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81章 宣平侯出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81章 宣平侯出手



    唐岳山在心里暗暗計較了一番宣平侯的實力,老實說他與宣平侯交手的次數並不多,就算有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宣平侯的武功略勝于他,可宣平侯受過腰傷,听聞至今沒能徹底痊愈,每逢陰雨天都會隱隱作痛。

    他自信,若是比武,宣平侯不會是自己對手。

    難道是比文?

    那宣平侯就更不是自己對手了。

    他雖也是個肚子里倒不出二兩墨的,可比起宣平侯還是強一些,宣平侯就是不學無術的小流氓!

    宣平侯哎呀了一聲,頗有些為難道︰“唐大人,你該知道本侯受過傷的事,本侯可否找人替我代打?”

    看來是真準備找他比武了,唐岳山掃了一眼宣平侯身後的少年,他認識這個少年,他叫常,是一名暗衛,至于說具體來歷唐岳山就不大知道了。

    唐岳山絲毫感受不到對方身上的氣息波動,這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對方不會武功,另一種是對方的武功在他之上,毫無疑問,對方不是第一種。

    這奇怪,也不奇怪。

    不奇怪是因為唐岳山是帶兵打仗之人,他學的是戰場御敵之術,他的武功極高,但不需要像暗衛殺手那麼高。

    奇怪則是這個少年太過神秘,京城居然沒人查到過他的背景。

    唐岳山好面子,但也絕不是那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激將法或許對他有點用處,但真正促使他答應這場賭局的是他自己的私心——他想摘掉蕭戟的宣平侯身份。

    所以,他不會為了為了一點顏面就讓常替宣平侯上場,哪怕接下來宣平侯會說你欺負我有腰傷、勝之不武。

    “不同意。”唐岳山正色道。

    果然,就听得宣平侯嘖嘖道︰“欺負我有腰傷,也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你勝之不武。”

    唐岳山冷哼道︰“賭得起就賭,賭不起就走。”

    “賭,當然要賭,本侯是哪種賭不起的人嗎?”宣平侯的不要臉是圈內出了名的,唐岳山都害怕吃敗仗,宣平侯不怕,三個字︰臉皮厚,所以他確實賭得起、也一定輸得起。

    從某方面來說,這算是宣平侯獨有的信譽,唐岳山不怕他事後會耍賴。

    “行吧,那就打吧。”宣平侯攤開掌心,露出兩顆翡翠做的彈彈珠,“你挑一個。”

    唐岳山一愣︰“做什麼?”

    宣平侯道︰“打彈珠啊!”

    唐岳山簡直一噎︰“你……你說的打……是打這個?”

    “啊,是啊!”宣平侯一臉理所當然,“不然你以為是打什麼?”

    打……架啊!

    唐岳山捏緊拳頭,氣得嘴角都快抽中風了。

    方才說賭得起就賭,賭不起就走的人是他,這會兒想反悔也不成了,畢竟這不是要不要臉的問題,是不能食言而肥。

    唐岳山倒抽了一口涼氣啊,他從沒想過自己一把年紀了,居然要和人比這個?

    宣平侯的腦子真的沒問題嗎?他是真到這一出的?他不嫌丟人是不是啊?

    這東西唐岳山年少時也不是玩過,還玩得挺好,何況習武之人本就眼疾手快準頭高,他倒也不怕。

    “行行行,這個就這個!”

    他不耐地應下,隨手選了顆彈彈珠。

    常的彈彈珠看似差不多,實則每顆都不同,譬如唐岳山選的就是青花翡翠,而宣平侯手里拿的是玉花翡翠,紋路很是講究。

    宣平侯讓人在地上挖了兩個小窟窿,他與唐岳山一人一個,彈彈珠有許多玩法,他讓唐岳山挑,唐岳山挑了不需要有先後手的一種︰除去手中的珠子,倆人各自又拿了十顆彈彈珠,誰先將這十顆彈彈珠打進洞里,誰就贏了。

    听起來很簡單。

    就是要當著那麼多下屬的面蹲下來打這個,總感覺像個智障。

    好歹宣平侯是個俊美的智障,干什麼都賞心悅目,唐岳山往那兒一蹲,就有點不忍直視了。

    唐岳山突然有點兒後悔,他是為什麼要和這個瘋子打賭的?他難道忘了這個瘋子就沒干過幾件正常的事嗎?

    宣平侯蹲在地上,扭頭看了眼唐岳山︰“唐大人準備好了嗎?”

    這會兒不少人听說了兩位巨頭在刑房外比試的消息,紛紛跑來觀看,結果——

    就給他們看這個?!

    唐岳山臊得不行,虛張聲勢地吼道︰“都看什麼?不用操練嗎!”

    眾人驚慌失措地走了!

    現場就剩下兩個瘋子……呃不,兩大巨頭以及二人的心腹下人和顧長卿。

    顧長卿對這個沒興趣,坐在刑房的草席上,背靠著牆壁閉目養神。

    唐岳山在心里把宣平侯罵了千百遍,隨後伴隨著一道常敲響的銅鑼聲,開始了今日的彈珠之決。

    唐岳山原本是滿懷信心的,因為自打宣平侯有了腰傷後便許久不曾習武,自己日夜操練,掌控能力怎麼也比宣平侯要強啊。

    可宣平侯一手,就把唐岳山的臉摁在了地上摩擦。

    唐岳山一顆珠子都還有沒有打進去,宣平侯十顆珠子便齊刷刷地進了洞,沒錯,他一珠打十珠,干脆利落,手法果決,堪稱神手!

    唐岳山都懵了。

    你丫的平時不訓練,都去玩彈彈珠了吧?

    宣平侯哎呀一聲,似有些費力,緩緩地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傻掉的唐岳山︰“你輸了,唐大人。”

    當初為了忽悠常給自己做暗衛,他可是關上門練了許久的好麼?

    唐岳山這會兒若再反應不過來自己被宣平侯下套就說不過去了,可反應過來了也沒用啊,他丑話都撂在前頭了,難道還能反悔不成?

    恰巧此時,一名元帥府的下人匆忙趕來,在他耳畔小聲說了幾句。

    他眸光一動,站起身,冷冷地看了看宣平侯,又看了看刑房中的顧長卿,不屑道︰“哼,本帥今日先放過你,但你傷了明兒,本帥不會善罷甘休的!”

    說罷,他扔了手中的珠子,目光決絕地離開了。

    宣平侯讓人把珠子撿起來,親自給常擦了擦,還給他。

    常有些郁悶。

    他不喜歡別人踫他的珠子。

    宣平侯理了理他肩膀的衣裳,哄道︰“下次給你買新的,又圓又漂亮的那種,啊?”

    常黑著臉,眼神幽怨︰“你都說了三十七次了。”

    宣平侯訕訕︰“咳,有嗎?這次一定買,一定買!”

    常低頭,仔細去擦拭自己的彈彈珠。

    宣平侯來到刑房門口,看向微閉著雙目、仿佛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顧長卿,說道︰“年紀輕輕的,有什麼想不開?”

    顧長卿緩緩睜開眼,望著對面陰暗晦澀殘留著潮濕水紋的牆壁︰“我沒有想不開。”

    宣平侯點到為止,沒與他爭辯,又說道︰“若是你有苦衷,可以到陛下面前去說。”

    顧長卿平靜地說道︰“我沒有苦衷。”

    沒有苦衷才是最大的苦衷,因為那根本讓人說不出口。

    宣平侯看破不說破,淡笑一聲︰“行,事情也辦妥了,本侯也該回府補覺了,回見。”

    顧長卿微微欠身,算作行禮。

    宣平侯打著呵欠上了馬車。

    常坐在外車座上趕車,宣平侯閉著眼也知道馬車是去了哪個方向,他慵懶地說道︰“去軟香閣。”

    瞌睡被吵醒了,回府也睡不香了,軟玉香懷躺一躺倒是不錯。

    常不喜歡那種地方,女人多,還總發出奇怪的聲音。

    不過軟香閣的香兒姑娘會做很多好吃的。

    另一邊,唐岳山趕回了元帥府。

    “少爺呢?他真的醒了?”他下了馬車便問等候在門口的管家。

    管家忙道︰“是的,方才的確醒了,我記得您的吩咐,少爺醒了立馬通知您。”

    自打出了昨晚的事,唐岳山不放心再把唐明單獨留在院子,命人將唐明挪到了自己的院子。

    這會兒唐明正躺在他的房中,睡在他的床鋪上。

    屋子里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藥香,壓下了唐明身上的血腥氣。

    可唐岳山依舊能夠聞到,他蹙了蹙眉,來到床前。

    蔣醫官與吳醫官皆在。

    二人沖他行了一禮︰“唐大人。”

    唐岳山擺了擺手,讓二人免禮,他做床邊坐下,擔憂地看著眉頭緊皺、雙眼緊閉、臉頰毫無血色的唐明,問道︰“不是說醒了嗎?”

    吳醫官道︰“醒了一小會兒,喝了兩口藥又睡下了。”

    事實上只喝了一口,還灑出來半口。

    唐明的臉色比早上唐岳山離開時更蒼白了些,氣息也尤為微弱,唐岳山心如刀絞,他從丫鬟手中拿過巾子,擦了擦唐明即便在昏迷中也因為疼痛而滲出額頭的冷汗。

    隨後他問兩位醫官道︰“他……可還有救?”

    兩位醫官面面相覷了一眼,用眼神你推我、我推你,最後還是蔣醫官輕咳一聲開了口︰“我等自將盡力!”

    “本帥要的不是盡力!是你們治好他!本帥就這麼一個……”唐岳山的話說到這里,捏緊了拳頭,隱忍痛楚道,“佷兒,本帥膝下無子,他就是本帥的繼承人,本帥不容許他有任何閃失!不論是他的命還是他的……”

    言及此處,唐岳山掃了眼唐明的某處︰“他可還能……再舉?”

    他不是讀書人,講不出文縐縐好听又含蓄的話,再舉已是他面對醫官所能掐出的最文雅的字眼了。

    兩位醫官一時不知如何作答。

    畢竟這個……他們是當真說不準吶,少了一個囊袋,按理說沒有徹底變公公,可他又傷得這麼重,到底是不能與正常男子相提並論了。

    醫官們沒給個準話,唐岳山很憤怒,就在醫官們被他嚇得幾乎開始觳觫之際,下人稟報唐大夫人來了。

    唐岳山一改震怒之色,斂起周身殺氣︰“你們先退下!”

    “是!”

    醫官們如釋重負,暗道唐大夫人來得真是時候啊。

    唐大夫人是紅腫著一雙眼眸進屋的,這一場連一場的噩耗,讓她早晨哭得差點背過氣去。

    唐岳山的目光落在她哭紅的雙眼上,眸光動了動,起身讓出床邊的位置,微微拱了拱手。

    唐大夫人目不斜視地與他見了禮。

    二人之間的距離保持得很明顯。

    “給大夫人倒杯茶。”唐岳山吩咐下人。

    下人︰“是。”

    “不用了。”唐大夫人哽咽拒絕,摸了摸唐明的臉,眼淚再次奪眶而出,“我苦命的孩兒……”

    唐岳山定定地看著唐大夫人的側臉,鄭重道︰“大嫂請放心,我一定會治好明兒的!”

    唐大夫人捂住嘴,含淚點了點頭。

    唐大夫人坐了一會兒,醫官還要給唐明喂藥,她不便耽擱兒子的治療,遂起身離開。

    許是哭太久,站起的一霎她一陣目眩頭搖,身子踉蹌了幾步。

    唐岳山神色一變,上前一把扶住她,眸中盡是緊張之色︰“大嫂!”

    唐大夫人被扶住,眩暈感很快過去,她看了看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臉色一變,忙將手臂抽了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