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300章 親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300章 親事



    蕭六郎對令牌一事一無所知,自然更不知岑編修會懷揣著令牌去了仙樂居。

    那可是名副其實的煙花之地,如翰林院此等清流衙署是絕不能擅自踏入的。

    誰能料到岑編修骨子里這麼大膽?

    然而接下來的兩日,岑編修都沒來翰林院當值,也不派人來請一下假。

    第一日眾人疑惑歸疑惑,但沒往壞處想,只當或許是病了,或是家里突然出了什麼急事顧不上來翰林院報個信。

    第二日依舊如此,楊侍讀秉著好歹他曾是我手下的心理,差人去了一趟岑編修的家。

    岑編修是京城一戶普通的書香之家,岑父是秀才,開了個蒙學私塾養家糊口,岑母是某個舊員外家中庶女,略有些家底。

    岑家在京城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有宅子住、有下人使喚。

    萬萬沒料到的是,岑家人居然也打算出門去翰林院找岑編修。

    他們以為岑編修是留在翰林院當值了。

    這種情況不是沒有過,翰林院最忙的一次岑編修整整三日沒回家。

    可這一次顯然並非如此。

    雙方立馬報了官。

    官府破案的速度極快,又或者這件案子本身並沒有多大難度。

    他們在仙樂居西側門外的堆放雜貨的角落里發現了岑編修的尸體。

    “這種案子我們見多了……又一個想混進仙樂居卻被當小賊活活打死的……”

    仙樂居門檻高,一般人進不去,可架不住有人痴心妄想,恰巧仙樂居的西側門外是堆放雜物的地方,有人偷摸地從這里翻進去,結果可想而知。

    仙樂居的護衛可不是吃素的。

    不請自來是為賊,打就完事兒了!

    岑家人不信,翰林院也不大信。

    可岑編修的確換下了翰林院的官服,穿的是一身新做的藏青色錦衣,他還剃了須,這顯然是要去見什麼重要之人的。

    “或許、或許是他們打死他後給他換上的呢!”岑家人道。

    打死朝廷命官與打死普通人的性質是不一樣的。

    然而這種猜測很快便被否定了,因為官府的捕快找到了那日被岑編修雇佣的馬車車夫。

    車夫交代,岑編修上馬車時穿的是翰林院的官服,下馬車後就換了一身衣裳,胡子也刮了。

    “我送他到清風樓,之後,我看著他往仙樂居的方向去了。”

    這下岑編修的路徑與目的基本被確定了,加上以岑編修的身份確實是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進入仙樂居的。

    那麼,唯有翻牆了。

    仙樂居的人又不知他是朝廷命官,只當他是普通的登徒子,下手自然就沒了輕重。

    這種事要說鬧上公堂也可以,畢竟是打死人了,仙樂居怎麼也得負點責任,只是如此一來,岑編修的名聲就算是徹底毀了。

    最後仙樂居給了點慰問金,把這事兒結了。

    紙包不住火,岑編修逛青樓被打死的事還是在翰林院內部傳開了,大家沒拿到明面兒上說,私底下卻都在熱議。

    “你們說……岑編修那麼正派的人怎麼會突然去青樓了?”

    “會不會是被蕭修撰攛掇的?咱們翰林院除了他也沒別人與青樓女子有染了。”

    “噓,小聲點兒,韓學士不許議論此事!”

    “我有說錯嗎?岑編修失蹤的前一天……我看見他和蕭修撰說話了……不知說了什麼……情緒挺激動的……”

    幾人剛議論到此處,蕭六郎從不遠處走來。

    幾人瞬間噤了聲,交換了一下眼色,各自散開了。

    但其實該听見的蕭六郎全都听見了。

    他當然沒有攛掇過岑編修。

    可當一個人被排擠時,就連呼吸都是錯的。

    -

    自從下定決心要將寶貝孫女嫁給安郡王後,袁首輔便讓人搜羅了安郡王這些年流落在外的詩集。

    他仔細看過,確實是有才學與抱負的人,其中不少傳頌至今的詩作都是他在陳國為質時所作,雖有青澀之處,可身在異鄉,背負一國命脈,忍辱負重,依舊能有此少年豪情,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袁首輔讓人把詩集給孫女兒送去。

    他明白孫女兒才高八斗,恃才傲物,尋常人她看不上,可安郡王這樣的才子總該是能入她的眼的。

    袁首輔哪里知道,小道姑看著桌上那些五言八韻詩,小臉都黑成碳了。

    做什麼要她看詩啊?

    她只想看話本好麼!

    話說,都過去這麼久了,《雲庭記》的第三本怎麼還不出啊?

    不是一個月出一本嗎?

    已經過了一個月零三天了,他是飄了嗎!

    碧水胡同,剛寫完最後一個字的老祭酒剛放下筆,便狠狠地打了個噴嚏︰“阿嚏!”

    他剛接管國子監,俸祿不高,主要是曾經的積蓄都被老太太打劫沒了,他又想換輛新的馬車……

    為了應付日益增加的開支,他不得不重操舊業,寫起了話本。

    他許多年沒寫了,從前的筆名早已被人遺忘,于是他用了個一個全新的筆名——醉生夢死。

    一听就很有感覺。

    他第一本復出之作講述的是一個病弱敵國質子禍亂朝綱、與大夏朝公主相愛相殺的逆襲故事。

    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開篇便注明了這是質子的一場夢境。

    不過,饒是如此,也仍叫眾人追得欲罷不能。

    前兩本賣得極好,他小小得掙了一筆,第三本按理是早該交稿了,可最近國子監事多,他一下子給耽擱了。

    為表達歉意,他決定親自將原稿給合作的書齋送過去。

    今日小道姑也去了書齋,她是去催稿的。

    老祭酒忍不住豎起耳朵听了听。

    書架後,書童正在向小道姑介紹別的話本。

    小道姑百無聊賴地翻了幾下,說道︰“不好,沒有醉生夢死的故事刺激。”

    老祭酒以為對方會說自己的故事有新意,不料卻來了一聲刺激。

    老祭酒清了清嗓子。

    貌似……是挺刺激。

    小道姑道︰“長公主休駙馬那一段就挺不錯,皇家公主本就不該受此委屈!”

    長公主其實只是文里一個毫不起眼的配角而已,有關她的情節都沒細寫,休駙馬也是三言兩語帶過,沒料到對方的印象會如此深刻。

    這是知音啊!

    老祭酒輕咳一聲,忍不住就來了點與對方交流的興趣,或許能找到更多的靈感也說不定呢︰“這位道長也喜歡這本書啊?”

    小道姑就道︰“還行,文筆湊活。”

    老祭酒︰我堂堂國子監祭酒,竟然只是文筆湊活?

    不過為了降低受眾的門檻,他的確刻意弱化了自己的文筆,加入了大量的白話文,這樣能保證通俗易懂。

    但為了迎合讀書人的審美,他也加入了不少原創的詩句,一般這種地方,普通人就略過了,不影響情節進展。

    老祭酒又道︰“對璃王這個人物,道長這麼看?”

    璃王正是書中的主角,那位顛覆了整個大夏朝的病嬌質子。

    小道姑撇撇嘴兒,隨手翻著一本架子上拿下來的話本︰“陰謀詭計還行,談情說愛不行,眼瞎。”

    老祭酒︰“……!!”

    小道姑嘆道︰“好端端的大夏神將他不要,非要什麼六公主,不是眼瞎是什麼?他這麼黑心又病嬌,和威武冰冷的符將軍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嘛!他沒看見符將軍對他的一片痴心嗎?”

    老祭酒嘴角一抽。

    符將軍幾時對璃王一片痴心了,我怎麼不知道?

    小道姑接著嘆道︰“還有大夏皇後,她也是個眼瞎的,霍妃對她這麼好,她怎麼能去喜歡大夏國君呢?和霍妃雙宿雙飛它不香嗎?霍妃撩了她這麼多次……”

    老祭酒︰“……”

    不,霍妃她沒撩!

    霍妃與皇後是純潔的上下級關系!

    不是,姑娘!

    不對,道長!

    你咋看書的?!

    你都看出了些什麼?!

    霍妃和大夏皇後是死敵啊死敵,她倆都把刀子往對方心窩上捅了!

    ……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倆都是女人啊!

    符將軍和璃王也都是男人啊!

    你你你……你一個小丫頭這麼重口真的好麼?

    老祭酒的內心中了一萬箭,感覺再也無法直視這本書了……

    轉眼進入六月,京城也徹底入了夏。

    去年冬季京城格外嚴寒,今年則是格外炎熱。

    因為有千金在課上熱暈的緣故,女學甚至放了好幾天的假。

    袁家小道姑回京的消息迅速在京城傳開了,可真正讓事件發酵的是小道姑與安郡王的親事,據說莊太傅有意與袁家結親,已經讓人上門拿了庚帖。

    合過庚帖後,只要二人生辰八字不相沖,就能接著往下議親了。

    而今年議親的遠不止袁家小道姑一位千金,莊月兮、杜曉雲、顧瑾瑜等千金都到了可以成親的年紀,家中早為之周旋了起來。

    顧瑾瑜也結束了慈幼莊的生活,回到侯府,等待顧老夫人與淑妃為她安排的親事。

    見她整個人都曬黑了一圈,一副憔悴粗糙的樣子,顧老夫人花白的眉毛就是一擰︰“你怎麼弄成這樣了?不說只是去莊子里住幾天嗎?你都干什麼了?你這副德行,讓我怎麼帶得出去?”

    顧瑾瑜沒說話。

    也沒像從前那樣去討好顧老夫人。

    顧老夫人氣不過,不耐道︰“這幾日不要再出門了,好好在閨閣里給我養白淨!”

    顧瑾瑜輕聲道︰“我想去探望母親。”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孤老夫人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那殺千刀的姚氏,利用自己對付完凌姨娘,轉頭就搬出府了!

    旁人問起她,她只得含糊說她又帶著顧琰搬回去了。

    京城的貴婦千金以為姚氏是與顧琰搬回莊子養病了,倒也沒說什麼。

    顧琰身子不好,她們是知道的。

    眼下听說顧瑾瑜要去探望姚氏,顧老夫人自然不允︰“你哪兒也不許去!還當自己是侯府的千金,就給我乖乖地待在侯府!”

    “是。”顧瑾瑜恭敬應下。

    可她嘴上是答應了,轉頭就偷偷地出了府!

    “娘!”

    她來到碧水胡同,下馬車後便迫不及待地進了院子。

    姚氏正坐在穿堂打絡子。

    這會兒家里的幾個孩子都出去上學做事了還沒回來,顧琰也去上學了。

    只她與房嬤嬤閑在家中。

    說閑其實也不閑的,上午被劉嬸兒叫過去幫她女兒繡嫁衣,下午又被萬家幾個丫頭上門請教針黹與廚藝。

    萬家的幾個丫頭剛走。

    她日子挺充實。

    肚子里的寶寶也一天天長大,已經能感受到胎動。

    就是偶爾會掛念顧瑾瑜。

    但听說她去城外的莊子里散心了,她也不好把人叫回來。

    听到熟悉的聲音,她愣了一下。

    正要回頭,顧瑾瑜已經走過來,打算像往常那樣撲進她懷里,卻猛地看見了她微微隆起的肚子。

    天氣熱了之後,衣裳穿得少了,就容易顯懷。

    姚氏身板兒清瘦,顯得五個月的孕肚十分突出。

    顧瑾瑜杏眼一瞪︰“娘……你……你……”

    “你回來了?”姚氏會心一笑,拉過她的手,點點頭說,“嗯,娘有身孕了,五個月了。”

    “如此說來,是凌姨娘還在府上的那會兒就懷上了……”話到一半,顧瑾瑜意識到自己提到了不該提的人,愧疚地說道,“抱歉,娘,我不該提起那個人。”

    凌姨娘害了姚氏十多年,姚氏的確不願再提到她。

    姚氏跳過這一茬,拍拍一旁的椅子,道︰“坐下,讓娘好好看看你。”

    顧瑾瑜依言坐下。

    姚氏抬手,撫了撫她鬢角的發,心疼又驚訝地說道︰“曬黑了,手也粗了,你這幾個月在莊子里過得很辛苦嗎?”

    定安侯府的莊子多,京城外就有好幾個,姚氏也不知她去的是哪一個。

    顧瑾瑜垂下眸子,半晌沒說話,卻有淚水吧嗒一聲滴在了姚氏的手背上。

    姚氏頓時慌了︰“瑾瑜,你怎麼了?”

    顧瑾瑜沒回答,而是站起身,在姚氏面前跪了下來,哽咽道︰“娘,瑾瑜錯了……”

    姚氏被她弄得一頭霧水,心也跟著慌了起來︰“你起來說話,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你別嚇娘……”

    顧瑾瑜含淚搖了搖頭,握住姚氏要將她扶起來的手,抽泣地說道︰“娘……我……我對不起娘……我……”

    姚氏急了︰“你……你到底怎麼了?”

    “我……”

    “二小姐也真是的,不就是一段日子沒來探望夫人嗎?夫人是你娘,還能介意這個?”

    房嬤嬤笑吟吟地從灶屋走了出來,手里端著一盤炸好的花生米,對姚氏道︰“夫人方才不是嘴饞這個嗎?做好了。”

    懷了孕的人對吃食沒抵抗力,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過去,對顧瑾瑜道︰“你也嘗嘗!”

    房嬤嬤把花生米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將顧瑾瑜扶起來︰“地上涼,二小姐一片孝心,夫人都明白,不必自責。二小姐在莊子是住得可好?我瞧著二小姐長高了,身板兒也沒那麼瘦了,臉色也不蒼白了。”

    顧瑾瑜原先的瘦都是讓淑妃養出來的,甜的不吃,肥的不吃,弄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如今雖說黑了點、皮膚粗糙了一點,但也確實圓潤了些。

    姚氏一看還真是。

    顧瑾瑜被房嬤嬤這麼一打岔,倒是不好繼續向姚氏告罪,順著房嬤嬤的話道︰“我太想娘了,這麼久沒來看娘,連娘懷孕了都不知,我真不孝。”

    姚氏松一口氣︰“原來是因為這個,嚇死我了,還當是出了什麼事,不怪你,不過,你怎麼突然去莊子里住了?是在侯府過得不開心嗎?”

    “不是。”顧瑾瑜垂眸,“那邊離父親督工的府邸很近,我過去可以陪陪父親。”

    “原來如此。”父女倆感情好,姚氏不疑有他。

    母女倆又說了會兒話,房嬤嬤始終陪在一旁。

    後面姚氏乏了去午睡了,房嬤嬤才將顧瑾瑜帶去了前院,對顧瑾瑜道︰“二小姐,不論你方才要與夫人說什麼,都希望你以後不要再說。”

    顧瑾瑜一怔︰“房嬤嬤……”

    房嬤嬤道︰“夫人患有十分嚴重的郁癥,好不容易才被大小姐治愈,奴婢不希望夫人再犯病了,何況夫人如今又有了身孕,更是受不得刺激。”

    “是我考慮不周……”顧瑾瑜難過地低下頭,“我原是想來向母親告罪的,我做了對不起姐姐的事,搶了姐姐的功勞,讓姐姐受到了傷害,我不想再瞞著娘了。”

    房嬤嬤自然是知道這些事的,只是她沒料到顧瑾瑜真有勇氣承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