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83章 兄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83章 兄妹



    顧長卿的手落了空,僵在他鬢旁許久。

    顧琰一言不發,也不拿眼去瞧他的樣子,不難讓人感覺到顧琰的抵觸。

    不過顧長卿並不確定這份抵觸是只針對自己,還是針對所有男人。畢竟被唐明那樣惡心過,會排斥他人的觸踫也正常。

    顧長卿這麼想著,放下了僵在半空的手,凝視著顧琰的目光流動起連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溫柔︰“你什麼時候醒的?”

    “早上。”顧琰低聲說,低垂著眉眼,語氣有些疏離。

    他這副樣子讓顧長卿心疼,只恨自己沒多砍掉唐明一臂,他鬢角有一縷青絲垂了下來,以謁萑醯牧臣丈稀br />
    顧長卿下意識地抬手,想把那縷不听話的頭發拂開,卻還沒踫到就想起他如今的狀況,默默地把手放了下來。

    “我就是過來看看你。”

    他小心翼翼地說,不敢與顧琰靠得太近,一方面是怕不小心喚起顧琰那些不好的記憶,另一方面……他自己也說不清。

    就好像顧琰與從前不一樣了,他們的關系也無形之中有了某種轉變。

    他不願往深處想,只能借了唐明的由頭,認為一切都是因為唐明。

    顧長卿定定地看著顧琰︰“時辰不早了,你早點歇息,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罷,他站起身,是要走的,步子卻頓了一下,目光落在已經沒了什麼熱氣的藥桶上,彎下腰。

    顧琰卻道︰“不用,我還想再泡一會兒。”

    “……好。”顧長卿應了一聲,把拿在手中的巾子放回藥桶上,對他道,“那我走了。”

    顧琰沉默。

    除了顧長卿進門時,顧琰不知是誰,抬頭看了顧長卿一眼,之後一直到顧長卿離開,顧琰都沒再拿眼看他。

    他听到顧長卿出了屋子。

    可也不知是不是錯覺,他還听到了鐵鏈的聲音。

    顧長卿的腳上的鐵鏈是徹底砍斷了的,手上的還有一小截,出門後不小心從袖子里掉了出來,與鐐銬撞了一下。

    顧長卿忙摁住鐵鏈,回頭望了望宅子,似乎在透過重重夜幕望向顧琰。

    須臾他收回目光,翻身上了馬。

    他策馬回了軍營。

    一到營地門口便有一大群整裝待發的士兵圍了上來,為首的胡副將,方才被顧長卿一掌劈暈的士兵已經醒了,正站在胡副將身旁。

    “啊!胡大人!是顧都尉!”這名士兵發現了顧長卿,一把拔出腰間佩劍,雖害怕卻也毅然擋在了胡副將的身前,“就是他殺了小鄭與劉乙!還打暈了屬下!”

    他看向顧長卿的目光滿是憎惡與警惕,渾然不知若不是顧長卿故意打暈他,就憑他當時傻呆呆地愣在那里,現在等待他的就是一個瀆職的罪名。

    顧長卿就是如此。

    做著最好的事,擔著最惡的名。

    從不解釋,也從不澄清。

    胡副將神色復雜地看著顧長卿︰“把顧都尉拿下!”

    眾人一擁而上,將顧長卿團團圍住,然而冷面閻羅的威懾猶在,沒誰真敢第一個沖上前擒他。

    顧長卿翻身下馬。

    眾人拿長矛指著他,卻不由地齊齊往後退了退。

    顧長卿緩緩伸出雙手,束手就擒。

    眾人這才壯膽拿著鐐銬上前,忌憚地看了看他,硬著頭皮將他的舊鐐銬開鎖拿下,換上兩副新的鐐銬。

    胡副將松一口氣,道︰“帶回刑房,明日听候唐大人發落!”

    一夜大雨,直至天明。

    夜里下了雨的緣故,地上濕漉漉的,小淨空出門又摔了一跤。

    顧嬌把他拎起來,給他擦了小手,換了衣裳,送他去上學。

    翰林院上值極早,蕭六郎天不亮就出發了。

    顧嬌把小淨空送到國子監後,轉身去了醫館。

    二東家正在指揮下人將一箱箱的藥物搬上馬車。

    顧嬌看了看,問道︰“這是要送去哪里?”

    二東家道︰“小顧來了啊,幾天沒見你,家里都還好嗎?”

    顧嬌這幾日沒來醫館,說的家里有些忙,具體怎麼忙她沒交代,二東家也識趣地沒去追問。

    “嗯,都還好。”顧嬌點頭。

    二東家放下心來,又道︰“這些是新一批的金瘡藥,要送去虎山大營,一會兒我讓宋大夫和小三子送過去。”

    “我去吧。”顧嬌說。

    二東家蹙眉︰“你去?夜里剛下過雨,路上不好走,我怕馬車打滑。”

    “我去。”顧嬌的態度很堅決。

    二東家知她性子,一旦決定的事八匹馬也拉不回來,何況也僅僅是送一趟藥而已,他讓小三子把馬車趕慢些就是了。

    “那你路上不要著急。還有。”似是想到了什麼,他小聲提醒道,“虎山大營這幾日出了事,唐大人的佷兒被人傷了,你去送藥時當心一點,別沖撞了誰。”

    “我知道。”顧嬌應下。

    貨物裝好後,顧嬌與小三子去了虎山大營。

    夜里下過雨,今日也沒太放晴,天空陰沉沉的,頭頂有禿鷲盤旋。

    即將抵達虎山大營時,顧嬌竟然踫到了顧承風。

    顧承風也剛到,他從定安侯府的馬車上下來,這會兒顧嬌還坐在車內,不過他認識小三子,就問了一句︰“馬車上是誰?”

    顧嬌掀開了簾子。

    “是你?你怎麼也來了?”顧承風不請自入,上了顧嬌的馬車,對小三子道,“你看著點兒,有人來了叫我們。”

    小三子沒著急應他,而是看向顧嬌,見顧嬌微微點頭,他才跳下馬車,警惕地為二人放起哨來。

    此處是通往虎山大營的官道,往前五百步便是營地,屬于營地的勢力範圍,一般人不會輕易走到這里來。

    要來也是出入營地的將士,不過並不多就是了。

    顧承風見四下安全得緊,就對顧嬌道︰“你是不是也听說昨晚的事了?大哥真糊涂,怎麼能半夜強行越獄呢?雖他尚未定罪,可他畢竟有官身在,又身處軍營,私自逃離是要按逃兵論處的!真不明白他大半夜的到底去哪兒了——”

    言及此處,顧承風發現顧嬌一直沒吭聲,他目光落在顧嬌沒有絲毫驚訝的小臉上,眸子一瞪,“你知道大哥昨晚去哪兒了?”

    顧嬌沒說話。

    她自然是知道的。

    她過來給顧琰換藥,剛走到門口就見顧長卿打她面前策馬離去,顧長卿已經過去了,所以並未看見她。

    外面雖未走漏風聲,可她給唐明治過傷,猜出是顧長卿把他傷成了這樣,也猜到顧長卿可能被關在了軍營調查。

    一個在接受調查的人按理是不能私自離營的,她今天就是過來看看顧長卿怎麼樣了。

    “大哥不會是去碧水胡同了吧?”顧承風試探著問,見顧嬌一臉默認,他唰的站起身來,“是不是去看顧琰了——啊——”

    他起來太快,忘了這是在醫館的馬車里,不比侯府的馬車高大,他的腦袋一下子撞到車頂,痛得他倒抽一口涼氣。

    “啊啊啊!”

    他大叫。

    也不知痛還是抓狂大哥去探望顧琰的舉動。

    “叫夠了沒有?”顧嬌淡淡地看向他。

    顧承風哼了哼,心道我哪兒有你叫得厲害?某人酒醒了就不記得抓著我的耳朵嗷嗷瘋癲一路的事了!

    顧承風復又坐了下來,情緒宣泄過後就只剩一片不解的頹然︰“你應該知道大哥被關押起來了吧?大哥昨晚是越獄出去的,他這個性質等同于逃兵,是要被處死的,更別說他還殺了人。”

    顧嬌小眉頭一皺︰“他殺人了?”

    顧承風低頭,難過地說道︰“殺了兩個看守的士兵。昨夜消息就傳到了侯府,祖父連夜趕過去,今早都沒回來,我猜可能事情進展得不順利,這才想要來看看大哥。我以為你知道。”

    “我不知道。”顧嬌再怎麼也不會料到顧長卿會為了越獄殺人,這不像他會做的事。

    顧承風又何嘗不這麼認為?

    他道︰“我不相信大哥會濫殺無辜,祖父也不信,可架不住人證物證俱在,據說有人親眼看見大哥拿著血淋淋的劍,站在兩個死去的士兵身邊。但是,那個目擊的士兵卻並未被大哥滅口,如果大哥真的喪心病狂到濫殺無辜的地步,又為何留下一個目擊者?”

    顧嬌沉默。

    顧承風分析得很有道理,可也得有人願意相信才行,顧長卿砍了唐明在先,將唐大元帥得罪得透透的,唐大元帥不可能會放過這個處死顧長卿的大好機會。

    顧嬌道︰“先見了人再說。”

    顧承風沒有異議︰“行,我帶你進去。”

    顧承風本想著自己是侯府公子,帶個丫頭進軍營應當不成問題,實在不行就說顧嬌是侯府千金,這點面子總該還是有的。

    結果到了軍營門口,二人就被攔下了。

    理由是閑雜人等,一律不讓進!

    “什麼閑雜人等啊!我是定安侯府的人!”顧承風氣壞了。

    然而士兵就是不給通行︰“這是天下兵馬大元帥的命令,我等也沒法子。”

    顧嬌緩緩地挑開簾子,遞出一塊對牌︰“送藥的。”指了指顧承風,“這是我們醫館的伙計。”

    顧承風︰我我我……我幾時變成醫館的伙計了?!

    士兵拿過對牌檢查了一番,狐疑地看向顧承風︰“到底是侯府公子還是醫館伙計?”

    顧承風囁嚅半晌︰“醫、醫館伙計。”

    士兵把對牌還給顧嬌︰“別待太久,送完藥就出來。”

    “好。”顧嬌收回對牌。

    顧承風簡直一臉懵逼,什麼啊?這年頭,侯府嫡公子的名號居然不如一個醫館的伙計好用了麼?

    二人進入軍營,驗藥的依舊是上次的醫官,與妙手堂打了幾次交道,彼此都算熟稔了,再加上妙手堂的金瘡藥的藥效確實比普通的金瘡藥好用,他對顧嬌很客氣。

    他知道顧嬌不是個會惹禍的性子,當顧嬌出去時,他以為顧嬌是出去透透氣,沒攔著。

    顧承風帶著顧嬌去了關押顧長卿的刑房。

    唐岳山下了令,不許人探視顧長卿,然而今天二人運氣不錯,看守的士兵是認識顧嬌︰“顧姑娘!”

    “認識?”顧承風一臉驚愕。

    “一面之緣。”有一次顧嬌來軍營送藥,恰逢一個士兵腹痛倒地,順手為他醫治了,沒收他錢。

    顧嬌道︰“我進去看看他,一會兒就出來。”

    “那……好吧,顧姑娘你快點,待會兒我同伴過來,發現我放你們進去就不得了了。”

    “嗯。”顧嬌點頭。

    士兵鬼鬼祟祟地為顧嬌開了門︰“快去吧,顧姑娘。”

    顧承風︰這也行?

    二人進了刑房。

    顧長卿孤零零地背靠著牆壁,坐在散發著霉味的草席上,刑房的門被打開,刺目的光線照起來,他卻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

    “大哥!”

    直到听見顧承風的聲音,他才沉著臉轉過頭來,看見顧嬌居然也在,臉色更冷了︰“你們來做什麼?”

    才幾日不見,顧長卿就憔悴得仿佛變了一個人,臉頰上染著血污,嘴唇干裂,眼底沒了神采,唇周的胡茬也長了出來,那圈淡淡的青色看得顧承風心都痛了。

    “你們不該來的,趕緊回去。”顧長卿強迫自己壓下內心翻滾而起的情緒,冷漠地撇過臉,不看顧嬌與顧承風。

    二人自然不會走。

    來都來了,總得把真相問個明白。

    顧嬌在他身旁單膝蹲下,將小背簍放在地上,從里頭取了水囊給他。

    “我不渴。”顧長卿說。

    顧嬌把水囊放在他旁邊的草席上︰“你為什麼突然去看顧琰?誰引你去的?”

    她問得如此單刀直入,叫顧長卿都愣了一下。

    顧嬌道︰“你不說也可以,我自己去查。”

    顧長卿心口一緊,道︰“你不要去查,不要牽扯進來。”

    顧嬌看著他道︰“那你告訴我。”

    顧長卿猶豫了良久,閉了閉眼,緩緩說道︰“是飛霜。”

    “咳!”顧承風一下子嗆到了,“飛飛飛……飛霜?”

    顧長卿道︰“沒錯,我與他交了手,他戴的面具與他用的暗器我都認識。”

    顧承風駁斥道︰“不可能是他!”

    “你怎麼知道不是他?”顧長卿說罷,忽然想起來哪里不太對,“你知道飛霜?”

    顧嬌知道不奇怪,顧嬌與飛霜交過手,是顧長卿親口告訴她那人是飛霜的。

    可顧承風這個二世祖不是在書院就是在侯府,怎麼可能知道江湖上的人物?

    “我……我听她說的!”顧承風果斷甩鍋顧嬌。

    提到這里,顧長卿才意識到二人是一起過來的,早先在侯府顧嬌就找顧承風學過字,雖然那其實是敲詐。

    但顧長卿不知道。

    妹妹更喜歡她的二哥嗎?

    顧承風︰“大哥,你相信我,不是飛霜。”

    顧長卿︰“你怎麼能確定?”

    “……還是她!”顧承風繼續甩鍋顧嬌,“她說她昨晚踫到飛霜了,來的路上與我說的!”

    顧嬌︰“……”

    一次次甩鍋可還行?

    顧長卿蹙了蹙眉,看向顧嬌︰“飛霜又來找你麻煩了?”

    顧嬌面無不改色道︰“沒有,只是踫巧踫到,他喝醉了,爛醉如泥。”

    顧承風嘴角一抽。

    “昨晚與我交手的人身上並無酒氣。”顧長卿仔細想了想,對方的身法其實並不太像,他之所以判定飛霜主要是通過面具與地上的暗器。

    顧承風問道︰“所以大哥你是為了追殺飛霜才越獄的?”

    顧長卿搖頭︰“不是,他和我說,有人要取我的命,取不了我的就取阿琰的,如此方能泄對方的心頭之恨。”

    顧承風心里一酸,居然是因為擔心顧琰才越獄的嗎?顧琰就那麼重要?當初是誰口口聲聲說不認顧琰的?

    可看看如今都做了什麼?

    為了顧琰,命都不要了!

    他不知道這麼沖出去會有什麼後果嗎?

    又或者,他沒看出來這是對方故意給他下的套嗎?

    不,他怎麼可能看不出?

    可他就是不願意去賭那個萬一。

    顧承風的胸口像是憋了一團火,燒得他五髒六腑都在疼痛。

    他轉過頭,紅著眼眶跑了出去!

    “顧姑娘,有人來了!”士兵提醒。

    顧嬌把水囊留給顧長卿,自己也從刑房出來。

    顧承風一邊抹淚,一邊氣沖沖地往前走︰“別理我!”

    顧嬌︰我也沒想理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