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89章 坑人的太後(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89章 坑人的太後



    顧長卿被無罪釋放的消息傳出去,在京城掀起驚濤駭浪,太多的細節大家伙兒是不清楚的,譬如唐明在府中遭人凌虐一事,可撇開這個不談,顧長卿可是砍了唐明一條胳膊啊。

    這都能無罪釋放嗎?

    老侯爺也覺得古怪,怕不是魏公公消息有誤。

    他急忙趕回侯府,結果顧長卿果真已經回來了,正在房中洗漱。

    在刑房待了這麼些日子,他心如死灰,也就沒在意自己的形象,待到看了銅鏡,才明白那晚去碧水胡同找顧琰的自己究竟有多嚇人。

    大半夜的,沒把他當成鬼都是顧琰心理素質強大了。

    顧長卿沐浴更衣,洗頭剃須,風度翩翩的俊美都尉又回來了。

    除了嘴角還有一點淤青,那是老侯爺用鞭子抽出來的。

    顧承風與顧承林也過來了,二人是直接從清和書院翹課出來的,不過這個節骨眼兒上,倒也沒誰去苛責他倆就是了。

    “大哥!”

    顧承林看到從浴室出來的顧長卿,想也不想地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他,呼吸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以及帶著溫柔的皂角香氣,鼻尖一陣陣發酸︰“大哥……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听說你要被處死……我殺了唐明的心都有了……都怪他……”

    听到這里,顧長卿與顧承風都愣了一下,難道顧承林也知道唐明的事了?

    顧承林哽咽道︰“他沒事干嘛要欺負顧家軍!他是小人!是混球!大哥教訓他一下,他自己武功不好,技不如人,還怪罪大哥……要不是因為他,大哥也不會被關起來……”

    好吧,原來說的是這個。

    二人暗松一口氣。

    顧承風看著顧長卿明顯清瘦了一些的身板,眸光暗了暗,他仍在生氣大哥對顧琰百般維護的事,可到底也不忍他帶傷被顧承林拖著,他沒好氣地拽了拽顧承林︰“行了,大哥剛出來,身子還虛著呢,你別老抱著他!”

    “哦。”顧承林擦了擦眼淚,松開手臂,淚汪汪地看著顧長卿,“大哥,你瘦了。”

    顧承風道︰“那就去廚房吩咐人做點好吃的!”

    顧承林終于也听出了顧承風語氣里的不善︰“二哥你生什麼氣?大哥回來了你不該高興嗎?”

    是啊?他生什麼氣啊?不就是對顧琰比對他和顧承林更好嗎?

    顧承風氣沖沖地出去了!

    顧長卿︰“……”

    顧承林︰“……”

    “你也出去吧,我有話和你大哥說。”老侯爺吩咐顧承林。

    “哦。”祖父發了話,顧承林不敢不听,他依依不舍地看了顧長卿一眼,小聲道,“大哥,我晚點再過來看你。”

    “嗯。”顧長卿點頭應下。

    顧承林也出去後,老侯爺讓伺候的小廝也退下了。

    屋子里突然靜了下來。

    祖孫二人相對無言。

    老侯爺看著顧長卿身上的傷,其實也有些不好受,只不過當時那種情況他不讓顧長卿吃苦頭,唐岳山就會讓他吃苦頭。

    他動手好歹還知道輕重,唐岳山下起手來就不好說了。

    而事實上,也多虧他這身傷,才讓唐岳山相信他不可能是那晚去割了唐明蛋蛋的刺客。

    不過祖孫倆都是一個秉性,有種詭異的自尊心,從不為自己辯解。

    老侯爺切入正題︰“唐明的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唐岳山為何突然把你放了?之前又為何死揪住你不放?”

    至于顧長卿為何動怒斷唐明一臂,又為何越獄,前者,老侯爺已經放棄詢問了,後者,老侯爺是相信顧長卿是去追殺刺客了。

    這三個問題,顧長卿只回答了第二個︰“唐岳山抓住那晚闖入軍營的刺客了,從刺客身上發現了蛛絲馬跡,知道我是無辜的,也知道背後之人是想挑撥定安侯府與元帥府的關系,他不想中計,這才把我放了。”

    “你怎麼知道?”老侯爺問。

    “他親口和我說的。”顧長卿答。

    這是實話。

    不過,不是全部的話。

    唐岳山還說,他是被下了藥才會對唐明動手,讓他趕緊去看大夫。。

    他當時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唐岳山何出此言。

    唐岳山還說,唐明也不是有意的,也是讓人下了藥,希望他們倆不要中了幕後主使的奸計反目成仇。

    唐明是個什麼德行,顧長卿再清楚不過,絕不可能是下藥。

    也是回來的路上,他才漸漸想明白,應該是妹妹用了什麼法子忽悠了唐岳山。

    關于刺客,顧嬌來找顧長卿,讓他放火燒了刑房,並做出逃跑的假象,引刺客出手嫁禍他。

    今早唐岳山告訴他,刺客已被處置,顧長卿便以為唐岳山抓住的是真正的刺客。

    有關顧嬌參與的部分,顧長卿沒告訴老侯爺。

    老侯爺沒與刺客交過手,不知刺客究竟多狡猾,尋思著以唐岳山的能耐抓住了也不奇怪,于是沒懷疑什麼。

    盡管老侯爺迫切想知道顧長卿與唐明究竟有什麼化不開的矛盾,可顧長卿不肯開口,老侯爺也沒轍。

    老侯爺叮囑了幾句你好生歇息,這幾日暫時不用去軍營,便起身出去了。

    鬧出這麼大的事,不僅唐岳山要查幕後主使,他也想弄明白究竟是誰在後背捅刀子。

    老侯爺出去後沒多久,顧承風又來了。

    他是氣悶了一陣後想起正事,過來找顧長卿問個明白的。

    “大哥,你知道妹妹認識太後嗎?”他問道。

    顧長卿正在擦拭自己的長劍,聞言朝他看來,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繼續埋頭擦拭長劍道︰“嗯,認識。”

    就這?

    能不能答得有點誠意了?

    我還能把那丫頭的秘密傳出去了?

    “我看見了!”顧承風撇嘴兒。

    顧長卿頓了頓,道︰“有些事你不用知道得太多,她與太後認不認識,與京城的局勢沒關系。”

    顧承風切了一聲︰“說的好像我會去祖父跟前告狀似的,還有,誰稀罕那丫頭的秘密?”

    明明我知道的比你多!

    知道那丫頭去整過唐明嗎?

    知道我和她一塊兒去元帥府蹲刺客嗎?

    知道太後從唐岳山手里把我倆救了嗎?

    呵呵呵!

    顧承風頭一甩,鼻孔朝天地出去了。

    顧長卿覺得二弟今天怪怪的,他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已經走掉的顧承風出現在了他的窗外,叉著腰,大聲地說道︰“我和她一起騎過馬、喝過酒、打過水漂!”

    說完就跑了!

    顧長卿︰“……!!”

    另一邊,在仁壽宮住了一整晚的顧嬌也打算回去了。

    她昨夜來時穿的是夜行衣,不過太後這里有不少年輕女子的衣裳,也不知是不是專程為她準備的,都很合身就是了。

    顧嬌換了一襲冰藍色束腰羅裙,頭發簡單地挽了個發髻,留了一點長發散在肩頭,戴的是及笄那日蕭六郎送她的簪子。

    莊太後讓人捧了一籮筐的首飾過來。

    她沒要。

    倒是看中了一張面具,也有一根孔雀翎,面具上瓖了龍晶,也就是所謂的黑曜石。

    她戴上照了照鏡子。

    唔,好看!

    “多謝姑婆。”顧嬌道了謝。

    莊太後哼了一聲。

    秦公公親自送顧嬌送到碧水胡同才回宮。

    昨夜秦公公來過消息,家里人知道顧嬌歇在姑婆那兒了,沒什麼不放心的,就是小淨空起床後看不到顧嬌,小嘴兒癟了一早上,都能掛兩壺油了。

    顧嬌決定去接小淨空放學,給小家伙一個驚喜。

    然而顧嬌在國子監外等了許久也不見小淨空出來,顧嬌不知道的是,小淨空又雙 磺爰頁グ恕br />
    家長是蕭六郎。

    蕭六郎自打進入翰林院學習後,頂頭上司叫他的次數都沒有被請家長的次數多。

    “這、這次又是為什麼?”劉全來通知蕭六郎時,蕭六郎捏緊手指問劉全。

    劉全笑比哭難看︰“還、還是你自己去看看吧!”

    蕭六郎咬牙道︰“有什麼不能說的?他連夫子都氣哭了,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事嗎?”

    劉全撓頭訕笑,呵呵,還真有。

    蕭六郎深呼吸,他一般不發脾氣,不代表他沒脾氣,只是良好的修養讓他藏住了而已。

    可這個小和尚一次次踩他底線,就快把他踩炸毛了。

    劉全心道,等你去了再炸毛吧,我怕你現在炸了,一會兒還得炸。

    蕭六郎與劉全去了國子監。

    許是被小淨空整出了心理陰影,這次出事後,孫夫子依舊將蔣夫子叫了過來撐場面。

    兩位夫子的臉色都有些一言難盡。

    蕭六郎打量了孫夫子一眼,沒哭,也沒受傷,也沒看見別的孩子來告狀,應該不是什麼大錯吧?

    “孫夫子,請問淨空出了什麼事?”他客氣禮貌地問。

    孫夫子與他之間有賭約,只是孫夫子從不覺得蕭六郎會贏,因此他早將賭約拋諸腦後了,他今日是單純以小淨空夫子的身份與蕭六郎談話的︰“你……自己去課室看看吧。”

    蕭六郎于是跟著孫夫子去了課室。

    他一來門口,就感覺今天的課室特別亮,再定楮一看,原來是一堆小鹵蛋在發光!

    他虎軀一震,懷疑自己走錯了,下意識地就要抬回腳來。

    孫夫子苦笑一聲。

    蕭六郎到底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他心底驚濤駭浪,面上卻不顯︰“這是……淨空干的?”

    孫夫子點頭點頭,他快哭了︰“他把半個班的頭都剃了……其中有一個皇子,還有幾個肱骨大臣的兒子孫子……”

    媽呀,在他班上出了這種事,他要怎麼死啊!

    蕭六郎好歹是有心理準備,孫夫子剛進課室時可不知道,他一推開門,看見一窩小和尚,那種沖擊簡直了。

    蕭六郎道︰“不是,他為什麼這麼做?”

    孫夫子想哭︰“問題就出在這里,不是淨空強迫的,是他們一個個求著他給他們剃度的。”

    對,就是剃度。

    孫夫子記得很清楚,小淨空回話時用的就是這個詞。

    蕭六郎牙都疼了!

    這孩子是給人剃度剃上癮了麼?!

    還有,他是怎麼把剃刀帶來國子監的?

    蕭六郎壓下火氣,將小淨空叫了出來︰“說吧,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會找你……剃度?”

    小淨空哦了一聲,攤手道︰“因為他們都想和我一樣聰明啊!”

    他說著,小手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小光頭,“姑婆說了,聰明的人都沒有頭發,這叫聰明絕頂!”

    昨天姑婆來打牌,他好難過,問姑婆為什麼他總是留不了頭發,姑婆就是這麼和他說噠!

    蕭六郎嘴角一抽!

    姑婆!

    有你這麼坑孩子的嗎?!

    “阿嚏!”

    仁壽宮,正在批閱奏折的莊太後猛地打了個噴嚏。

    嗯,一定是嬌嬌想哀家啦!

    小淨空是班上的第一,又從不打誑語,因此他的話十分具有說服力。

    他說剃度了就能變聰明,那真是沒一個人不信。

    秦楚煜第一個力挺小基友,許粥粥第二個,之後場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不是孫夫子來得早,估計全班的頭發都被小淨空給禍禍了。

    別說,剃得還挺好。

    可話說回來,一個四歲的孩子,為毛動手能力這麼強啊?

    孫夫子都迷了︰“這麼會給人剃頭,他以前是和尚嗎?”

    蕭六郎︰“是啊。”

    孫夫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