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18章 榮耀(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18章 榮耀



    皇宮,月上枝頭。

    太子妃跽坐在散發著淡淡木質香氣的地板上,她的面前是一方矮小的長案,而長案之上赫然擺著一副棋盤。

    太子妃不算太喜愛熱鬧的性子,東宮平日里就挺安靜,只有秦楚煜在時會喧鬧一些,不過這幾日秦楚煜搬去了皇帝的華清宮。

    東宮又靜謐如水了。

    宮人們守在太子妃身側,眼觀鼻、鼻子觀心,不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忽然,啪的一聲,一枚棋子落在棋盤之上,太子妃如釋重負地一笑︰“成了。”

    宮人們這才斗膽朝她看來,貼身伺候的女官笑著問道︰“太子妃,什麼成了?”

    太子妃眉眼含笑︰“這個棋局,我終于破解了。”

    “破解了哪個棋局呀?”

    太子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女官與一眾宮人紛紛福身行禮︰“太子殿下!”

    太子妃也要起身行禮,卻被太子快步上前攔住了。

    太子握住她的手,在她身旁跽坐下來,看了看桌上的棋盤,道︰“你又下棋了?”

    “閑來無事,隨便下下。”太子妃說。

    太子笑道︰“孤看你是天天都在下,就那麼喜歡下棋?你對著棋盤的時間比對著孤的時間都多。”

    太子妃溫聲道︰“太子說笑了。”

    “孤可沒說笑,孤是真真吃醋了。”太子嘴上這麼說,對太子妃的眼神舉止卻無不透著疼愛,他握緊了她的手,問她道,“你還沒回答孤的問題,你解了什麼棋局?”

    太子對下棋當真沒多大興趣,可如果是與太子妃有關的,那麼他都會十分上心。

    太子妃用另一只沒被他握住的手指了指棋盤說︰“就是這個,坤局。”

    太子一怔︰“坤局?哪個坤局?孟老先生的坤局嗎?”

    在棋藝界,能被稱作坤局的似乎只有孟老先生的那一局了。

    太子再不愛下棋也是听說過這位孟老先生的名號的,當之無愧的六國棋聖。

    他一生設下無數棋局,其中以八大局最為著名,能破解者寥寥無幾,然而太子妃十三歲便破解了第一局。

    之後的幾年里,她又相繼破解了五局,這種成就在六國之內也是鳳毛麟角了,尤其她還這麼年輕。

    要知道,晉國的棋藝高手已經年過四十了破解完六局,可他也沒能破解最後的乾、坤二局。

    太子激動地握緊她的手,望進她美麗的眼眸︰“琳瑯,你做到了天下女子都沒做到的事!不對,你做到了全天下人都沒做到的事!便是男子也不及你一二!”

    太子妃低頭,嬌羞一笑︰“受傷的這段日子,臣妾潛心在東宮鑽研棋藝,說起來,倒是因禍得福了。”

    太子正色道︰“哪里?別人鑽研一輩子也鑽研不出來的!你這才幾個月就破解了?不行,這麼驚喜的消息,我得去稟報父皇!”

    太子說到做到,他果真立馬去找皇帝了。

    皇帝勤勉,宵衣旰食,夙興夜寐,這會兒夜都深了他仍在御書房批閱奏折。

    見太子過來,他神色沒多大變化,只是捏了捏疲倦的眉心,問道︰“這麼晚了還過來?”

    屏風後擺著一張供皇帝歇息的小榻,這會兒有均勻的小呼嚕聲低低傳來,赫然是秦楚煜在御書房玩累了,直接倒在榻上睡著了。

    太子收回目光,問道︰“父皇,要不要兒臣把小七接回去?免得打擾了您。”

    那小呼嚕,太有節奏了好麼!

    皇帝道︰“不必,說吧,什麼事?”

    “是這樣的,琳瑯方才破解了孟老先生的棋局。”太子難掩自豪地說,“是坤局。”

    皇帝批閱奏折的手一頓,眸子里有驚訝一閃而過︰“當真?”

    “當真!父皇若是不信,可將琳瑯叫來。”太子笑著拍了拍腦袋,“兒臣走得急,忘了將棋盤帶過來了。來人!去東宮將太子妃的棋盤拿過來!”

    “是!”

    御書房外,一名太監應下。

    太監很快取到了棋盤,雙手將棋盤呈到皇帝的御桌上。

    皇帝的棋藝比太子高明不少,他看著棋盤上的棋局,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奧義。

    他掩飾不住眼底的驚嘆︰“原來是這麼解的……朕怎麼沒有想到?”

    太子與有榮焉地笑道︰“父皇日理萬機,沒有太多時間放在棋局上,琳瑯這段日子在東宮養傷,閑下來就細細鑽研了一番棋藝。”

    這話既是在為皇帝開脫,也是在變著法子夸溫琳瑯優秀——從前沒破解是因為沒有時間,如今有時間了,才一兩個月便把坤局給解了。

    試問世上還有誰這麼聰明?

    或許已經過世的表弟算一個。

    表弟是十歲那年破解孟老的第一個棋局的,可惜他英年早逝。

    不過就算他活著,也未必能比琳瑯做得好,琳瑯可是已經破解到坤局了呢。

    更別說琳瑯是女子,天底下再沒比琳瑯更優秀的女子了。

    皇帝滿意地點點頭。

    他對這個兒媳早先是有些微辭的,畢竟曾與蕭珩有婚約,可太子非她不娶,而她自己又確實頗有才華,加上蕭皇後也十分喜愛她,皇帝才答應了這門親事。

    成親之後的幾年,太子進步飛速,從一個莽撞無知的小子長成了內斂沉穩的男人,其中少不得有太子妃的功勞。

    “嗯。”皇帝難掩贊許之色,“太子妃做的不錯。”

    “父皇,這在六國之內也是第一人吧!”太子試探地問道。

    皇帝笑著點頭︰“自然,除了孟老先生外,你媳婦兒是第一個破解了坤局的人,朕要修書給各國,昭告這一重大喜訊。”

    太子拱手笑道︰“兒臣恭喜父皇!”

    學術無國界,棋藝也沒有,這不僅是太子妃一人的榮耀,也是整個昭國的榮耀。

    皇帝樂不可支︰“朕好好想想,該怎麼賞賜你們,你可是又沾她的光了。”

    太子挺直腰桿道︰“那也是兒臣有眼光,找了個旺夫的媳婦兒!”

    皇帝失笑。

    看得出來心情確實不錯,原本他方才拿到的一個折子就是與東宮有關的——催太子廣納妃嬪,為皇室開枝散葉。

    可太子妃突然這麼給他長臉,皇帝暫時將這個折子壓下了。

    翌日,顧嬌將小淨空送去國子監後,直接去了醫館。

    她路過女學時就听到了有關太子妃破解棋局的事。

    “你們听說了嗎?太子妃破解了孟老的棋局?”

    “太子妃不是早破解了嗎?”

    “哎呀,不是前面是六局,是第七局的坤局!”

    “啊!她連坤局都破解了?不是說乾坤二局無人能解嗎?”

    “所以說啊,太子妃根本不是人,是仙!”

    當然,也有因為大年初一的斷橋事故而對太子妃耿耿于懷的。

    “她解她的,你們高興什麼?像是你們破解了棋局似的。再說了,你們怎麼知道她是真的破解了,還是假的破解了?”

    “這種事還能作假?你就等著瞧,很快就會貼皇榜了!”

    “哼!”

    顧嬌神色淡淡地從一眾發生口角的女學千金們身邊走了過去。

    她對太子妃無感,對她的榮耀與成就也沒絲毫興趣。

    她最近得了點硝土,想嘗試著做點東西,她從前沒做過,有點手生。

    她將硝土、硫磺以及木炭倒出來放在了地上。

    她要做的是火藥。

    武力不夠兵器來湊,在恢復到前世的實力前,她十分需要一點厲害的東西傍身。

    如果上次在懸崖發生刺殺時她能有火藥,就不會被逼得差點摔下懸崖。

    火藥是古代四大發明之一,但這個架空的朝代似乎還沒出現火藥。

    以目前她能找到的原材料只能做出黑火藥,藥效是不如黃火藥的,也不是威力爆棚的炸藥,但比起銀針飛鏢還是厲害多了。

    原材料顧嬌心里大致有數,可配比她不大清楚,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一點點劑量上的改變可能導致黑火藥的威力大減。

    所以她得耐著性子試。

    木炭基本沒什麼氣味,硫磺也還能忍受,就是這硝石嘛……

    二東家用袖子捂住鼻子來到顧嬌的小院︰“小顧啊!你你你……你這是什麼呀?”

    “硝土。”顧嬌說,見二東家似乎理解不了,她換了個說法,“嗯,就是有鳥糞的土!”

    二東家︰“……”

    二東家嘴角一抽︰“你你你……你要有鳥糞的土做什麼?”

    顧嬌道︰“熬。”

    二東家嘴角再次抽了抽,看向顧嬌,神色一言難盡︰“……不是我理解的那個熬吧?用鍋熬?”

    顧嬌點頭︰“嗯,要熬了才能得到硝,過濾之後做成硝石,你來的正好,幫我一起熬。”

    二東家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說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熬啥不好,偏要熬鳥糞!

    “硝石是干淨的。”顧嬌說。

    我不管,我不要熬鳥糞!

    一刻鐘後,二東家悲催地拿著棍棍,生無可戀地熬起了鳥糞!

    熬過之後的白色沫沫撈出來,用紗布過濾,包好了埋進草木灰中。

    天氣熱,水分蒸發得很快,到下午,幾包沉甸甸的硝石就做好了。

    顧嬌做的硝石晶瑩剔透,帶一點淡淡的白色。

    顧嬌很滿意,他看了眼滿臉嫌棄的二東家,說道︰“硝石其實也是一味很好的藥材。”

    二東家︰“別告訴我你給我吃過。”

    “嗯!”顧嬌認真地點點頭,“你上次消化不良,我給了你一包白色粉末你忘了?”

    所以他當時吃的是鳥糞嗎?

    啊!讓他原地去世吧!

    ……

    二東家深受打擊,被小三子背回了房中歇息。

    顧嬌讓丫鬟收拾了現場,按照五成硝石、三成硫磺、兩成木炭的比例配了一份黑火藥。

    上次的小杜杜還是排上了用場,她灌了水,用布裝好,做了個簡易版的安全氣囊。

    她把安全氣囊穿在身上,戴上頭盔。

    點火後發現爆破的效果並不理想。

    顧嬌又將硝石的比例上調了一些,將硫磺的比例下調了一些。

    然後,她被炸飛了——

    宣平侯今日難得路過這里,就想來看看自家兒媳。

    主要是上次去碧水胡同見兒媳,結果踫見小淨空,被虐得都不記得自己是去干什麼的了。

    今天他就聰明了,不去碧水胡同了,直接來醫館。

    這樣總不會讓那小和尚攪局了。

    他走過穿堂,來到顧嬌的院子,可他看見了什麼?

    枝繁葉茂的樹枝上,顧嬌被一堆布條五花大綁,裹得像個小蠶蛹,掛在一根樹枝上,嘎吱嘎吱地晃。

    她只有一顆小腦袋露出來,表情冷漠。

    宣平侯一個沒忍住,笑了!

    有些人就是死性不改,明明是來籠絡人的,來的路上甚至都把台詞想好了,可一見到顧嬌這副狼狽又冷漠的小樣子,就又起了欺負人的心思。

    宣平侯仰起頭,唇角一勾︰“丫頭,想下來嗎?叫我一聲爹,我放你下來。”

    顧嬌不理他。

    轉了個圈,甩了個後腦勺給他!

    奈何用力過猛,圈轉大了,又轉回原先的位置了。

    宣平侯看著那張冷漠的小臉,笑得身子都在顫抖。

    換別人這麼笑,早油膩得讓人想揍了,可宣平侯天生俊美,全方位無死角,笑成這樣也還是賞心悅目的。

    顧嬌看著他那張俊臉,遲疑片刻,神色略有松動,小臉冷酷地問道︰“你讓我叫你什麼?”

    宣平侯挑眉︰“爹。”

    顧嬌點頭︰“哎!”

    宣平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