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98章 實力(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98章 實力



    寧致遠深深為蕭六郎感到惋惜。

    他是第一次來京城,卻不是第一接觸官場了,他在地方上時曾去府學做過教習,也在縣令身邊當過臨時主薄。

    他親眼見到過官場的黑暗與傾軋,只是他萬萬沒料到翰林院此等清流之地也有如此不公之事。

    其實他自己過得也不算太順利,可這種不順在正常範圍之內,屬于沒權沒勢沒背景,所以不被人重視。

    蕭六郎這種卻是被人刻意打壓。

    也就是蕭六郎心態好,沒有崩掉,換別人早崩心態了。

    寧致遠不再說什麼,拍拍他肩膀,嘆息一聲出去了。

    蕭六郎出門洗毛筆,來到洗墨池時恰巧安郡王也來這里洗墨。

    他是不必親力親為的,自有人替他干。

    他被一群同僚團團圍住,一個個向他道喜。

    “听說莊編修考了第一,這就叫真金不怕火煉!”

    “是啊!這次可沒人敢徇私了!”

    他們一邊毫無顧忌地說著,一邊還不忘朝蕭六郎投來意味深長的目光。

    蕭六郎一路的第一是怎麼來的早在京城“傳遍了”,說他無非是頂著一張與昭都小侯爺七八分相似的臉,得了小侯爺親爹與小侯爺同門師兄的垂青。

    甚至他的狀元也是皇帝故意放水,為的是打壓莊家。

    而皇帝不可能事事都把手伸這麼長,翰林院是皇帝一脈伸不進手的地方,這不,第一次翰林考試他就原形畢露了!

    其實不要以為讀書人說起話來會比鄉下的潑婦含蓄,鄉下潑婦只是嗓門兒大,話糙理糙,罵不到人的痛處。

    讀書人罵起人來,那是能把人的心剖開,唇舌之刃,刀刀見血。

    不過,翰林院的官員到底不像國子監的幾個小紈褲那般無所顧忌,他們是愛惜名聲的,不會真把蕭六郎堵在這里對他怎麼樣,也不會故意絆倒他令他難堪。

    他們只會拿職權之便打壓他,或是抱團嘲諷他、孤立他。

    蕭六郎的神色沒有太大變化。

    他洗完筆就打算就此離開。

    “……應該是這麼算的,得數是二十七。”安郡王給一個向他請教算術題的編修講完答案,出聲叫住蕭六郎,“你等等。”

    蕭六郎頓住步子,淡淡地看向他︰“有事?”

    安郡王道︰“翰林院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地方,不論別人怎麼說,我都希望你明白,這里是憑實力說話的。你的狀元怎麼來的你自己心里有數,翰林院不會給宣平侯插手的機會。你當初真不該投靠宣平侯。”

    若是做武將,投靠宣平侯還說得過去。

    明明是個從文的,莊家才是那棵最高的大樹!

    蕭六郎沒接安郡王的話,只是看了眼一旁某編修手中的題目,道︰“十九。”

    說罷,他神色從容地離開了。

    安郡王眉頭一皺。

    什麼十九?

    那位編修正在研究安郡王的解題過程,沒敢偷听二人的對話。

    安郡王走過去,將題目拿過來重新看了看,突然意識到第七步時自己少寫了一個數,那最後得出來的計算結果就是——

    安郡王拿過紙筆,在稿紙上算了一遍。

    十九!

    他怎麼會知道?!

    他從前做過這道題嗎?總不會是方才听張編修念了一下題目,然後便心算出了結果。

    不可能!

    他沒這麼聰明!

    這種龐大的計算量,普通人得在紙上算一天,翰林進士比普通人頭腦聰明,但也得花上小半個時辰。

    他是格外聰穎,所以只用了小半刻鐘而已,但這還必須是在紙上寫出復雜且龐大的計算步驟。

    而且他還算錯了。

    蕭六郎怎麼可能只用心算就能算對?

    下值後,安郡王坐上回府的馬車,意外發現莊太傅竟然在馬車上。

    “祖父。”安郡王行了一禮,“您怎麼過來了?”

    “路過,就來看看你。”莊太傅心情不錯地說。

    自打莊太後把莊月兮從皇宮送回家後,莊太傅就多日不曾出現如此愉悅的表情了。

    安郡王忍不住問道︰“祖父為何這麼高興?是有什麼大喜事嗎?”

    莊太傅贊賞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難掩笑意︰“算起來,也的確算一樁喜事。”

    能讓祖父稱之為喜事的事情並不多……

    安郡王不解地看向莊太傅,不知為何,他心底莫名地涌上了一層不詳的預感。

    莊太傅終于不再賣關子,對安郡王笑道︰“袁首輔對你有意。”

    “袁首輔?”安郡王心神一震。

    袁首輔可是昭國的泰山北斗,當仁不讓的內閣第一輔臣。

    他怎麼會突然對自己有意?

    倒不是安郡王妄自菲薄,覺得自己沒有那個實力,實在是他的名聲早傳了出去,袁首輔要看上他早就看上了。

    若說是因為本次科舉,可他也只中了榜眼,在他之上儼然還有蕭六郎那個新科狀元。

    莊太傅笑著道︰“你們這次去月羅山整理藏書閣,他看過你整理的古籍,對你很滿意。”

    安郡王也對自己整理的古籍很滿意。

    他自幼博覽群書,在陳國為質也不曾懈怠學業,史學他也學得不錯。

    那日他整理的古籍不多,但他自信是幾人中整理得最好的。

    “袁首輔就愛研究古籍。”莊太傅道。

    “原來如此。”安郡王恍然大悟,難怪突然看中自己了,“那他……是打算收我為弟子嗎?”

    若是能拜袁首輔為師那可真是太好了。

    雖說他們考中進士後,都算天子門生,但誰也不會嫌棄多一個如此優秀的師父啊。

    在他看來,六國之內,唯有四人夠資格做他老師。

    一個是已逝的風老,一個是燕國的寒山居士,一個是趙國的連雲先生,另一個便是袁首輔。

    就連他的四叔莊羨之都還不大夠資格。

    至于霍祭酒,他與莊太後不和,安郡王自然也沒多喜歡他。

    “不是弟子,是孫女婿。”莊太傅說。

    安郡王眉心一蹙。

    莊太傅道︰“他要許給你的是那個在道觀長大的孫女,那丫頭的才學也不錯,袁首輔肯看重她,可惜她是女子,不能繼承袁首輔衣缽。你若真娶了她,與袁首輔的弟子也沒差了。”

    怎麼沒差?

    都差輩兒了。

    這話安郡王就沒說了。

    他的親事由不得自己做主,左不過他娶的不是自己心儀的女子,那麼娶誰不都一樣?

    楊侍讀升官後,忙著去給翰林學館的庶吉士授課,暫時沒顧得上刁難蕭六郎。

    蕭六郎準時散值。

    他收拾東西離開翰林院。

    他前腳剛走,後腳岑編修也從自己的辦公房出來了。

    這兩日他都躲著蕭六郎,一是他算計過蕭六郎心虛,二也是在觀察蕭六郎什麼時候去找楊侍讀對質與告狀。

    蕭六郎出了翰林院後往西走了。

    他明明記得蕭六郎以往都是往東走的……

    難道真是去找楊侍讀告狀了?

    西面恰巧是翰林學館的方向——

    蕭六郎的確是去翰林學館了,只不過,他不是去找楊侍讀,而是去找馮林與林成業,他昨夜整理了一些天文學與算學的題目,應該適合他倆目前的進度。

    岑編修鬼鬼祟祟地跟上。

    他看見蕭六郎往翰林學館的方向而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沒料到的是,蕭六郎竟然在半路被人叫住了。

    是一名女子!

    那女子衣著風塵、眉眼精致、滿頭珠釵,盡管戴了面紗,可依舊難掩其萬種風情。

    岑編修只看了一眼就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瞪直了。

    女子並未上前。

    是她身邊的小丫鬟走過去與蕭六郎說了什麼。

    從岑編修的角度只能看見蕭六郎的背影,他不知蕭六郎是個什麼表情,更听不見二人的聲音。

    隨後,蕭六郎就走了。

    小丫鬟與那位女子都微微沖蕭六郎欠了欠身。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