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36章 套麻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36章 套麻袋



    一行人乘坐馬車回了碧水胡同。

    “我有一事不明。”臨下車時,顧長卿忽然開口。

    “何事?”老祭酒問。

    顧長卿沉思道︰“先帝的龍影衛既然是效忠陛下的,那應當清楚陛下十分看重嬌嬌,為何還會助紂為虐去傷害嬌嬌?”

    老祭酒答道︰“這就是龍影衛有別于尋常死士的地方,他們是殺人的工具,沒有自己的思想,只會听命行事,陛下讓他們效忠靜太妃,那靜太妃的話就是他們的聖旨,除非陛下親自將他們收回來。”

    “原來如此……”顧長卿恍然大悟,他在軍營待了這麼久,自認為熟知昭國的高手領域,卻不料自己只了解了冰山一角,明面之下原來潛藏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我還是太年輕了啊。”

    他喃喃。

    老祭酒拍拍他肩膀︰“現在知道也不晚,你祖父是陛下心腹,他定然是知曉龍影衛的存在的的,只是時機未到,所以未曾告訴你。早年的龍影衛是很強大的,可惜死的死傷的傷,到這一代估摸著只剩下靜太妃的那幾個。陛下自己都不曾見識過龍影衛的可怕,他根本不清楚自己送給靜太妃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殺人兵器。”

    顧長卿點頭︰“難怪听魏公公說,陛下最近又多派了幾名暗衛去靜太妃身邊。”

    老祭酒道︰“有了龍影衛,哪里還需要暗衛?陛下才是太年輕了啊。”

    “等等。”顧長卿忽然想起一件事來,“陛下曾經遭遇過一次刺殺,那些人里莫非就有龍影衛?龍影衛連陛下都殺嗎?”

    “這倒不會。”老祭酒搖頭,“龍影衛不會去刺殺陛下,這是先帝留給他們的第一道命令,第二道才是听命于陛下。哪怕陛下讓他們殺了自己,龍影衛也會先遵循第一道命令。上次刺殺陛下的人是陳國質子,不過陳國質子不可能如此清楚陛下的行蹤,他在皇宮有內應。”

    顧長卿道︰“那個內應會是靜太妃的人嗎?”

    老祭酒摸了摸胡子,陷入沉思︰“目前暫時沒有證據表明是她。如果是她所為,她為何要行刺陛下?殺了陛下對她有什麼好處?”

    顧長卿想了想︰“要是她的目的不是殺死陛下,而是刺傷陛下嫁禍給莊太後呢?”

    事實上,陛下確實將那次刺殺的賬算到了莊太後的頭上。

    老祭酒神色凝重︰“不排除這種可能。”

    如果真是如此,那靜太妃此人就太可怕了,她對付莊太後尚可認為是在向莊太後復仇,亦或是爭奪太後之位,可陛下如此敬重她,她也下得去手——

    “希望是我們猜錯了。”顧長卿說。

    陛下如此敬重靜太妃,除了不是她肚子里生出來的,幾乎與她親生骨肉無異。

    顧長卿很理解陛下對靜太妃的感情,曾經顧承林與顧承風對凌姨娘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凌姨娘只是一個姨娘,顧承林與顧承風自幼便知道自己有親娘,在他們心里還是親娘更重要的。

    陛下出生便被抱到靜太妃的宮里,過繼到靜太妃的名下,母子親厚多年,一直到長大了陛下才得知自己的生母是個宮女。

    那時的他早已無法對生母生出任何感情。

    先帝也不會允許他對一個低賤的宮女生出母子之情。

    陛下若是被靜太妃所傷害,那種打擊是毀滅性的。

    二人說話的功夫,馬車抵達了家門口。

    馬車停下,四周靜了。

    二人這才听到身邊傳來的均勻的小呼嚕聲,卻原來是顧嬌不知何時抱著枕頭睡著了。

    小丫頭睡得香,臉頰壓在枕頭上,壓得肉唧唧的,又被這悶熱的天氣烤得紅彤彤的。

    二人都忍不住笑了。

    這丫頭啊,對這些事當真沒半點興趣,不讓套麻袋就索性睡大覺去了。

    我先下去。

    老祭酒無聲地說。

    顧長卿頷首,沖老祭酒躬身行了個晚輩的禮。

    二人都沒吵醒顧嬌。

    顧長卿留在馬車上,從桌子底下拿了把蒲扇,為顧嬌輕輕地扇了起來。

    約莫是涼快了,顧嬌皺著的眉頭都舒展了。

    在前院摘菜的姚氏看見這一幕,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肚子,眼神掠過一絲柔和。

    顧嬌這一覺直接睡到小淨空從國子監回來。

    小喇叭精一到家,便開始不知疲倦地叭叭叭,顧嬌想不醒都難。

    所幸也睡飽了。

    顧長卿軍營還有事,就不留下吃晚飯了。

    傍晚時分,胡同里炊煙裊裊,蕭六郎也從翰林院散值回來了。

    他去了一趟老祭酒那邊,談了些事,回到家里時就發現顧嬌坐在東屋蔫噠噠的。

    她睡了一下午,按理說精神頭該很足才是。

    可她那長吁短嘆的小樣子,真是嘆出了小淨空模仿隔壁趙大爺的精髓。

    蕭六郎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角。

    吃過飯,顧嬌沒精打采地回了屋,繼續蔫噠噠。

    蕭六郎叩響房門︰“是我。”

    顧嬌坐起身子︰“進來。”

    蕭六郎推門而入。

    顧嬌以為他又是來給自己送綠豆湯的,雖然肚子不餓,但還是十分配合地在桌邊坐下了。

    哪知蕭六郎手里卻並沒有遞給她一碗綠豆湯,而是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她。

    顧嬌漸漸察覺出一絲不對勁來。

    她抬頭迎上蕭六郎的眼神,古怪地問︰“干嘛?”

    蕭六郎深不見底的眸子里波光熠熠,有著連自己都不曾察覺的無奈笑意︰“不是要想套麻袋嗎?”

    “嗯?”顧嬌豎起了小耳朵!隨後她眨眨眼,望向窗子,一本正經地說,“我不是那種人。”

    蕭六郎差點就信了,扶一把把人扶得下不了床,你的確不是那種人。

    蕭六郎忍住笑意,正色問道︰“那……進宮看姑婆去不去?”

    顧嬌坐直了小身子︰“這個……當然去!”

    “換上這個。”蕭六郎變戲法兒似的拿來了一套小太監的衣裳。

    他出去後,顧嬌將衣裳換上,帽子也戴上。

    房門被拉開,一個俏皮的小太監走了出來。

    蕭六郎猝不及防,眼楮都看直了。

    他萬萬沒料到女人穿起太監的衣裳來會是這般俏皮可愛的模樣,一雙大眼楮眨巴眨巴的,水靈晶亮,巴掌大的小臉,五官精致得不像話,就連那塊總被人詬病的紅色胎記也好似有了一絲別樣的靈氣。

    若是宮里的小太監都長這個樣,那還納什麼妃、選什麼秀啊?

    “好看嗎?”顧嬌問。

    “還行。”某人一臉高冷地說,“上車了。”

    二人上了馬車。

    今日是南湘親自去清和書院接走了顧小順與顧琰,劉全得了空閑,不過這下也不閑了,要送倆人入宮了。

    顧嬌乖乖地坐在馬車里,伸直雙腿,一下一下繃著小腳尖,看得出心情不錯。

    馬車來到宮門口,蕭六郎大大方方地出示了自己的仁壽宮令牌。

    “勞煩看一下馬車內可還有旁人?”侍衛客氣地說。

    蕭六郎掀開簾子,大大方方地任侍衛打量,可事實上他將顧嬌擋了大半,只能看出小太監的衣裳。

    蕭六郎面不改色地道︰“是仁壽宮的小公公。”

    “啊,原來如此,蕭修撰請。”侍衛側過身放行。

    馬車一路駛過金鑾殿,臨近後宮便不能再往前了。

    蕭六郎道︰“好了,就停在這里吧,劉叔你先回去,一會兒我們自己回。”

    劉全道︰“我等你們!”

    蕭六郎道︰“不用,姑婆會派人送我們的。”

    “也是。”劉全笑了笑,“那我先走了!”

    劉全離開後,蕭六郎與顧嬌去了華清宮附近。

    夏季晝長夜短,這會兒時辰不早了,卻依舊暮色無邊。

    靜太妃有飯後散步消食的習慣,晚膳後她便與蔡嬤嬤等人去了御花園。

    上午在華清宮發生的事對她多少有點影響,她的臉色不大好看。

    蔡嬤嬤扶著她,幾個小宮女跟在後頭不敢說話。

    “去亭子里坐坐。”靜太妃對蔡嬤嬤說。

    “是。”蔡嬤嬤扶著她走上台階,在涼亭的石凳上坐了下來,隨後她吩咐一名小宮女,“去泡壺花茶過來。”

    “是!”小宮女去附近的茶室泡茶。

    晚風習習,垂柳依依,御花園沐浴在一片寧靜祥和之下。

    小宮女端來了茶水,倒了一杯雙手呈給靜太妃。

    蔡嬤嬤伸手去接,踫了一下 的倒抽一口涼氣,厲聲道︰“大膽!你想燙死太妃娘娘嗎?!”

    “啊!奴婢不敢!”小宮女嚇得撲通跪下,因動作幅度太大,杯子里的茶水蕩出來,濺了她滿手,瞬間她的手背紅透。

    靜太妃輕聲道︰“算了,她又不是故意的,年紀小,多教教就是了。你起來。”

    “多謝太妃娘娘!多謝太妃娘娘!”小宮女感激涕零,顫顫巍巍地站起身。

    “放下吧。”靜太妃看著她手中的茶水說。

    “是!”小宮女將茶水放在了石桌上。

    靜太妃又道︰“讓我看看你的手。”

    小宮女唰的將手縮到了背後︰“不敢侮了娘娘的貴眼!”

    “只管給我看看。”靜太妃語氣慈祥。

    “……是。”小宮女低頭,忐忑地伸出一雙手來。

    靜太妃看了看她的手背,道︰“都燙紅了,不必在我跟前伺候了,回去擦點藥膏。”她說著,頓了頓,又道,“差點忘了這不是庵堂,你們這些小姑娘自己手里沒藥膏。蔡嬤嬤,你帶她去我房中,拿一瓶燙傷膏給她。”

    蔡嬤嬤笑道︰“娘娘真是宅心仁厚。”

    “多謝太妃娘娘!”小宮女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個響頭。

    一旁見了這一幕的宮女太監莫不覺得靜太妃真是面慈心善的主兒,吃齋念佛多年,菩薩心腸,比仁壽宮那位容易相處多了。

    在仁壽宮做事,時刻將腦袋別在腰上,不知何時就觸怒了那一位,被打死都沒處說理的。

    蔡嬤嬤領著小宮女退下。

    不遠處的蕭六郎收回目光,對顧嬌道︰“我肚子不舒服,突然想去一趟恭房,你在這里等我……算了,還是別等了,你先去仁壽宮,一會兒我自己過去。”

    顧嬌看看不遠處的靜太妃,又看看蕭六郎,點頭如搗蒜!

    蕭六郎唇角微勾,抿了抿唇︰“那我去了。”

    顧嬌︰快去快去!

    被媳婦兒嫌棄的蕭六郎︰“……”

    蕭六郎往恭房走去,他自然不是真的要出恭。

    他盡量走遠些,在無人經過的假山後,他自寬袖中拿出一只竹笛。

    他方才去見了老祭酒,已從對方口中了解到了顧嬌遇刺以及華清宮發生的事,知道了靜太妃手里有先帝死士的事。

    有件事或許連老祭酒與陛下都不知道,那就是信陽公主手中也有先帝留下的死士。

    蕭六郎定了定神,吹響了手中的竹笛。

    繁茂的大樹上,一道抱著長劍、靠著樹身閉目養神的黑色身影忽然雙耳一動,睜開了眸子,他握緊手中長劍,神色一凜,施展輕功朝笛聲的方向飛掠而去!

    蔡嬤嬤帶著那個被燙紅了手背的小宮女走了,亭子里只剩靜太妃與余下幾名宮人。

    “奴婢們去給娘娘摘先花來吧。”一個小宮女說道。

    “也好。”

    靜太妃點頭,“你們都去吧,快些摘完,天要黑了。”

    “是!”

    四名宮女太監走下台階,在花叢里摘起花來。

    四周埋伏著幾名暗衛。

    咻!

    一個暗衛不見了。

    咻!

    又一個暗衛不見了。

    咻咻咻!

    所有暗衛都不見了!

    靜太妃隱隱察覺到什麼,眉頭一皺,唰的轉過身來,卻根本還沒看清便被某人套了麻袋!

    她到底是會武功的,不比太子妃之流,她指尖一轉,一枚毒針朝著顧嬌射了過來!

    喲 !

    毒蠍子!

    幸虧顧嬌早有準備,側身一讓,抓著針管朝著她的大腿胳膊刺了下去!

    靜太妃連叫都來不及,便被藥倒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