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02章 嬌嬌揍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02章 嬌嬌揍人



    自己這是怎麼了?

    從前雖也有過躁動的時候,但都很快壓了下來,這次卻……

    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令蕭六郎無所適從,甚至有些煩躁。

    難道他讀了那麼多聖賢書,到頭來卻只讀成了一個禽獸嗎?

    他搖搖頭,強迫自己將雜念從腦海中摒除。

    效果卻不盡人意。

    仿佛越是強行壓制,它便越是如同翻滾的岩漿,燒得他整個胸腔都一片滾燙。

    最終沒有辦法,他只得起身去後院的古井打了一桶水,結結實實地沖了個涼水澡。

    顧嬌這邊就沒心沒肺多了,撩撥是真的,撩完就睡也不是假的。

    某人幾乎是挨著枕頭便呼呼地睡著了。

    只不過,她這一覺注定睡得不大安穩。

    她又做夢了。

    她夢見了在翰林院為官的蕭六郎。

    蕭六郎是寒門出身,又力壓安郡王拿下新科狀元,遭到了不少人的眼紅與嫉妒。

    翰林院又是莊太傅的地盤,他在里頭的境遇可想而知。

    然而是金子總會發光,不論那些同僚如何打壓排擠蕭六郎,蕭六郎的聰明才智依舊得到了施展的機會。

    卻不是在翰林院,而是在刑部。

    原來,刑部出了一樁殺人案,凶手被一個過路的翰林官手下擒獲,交給了刑部,可沒多久凶手的家人卻找到翰林院來,說翰林院抓錯了人,他爹不是凶手。

    那是一個九歲的孩子。

    沒人會相信一個孩子的話,只有蕭六郎去了一趟刑部,結果蕭六郎發現那孩子的爹的確不是凶手。

    蕭六郎幫助刑部抓獲了真凶,獲得刑部尚書的大力賞識。

    事情進展到這里,蕭六郎仿佛是真的官運亨通、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了,可哪知蕭六郎從刑部回來的路上,被一個從樓上摔下來的小道姑砸到。

    他當場被砸暈,小道姑也暈了。

    光天化日之下,一男一女交疊著暈在一起,不知情的全以為二人怎麼了。

    而當時蕭六郎身上又穿著翰林院的官服,事情很快便發酵傳了出去。

    蕭六郎名聲盡毀,官途也做到了盡頭。

    顧嬌一覺醒來,坐在床頭抱著被子一陣牙疼。

    自家相公真是水逆得厲害呢。

    聰明是真聰明,倒霉也是真倒霉。

    當街被人砸中這種事,約莫與前世中彩票的幾率差不多,這也能遇上?

    要避開其實也簡單,她記得蕭六郎離開刑部時,曾被一個姓楊的翰林官叫住訓斥了一頓,如果不是這件事耽擱了時間,蕭六郎其實是能完美錯開那場災禍的。

    天不亮,顧嬌就起了。

    以往蕭六郎也起得早,但不會比顧嬌更早,今天卻例外。

    他在後院打水,先把水從古井里打上來,再一桶桶拎回灶屋倒進水缸。

    看他滿頭大汗的樣子,不難猜出他已經干了許久的活兒。

    “怎麼這麼早?你晚上不會沒睡吧?”顧嬌古怪地說道。

    精力太旺盛了,必須得干點體力活消耗一下,不然會心火氣燥。

    當然這話蕭六郎就沒說了。

    他正色道︰“睡了,有點熱,就早早地起了。”

    是挺熱的,尤其古人穿得還多。

    顧嬌覺得京城比鄉下要熱,她睡了一覺,一身寢衣也汗濕透了。

    她打了水回房洗了個澡。

    听著那嘩啦啦的水聲,蕭六郎胸腔內血氣翻涌,只感覺自己一大早上都白折騰了。

    小淨空今天不上學,在後院兒練了會兒功,吃了早飯就去找隔壁的趙小寶玩了。

    顧琰與顧小順也放旬假,他倆在屋子里睡懶覺。

    顧嬌沒把夢里看到的事與蕭六郎說,依舊如往常那樣去了醫館。

    蕭六郎則去了翰林院。

    他一進正門,便見不少翰林官站在殿前的空地上,氣氛濃烈的不知在熱議著什麼。

    他一貫與熱鬧無關,沒打算去加入他們,悶頭便往自己的辦公房而去。

    可沒走兩步,就看見廊下轉角處的寧致遠沖他悄悄地招了招手。

    他一尋思,還是去了那邊。

    寧致遠將他拉到走廊的另一面,小聲八卦道︰“你听說了沒?安郡王今早立了個大功!”

    “哦。”蕭六郎敷衍地應了一聲,沒興趣。

    “ ——”寧致遠倒抽一口涼氣,“好歹是你的對手,你就真不好奇一下他立了什麼功?你是狀元,他是榜眼,按理你得爬比他快,若是他比你更快……好叭,比你快也正常,誰讓你拼爹拼不過人家。”

    這是大實話,一個寒門學子奮斗十年八年,可能都到不了人家的起跑線。

    有些人出生就是在他們的終點。

    可寧致遠還是想說︰“北坊街出了樁殺人案,半夜才報的案,今早凶手就被擒獲了。”

    “安郡王抓的?”蕭六郎問。

    寧致遠道︰“沒錯,他來上值,路過刑部時踫上他舅舅,就是刑部侍郎,刑部侍郎與他說了此事,他根據現場的血跡,帶著手下,一下子就把真凶抓獲了!他這會兒在刑部走不開,托人來翰林院請假,說下午再過來。你說他怎麼就這麼厲害呢?”

    出身好就算了,偏偏比普通人更優秀、更努力,這讓普通人怎麼活呀!

    整個翰林院都被安郡王破案的事轟動了,就在此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陣喧嘩聲。

    “你們抓錯人了!我爹不是凶手!不是他!”

    是一個孩子的聲音。

    蕭六郎循聲望了望。

    寧致遠道︰“走,去看看!”

    他以為蕭六郎會拒絕,畢竟他從不是個愛看熱鬧的性子。

    哪知蕭六郎竟然真的跟上了。

    門外鬧作一團。

    一個穿著布衣的孩子,不到十歲的樣子,身形瘦小,衣衫凌亂,許是奔走了一路的緣故,他滿頭大汗,鞋都跑掉了一只。

    他試圖往里沖,卻被翰林院的孔目攔住。

    他眼眶發紅,卻強忍著不讓淚水掉下來︰“你們翰林院抓錯了人!我爹不是凶手!他沒殺人!”

    到底是個孩子,听說是一位翰林官幫忙破了案,便以為他爹是被抓來了翰林院。

    他撕心裂肺地叫喊著,然而在場沒有一個相信他。

    孔目有些不耐了︰“你爹是不是凶手我們怎麼知道?你就算要鬧也該上刑部去鬧呀,我們翰林院又不是審理案件的地方!”

    “刑、刑部又在哪兒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翰林院的……”孩子終于忍不住,絕望地哭了起來,看得出他已經走不動了,他的腳底都磨出了血泡。

    殺人犯的孩子。

    沒多少人真去同情他。

    就在他哭得不能自已之際,一道挺拔欣長的身影來到他的身前︰“我帶你去刑部。”

    他的哭聲戛然而止,抬起淚汪汪的眼楮,難以置信地看向那張謫仙一般俊美的臉龐︰“真、真的嗎?”

    眾人看傻子一樣看向蕭六郎。

    幫一個殺人犯的孩子,他是瘋了不成?

    “我請個假。”蕭六郎對孔目說。

    孔目約莫是被他的行為震驚到了,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蕭六郎雇了一輛馬車,將孩子帶去了刑部。

    這孩子敘事能力還算清楚,從他口中蕭六郎了解到,他半夜腹痛,他父親外出為他請郎中,結果一宿沒回,第二天就听說他爹被當成凶手抓了。

    他娘已經暈過去了。

    蕭六郎問道︰“家中還有別人嗎?”

    他搖頭︰“沒有了。大人,我爹不會殺人的!他真的不會!你相信我!”

    蕭六郎只信證據。

    如果他爹真的是凶手,那他要明白,朝廷沒有冤枉任何人。

    如果他爹不是,那麼朝廷也會還他爹一個公道。

    蕭六郎把人帶去了刑部。

    見來的是翰林官,刑部的侍衛十分客氣,他將蕭六郎帶去了偏堂,那里,安郡王正與他的舅舅秦侍郎一道商議本次案件的細節。

    因為凶手不肯認罪,他們必須找出更多的證據令凶手伏誅。

    “秦大人,翰林院那邊來人了。”侍衛在門外稟報說。

    秦侍郎不解︰“翰林院的人怎麼來了?”

    安郡王搖頭︰“不知道。”

    他也很迷惑。

    “進來。”秦侍郎道。

    蕭六郎帶著那名孩子走了進來。

    “是你?”安郡王眉心一蹙,目光落在那名孩子的身上,“他是誰?”

    “他是嫌犯的兒子,他找去了翰林院。”蕭六郎不卑不亢地說。

    秦侍郎對新科狀元略有耳聞,見他拄著拐杖,差不多就猜出對方身份了。

    哼,就是這小子搶了他外甥的狀元之位?

    那孩子說道︰“我爹不是凶手!他沒殺人!”

    “誰讓你把他帶進來的?還不快把人帶出去!”秦侍郎厲聲喝完,見蕭六郎沒動,冷聲道,“來人!”

    一名侍衛走了進來,將那哭喊的孩子帶了出去。

    蕭六郎看向安郡王。

    他一個字也沒說,可安郡王莫名被他的目光看得猶如芒刺在背,他嘆道︰“深更半夜的,他出現在大街上本就形跡可疑,伍楊順著沿途的血跡發現他時,他正打算將作案的工具掩埋掉。”

    “我爹才沒有形跡可疑!我肚子痛!他是出去給我請大夫了!你們才可疑!你們冤枉好人!”

    門外的走廊上,傳來那孩子倔強的嘶吼聲。

    “請問我能去看看嗎?”蕭六郎道。

    翰林院按理是不得干涉刑部做事的,安郡王純粹是在幫舅舅的忙,不過既然他都插手了,讓蕭六郎看看也沒什麼大不了。

    尸體停放在刑部的冰窖。

    蕭六郎先去看了尸體,之後去見了那孩子的父親。

    “那孩子的爹是個屠戶。”

    安郡王對蕭六郎說。

    仿佛在告訴蕭六郎,殺生多的人,殺起人來也似乎更容易一樣。

    “你們抓錯人了,凶手不是他。”蕭六郎說道。

    秦侍郎簡直給氣笑了︰“你說不是就不是?”

    蕭六郎道︰“傷口在死者右下腹,刀背在上,刀刃在下,刀尖微微偏向左後背的位置,這是一個斜刺的傷口,用右手刺出這樣的角度會不夠順手,凶手是用左手持刀,他的慣用手很可能是左手。”

    安郡王眉頭一皺︰“你是說他是左撇子?”

    蕭六郎點頭。

    安郡王︰“那個屠戶……”

    蕭六郎︰“我試過了,他不是左撇子。”

    安郡王的神色凝重了下來。

    秦侍郎嗤道︰“你胡說什麼呢?郡王怎麼可能抓錯凶手?”

    秦侍郎以往並不這樣獨斷專行,他也是對安郡王太有信心,覺得只要是安郡王送來的就絕不可能是錯的。

    “現場可有腳印?”蕭六郎問。

    “有。”安郡王將畫師從現場畫下來的圖紙遞給了蕭六郎,“腳印一邊深,一邊淺,應當是受傷了,而嫌犯的腿恰巧也有傷……”

    蕭六郎看著圖紙道︰“這不是受傷,是天生的跛腳。受傷的腳印是凌亂且深淺不一的,這些腳印都很有規律。”

    安郡王啞然。

    想問你怎麼知道,目光掃過他的腿,又瞬間了然了。

    現場沒有打斗的痕跡,行凶者為熟人的可能性更大。

    並且對方是男子,身高約五尺。

    秦侍郎起先是不信的,可他不信,自有別人信,另一個姓明的侍郎帶著侍衛去找凶手。

    根據蕭六郎提供的特征,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凶手緝拿歸案。

    明侍郎眼楮都笑歪了。

    唉呀媽呀,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功勞呀!誰能知道你抓個凶手還能抓到假的!

    他拍了拍秦侍郎的肩膀,笑道︰“先下手不一定為強,對吧?”

    秦侍郎嘴角都要抽飛了。

    明侍郎去向刑部尚書邀功,當然,他沒忘記把蕭六郎帶上。

    刑部尚書很意外︰“你是如何懂這些的?”

    翰林院總不會教這個吧?

    蕭六郎頓了頓,說道︰“我大哥曾是仵作。”

    為了養活母親與年幼的蕭六郎,蕭大哥放棄念書的機會,入了賤籍為仵作。

    刑部尚書恍然大悟,有關這位新科狀元的身世他也略有耳聞,听說出身寒門,只是沒料到還有一個做仵作的大哥。

    刑部尚書問道︰“你大哥現在……”

    蕭六郎低聲道︰“他去世了。”

    “啊……”

    刑部尚書對翰林官的印象不怎麼好,可能因為他自己當初沒入翰林的緣故,有點兒吃不著葡萄就說葡萄酸。

    可他覺得蕭六郎與那些自覺高人一等的翰林官不大一樣,一不小心就與蕭六郎聊晚了。

    蕭六郎從刑部出來已是午時。

    與顧嬌預計的時辰差不多。

    而另一邊,安郡王抓錯人的事已經傳回翰林院了,楊侍讀氣呼呼地趕來了刑部。

    蕭六郎怎麼回事?仗著自己有幾分小聰明就目中無人了是嗎?居然敢拆安郡王的台,他還想不想在翰林院好好干了?

    他就不會偷偷地向安郡王獻計,非得當眾打安郡王的臉嗎?

    楊侍讀氣壞了!

    馬車就停在刑部附近的小巷子里。

    楊侍讀剛一跳下馬車,便被某人套了麻袋!

    從刑部到翰林院並不算太遠,早上之所以雇馬車是因為那孩子走不動,眼下蕭六郎打算步行回去。

    他走的是一條近路。

    當他走過那條僻靜的巷子時,總感覺會發生什麼事,他回頭望了望,卻又什麼也沒看見。

    奇怪。

    突然就有種劫後余生的錯覺。

    刑部附近的一個馬棚里,楊侍讀被套了麻袋揍得嗷嗷直叫。

    “救——嗷——”

    “命——嗷嗷嗷——”

    “嗷——”

    欺負我相公,呵呵呵!

    顧嬌的小拳拳雪花般招呼在他的身上。

    楊侍讀被揍到懷疑人生。

    在刑部大門外被人行了一次凶,說出去也是沒誰敢信了。

    顧嬌揍人揍嗨了,半天才記起正事。

    哎呀!

    忘記有個小道姑要救了!

    萬一讓她摔死就不妙啦!

    夢里她沒摔死,是因為有蕭六郎給她做了墊背,現在沒有人肉墊子啦!

    “哼!”

    顧嬌踹了楊侍讀一腳,拿回自己的專屬小麻袋,麻溜兒地朝小道姑墜樓的巷子奔去。

    可惜她晚了一步。

    小道姑已經失足從三樓的窗子里摔下來了。

    顧長卿剛從軍營出來,老遠瞥見自家妹妹在刑部附近鬼鬼祟祟的。

    他好奇小丫頭在干什麼,于是策馬走過去。

    剛走到一半,頭頂傳來一聲巨響,一道小身影破窗而出,從上面摔了下來。

    顧長卿眸光一動,飛身而起,凌空接住對方,緩緩落回了馬背上。

    小道姑震驚中看了他一眼,眸子一亮︰“……符將軍?”

    頭一歪,暈了過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