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34章 暴露(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34章 暴露(兩更)



    怎麼會是……她?

    顧長卿不可思議道︰“她……行刺了嬌嬌……那之前元帥府與侯府的事?”

    老祭酒是知道這件事的,畢竟顧長卿越獄來看顧琰時,是老祭酒將顧長卿放進家里的。

    老祭酒道︰“那件事雖無證據,不過從動機來看,也確實挺像她。除了她,大概沒誰如此著急地見不得陛下與太後和好了。”

    哪怕莊家希望自己只手遮天,可若是莊錦瑟與陛下關系和睦,他們也並不認為是一件壞事,反而若是能籠絡陛下,讓陛下許莊家更多好處,莊太傅也是高興的。

    只是陛下總是不上莊家的賊船而已。

    老祭酒接著道︰“我猜,她對太後之位還是耿耿于懷的,她想做太後,她想除掉莊錦瑟。只是她把自己隱藏得太好,乃至于明明她嫌疑最大,卻愣是沒一個人去懷疑她。”

    顧長卿的眼眸里閃過了什麼,他捏緊拳頭,眉目一片冰冷。

    “她最近只怕也盯上六郎了。”老祭酒猶豫片刻,還是將玉佩的事說了,“而且……當年昭都小侯爺被太後下毒,我懷疑也是她干的。”

    顧嬌的眼神也冷下來了。

    老祭酒見兄妹倆一副要進宮將人就地正法的樣子,忙勸道︰“你們倆先別沖動,千萬不能進宮殺人!有先帝的死士在,你們殺不了,反而還可能受傷。其次,你們就算殺了,也名不正言不順的,陛下饒不了你們,本朝律法也饒不得你們。”

    顧長卿冷聲道︰“難道就讓她這麼逍遙下去?”

    老祭酒呵呵道︰“對付這種人,當然得劍走偏鋒了!”

    “怎麼劍走偏鋒?”顧長卿問。

    老祭酒高深莫測地笑了笑︰“自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以其人知道還治其人之身,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並非易事。

    尤其這老白蓮藏得深,連老祭酒都自嘆不如。

    不過老祭酒一貫不服輸,你可以學問高過我,官職厲害過我,可茶你不能茶過我!

    人生如戲,互飆演技嘛!

    顧嬌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背簍。

    老祭酒道︰“這麼晚了,去哪兒?”

    “去看姑婆。”顧嬌面不改色地說。

    老祭酒︰“背簍放下。”

    顧嬌眨了眨眼,將小背簍放下。

    “匕首拿出來。”

    顧嬌一臉幽怨地將一把黑色玄鐵匕首拿了出來。

    “另外三把。”

    顧嬌又將藏在身上的三把匕首摸了出來。

    “麻袋拿出來。”

    “暗器拿出來。”

    “毒針拿出來。”

    “還有你做的那什麼 啪響的玩意兒。”

    顧嬌撇嘴兒︰“那個沒有了。”

    老祭酒︰“毒蟲。”

    “毒蛇。”

    顧長卿听到後面太陽穴突突直跳,你一個姑娘家的小背簍里裝這麼多虎狼之物的嗎?連毒蛇都有!

    顧嬌將小背簍里的東西掏得干干淨淨,只剩下一個小藥箱。

    小藥箱里藏不了活物以及不屬于它的東西,否則會消失不見,這個顧嬌試過。

    老祭酒可太了解這丫頭了,今日若不阻止她,她能直接進宮把靜太妃套麻袋了。

    可這風險實在太大。

    他不允許她鋌而走險。

    顧長卿自動忽略妹妹那一背簍怪東西,看向老祭酒道︰“霍祭酒打算具體怎麼做?”

    老祭酒摸了摸胡子︰“這個嘛……”

    他法子倒是有,可還差個工具人!

    此人需得極受皇帝信任,且能輕易入宮。

    單是第二點,對他來說倒還不算太難,可自打被皇帝發現給他做了一段日子的爹後,皇帝便對他心生了不少怨懟。

    不如從前那般深信他了。

    老祭酒仰天長嘆,臣子不易做啊。

    正長吁短嘆間,胡同里傳來了噠噠噠的馬蹄聲以及車 轆的轉動聲,聲音在隔壁門口停下,緊接著整條胡同都听見了小淨空炸毛的咆哮︰“啊啊啊!我再也不要和你出去了!不好玩不好玩!一點也不好玩!”

    老祭酒嘀咕︰“出了什麼事?他和誰出去了?被氣成這樣?”

    顧嬌與顧長卿也不知。

    三人走了出去。

    小淨空從一輛高大的馬車上蹦下來,蹦完生氣得直跺腳!

    “淨空。”顧嬌喚了一聲。

    小淨空看到從姑爺爺宅子里走出來的顧嬌,委屈地小嘴兒一癟,噠噠噠地跑過去,撲進了顧嬌懷里。

    顧嬌蹲下身來,擦了擦小家伙額頭的汗水,又摸了摸他領子,衣裳全汗濕透了。

    宣平侯自馬車上走了下來,挑眉看了小家伙一眼,呵呵道︰“帶你去那麼高檔的酒樓吃東西,你還不領情。”

    “侯爺。”顧長卿拱了拱手。

    “嗯。”宣平侯淡淡地應了一聲。

    小淨空特來氣︰“你還說你還說!那麼大的酒樓!那麼多好菜,你就給我點了一個蛋!”

    宣平侯輕咳一聲︰“那是鮑汁鹵的蛋,很貴的,再說了,你一個孩子能吃下那麼多東西嗎?本侯不是帶你去劃船了?”

    “那是什麼破船!還漏水!我舀水舀了一路!嗚嗚嗚!”小淨空委屈死了,“嬌嬌,我胳膊酸。”

    有二十個銅板的船,也有五十個銅板的船,再往上走,也有一兩銀子的烏篷船。

    宣平侯租了一條最便宜的船,沒棚子不說,劃船劃到一半底兒還漏了。

    到最後,也不知是人劃船還是船劃人。

    顧嬌將小淨空抱了起來,小淨空趴在她懷里,委屈得直抽抽。

    這是怎樣驚心動魄的一天啊!

    他再也不要和這只一毛不拔的蕭猴猴出去了!

    “我先帶淨空進去。”顧嬌說著,轉身進了宅子。

    顧長卿與老祭酒看向宣平侯,神色一言難盡。

    知道你摳,但也不至于這麼摳吧!

    宣平侯輕咳一聲,哼哼唧唧地說道︰“這麼看著本侯做什麼?本侯也很辛苦的!本侯連阿珩小時候都沒帶過,勞心勞力帶了小家伙一天,他連聲師父也不叫。”

    “你想給小淨空做師父啊?”老祭酒上下打量了宣平侯一番,眼神一點一點亮了起來,“這個簡單吶,你幫我辦一件事,我便想法子讓淨空叫你一聲師父!”

    宣平侯將信將疑地看了老祭酒一眼。

    夜里下了一場雨,消散了不少暑氣,天蒙蒙亮時大雨停歇,皇宮滿庭芬芳,混合著泥土濕潤的氣息,令人心曠神怡。

    蕭皇後早早地起了。

    按宮規,她該去仁壽宮給莊太後請安的,可誰讓莊太後不是普通太後,她得去早朝,倒是省了她這個兒媳去她面前立規矩。

    不過,不給莊太後請安,不代表不給靜太妃請安。

    “娘娘,這支孔雀點翠釵好看。”為蕭皇後梳頭的小宮女說。

    蕭皇後看著銅鏡中的自己,長長嘆了口氣︰“歲月催人老,紅顏易逝,珠釵再好看又有什麼用?人老了,戴什麼都沒姿色了。”

    小宮女忙道︰“皇後娘娘怎麼會老呢?您是花中牡丹,國色天香,亦是山中松柏,經霜彌茂!您只會越來越好看!”

    蕭皇後淡淡一笑︰“就你嘴甜。”她揚了揚手,示意小宮女將珠釵為她戴上。

    小宮女戴上那支孔雀點翠釵,又為她挑選了幾朵白玉珠花。

    “娘娘是皇後,不以色侍人,何懼歲月蹉跎?”

    廖嬤嬤端著一盆花瓣泡的清水走了進來。

    蕭皇後笑了笑︰“嬤嬤所言極是。”

    她是皇後,是陛下的妻子,與那些鶯鶯燕燕的後妃不同,她和陛下是賜過婚、拜過堂、有著真正夫妻情誼的人。

    男人嘛,可以花點心思給別的女人,但妻子終歸是妻子。

    蕭皇後將手泡進花瓣水中。

    廖嬤嬤道︰“娘娘,宣平侯來了。”

    “哥哥來了?”蕭皇後眸子一亮。

    廖嬤嬤暗嘆,也只有在宣平侯面前娘娘才會露出出閣前姑娘家的一面。

    “快請!”

    不是快宣,是快請。

    蕭皇後對這個兄長是極為敬愛的,當然宣平侯待自家妹妹也不賴。

    蕭皇後在會客的清悠閣見了宣平侯。

    宣平侯拱手行禮︰“臣,見過皇後。”

    蕭皇後欲言又止,瞥了眼閣內的宮女太監,沉聲道︰“你們都退下,本宮與宣平侯說幾句體己話。”

    “是!”

    宮人們依次退下。

    蕭皇後這才笑著站起身,朝宣平侯走來︰“哥哥!”

    宣平侯嫌棄地看了她一眼︰“你今天怎麼打扮得像只鳥?”

    一盆冷水潑下來的蕭皇後︰“……”

    蕭皇後深呼吸。

    哥哥這張嘴,真是數十年如一日的沒有變過啊!

    蕭皇後與宣平侯在椅子上坐下,她沒坐在台階上的主位上,而是坐在了宣平侯的身旁。

    蕭皇後問道︰“哥哥近日可好?”

    宣平侯道︰“挺好,皇後呢?”

    蕭皇後笑了笑︰“我自然也好。”

    宣平侯看著她精致的妝容、累贅的首飾,問道︰“可後悔入宮了?”

    “怎麼會?”她才不後悔呢,能母儀天下不好嗎?何況陛下雖有後宮佳麗三千,卻未曾真正冷落過她這個皇後。

    當初嫁給皇帝是她自己的意思,算起來是她截了莊貴妃的胡。

    莊貴妃才是皇帝的正妃,可皇帝登基後,只封了莊貴妃為二品莊妃,卻下旨迎娶了她為皇後。

    為此,她與蕭家沒少遭受莊太後一脈的刁難,全是哥哥以一己之力扛了下來。

    所以她心里對哥哥是感激又崇敬的。

    她笑著問道︰“哥哥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了?”

    “有點事要拜托你。”宣平侯說。

    “何事?”蕭皇後問。

    宣平侯說道︰“有位故人托我帶一樣東西給靜太妃,是很珍貴的東西,讓我務必親手交到靜太妃的手上。”

    蕭皇後笑了笑,說道︰“我還當什麼大不了的事呢?這有何難?我正要去華清宮給靜太妃請安,不如哥哥隨我一同前往吧。”

    “好。”宣平侯點頭。

    兄妹二人去了華清宮。

    自打靜太妃搬來這里,華清宮就熱鬧多了,後宮有資格來給靜太妃請安的後妃全都來了,討好靜太妃的心是真的,想偶遇皇帝也不是假的。

    蕭皇後不必偶遇皇帝,可皇帝視靜太妃如生母,蕭皇後自然敬她如婆母。

    只是蕭皇後萬萬沒料到的是莊貴妃也來了。

    後宮兩個最有權勢的後妃在華清宮門口相遇,帶著各自的太監與宮女,氣氛都好似凝固了。

    二人在後宮原是不相上下,不過今日有宣平侯給蕭皇後撐腰,蕭皇後的氣場比往常格外強大了些。

    “宣平侯。”莊貴妃含笑打了招呼。

    “貴妃娘娘。”宣平侯敷衍地拱了拱手。

    他在皇帝面前也這般尿性,莊貴妃便不計較他的態度了,莊貴妃笑著看向蕭皇後︰“皇後是來給太妃娘娘請安嗎?”

    “難道貴妃不是?”蕭皇後淡問。

    莊貴妃笑了笑︰“寧王前幾日剿了一伙山匪,村莊的百姓感激陛下恩德,特地做了一些茶餅托寧王帶給陛下。寧王仍在山中善後,只能讓侍衛送回來,由本宮代勞了。”

    寧王,寧王。

    明明她兒子才是太子,偏生陛下總讓太子在上書房學習,寧王卻常被委以重任,幫著陛下治理天下!

    想如今,寧王在百姓中的聲望已經快要壓過太子了!

    蕭皇後的手指一緊,眸中掠過冷光。

    “我們進去吧。”宣平侯說。

    蕭皇後給了莊貴妃一個白眼,與宣平侯邁步進了華清宮。

    莊貴妃微微欠身,也甚是敷衍。

    一直到蕭皇後與宣平侯進入靜太妃的寢殿了,莊貴妃的神色才冷了下來。

    一旁的女官冷哼道︰“有什麼了不起?要不是陛下與太後決裂,這後位早是娘娘的囊中物了!”

    莊貴妃譏諷道︰“坐上後位又有什麼用?生了兩個草包兒子,難當大任!”

    莊貴妃也進了華清宮,她今日確實是來給皇帝送茶餅的,民間的東西不講究,也不干淨,可皇帝又不說真吃。

    他只用知道寧王與百姓的心意就夠了。

    寧王不論在外建立多少功勛,都一定會告訴百姓自己是奉了父皇之命,庇佑百姓的不是他,是他的父皇、昭國的皇帝。

    試問這樣的兒子,皇帝如何能不疼愛呢?

    皇帝看到茶餅果真開心,也果真沒吃,但卻果真把寧王大大地贊賞了一番。

    “貴妃教子有方。”皇帝龍心大悅,想到什麼,又低聲一嘆,“太子若有他大哥一半懂事,朕也不至于如此憂心了。”

    莊貴妃笑道︰“太子若不嫌棄,他大哥是很樂意帶他出去歷練的。”

    沒奉承太子,也沒貶低自己兒子,而是道出兄弟友恭,這話令皇帝十分受用。

    “也是該出去歷練歷練了,回頭朕找個差事,讓他們兄弟倆一起。”皇帝頓了頓,問道,“朕有段日子沒見嫣兒與馨兒了,你改日讓她們入宮一趟。”

    秦嫣、秦馨是寧王府的兩位小郡主,側妃所出,一個三歲,一個兩歲。

    “是。”莊貴妃笑著應下。

    皇帝放下折子︰“你既來了,就隨朕一道去看看靜母妃吧。”

    莊貴妃卻之不恭。

    秋華閣內,蕭皇後與宣平侯已經給靜太妃請過安了。

    蕭皇後坐在靜太妃的身旁,看見皇帝帶著春風滿面的莊貴妃入內,蕭皇後的臉色臭了臭。

    “給靜母妃請安。”莊貴妃行了一禮。

    “你來做什麼?”皇帝看向宣平侯。

    宣平侯道︰“臣受人之托,有東西要轉交給太妃娘娘。”

    他說著,從寬袖中拿出一個小小的錦盒。

    蔡嬤嬤走過來,接過錦盒雙手呈給靜太妃。

    靜太妃仍在病重,氣色不大好,她用帕子掩面咳嗽了兩聲,拿過盒子。

    “是哪位故人?”靜太妃笑著問。

    宣平侯道︰“那位故人說,太妃娘娘若是打開盒子,自會知曉。”

    靜太妃聞言點了點頭,打開了盒子。

    宣平侯是皇帝的心腹,他是可以信任的,他不會坑害自己。

    可誰也沒料到的是,盒子打開的一剎那,一支飛鏢射了出來!

    所有人臉色大變!

    宣平侯也是虎軀一震,他萬萬沒料到盒子里裝的竟然是暗器,可惜他來不及出手了。

    靜太妃是老弱病殘,完了,她要沒命了!

    飛鏢直直射向靜太妃的面門,說時遲那時快,靜太妃眸光一凜,兩指一揮,將那枚飛鏢夾住了!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大殿內唰的一下靜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