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06章 寵孫狂魔(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06章 寵孫狂魔(兩更)



    上書房中,太子正在上他今日的最後一節課。

    蕭六郎的課其實上得極好,深入淺出,旁征博引,半點也不枯燥,比起韓學士的講學更生動易懂。

    這倒不是說韓學士的文學底蘊不如蕭六郎,而是蕭六郎家里有幾個小搗蛋鬼,給他們輔導功課,但凡枯燥一點三人便會集體神游。

    可太子看著蕭六郎那張臉就會忍不住想起已經去世的蕭珩,總是出神。

    “太子殿下,請把方才那句話的釋義說一遍。”蕭六郎打斷了太子第二十七次走神。

    太子愣了愣︰“嗯?”

    蕭六郎重復了一遍。

    太子愕然。

    他方才去想蕭珩了,哪里听清了他講了什麼?

    蕭六郎在講台上,放下書本,道︰“太子沒听明白,那我再講一遍。”

    太子頭都大了,已經到了午膳的時辰,可因為自己總是出神導致內容沒上完,換別的文臣興許早下課了,他們不敢拖太子的堂。

    偏偏這個蕭六郎軸得很,非得把課上完。

    太子硬著頭皮听了一遍。

    仔細听了還是收獲很大的,至少他立馬就能重復釋義了。

    蕭六郎又考了今日所學的幾個重點,太子本以為自己沒听進去,結果不料全都答了上來,他自己都意外。

    究竟什麼時候听懂的?

    他這節課不是一直在神游蕭珩嗎?

    蕭六郎不疾不徐地說道︰“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里,請太子記下作業。”

    “還有作業?”太子眉頭緊皺地看著他,好大的膽子,毛兒都沒長齊,不過是臨時過來代個課而已,真把自己當成太子的老師了?

    太子好歹是皇帝嫡子,是未來的國君,他有心高氣傲的資本,他看不上蕭六郎這個寒門出身的小瘸子,當然也可能是內心深處對于蕭珩的復雜情緒在作祟,讓他把對蕭珩的部分情緒投射在了蕭六郎的身上。

    他疼蕭珩嗎?

    自然是疼的。

    宮中兄弟姐妹這麼多,但在小七出生前,他沒有真正的手足。

    他們都想要他的位置,表面奉承他,背地里卻嫉妒他、詛咒他。

    他唯一當了親弟弟的是蕭珩。

    蕭珩是那麼優秀,明明小他五歲,卻書比他念得好,詩比他背得好,就連容貌也比他生得更好。

    但他想,這是他表弟,日後也是他的臣子,優秀了也是一件好事。

    他不曾嫉妒他,直到……他遇見溫琳瑯。

    那年十三,溫琳瑯十一。

    他也不過是個少不更事的少年,不懂男女情愛,可莫名的,見溫琳瑯的第一眼他就覺得這是他將來要娶的太子妃。

    母後時常將大臣的女兒們叫進宮里做伴,那些人他一個也不喜歡。

    如果一定要有個人陪他走上帝王之路,他希望那個人是溫琳瑯。

    “你叫什麼名字?”

    “我……”

    “琳瑯姐姐!”

    八歲的小蕭珩滿臉稚氣地奔了過來,歪歪小腦袋,看看溫琳瑯,又看看他︰“太子哥哥你來啦?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琳瑯姐姐,琳瑯姐姐,這是太子表哥。”

    “參加太子殿下!”

    她忙跪下行禮。

    之後,她牽著蕭珩的手離去,一邊走,還一邊給蕭珩擦拭滿是汗珠的額頭。

    他听見她輕聲叮囑︰“阿珩以後不要再去爬樹了,很危險。”

    “可我想摘果子給你吃啊,你不是喜歡吃嗎?”

    “但我更喜歡阿珩好好的,不希望阿珩受傷。”

    “哦。”

    他回宮,告訴母妃他喜歡阿珩的琳瑯姐姐,母妃卻很鄭重地告訴他︰“她是阿珩的未婚妻,她救過阿珩的命,親事很早就定下了。你是哥哥,不能搶弟弟的親事。”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蕭六郎的聲音打斷了太子的思緒。

    太子驚得出了一頭汗。

    他心虛地看了蕭六郎一眼,太可怕了,這個人太像蕭珩了。

    父皇怎麼想的?

    讓他來給自己上課,也不怕自己做噩夢嗎?

    太子定了定神,秉承著良好的涵養與儲君風度,壓下不耐與不適,語氣如常地說道︰“方才的作業我沒記住,勞煩蕭修撰再說一遍。”

    從上書房出來,太子渾身都濕透了。

    等在門外的宮人立馬走上前,又遞帕子又打扇。

    萬幸如今正值炎夏,出汗了也不奇怪。

    只有太子明白,自己這身汗多半都是冷汗。

    蕭六郎從容淡定地走出上書房。

    太子又掃了眼他的拐杖。

    蕭珩是很臭美的,也很在意別人的目光,他小時候換牙沒了兩顆大門牙,愣是整整半年沒在人前開口說話。

    他才不會允許自己身有殘疾,有了他寧可坐輪椅,也不會一瘸一拐地走在光天化日之下。

    不是蕭珩。

    他不是。

    另一邊,淑妃乘坐轎子出了長春宮。

    皇帝正在御書房批閱奏折,忽聞魏公公來報︰“陛下,淑妃娘娘過來了。”

    皇帝蹙了蹙眉︰“現在?”

    正是午膳的時辰。

    皇帝看了眼一旁默默等他的蕭皇後,清了清嗓子,對魏公公道︰“讓淑妃進來。”

    “是。”魏公公邁步走了出去。

    蕭皇後啥也沒說,默默地坐在對面的椅子上品茶。

    秦楚煜在地上打滾。

    他在練蛤蟆功,這是他們國子監三賤客從一個小話本上看到的,據說這種功夫很厲害,學會了就能打跑很多壞人。

    他在向父皇展示自己的功力,告訴父皇自己也是可以保護他的人。

    皇帝沒覺得兒子在練功,他只是覺著兒子太胖了,該減減肥了,滾吧滾吧的也算是在鍛煉,就沒說他。

    淑妃本以為御書房只有皇帝一人,不料一進門,好家伙,一家三口全在呢!

    “臣妾見過陛下,見過皇後。”淑妃忍住尷尬,給二人行了禮。

    蕭皇後笑了笑。

    皇帝說道︰“小七。”

    滾到一半的秦楚煜扭頭看了自家父皇一眼︰“父皇?”又看到了一旁的淑妃,“咦?顧娘娘?”

    他起身,給淑妃客客氣氣地行了一禮︰“小七見過顧娘娘。”

    “真乖。”淑妃笑著說。

    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成何體統?皇後也是把規矩學到牛肚子里去了,竟然這麼教兒子。

    “淑妃可是有事?”皇帝問。

    是有事,可當著皇後與七皇子的面讓她怎麼開口呢?

    “甦公公,帶小七出去。”蕭皇後說。

    這是打算自己留下來了。

    “七殿下,奴才陪您去外頭打彈珠。”甦公公笑著說。

    秦楚煜最近挺迷彈珠,就和甦公公去了。

    “你們也退下。”皇帝對屋子里給他和蕭皇後打扇的幾名宮女說。

    “是。”宮女們魚貫而出。

    魏公公守在門口。

    “說吧,何事?”皇帝言簡意賅地問。

    淑妃一臉糾結。

    蕭皇後笑了笑︰“看來是本宮不方便听到的事,那本宮改日再來探望陛下。”

    “不是的!”淑妃哪兒有這個膽子背著皇後與陛下說事?不拆穿的情況下無妨,可一旦擺在明面上就不合規矩了。

    淑妃笑著道︰“我哪兒有什麼事瞞著皇後?我方才只是在尋思如何開口,皇後這麼一問,倒叫我茅塞頓開,知道從何說起了。說起來,這件事也需得皇後作證呢。”

    蕭皇後端起茶杯,用杯蓋輕輕地撥弄茶水,道︰“哦?何事需要本宮作證?”

    大義滅親這種事,到皇帝面前是忠心,可落在旁人耳朵里就有些家丑外揚的意味。

    淑妃當然不想讓皇後看了自己笑話,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唯有硬著頭皮把顧嬌給揭發了︰“……臣妾也是今日才知道那丫頭竟與太後相識了。”

    淑妃在宮里不站隊,不巴結莊貴妃也不太投靠蕭皇後,可有一點她始終十分注意,那就是絕不能與莊太後走得太近。

    她這麼說也是要把自己摘出去的意思。

    當然,她也不忘把定安侯府摘出去︰“那丫頭自打來了京城,不僅不來給我請安,也不回府給她祖父、祖母請安,家中幾個哥哥與她形同陌路……”

    所以她勾結太後不可能是定安侯府授意的。

    蕭皇後其實也是來說這件事的,只不過她沒淑妃這麼心急,她要先看看陛下對那丫頭的態度,吃力不討好的事她是不會做的。

    左不過宮里人多嘴雜,她不說,御花園的事遲早也能傳進陛下耳朵里。

    至多就是自己沒有檢舉的功勞。

    蕭皇後是一國之母,她不需要功勞也能穩坐後位,恰恰相反,她是不能出錯,否則就要連累太子。

    蕭皇後沒料到第一個來給皇帝報信的人會是淑妃。

    那丫頭可是淑妃的嫡親佷女兒。

    也是。

    與淑妃不親近,她發明風箱與糯米砂漿得了陛下賞識,可淑妃不僅沾不上她的光,還因她受了罰,今日五皇子又被她推下水。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淑妃不想撕了那丫頭才怪了。

    蕭皇後不動聲色地喝茶,一句評論也沒有。

    皇帝的臉色沉了下來,他看向蕭皇後︰“皇後也看見了嗎?”

    蕭皇後放下茶盞,嘆息一聲,道︰“臣妾的確看見她隨太後去了仁壽宮,听說是太後身體抱恙,從民間請了一位大夫。”

    請大夫的話一出,皇帝的神色緩了緩。

    他是知道小神醫的醫術的,妙手堂的名聲也在京城漸漸傳了出去,太後會慕名將人請進宮不足為奇。

    淑妃忙道︰“可哪兒有民間的大夫坐上太後的鳳攆的?公主也沒幾個坐過。”

    蕭皇後笑了笑,不再說話。

    皇帝是了解莊太後品性的,她絕不可能讓一個只見了一兩次面的大夫坐上自己的鳳攆,淑妃說的沒錯,公主也沒幾個坐過。

    那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老太婆!

    難道是她把小神醫收買了?

    皇帝沉聲道︰“你們先回宮,朕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淑妃明白皇帝這是要去核實事件的真相了,他不怕皇帝去查,就怕皇帝不查。

    那麼多雙眼楮都看見了,那丫頭與莊太後親密得很,一看就是有貓膩的樣子!

    夜里,皇帝從內務府叫來何公公,命他帶人去調查顧嬌與莊太後的關系。

    顧嬌與莊太後的關系並不難查,從前沒人發現是因為根本沒人懷疑二人頭上,何公公挑著擔子假扮成貨郎去了一趟碧水胡同,便什麼都浮出水面了。

    御書房燭光搖曳,皇帝的臉被照得忽明忽暗,他捏緊了拳頭,隱忍著說︰“你說什麼?她救過太後?”

    “沒錯,太後就是她與蕭修撰家里的姑婆。蕭修撰進京趕考,他們也一道從鄉下跟了過來。不過……”何公公頓了頓,不知道要不要說莊太後在碧水胡同的表現似乎與在宮里不一樣。

    不是確定了模樣特征與畫像,他幾乎要以為街坊口中的嬌嬌姑婆是一個真真正正的鄉下老太太。

    逢賭必贏這點倒是吻合,畢竟莊太後是一個從不吃虧的人。

    何公公接著道︰“奴才還打听了一下太後到他們家的時間,差不多就是在太後從麻風山失蹤後不久,咱們的人是在清泉鎮失去太後行蹤的,他們也正是清泉鎮的人。”

    皇帝頹然地跌坐在了椅子上,滿臉的不可置信與受傷︰“所以……在遇見朕之前,她就遇見太後了……”

    何公公嘆道︰“恐怕是的。”

    皇帝又道︰“那太後的麻風病是她治愈的嗎?”

    何公公道︰“奴才不知。”

    但恐怕也是。

    皇帝自嘲地笑了,眼神充滿了痛苦︰“她連花柳病都能治,麻風又如何不能治?朕早該料到的,天底下除了她……誰能治愈太後的麻風!朕只是不願意往她身上猜啊!”

    “陛下……”一旁的魏公公看著皇帝幾乎魔怔的神色,心里一陣擔憂。

    皇帝雙目發紅。

    他對顧嬌的感情是很特殊的。

    絕不是男女之情,但也不僅僅是普通的醫患關系。

    這個小丫頭承載了他太多期望,他感激她、欣賞她、器重她、甚至疼惜她,見了她便會心生歡喜。

    可他怎麼也沒料到啊……她居然是太後的人!

    人的立場與眼界不同,偏見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會有所不同。

    同樣是顧嬌小倆口救了莊太後並收留其在家里的事情,在莊太傅與安郡王看來是蕭六郎投靠了皇帝,知道對方是太後,一切救贖與收留都只是為了軟禁太後。

    可落到皇帝眼中就成了莊太後刻意隱瞞自己身份,以無辜老婦的形象騙取顧嬌小倆口的同情與信任,並借著蕭六郎進京趕考的機會重新回到京城。

    “她卑鄙到可以去利用一個科舉考生!也無恥到可以去算計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就是一個不擇手段的毒婦!”

    別的皇帝都能忍,但這件事他忍不了!

    皇帝雙目如炬︰“為什麼……為什麼朕身邊的人……一個個都要背叛朕!小神醫是,當年的寧安也是!朕究竟哪里不好?哪里輸給她!”

    魏公公與何公公都沒再吭聲。

    二人明白皇帝是又想起寧安公主了。

    寧安公主是靜太妃的女兒,皇帝自幼養在靜太妃膝下,與寧安公主感情甚篤。

    二人兩小無猜長大,太後早年與靜太妃的孩子們關系都是不錯的,不然也不會扶靜太妃的養子上位。

    可皇帝登基後不滿莊太後攝政,與莊太後愈行愈遠,最終鬧到了彼此決裂的地步。

    在皇帝與莊太後之間,寧安公主選擇了莊太後,倒不是她為莊太後陷害過皇帝什麼,而是她字里行間對于莊太後的維護讓皇帝感覺寒心。

    甚至最終寧安公主為心上人遠嫁塞北,害得莊太後大病一場差點撒手人寰,皇帝心底竟隱隱升起一絲扭曲的快意。

    當年你是如何從朕手里搶走寧安的,如今就如何被別人搶走了。

    朕當年的痛苦,你可也嘗到了?

    皇帝心中郁悶,待在皇宮只覺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他決定去宮外走走。

    他換了身衣裳,帶上魏公公去了宣平侯府,他想找宣平侯喝點小酒,哪知宣平侯卻去了軟玉閣。

    皇帝又暗戳戳去找老侯爺,結果老侯爺也不在府上!

    皇帝就迷了,今兒這一個兩個是約好了來氣他的嗎!

    皇帝誤會老侯爺了,老侯爺今日並不知皇帝出宮了,他去了武館。

    顧嬌也去了武館。

    前陣子顧嬌與人交手惜敗,听說此消息後老侯爺特地趕來看顧嬌的比斗。

    顧嬌對上的依舊是上次的一名青年刀客,對方約莫二十七八的年紀,正是身強體壯的巔峰時期,反觀顧嬌還沒長開,力量上就遜了對方一籌。

    當然最主要還是招式。

    顧嬌在組織里學的是殺人的本事,可武館不能殺人。

    老侯爺看了半局就看出問題所在了。

    三局兩勝,第一局顧嬌落敗。

    老侯爺將顧嬌叫到後院︰“顧小兄弟,你用方才攻擊他的招式再攻擊我一遍。”

    說罷,老侯爺竟當場模仿起了那名刀客的招式,一招一式如出一轍。

    顧嬌在心里哇了一聲。

    老頭兒這麼厲害的嗎?看一眼就能學會啦?

    顧嬌去攻擊老侯爺,結果敗得比在擂台上還慘。

    老侯爺就道︰“你的招式很凌亂,全是臨場見招拆招,一會兒拳法,一會兒掌法,你師從何處?”

    顧嬌拿小本本唰唰唰地寫︰沒師父,自己瞎打的。

    老侯爺嘴角一抽。

    瞎打都能打成這樣……

    老侯爺想了想,一邊示範,一邊道︰“你若是想用拳法,可用這幾招,你若是想用掌法……”

    顧嬌得了他的指點,上擂台後連勝兩局,拿下了本次比斗的勝利。

    老侯爺很滿意。

    這孩子的天賦真是太高了,比起顧長卿也不遜色分毫。

    顧嬌贏了比斗,摸著小面具抬頭去看老侯爺。

    老侯爺下了樓,將她叫去武館的兵器庫,對她道︰“你從來不用兵器,其實很吃虧的,原先我以為你是不愛用兵器。”

    現在知道了,他是根本不會用兵器。

    顧嬌心道,我很會開槍噠,一槍爆頭的那種!

    老侯爺望向一屋子兵器道︰“你自己挑一個。”

    顧嬌對冷兵器沒多大興趣。

    老侯爺以為她是不會挑,仔細看了看,拿了一柄紅纓槍,對她道︰“用這個吧。”

    顧嬌點了點頭,也行。

    老侯爺為她示範了一套槍法。

    老侯爺還是收斂了氣息的,然而顧嬌依舊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之勢。

    這是高手,真正的高手!

    “你來試試。”老侯爺收招,將紅纓槍拋給顧嬌。

    顧嬌順手接住。

    前世對冷兵器接觸得太少,除了匕首就是手術刀,冷不丁給她一桿紅纓槍,她有點兒懵。

    她第一招就耍錯了。

    若是顧長卿或者老侯爺手下的任何一個兵,老侯爺已經一鞭子甩過去了。

    可對著顧小兄弟,老侯爺似乎特別有耐心,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當顧嬌第七次耍錯時,老侯爺的暴脾氣控制不住了。

    顧嬌萌萌噠地看著他,眼神無辜極了。

    老侯爺︰“……”

    算、算了,還小,慢慢教。

    “我再給你示範最後一次,你看好了,要是再做錯,我就不教你了。”

    示範第十八次時——

    “這真的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老侯爺簡直要崩潰了!

    這孩子是來折磨他的吧!

    為毛赤手空拳學得那麼快,一桿紅纓槍就死活玩不轉吶!

    老侯爺幾乎吐血之際,顧嬌總算將一整套完整的槍法蹩腳地耍下來了。

    老侯爺癱在地上,只覺自己都要虛脫了!

    這到底是誰練誰呀?

    他是為什麼要多此一舉教這小子練功啊?

    他的老命都差點練沒了!

    “今、今天就到這里吧!”

    胳膊腿兒都要斷了,老腰也閃了。

    顧嬌還沒玩夠。

    她嘗到了甜頭。

    不過看他確實一副快要倒下的樣子,她良心發現,決定不再壓榨老人家了。

    她拿出小本本,唰唰唰地寫道︰那下次我們再練?

    老侯爺的太陽穴突突一跳!

    下次?

    還有下次?

    老侯爺一臉拒絕!

    顧嬌想了想,拿出兩根白玉般的小小手指,輕輕地捏住他袖子,面具下的一雙水汪汪的鳳眼特別無辜地看著他。

    老侯爺含糊地嗯了一聲。

    顧嬌開心地晃了晃小腦袋。

    老侯爺看著在自己面前晃動的小腦袋,莫名想擔br />
    當然,他堪堪忍住了。

    因為他覺得底約盒值蓯遣歡緣摹br />
    這一幕,被跟蹤顧嬌的顧承風盡收眼底。

    別人認不出顧嬌,他還能認不出嗎?

    是他介紹顧嬌來武館的,況且他也早不知和戴面具的顧嬌狼狽為奸多少回了!

    話說……他祖父原來是吃這一套的麼?

    就祖父那暴脾氣,他以為那丫頭要被揍成一坨肥料了呢!

    顧承風跟蹤顧嬌是因為他查到了一點有關仙樂居的消息,他打算把消息賣給這丫頭,他也不訛她,親情價,一千兩!

    可誰會料到這丫頭居然和祖父玩了這麼久,今天大概是說不成了。

    罷了,改日再找她也一樣。

    顧承風回了侯府。

    沒多久,老侯爺也回來了。

    他累得夠嗆。

    教顧長卿沒這麼累,因為顧長卿可以隨便揍,那小子……他、他有點下不去手。

    結果就憋出內傷了。

    “祖父!”

    顧承風突然從走廊後走出來。

    老侯爺嚇了一跳,看清是顧承風,眸光冷了冷︰“大半夜的不睡覺,躲在這里做什麼?”

    顧承風見到了祖父的另一面後似乎沒原先那麼害怕祖父了,他笑了笑,說︰“祖父這麼晚了沒回來,我擔心祖父,就在這里等祖父。”

    老侯爺將信將疑地看了顧承風一眼。

    顧承風立馬露出一抹微笑︰“祖父,您的涅鳳能不能借我騎兩天?”

    涅鳳是老侯爺的坐騎,比顧長卿的馬還威猛,顧承風眼饞它許久了,可一直沒機會騎乘一回。

    老侯爺愛馬如命。

    騎馬如騎他。

    老侯爺理都沒理顧承風,大步流星地往院子走去。

    顧承風拿出了從顧嬌那里學來的必殺技,伸出手兩根手指頭,輕輕地捏住老侯爺的衣袖。

    老侯爺回頭。

    他看著老侯爺,開始無恥賣萌。

    ……老侯爺一個大耳刮子呼了過來!

    顧承風直接被呼飛了,吧唧一聲撞到柱子上,貼了半天才呲溜溜地滑到地上。

    顧承風︰“……”

    到底哪里出錯了?

    為毛受傷的總是他?

    同樣的小動作,顧嬌做起來柔軟又可愛。

    顧承風做起來,老侯爺就感覺他娘們兒唧唧的!

    老侯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還沒反應過來,手就伸出去了。

    顧承風被這一耳刮子呼得後半夜生活不能自理,特別淒慘地讓下人抬了回去!

    卻說顧嬌從武館出來後,見天色這麼晚了,打算直接回家。

    她走的是近路,就難免偏僻了些,當她路過一條寂靜無人的街道時,忽然听見一陣金戈之聲,緊接著是一聲熟悉的叫聲——“狗東西!連老子的路也敢攔!”

    是魏公公的聲音!

    顧嬌眸光一涼,腳步一轉,蹬著牆壁上了屋頂,從屋頂躍下另一條街道。

    距離有些遠,顧嬌加快了速度,可當她趕到現場時魏公公已經躺在了血泊中。

    “魏公公!”顧嬌走上前,從懷中拿了紗布與止血散來給他止血。

    魏公公卻用滿是血污的手緊緊抓住她的手腕︰“不……不要管我……快去救……陛下……”

    顧嬌嗖的一聲用紗布纏緊了他腹部的傷口︰“你等我一下!”

    顧嬌順著魏公公所指的方向追上了正在遭受圍殺的皇帝。

    皇帝也受了傷,最後一名暗衛為了掩護他逃走被人一劍刺穿了心口。

    眼看著一名黑衣人就要取他頭顱,忽然一柄紅纓槍呼嘯而來,帶著破空之響,洞穿對方的肩胛,嗖的將對方釘在了牆壁上!

    若說在武館顧嬌只是好玩,那麼這一刻她便是真正感受到了紅纓槍的力量!

    鮮血濺了皇帝滿臉!

    皇帝跌坐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

    顧嬌抓住皇帝︰“走!”

    當又一波黑衣人趕到時,巷子里已經沒有皇帝的影子了。

    顧嬌先將皇帝藏在一個牛棚里,轉頭去找魏公公,奈何她沒能找到。

    皇帝受了傷。

    若對方要追查,一定先從醫館著手。

    念頭轉過,顧嬌將人帶回了碧水胡同。

    去姑爺爺家不行,去蕭六郎的屋也不行,這會子小淨空已經睡了。

    思前想後,家里只有一間屋子空著。

    顧嬌把人扶去了姑婆的屋。

    “怎麼了,嬌嬌?”姚氏听到動靜走出來。

    顧嬌把人放在床鋪上,對姚氏道︰“沒什麼,一個病人。”

    “需要幫忙嗎?”姚氏問。

    “燒一點熱水。”顧嬌說。

    “好。”姚氏去了灶屋。

    “夫人夫人我來!”玉芽兒放下洗了一半的衣裳,對姚氏道,“您去屋里歇著,我來燒水!”

    姚氏點點頭,她有些擔憂地看了看那間屋子。

    顧嬌卻已經將門合上。

    皇帝這一刀傷得有點不是地方,在大腿往上,只差一點瓜瓜就沒了!

    顧嬌將所有的蠟燭點上,姑婆送給顧琰的夜明珠也用上,打開小藥箱,開始為皇帝切瓜瓜……呃不,手術!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