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92章 刁難(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92章 刁難



    京城五月底的天氣悶熱起來宛若盛夏。

    蕭六郎來翰林院已有二十日,他位列翰林院修撰,但因是新人的緣故,仍是以學習為主。

    上午會有專程的侍讀官或侍講官為他們授課,課時為一個時辰,其余時間自學。

    若遇不懂的,可私底下請教侍讀官與侍講官,也可以請教翰林院學士或五經博士。

    翰林院最高官員為翰林院學士,正五品,主管翰林院的大小事宜,公務繁忙,一般沒功夫為新來的官員答疑解惑。

    而在翰林院學士之下,設有侍讀官二人,侍講官二人,正六品,他們主要擔任講學工作,不僅限于培養翰林院的官員與庶吉士,資歷夠了,是有機會入宮為皇帝與太子講學的。

    蕭六郎是翰林院修撰,從六品。

    榜眼安郡王與探花郎寧致遠任翰林院編修,正七品。

    三人之下又設了五經博士九人,正八品。

    值得一提的是,翰林院所有官員里只有五經博士是世襲制。

    因此哪怕他們官階不高,卻擁有十分雄厚的文學素養與底蘊,在翰林院地位卓然。

    另外還設有從八品典籍二人,正九品侍書二人,從九品侍詔六人,與一品未入流品級的孔目。

    歷朝的翰林院職責都有所不同,本朝的翰林院主掌制誥、修史、文翰等事,也會撰寫皇帝的起居注。

    蕭六郎幾人學習了一段日子後漸漸也開始接觸一些基礎的文翰事宜。

    今日一位姓楊的修撰將蕭六郎叫了過去。

    他是資歷最老的修撰,不出意外年底考核過後便要升職了,如今翰林院所有修撰都歸于他管。

    他讓蕭六郎寫一段碑文,說是陛下有重修皇陵的打算。

    小半個時辰後,蕭六郎將自己寫好的碑文交給楊修撰。

    楊修撰看過之後卻極為不滿地皺了皺眉︰“你好歹是新科狀元,就這麼點水平嗎?你看看你自己寫了些什麼?這種碑文拿去給陛下過目,非得激怒陛下不可!”

    蕭六郎頓了頓,問道︰“那請問,是哪幾句會激怒陛下?”

    楊修撰一臉難以置信︰“哪幾句你自己看不出來嗎?還用我教你?你當初的狀元是怎麼當上去的?”

    蕭六郎抿了抿唇,沒說什麼,回去重寫了一份過來。

    結果楊修撰依舊不滿意。

    蕭六郎一上午寫了十七八份碑文,全被楊修撰打了回來。

    楊修撰怒道︰“怎麼連一紙像樣的碑文都寫不出來?我看你中午飯也不要吃了,留在這里給我繼續寫!寫到我滿意為止!”

    說罷,楊修撰扔下蕭六郎,冷冷地去了翰林院食館。

    蕭六郎拿著碑文回了辦公房,繼續研磨、提筆、寫碑文。

    天氣悶熱,他的辦公房如同蒸籠一般,他身上滲出薄汗,浸潤了他的衣衫。

    忽然,一顆頂著官帽的腦袋伸了進來,捏著鼻子四下看了看,確定這會兒外頭無人才悄咪咪地抱著食盒閃進了屋。

    一道暗影壓在了他的紙上,蕭六郎寫字的動作一頓,抬頭看他︰“你怎麼來了?”

    寧致遠將食盒放在桌上,道︰“給你送吃的啊!方才在食館踫到馮林和林成業了,他倆問我你怎麼沒來吃飯,我說你吃過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食盒的蓋子。

    不是什麼好菜。

    他家境貧寒,京城物價又高,他那點微薄的俸祿每個月都不夠自己花的。

    他給蕭六郎帶的是一碗陽春面,灑了幾粒蔥花,還帶了一碟鹵水豆芽。

    就是……蕭六郎這屋離恭房太近,天氣冷時尚可,如今一熱,味兒著實有點兒大。

    他忙去將門窗關上。

    味道總算好些了,只不過屋子越發像蒸籠了。

    “趕緊吃趕緊吃!”寧致遠催促蕭六郎。

    蕭六郎沒矯情什麼,拿出碗筷,把陽春面與鹵豆芽吃了。

    陽春面的味道淡了,鹵豆芽的味道咸了,不過他沒挑剔什麼,吃得很干淨。

    才這麼一小會兒,寧致遠身上已經可擰出水來了,真不知蕭六郎每天是怎麼過來的。

    見蕭六郎吃完了,寧致遠忙忍住中暑的虛脫,走過去將門窗打開。

    一股微風吹來,解暑……卻也**。

    蕭六郎將碗筷收好。

    寧致遠看著他桌上密密麻麻的一沓碑文,猶豫了一下,問道︰“楊修撰又給你難堪了?”

    不是頭一回了。

    前幾次比較隱晦,只讓重寫三五回,今日卻連午飯都沒許蕭六郎吃。

    寧致遠隨手拿起幾篇碑文看了看,無語道︰“比我寫得強多了,他早上還夸我來著……我看你也別寫新的了,就隨便拿一張再給交上去,我敢打賭,你之前寫的這些他都沒認真看過!”

    但不可否認的是,蕭六郎的每一篇碑文都確實比上一篇寫得更好,可原本他的第一篇就已經足夠驚艷了。

    這家伙是怎麼做到的?

    “你過來沒人看見嗎?”蕭六郎問。

    寧致遠笑了笑,說道︰“都在吃飯呢,沒人注意我。”

    “你別待太久,早點回去。”蕭六郎說著,從錢袋里拿出一個銀裸子,“這是飯錢。”

    寧致遠擺手︰“我可不要你銀子!一碗陽春面我還是請得起的!”

    蕭六郎想了想,沒再硬塞︰“好,多謝了。”

    寧致遠又在這里坐了一會兒,實在是又悶又難聞,真是難為蕭六郎了,每日待在這麼艱苦的地方,被人一個勁兒地穿小鞋。

    換他,只怕早崩潰辭官了。

    “你呀……算了。”

    他是想勸蕭六郎去給安郡王服個軟來著,其實也不是安郡王整他,安郡王剛來,還使喚不動這些人,寧致遠猜測是莊太傅的授意。

    要讓蕭六郎吃點苦頭。

    但如果安郡王願意從中周旋,多少能護著蕭六郎一點。

    怎麼說他們三個也是這一屆的三鼎甲呀,天子門生,同門之誼,是不一樣的交情。

    可他也明白蕭六郎不是這種陽奉陰違的人。

    “你回去吧。”蕭六郎說,“這里太熱了。”

    “行,我走了。”寧致遠見他不願在這個話題深入,嘆息一聲,拿上食盒,小心翼翼地出去了。

    下午,蕭六郎將自己寫的一篇新碑文拿給了楊修撰。

    楊修撰自然又是一堆挑剔的話,若不是規矩擺在那兒,他或許要把這一沓碑文摔在蕭六郎的頭上。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他氣得坐回了椅子上,沒好氣地瞪了蕭六郎一眼︰“杵著干嘛?還不快去重寫!”

    蕭六郎轉身就走。

    “哎——你什麼態度——”楊修撰咬牙,正要發作,安郡王忽然走了進來。

    他看了看迎面走來的蕭六郎,又看看七竅生煙的楊修撰,溫潤中帶著一絲歉疚地說道︰“我來得不是時候嗎?”

    “怎麼會?”楊修撰一秒變臉,笑嘻嘻地站起身來,來到安郡王面前,拱手行了一禮。

    安郡王側身避過他的禮,客氣地說道︰“這里沒有安郡王,只有莊玉恆,楊修撰多禮了。”

    “啊……是!是!”楊修撰哈哈一笑,撓了撓頭,問道,“玉恆是找在下……呃……找我有事嗎?”

    安郡王說道︰“方才來的路上我踫見韓學士,韓大人說月羅山的藏書閣有一批需要編修的史書,讓楊修撰你帶幾個人過去一趟,最好今天就能整理完。”

    月羅山的藏書閣是一位民間的隱士捐贈的,里頭有不少歷朝歷代的史書,只不過,有些歷史需要重新編修。

    楊修撰忙道︰“行,我馬上帶人過去!莊編修……”

    “我可以去。”安郡王點頭。

    楊修撰燦燦一笑。

    安郡王望著已經走出去的蕭六郎道︰“把蕭修撰也帶上吧,我記得他的史學學得極好。”

    楊修撰拍馬屁道︰“和你是沒法兒比的!”

    不過既然安郡王開口了,楊修撰就暫時放棄了折磨蕭六郎寫碑文的計劃,改為帶上蕭六郎與安郡王一行人去了京城外的月羅山。

    寧致遠沒去,他下午被侍讀官叫去打雜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