刺客應當是從冷宮附近潛入皇宮的,那里的防守比較薄弱。另外,奴才揣測,刺客應當是有同黨與他里應外合,同黨引開龍影衛,他再去偷襲靜太妃。”

    只可惜,龍影衛是死士,他們只听命行事,從不與人交流,從龍影衛嘴里根本問不出任何信息。

    因此何公公也就沒費力去找龍影衛盤問了。

    皇帝也知龍影衛的特殊之處,沒怪罪何公公辦事不力。

    只是他很好奇,龍影衛是怎麼被人引開的?

    龍影衛與尋常暗衛不同,他們不會因為一點風吹草動就追過去棄自己的主子不顧。

    除非是靜太妃給他們下達了去追的命令,可靜太妃並沒有。

    皇帝想不通誰有這等本事把龍影衛引走?

    而且何公公搜遍了皇宮也沒發現誰的尸體或者一絲一毫血跡,換言之,龍影衛被引走後,要麼是沒見到那人,要麼是見到了卻沒與對方交手。

    沒見到是不可能的,龍影衛要追誰,不會追不上。

    可為何沒交手呢?

    龍影衛不會輕易攻擊手無縛雞之力之人,這大概是先帝為了防止他們誤殺平民百姓而設下的命令。

    難道那人不會武功?

    可既然不會武功,又如何將龍影衛引開?

    皇帝想得頭都大了。

    就在皇帝為此事糾結不已之際,一名坤寧宮的小太監忽然神色匆匆地來報︰“陛下!不好了!七殿下出事了!”

    皇帝忙撇下公務,起身去了蕭皇後的坤寧宮。

    蕭皇後讓人給皇帝遞消息的同時也差人去叫了御醫,御醫與皇帝同時坤寧宮,御醫顧不上向皇帝行禮,拎著藥箱快步進了秦楚煜的寢殿。

    寬大柔軟的床鋪上,秦楚煜捂著自己的小肥肚子,疼得滿床打滾︰“母後——我疼——我疼死了——”

    蕭皇後心疼不已,坐在床邊試圖把小兒子抱進懷里。

    可秦楚煜太疼了,他根本在蕭皇後的懷里待不住。

    御醫忙走過去,放下藥箱,跪在床邊開始為秦楚煜把脈。

    甦公公與另一位孔武有力的嬤嬤按住他,防止他亂動。

    蕭皇後急得眼眶都紅了︰“御醫!七皇子怎麼了!”

    御醫欠了欠身道︰“微臣要檢查完才能告知娘娘。”

    “那你快查!”蕭皇後說。

    御醫雖然已經在查了,但還是恭敬應下︰“是!是!”

    皇帝神色凝重地走了進來︰“小七出了什麼事?”

    “陛下!”蕭皇後含淚撲進他懷里,熱淚吧嗒吧嗒砸在他的手背上。

    素來端著皇後的身份,從不御前失儀的蕭皇後哭成了淚人。

    也就是這一刻,皇帝才感受到了自己的皇後也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一個普通的母親。

    皇帝的心軟了一把,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別哭,告訴朕,怎麼了?”

    蕭皇後哽咽道︰“臣妾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小七剛回來時還好好兒的,忽然就捂著肚子說痛……”

    皇帝問道︰“他今日晚膳吃的什麼?”

    “他、他在仁壽宮吃的……”蕭皇後用帕子抹了淚,正色道,“小德子!”

    小德子拖著受傷的身子挪進屋。

    顯然,甦公公方才還是罰過他了。

    他跪下,給皇帝與蕭皇後磕了頭︰“奴才,叩見陛下,叩見皇後。”

    蕭皇後冷聲道︰“本宮問你,七皇子在仁壽宮有沒有吃什麼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小德子撓頭,“好像都挺奇怪的,那些面餅和包子都是奴才沒見過的,像豬、像魚……”

    皇帝听懂了,那是小淨空平日在碧水胡同吃的特色點心︰“除了這些,可還有別的?”

    “再就是些菜肴。”小德子將桌上的菜式報了一遍。

    沒什麼問題,都是平日里皇帝與蕭皇後也會吃的菜式。

    蕭皇後問道︰“那……他們有沒有單獨給七皇子吃什麼?”

    不怪蕭皇後如此懷疑,實在是蕭珩的悲劇歷歷在目,她不希望自己兒子成為第二慘遭太後毒手的人!

    “沒有。”小德子搖頭。

    蕭皇後蹙眉道︰“會不會單獨喂了但是你沒看見?你一直都守著七皇子嗎?寸步不離的?”

    “這……”小德子心虛地低下頭,害怕地說道,“奴才、奴才去了趟茅房。”

    “你!”蕭皇後氣得險些給他一個耳光!

    另一邊御醫診斷完畢了,他對皇帝與蕭皇後道︰“啟稟陛下,啟稟皇後,七殿下是吃多了,吃壞了肚子,伴有腹脹氣、腹絞痛,臣一會兒給七殿下吃點消食的藥丸,以後七殿下可不能再這麼吃了,很傷身體的。”

    蕭皇後氣惱道︰“陛下,你听!仁壽宮果真沒安好心!”

    皇帝已經知道秦楚煜是被小淨空帶去仁壽宮的了,顧嬌也在。

    皇帝並不覺得顧嬌會毫無節制地讓秦楚煜吃東西。

    御醫給秦楚煜喂了消食的藥丸,秦楚煜放了幾個大臭屁後總算是沒那麼痛了。

    方才的爭執他全听見了,父皇與母後都認為是皇祖母把他喂成這樣的。

    其實不是。

    但如果他說了實話,他就得受懲罰。

    他內心天人交戰。

    從前的秦楚煜一定不會坦白,他最怕被父皇懲罰了,為了逃避懲罰,他可以昧著良心做一個撒謊的孩子!

    但這一次,他選擇了坦白。

    他咬咬牙,把心一橫,說道︰“我沒在仁壽宮吃多……我是出了仁壽宮後又吃了……顧嬌在仁壽宮就交代我不許再吃了……我……我沒忍住……”

    “你吃什麼了?”皇帝問。

    秦楚煜不敢看父皇的眼楮,將小腦袋垂得低低的︰“吃了幾塊桂花糕……還喝了一碗冰鎮酸梅汁……”

    蕭皇後眸光一厲︰“誰把這些吃食拿給給七殿下的?本宮早警告過你們,不許偷偷給七殿下吃東西!本宮倒要看看誰敢違抗本宮的命令!”

    甦公公小聲道︰“娘娘,坤寧宮今日沒做冰鎮酸梅汁。”

    魏公公清了清嗓子,對皇帝道︰“陛下,咱們華清宮做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