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88章 太後出手(兩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88章 太後出手(兩更)



    唐家的人走了,顧承風也在秦公公的護送下離開了。

    莊太後帶著顧嬌回了仁壽宮。

    顧嬌一襲小黑衣,又是鑽櫃子,又是逃跑,弄得渾身髒兮兮。

    莊太後把顧嬌帶去仁壽宮的浴池梳洗,雖知道顧嬌不喜陌生人伺候,但池子太大,有些東西她沒用過,莊太後還是安排了兩個機靈的小宮女貼身伺候。

    顧嬌第一次泡皇宮的池子,感覺怪新鮮。

    舒明開闊的殿堂,四周盤龍金柱聳入房梁,浴池位于正中央,四面都有紗幔遮掩,里頭的光景若隱若現。

    紗幔外的四個角落各自點了四座開枝散葉的燭台,由上至下,每一層的燭台依次增加。

    紗幔內並無明火,而是在地板以及浴池壁上瓖嵌了十分碩大的夜明珠。

    池子里灑滿新采擷而來的花瓣,每一片都散發著馥郁清香。

    顧嬌將整個小身子泡在花瓣下,只露出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

    宮女跪在水池邊,對她道︰“姑娘,奴婢為您梳頭。”

    “唔。”顧嬌點點頭,難得沒有拒絕陌生人的靠近。

    宮女拿了木梳,沾上芳香的精油,將顧嬌盤在頭頂的長發放了下來。

    她的動作很輕柔,仿佛不敢弄斷顧嬌的一根頭發。

    顧嬌享受地閉上眼,她自己給自己梳頭都沒這麼輕。

    頭發梳得柔順光亮,隨後宮女又拿了皂胰子為顧嬌清洗,這種皂胰子不是市面上用的普通皂角,加了不少香料,直接做成了尋常百姓用不起的味道。

    太舒服了,顧嬌差點睡過去。

    顧嬌洗完已是大半個時辰之後,忙著抓凶手,晚上吃的那點東西早消化了,她的肚子饑腸轆轆。

    她穿著一身淡紫色冰綢寢衣走出來,這身寢衣一看就不是莊太後的寢衣,是適合她這個年紀的衣裳。

    莊太後看著她在宮女的簇擁下從燭光中走來,神色恍惚了一下。

    “姑婆。”顧嬌走上前。

    莊太後回神,指了指一旁的凳子︰“坐吧,吃點東西。”

    顧嬌正好餓了。

    看到一桌子琳瑯滿目的吃食,口水都差點沒忍住。

    她眨巴著眸子坐下︰“姑婆,你怎麼知道我餓了?”

    莊太後鼻子一哼︰“哼,就你那點小肚子,很難猜嗎?”

    顧嬌開心地彎了彎唇角,拿起筷子,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皇宮用膳是很講規矩的,平日里有專人布菜,夾什麼吃什麼,每樣菜只食數口,莊太後這麼多年都是嚴格遵照規矩來的。

    不過顧嬌在這里,她還是把伺候用膳的宮人撤下了。

    這都是顧嬌並不知道的事。

    “吃飽了?”莊太後問顧嬌。

    顧嬌放下筷子,打了個小飽嗝︰“飽了。”

    莊太後又讓人上了一杯消食安神的山楂花茶。

    顧嬌捧著花茶,問道︰“對了姑婆,你怎麼會突然出宮?”

    莊太後哼道︰“哀家四處溜達溜達行不行?”

    顧嬌唔了一聲︰“姑婆是不是想去打牌?”

    莊太後眉心一跳︰“胡說!哀家怎麼可能是……是去打牌?”

    哀家明明是剛打牌回來!

    莊太後忙把矛頭從自己身上移開︰“你還好意思問哀家怎麼出宮了,哀家還要問你呢,到底出什麼事了?大半夜的跑去唐府做什麼?”

    顧嬌看了姑婆一眼,低頭,對了對手指︰“抓凶手。”

    莊太後倒抽一口涼氣︰“你抓什麼凶手抓到元帥府去了?”

    顧嬌就道︰“有人想殺了唐明,嫁禍給顧長卿。”

    唐明莊太後認識,是唐岳山的佷兒,長得還挺俊,顧長卿……莊太後蹙了蹙眉,這名字有點耳熟,可不大記得起來了。

    莊太後恢復的記憶多與顧嬌以及小淨空幾人有關,顧長卿來得太少,她一下子沒太想起來。

    顧嬌見莊太後一臉迷惘的樣子,想了想,道︰“他第一次打牌,贏了姑婆不少錢。”

    莊太後臉一黑。

    有畫面了。

    這件事說來復雜,其實原本莊太後就听到了一點風聲,畢竟軍營的動靜鬧得這麼大,她怎麼會不知道唐明的胳膊讓定安侯府的一個都尉砍了?

    但她也與諸位將士一樣,認為那個都尉是在為原先的顧家軍打抱不平。

    定安侯府是皇帝的勢力,她自然不可能替對方出頭,何況也確實是對方做得太過了。

    唐明處罰不公,可罪不至被斷臂。

    他以比武的名義惡傷唐明,怎麼看都無法善了。

    “不是為了顧家軍。”顧嬌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實情說了,“唐明欺負阿琰,他把阿琰抓走了,關起來……我們找了半個晚上才找到。是顧長卿找到他的,只差一步就……”

    就什麼。

    顧嬌沒說了。

    可莊太後是什麼人?

    她吃過的鹽巴比別人吃過的米還多。

    她能猜不出是發生了什麼事?

    莊太後對顧琰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活著就好。

    可見這孩子是脆弱的,遭逢這種事不亞于是要走他半條命。

    莊太後的臉色沉了下來︰“只斷了一條胳膊嗎?”

    顧嬌眨眨眼︰“還……教訓了一下下,被唐岳山發現了,所以要抓我。”

    莊太後表示懷疑︰“只是為了這個抓你的?我看他根本是想殺你。”

    那是因為我還听到他的秘密,不過其實也沒差,听不听到秘密唐岳山都不會放過她。

    這一晚,顧嬌與莊太後聊了許多,顧嬌不是一個擅長與人交流的人,她話不多,一般知道了什麼也總懶得開口。

    可姑婆就是這樣的能耐,能讓她放下心底的防線與自尊的別扭,也做一次叭叭叭的小喇叭精。

    等秦公公回仁壽宮復命時顧嬌已經趴在莊太後的鳳床上睡著了。

    她的小臉向著莊太後這邊,臉頰被壓得肉嘟嘟的,小嘴兒微微張著,有晶瑩的口水流出來。

    莊太後給她擦了擦,又輕輕地拉過被子給她蓋上,拿起她的一只手,嘆道︰“又破了。”

    “太後。”秦公公小聲行了一禮,“人送到了。”

    莊太後淡淡地嗯了一聲。

    秦公公拿來金瘡藥,遞給莊太後。

    莊太後指尖粘了一點,給顧嬌手心被韁繩磨破的地方細細地擦了藥︰“去給碧水胡同遞個消息,讓那小子別等了,嬌嬌今晚歇在哀家這里了。”

    “嗯~”顧嬌太熱了,睡夢中不滿地踢掉了被子。

    莊太後細心地給她蓋上。

    秦公公忽然就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莊太後沉聲問。

    秦公公喜色道︰“老奴許久沒見過太後這麼有人情味兒了,似乎您失憶一趟,找回了許多當年遺失的東西。”

    “當年遺失的東西?”莊太後喃喃。

    秦公公笑了笑,說道︰“是啊,您上次這麼有人情味兒還是寧安公主在身邊的時候。”

    提到寧安公主,莊太後的神色一冷。

    秦公公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忙低下頭︰“奴才失言。”

    莊太後垂眸,撫了撫顧嬌的手指,淡道︰“你下去吧。”

    秦公公應下︰“是,奴才這就去一趟碧水胡同。”

    “等等。”莊太後叫住他。

    秦公公轉過身來︰“太後還有什麼吩咐?”

    莊太後道︰“哀家記得庫房里是不是有好些進貢來的面具?”

    秦公公道︰“是,太後想要面具嗎?”

    莊太後看了看熟睡的顧嬌,道︰“你都拿來。給公主……”

    秦公公渾身一震。

    莊太後頓了頓︰“給嬌嬌挑選,明早選。”

    秦公公暗松一口氣︰“是。”

    --

    卻說唐岳山辭別太後之後,即刻去抓顧長卿,結果卻被告知顧長卿一直都在軍營。

    唐岳山飛快地趕回軍營,難以置信地看著在剛滅完火的刑房外靜靜等候的顧長卿,顧長卿還戴著手銬與鐐銬,沒有半分逃跑過的痕跡。

    “你……你不是逃了?”

    顧長卿冷漠地道︰“我一直在軍營,不知道唐大人此話從何而來?”

    “不可能!本帥把軍營翻遍了!你明明不在!你……”唐岳山忽然想到了什麼,眸光一顫,“你在十八銅人陣里!”

    那是軍營唯一搜不到的地方,因為進去就是死,唐明都只能闖到十二關,其余士兵就更不用說了。

    顧長卿只用藏在後面幾關,就能保證沒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他!

    狡詐,太狡詐了!

    可是唐岳山想不通顧長卿為何這麼做。

    他要是逃出去殺唐明還說得過去,可偏偏他沒去,反倒是別的刺客去了。

    所以他藏在里頭干嘛?玩躲貓貓麼?

    顧長卿一本正經地說︰“我怕火勢太大,會燒死我,所以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唐岳山︰“……”

    不論唐岳山覺得這個理由有多爛,都改變不了顧長卿沒有逃出軍營的事實。

    唐岳山一肚子火氣,卻根本無處發泄。

    他咬了咬牙,冷聲道︰“哼!就算你這次沒逃又怎樣?三日後,你還是要被處死!”

    在顧嬌的夢境里,因為顧承風出面頂罪,唐岳山放過了顧長卿。

    可如今,沒有顧承風出面頂罪的事,三日後,顧長卿依舊面臨被處死。

    原本顧承風與顧嬌以為抓住殺死唐明的真凶,就能順藤摸瓜地找出那日假冒飛霜的幕後黑手,洗脫顧長卿越獄的真相。

    誰能料到對方如此狡猾,自己根本沒露面,而是讓唐大老爺動的手。

    他們倒是想去提醒唐岳山,嘿,你家大哥不只是要動手殺死那個孽種喲,他還與人合謀想搞死你哦。

    可他們用什麼立場去說?

    是顧長卿的弟弟妹妹,還是已經被太後“處死”的刺客?

    哪一種都無法取信于唐岳山。

    這種事必須由一個唐岳山深信不疑的人去說。

    而唐岳山此人頗為多疑,從他竟然懷疑唐大夫人會殺害唐明就可見一斑了。

    翌日,秦公公來了一趟元帥府。

    “太後召見唐大人,還請唐大人即刻隨我入宮吧。”

    唐岳山隨秦公公進了宮。

    他是外男,不得入後宮,莊太後在金鑾殿的偏殿見了他。

    莊太後坐在台階之上的黃梨木鸞椅上,一襲玄色繡金鳳鳳袍,神色平靜,氣場逼人。

    唐岳山下跪,拱手行了一禮︰“臣,叩見太後,太後千歲千千歲!”

    “平身。”莊太後說。

    “謝太後。”唐岳山目不斜視地站起身來。

    “賜座。”莊太後吩咐秦公公。

    秦公公帶著小太監,為唐岳山搬來一把官帽椅,放在大殿的正中央,正對著太後娘娘。

    饒是與太後這般面對面地坐著,氣氛有些詭異,不過這是一種殊榮,唐岳山還是挺受用。

    莊太後不怒自威地說道︰“你是哀家的肱骨大臣,哀家信重你,就不與你兜圈子了,哀家今日叫你來是為了顧都尉的事。”

    唐岳山聞言,神色就是一頓。

    顧長卿的事鬧得極大,宮里應當也早已听說了,只是沒料到太後竟會過問此事。

    莊太後給秦公公使了個眼色。

    秦公公會意,端著一個托盤走上前,托盤里放著一把雕花匕首︰“唐大人,請過目。”

    唐岳山拿起匕首看了看,刀鞘沒什麼特殊的,不過當他把刀身拔出來,就看見了刀柄與刀身相接的地方刻著一個字︰卿。

    他隱約猜到這是誰的匕首了,卻不解為何它會在太後手中,他古怪地蹙了蹙眉︰“這是……”

    莊太後面不改色道︰“是昨晚處置完那兩名刺客後,在他們身上發現的。”

    唐岳山道︰“他們是顧長卿的人?臣就知道是他們!”

    莊太後冷聲道︰“枉你行軍打仗多年,竟連如此拙劣的栽贓嫁禍都看不出!真是顧長卿的人,會帶著顧長卿的物件作案嗎?”

    唐岳山一噎。

    若是顧長卿本人去刺殺,倒是可能不慎掉落物件在現場,可若是別人拿著他的東西,那還能不是栽贓?

    莊太後接著道︰“別看了,哀家已經找定安侯府的人確認過了,這就是顧都尉的匕首。還有,哀家听說,昨夜軍營刑房走水,差點燒死顧都尉。”

    唐岳山把匕首放回托盤里,秦公公端著托盤退至一旁。

    唐岳山答道︰“沒錯,不過他躲進了十八銅人陣,毫發無損。”

    莊太後眉目冷艷︰“區區一場火值得他躲進陣法嗎?依哀家看,分明是有人想逼他出去。”

    “那他為何不擒住對方?”唐岳山問。

    他之所以這麼懷疑是有緣由的。

    如果顧長卿打得過對方,那麼根本不必躲起來。

    可如果顧長卿打不過對方,那麼他能闖過去的陣法,對方也闖得進去,照樣可以把他逼出去。

    莊太後四平八穩地說道︰“若對方反咬一口,說是來救他的,是他同伙,他當如何?你是信他,還是信那名刺客?”

    自然……是信那名刺客。

    仇恨已經蒙蔽了唐岳山的眼楮,他不會相信任何對顧長卿有利的證據。

    唐岳山被噎得啞口無言。

    莊太後緩緩嘆道︰“哀家知道,你很想處死顧都尉。”

    唐岳山捏緊了拳頭︰“他不該死嗎?他害了明兒!”

    莊太後冷眸一厲,一巴掌拍上桌上︰“可你的明兒也害了別人!”

    強悍的氣勢排山倒海而來,饒是唐岳山這樣的絕頂高手竟然也險些臣服在太後的鳳威之下!

    唐岳山的氣勢弱了些,卻仍滿腹不甘︰“太後何出此言?”

    “帶上來!”

    莊太後話音一落,兩名孔武有力的太監便押著一個蓬頭垢面的年輕壯漢走了進來。

    唐岳山看了半晌才堪堪認出對方︰“你……你不是明兒的長隨嗎?叫……鄧哥兒的那個?”

    鄧哥兒撲通跪下︰“太後饒命——老爺饒命——”

    唐岳山沉著臉道︰“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本帥上上下下找你!”

    鄧哥兒害怕地哭道︰“我……我……我听說公子被顧都尉砍了胳膊後……我就跑了……”

    唐岳山蹙眉道︰“你為何要跑?人又不是你傷的!”

    “我……我……”鄧哥兒瑟瑟發抖,不敢說,也不敢不說,“我……我怕顧都尉也來找我尋仇……”

    唐岳山越听越糊涂,不耐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他找你尋仇?”

    鄧哥兒抱住頭,嚇得蜷縮成一團︰“是我……是我把顧小公子迷暈了帶下馬車的……但我是听了少爺的吩咐……不能怪我啊……”

    唐岳山暴躁道︰“迷暈顧小公子?你亂七八糟地說什麼?”

    鄧哥兒哭道︰“少爺……少爺擄走了顧小公子……對顧小公子欲行不軌……是……是顧都尉及時趕到……”

    轟——

    唐岳山只覺一道晴天霹靂劈在了他的心口!

    他難以置信地怔了半晌,忽然抬起腳來,將鄧哥兒狠狠地踹飛了出去︰“混賬東西!誰許你詆毀明兒的!”

    莊太後蹙了蹙眉。

    秦公公忙正色道︰“唐大人,在太後面前不可放肆!”

    唐岳山大拳一握,忍住了走過去一腳將他腦漿踩出來的沖動。

    莊太後擺擺手。

    兩名小太監將鄧哥兒拖了下去。

    唐岳山渾身顫抖,雙目發紅︰“不會的……明兒他不會的……他那麼正直的一個人……怎麼會行如此齷齪之事?”

    莊太後一下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很快她便輕咳一聲,低沉地說道︰“你可知定安侯府的小公子有心疾,被明兒擄走欺辱,受了刺激,心疾發作,至今未醒!你的明兒不過是沒了一條胳膊,你就想要了凶手的命。那人家弟弟半條命都沒了,他又怎會不想殺了唐明!唐岳山,你是男人,若換做是你,你咽得下這口氣?!”

    唐岳山的心口連翻遭受重擊,他整個人都踉蹌了一下。

    事情進展到這里,其實就差不多能替顧長卿開罪了,但這件事永遠都會成為唐岳山心頭的一根刺。

    對唐明,他會怒其不爭,可他依舊會怪罪顧長卿。

    莊太後按了按眉心,又道︰“你可知道,哀家昨晚還在刺客的衣物里發現了什麼?”

    “什麼?”唐岳山愣愣地問。

    顯然,受的打擊太大,已經對刺客沒多少興致了。

    莊太後拿出大清早讓顧嬌配好的藥粉,面不改色地說道︰“哀家發現了一種迷藥,這種迷藥能擾亂人的心智,令人做出違反常態的事。哀家覺得,明兒或許是被人暗算了。”

    唐岳山猛地抬起頭來!

    忽悠人,太後是專業的。

    莊太後一臉沉痛地說道︰“哀家見過明兒那孩子,雖說性子有些驕躁,可到底不是個心腸壞的。哀家雖沒證據,可哀家覺得,他們昨夜帶著迷藥去元帥府,可能就是想下在明兒的藥里。下藥下得這麼嫻熟,哀家于是想,會不會之前就給明兒下過了?也是為了問清楚明兒的情況,哀家才把那個長隨找了出來。”

    這翻推測,簡直是晴天霹靂後的一束艷陽。

    當一個人被推進泥潭,他不用回到原本的閣樓上,只用把他拉回地面,他就會感激地接受現狀。

    唐岳山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再也不肯跌進泥潭︰“是藥?藥?藥……沒錯!一定是藥!明兒那麼乖的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他就是被人下藥了!”

    莊太後接著忽悠︰“哀家今早讓人去取了顧都尉的水囊,結果發現他的水里也被下了這種迷藥。”

    唐岳山神色一怔。

    莊太後嘆道︰“唉,顧都尉是有殺死明兒的心,可顧都尉也不會蠢到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明兒動手。說到底,只是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罷了,又不是他的命根子,他能為了他這麼拼命?”

    唐岳山覺得太後說的很有道理!

    他遲疑地問道︰“所以他……也是因為被人下藥?”

    莊太後神色淡淡地看著他︰“沒錯。”

    顧長卿與唐明是同時成立的,如果唐岳山要相信一個,就必須也信另外一個。

    唐岳山會信嗎?

    答案是肯定的。

    他寧願接受顧長卿不是真正的凶手,也不願意懷疑自己兒子是個變態。

    至此,唐明對顧長卿的所有仇恨都沒了,他只恨那個幕後黑手!

    他雷嗔電怒︰“是誰?誰如此挑唆元帥府與定安侯府的關系?”

    莊太後捏了捏並不疼痛的眉心,嘆息道︰“哀家也沒有頭緒,昨夜殺人殺得太快,都沒來得及審問。也怪你,不講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若不是秦公公在挖坑埋尸時發現了這些東西,哀家連眼下這些蛛絲馬跡都尋不到!”

    唐岳山這會兒也一陣後悔,是啊,怎麼就是沒多告訴太後一點呢?太後僅憑兩具尸體就查到這麼多蛛絲馬跡,若自己當時勸太後留下活口,豈不是已經問出幕後黑手了?

    什麼叫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這就是了。

    莊太後見忽悠得差不多了,再忽悠一兩句就可以收手了︰“行了,該說的哀家都說了,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若真要殺了顧都尉,哀家也不攔你。左不過是皇帝的人,殺了也不可惜。”

    是不可惜,但是……一想到這麼做會正中幕後之人的下懷,唐岳山表示他受不了這委屈!

    把他的明兒害成這樣,他還能讓對方得逞了?

    他傻嗎?

    呵呵,他不僅不會殺顧長卿,等風頭過了,他還要提拔升顧長卿!

    他要讓幕後之人看看,他唐岳山不是傻子!

    -

    顧長卿即將被處死的消息傳出來後,老侯爺是一宿沒合眼。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他早飯都顧不上吃便趕去了皇宮求見皇帝。

    皇帝也知他是為何而來。

    皇帝也惆悵得不行。

    這種事發生在其余任何一個地方,他或許都有法子,可偏偏是在軍營。

    但凡是嚴格按軍規行事,便是皇帝與太後也不得私自插手。

    唐岳山抓的不是顧長卿斷唐明一臂的罪名,而是他大半夜越獄當了逃兵。

    這是死罪,不論官階。

    更別說他還殺了兩個無辜的士兵。

    “陛下!臣的孫兒是冤枉的!此事一定另有隱情!”

    顧長卿對老侯爺一個字也沒說,老侯爺既不知有刺客來過,也不知顧長卿是去探望了顧琰。

    可老侯爺相信顧長卿不會濫殺無辜,更也不會當逃兵。

    皇帝嘆息道︰“朕又何嘗不想救他?可所有的證據都對他不利,他自己也承認了。”

    這才是關鍵,顧長卿承認自己越獄了。

    就算他是皇帝,也不能亂來呀!

    皇帝一咬牙︰“實在不行,朕……允許你帶死士去劫法場!”

    只是這麼一來,顧長卿從此都不能再活在陽光下了。

    也不能再繼承侯府。

    這與扼殺一個人又有什麼區別?

    老侯爺頹然地癱在了地上。

    忽然,魏公公神色匆匆地走了進來︰“陛下!陛下!出大事兒了!顧都尉……他……他……”

    老侯爺臉色一白︰“長卿怎麼了?”

    魏公公一笑︰“他被無罪釋放啦!”

    皇帝︰“……”

    老侯爺︰“……”

    -

    卻說莊太後結束了今日份的忽悠大業後,迫不及待地回了仁壽宮。

    “嬌嬌,事情辦完了!哀家的糖水蛋呢?”

    跟在莊太後身後的秦公公差點一個趔趄栽倒!

    您聲情並茂地忽悠了一早上,就是為了一碗糖水蛋嗎?

    您是太後啊,還能不能有點出息了?

    “做好了。”顧嬌彎了彎唇角,從小廚房端著一碗糖水蛋出來。

    莊太後搓了搓手,滿心期盼地看著自己的糖水蛋。

    嬌嬌說了,會多放兩勺糖,還多放兩個蛋!

    兩勺糖啊,能想象嗎!

    莊太後吸溜吸溜地看向被顧嬌放在桌上的大海碗。

    只一秒,她的臉就黑了。

    莊太後︰“說好的多放兩勺糖呢?”

    顧嬌︰“我放了呀。”

    只是又多放了兩碗水。

    莊太後︰“那、那多放的兩個蛋呢?”

    顧嬌︰“也放了呀。”

    只是放的是小咪咪的鵪鶉蛋,還是去了蛋黃的那種哦。

    莊太後在心里嗚的一聲哭出來——

    哀家委屈。

    哀家不說!

    秦公公難得見太後吃癟,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莊太後的死亡凝視猛地朝他打來!

    秦公公渾身一個哆嗦,以往被莊太後支配的恐懼襲上心頭,他腿一軟跪下︰“太後恕罪!”

    莊太後危險地眯了眯眼。

    就在秦公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時,莊太後忽然抬手一指,指向秦公公,對顧嬌說︰“秦公公今天也辛苦了,嬌嬌給他也做一碗。”

    秦公公一听這話,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嚇傻了。

    太後說他辛苦?

    還讓顧姑娘親自下廚給他做糖水蛋?

    秦公公趕忙磕頭︰“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莊太後陰惻惻︰“不,你敢。”

    一刻鐘後,又一碗糖水蛋被顧嬌端了過來,這一碗的色澤就濃醇多了,老遠都能聞到紅糖的香氣。

    莊太後︰“你和哀家一起吃。”

    秦公公直接嚇得跪下!

    “秦公公吃吧。”顧嬌好笑地說。

    秦公公戰戰兢兢地看了太後一眼,覺得自己吃了是死,不吃也是死,只得硬著頭皮坐下。

    莊太後一本正經道︰“嬌嬌。”

    “嗯?”

    “外面有人叫你。”

    “是嗎?”

    莊太後點頭點頭︰“在御花園里!”

    “哦。”顧嬌眉梢一挑走出去。

    她人剛走,莊太後便唰的將秦公公的糖水蛋搶了過來!

    一臉懵逼的秦公公︰“……”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