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28章 爭寵(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28章 爭寵(兩更)



    酉時,國子監與清和書院放了學。

    顧小順去了南湘與魯師父那邊學藝,顧琰以身子不適為由請了假。

    他自然不是真的身子不適了,他是為了執行與小淨空的反姐夫正義聯盟的計劃才故意請假的。

    “小和尚怎麼還不回來?”顧琰在院子里踱來踱去。

    姚氏好笑地問道︰“身子不難受了?”

    顧琰輕咳一聲︰“我、我吹會兒風,好多了。”

    姚氏知道他是故意逃課,可礙于他的身體狀況也沒說什麼。

    姚氏的月份漸大,顧琰不熱,她倒是熱得出了一身汗,她回屋洗了個澡。

    顧琰在門口巴巴兒地張望,也不知張望了多久,終于把小和尚給等回來了。

    “你怎麼這麼晚?”顧琰問。

    小淨空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還不是姑爺爺太晚了?我說了我可以自己回來,姑爺爺不放心,非得讓我等他。”

    國子監到碧水胡同並不遠,小淨空天天走,閉著眼楮都不會迷路了。

    可大人與孩子的想法總是不大一樣的,他的安全範圍是這條胡同,超過一點家里的大人就不夠放心了。

    顧琰往胡同兩頭看了看,拉過小淨空的手︰“行了,先不說這個了,姐姐和姐夫快回來了。”

    這意味著二人要開始暗戳戳地干壞事了。

    不過到底是第一次,他們還得從長計議。

    今日醫館與翰林院都不忙,顧嬌與蕭六郎到家很早,到家後蕭六郎就去書房檢查小淨空的功課。

    他做作業比顧琰快,所以一般先檢查他的。

    顧嬌則去了灶屋。

    顧琰眯了眯眼,悄悄來到灶屋外往里偷瞄了一眼,發現他姐居然在做咸豆花!

    啊!

    給姐夫送咸豆花送上癮了是嗎?

    居然還親手做起豆花兒來了!

    顧琰的一顆心在醋海中翻涌,小淨空借口尿尿從書房溜了出來,兩個小作精躲在海棠樹後,一板一眼地交換彼此打探到的情報。

    小淨空凶巴巴地說︰“嬌嬌去翰林院接壞姐夫啦,他倆一起回家的!”

    顧琰氣壞啦,姐姐都沒去接他放過學!

    顧琰咬牙切齒地說︰“姐姐在做咸豆花,又是給姐夫做噠!又沒咱倆的份兒!”

    小淨空靈機一動,計上心來!

    “嬌嬌!姑爺爺叫你!”小淨空來到灶屋外,一臉萌萌噠地對顧嬌說。

    顧嬌放下勺子,道︰“哦,好,那我過去一趟。”

    她前腳剛走,兩個小作精後腳便閃了進來。

    二人相視一眼,壞壞一笑,拿起調料罐子,嘩啦啦地往豆花里倒了下去!

    “加點鹽巴!”

    “辣醬!”

    “八角!”

    “花椒!”

    “還有這個這個!”顧琰從碗櫃的最里頭抱出一個罐子,“蓮子心,超苦的!”

    小淨空做了個被苦到直翻白眼、倒在地上的姿勢,爬起來哈哈哈笑得渾身顫抖!

    二人做完壞事,剛把最後一個罐子放回碗櫃,顧嬌回來了,她錯愕地說道︰“方才姑爺爺沒叫我呀。”

    小淨空一本正經地攤手︰“啊,那可能是我听錯啦!”

    “你們兩個在這里做什麼?”顧嬌問。

    二人眼神閃了閃。

    顧琰臨危不亂道︰“哦,你不是給姐夫做了豆花嗎?我們幫你端過去!”

    小淨空忙附和︰“對!幫嬌嬌端過去!”

    顧嬌哦了一聲,道︰“豆花不是給你們姐夫做的,是給你們做的。上次只給你們姐夫買了豆花,沒給你們買,你們好像挺失落的,所以今天我早點回來,親自給你們做了一碗。你們來的正好,快點吃吧!”

    二人看著那個被他們用無數調料狠狠摧殘過的黑暗料理,內心受到一萬點雷霆暴擊——

    兩個小作精欲哭無淚,現在後悔還來不來得及,嗚嗚……

    顧嬌看了看表情逐漸崩裂的二人,古怪地問道︰“怎麼了?不喜歡吃我做的豆花嗎?”

    嗚,必須不能不喜歡!

    不然可不就輸給壞姐夫了嘛!

    他們要比壞姐夫更愛嬌嬌!

    二人拿出各自的小碗,顧琰給小淨空舀了一大勺︰“你是弟弟,你多吃一點。”

    小淨空給顧琰舀了更大一勺︰“古有孔融讓梨,今有淨空讓豆花,琰哥哥多吃一點。”

    顧琰︰“不,還是你多吃,你要長高高。”

    小淨空︰“我還小,可以慢慢長高高,琰哥哥養身體比較重要。”

    來呀,互相傷害呀!

    反姐夫正義聯盟第一次行動,以互相傷害失敗告終!

    ……

    一直到吃完飯時,顧琰與小淨空都鼻子不是鼻子、眼楮不是眼楮的。

    “哼!”小淨空撇過臉。

    “呵!”顧琰也撇過臉!

    所有人一頭霧水,啥情況?咋又給斗上了?

    晚飯後,顧嬌繼續研究她的黑火藥,研究到一半時秦公公來了。

    秦公公一把年紀了居然還從馬車上跳下來,險些沒摔個四腳朝天。

    “秦公公,您慢點兒!”恰巧在門口的顧小順扶了他一把。

    秦公公抹著額頭的汗水笑道︰“多謝小順兄弟!小順兄弟,你姐姐在嗎?”

    “在的!在後院兒!”顧小順說著,沖里頭嚷道,“姐!有人找你!是秦公公!”

    顧嬌收好地上的瓶瓶罐罐,站起身來望向腳步匆匆的秦公公︰“秦公公這麼晚過了,是姑婆找我嗎?”

    秦公公著急道︰“哎呀是啊……不是!”

    顧嬌問道︰“到底是還是不是?”

    “哎!”秦公公掐了自己一把,“瞧我這張嘴,一著急就不會說話了,是這樣的顧姑娘,太後她吃魚被魚刺給卡住了,卡得挺深,御醫們沒轍,我便來找你了!”

    “好,我這就和你進宮。”顧嬌回東屋,拿上小藥箱,與秦公公出了門。

    可她還沒上馬車呢,又一輛馬車停在了家門口。

    魏公公從馬車上走了下來,也是一臉著急︰“顧姑娘!顧姑娘!”

    顧嬌唔了一聲︰“魏公公也來找我?”

    魏公公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陛下……陛下請顧姑娘去一趟華清宮……有人受傷了!”

    秦公公拉住顧嬌的衣袖︰“顧姑娘,你先去看太後!”

    “太後怎麼了?”魏公公顧不上等秦公公回答,拉住顧嬌的另一側衣袖,“性命攸關,顧姑娘先隨老奴去華清宮吧!”

    秦公公正色道︰“太後也是性命攸關吶!她都咳血了!”

    主要是一開始太後沒將魚刺當回事,用土法子咽了幾口飯,結果沒把魚刺給咽下去,反把喉嚨給劃破了。

    顧嬌對魏公公道︰“取魚刺很快,我取完就過來。”

    魏公公抬手︰“可是……”

    沒有可是。

    顧嬌上了秦公公的馬車。

    秦公公松了口氣,心道,太後沒白疼顧姑娘!

    不過,有人受傷了?

    誰受傷了讓陛下如此緊張啊?

    二人去了仁壽宮。

    莊太後難受得不行,喉嚨里卡了個東西,一吞咽便鑽心地疼,太後的鳳體茲事體大,御醫們又不敢盲目地拿東西撬開太後的嘴。

    萬幸是顧嬌來了,所有御醫都感覺自己如釋重負。

    顧嬌打開小藥箱,拿出手套戴上,又挑了個冷冰冰的鑷子。

    “哀家不要!”莊太後一看那鑷子便整個人都不好了。

    “很快的,一點兒也不疼。”顧嬌哄道。

    “不要不要!哀家不要!”莊太後炸毛拒絕。

    顧嬌轉頭看向眾人︰“秦公公,你們先出去吧。”

    莊太後︰“不許出去!”

    秦公公輕咳一聲,帶著御醫與宮人們退下了。

    莊太後︰……我還是不是你們太後啦!說好的聞風喪膽呢!

    莊太後捂住嘴,咻的從鳳床上蹦了下來。

    顧嬌追著她滿寢殿跑。

    二人簡直是玩起了貓捉老鼠的游戲。

    秦公公看著投射在窗戶紙上的身影,搖搖頭,這也是個沒眼看的。

    最後的最後,莊太後還是被顧嬌追上了。

    她死死地捂住嘴︰“哀家不要!”

    顧嬌哄道︰“好,我不用它,我看看總可以吧?”

    莊太後道︰“那、那你把這東西給我!”

    顧嬌乖乖地把鑷子給了她︰“張嘴讓我看看,看能不能用藥。”

    莊太後張大嘴。

    一道銀光一閃,咻的一下,顧嬌用另一把鑷子將她的魚刺取出來了。

    莊太後︰“……”

    顧嬌道︰“好了,沒什麼大礙了,不過喉嚨破了得養一陣子,少用嗓,飲食清淡。”她說著,對門外道,“秦公公,進來吧。”

    秦公公笑嘻嘻地步入寢殿。

    莊太後神色冰冷地瞪了某人一眼!

    秦公公脖子一縮,躲到了顧嬌身後。

    卻說另一邊,魏公公獨自一人回到了華清宮。

    皇帝只有他一人,不免龍顏大怒︰“怎麼回事?小神醫呢?朕不是讓你無論如何都要把她請來嗎?”

    魏公公訕訕道︰“奴才去請了,可……小神醫……”

    皇帝冷聲道︰“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魏公公把心一橫,說道︰“太後也病了,小神醫讓秦公公給叫走了。”

    皇帝譏諷地笑了,他一拳頭捶在桌上,冷笑著說道︰“她的風寒不是早就痊愈了嗎?朕方才去給她送平安符時她都還精神矍鑠著,怎麼一會兒的功夫就病得需要叫大夫了?宮里沒御醫嗎?”

    魏公公想了想︰“這……听說是意外,卡了一根魚刺。”

    皇帝的笑意越發譏諷︰“上回生了那麼大的病,都舍不得告知小神醫,如今不過區區一根魚刺就將小神醫叫到宮中,你說她是不是故意的!她是不是知道了?”

    “陛下……”魏公公完全不知如何接話。

    皇帝捏緊拳頭道︰“好,她做初一,就別怪朕做十五!”

    “陛下!顧姑娘來了!”門外的小太監稟報。

    皇帝給魏公公使了個眼色,魏公公會意,親自去華清宮外將顧嬌迎了進來。

    顧嬌只知是華清宮有人受了傷,卻不知究竟是何人受傷,一直到進了華清宮的偏殿,才發現需要自己醫治的傷患竟然是靜太妃。

    顧嬌沒問本該住庵堂的靜太妃為何出現在了皇帝的寢宮,且似乎仁壽宮對此並不知情,不然秦公公也不會嘀咕了一路。

    顧嬌看著昏迷不醒的靜太妃。

    唔,相公只說以後不要去庵堂出診,沒說不能來華清宮出診。

    四舍五入今天是可以出診的。

    顧嬌將小藥箱放在桌上,開始為靜太妃檢查傷勢。

    “她是怎麼了?”顧嬌問。

    皇帝看著靜太妃,心疼地說道︰“母妃摔倒了,她是去給朕摘果子,結果不慎從台階上滾下來。”

    庵堂的後面有個小小的果園,里頭種著時令的瓜果,每季碩果累累時靜太妃都會采摘一些讓人給皇帝送進宮里。

    皇帝主動說起靜太妃入宮的緣由︰“朕今日去探望母妃了,剛回到宮里便聞此噩耗,朕這邊實在放心不下,這才命人將母妃接回宮中靜養。”

    “她傷的不重。”顧嬌說。

    皇帝眸光深邃道︰“可朕擔心她還會有別的意外。”

    這話就不大好猜了,是說靜太妃上了年紀容易發生意外,還是說有人暗中對靜太妃不利,屢屢給靜太妃制造意外,不得而知。

    顧嬌也沒問。

    靜太妃的右手肘、左手心以及以及右側的大腿和膝蓋有不同程度的擦傷,伴有輕微發熱,診斷是近日染了風寒。

    顧嬌給開了個方子,讓魏公公去抓藥︰“一日一副藥,早晚各煎一次,飯後服用,至于她的傷勢,擦點御醫局的金瘡藥即可,不擦也沒關系。”

    顧嬌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皇帝忽然苦澀一笑,開口道︰“朕本以為瞞得很緊。”

    結果還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也太低估了仁壽宮那一位的眼線!

    顧嬌頓了頓,道︰“太後不知道。”

    “呵。”皇帝冷笑,“她不知道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裝病?萬幸是靜母妃傷得不重,萬一重呢?這麼一耽擱的功夫,靜母妃的命可能都沒了!”

    虧得自己還因為她照顧了自己一宿而有所動容,而今看來,那只是她籠絡人的手段,她根本是死性難改!

    “太後沒裝病。”顧嬌指了指床鋪上的靜太妃,“太後的情況比她嚴重,真要裝病,為什麼不是她在裝病?”

    顧嬌不是質疑靜太妃,只是單純舉證反駁皇帝而已。

    皇帝當即激動了︰“靜母妃怎麼可能裝病?她都傷成這樣了!你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顧嬌不為天子怒火所懾,定定地看著他,倔強地說道︰“太後那邊我也親眼所見。”

    皇帝的目光越發冰冷了下來。

    整座偏殿都靜了,一旁伺候的魏公公全都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一下。

    顧姑娘的膽子也太大了,這麼和陛下說話就不怕被陛下問罪嗎?

    皇帝的確被顧嬌氣得差點問了顧嬌的罪,可他最終堪堪忍住了。

    他轉過身,冷冷地說道︰“你退下,這幾日不要出現在朕的面前!”

    顧嬌淡道︰“正好,我也打算告訴陛下,以後這華清宮我不來了,華清宮的人生了病請自行去請大夫或御醫,不要來找我。”

    皇帝猛的轉過身看向她︰“你!”

    哼!

    顧嬌吧嗒關上箱蓋,抱著小藥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皇帝氣得臉都綠了。

    他望著某人揚長而去的小身影,氣吼吼地說道︰“太子都沒在朕面前這般放肆過!”

    顧嬌的步子一頓,抱著小藥箱蹬蹬蹬地折了回來。

    皇帝唇角勾了一下,知道天子之威了吧?

    也罷,也不是誠心要罰她,乖乖巧巧地服個軟他便大方原諒她一回好了。

    顧嬌伸出一只手。

    “什麼?”皇帝一愣。

    “診金!”顧嬌一臉清冷道,“皇帝看病不給錢嗎?”

    一口氣差點沒噎死的皇帝︰“……!!”

    顧嬌收了五十兩銀子的診金後,面無表情地離開了。

    靜太妃悠悠轉醒,約莫是身上疼痛,她倒抽了一口涼氣。

    皇帝察覺動靜,忙走過來在床邊坐下︰“母妃!”

    靜太妃按了按昏昏沉沉的腦袋︰“方才好吵,是有誰沖撞陛下了嗎?”

    魏公公緊張地看了皇帝一眼。

    皇帝為靜太妃掖了掖被角,說道︰“沒有,母妃想必听錯了,沒人沖撞朕。朕方才只是在與大夫商議母妃的病情,吵到母妃了,是朕的不是。”

    魏公公神色一松,陛下還是疼小神醫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