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76章 羊入虎口(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76章 羊入虎口



    房嬤嬤將晚飯做好了,一家人到堂屋吃飯。

    顧琰與顧小順都是在魯師傅與南湘那邊吃飯,不必等他二人。

    雖說姑婆不在,可有姑爺爺在,飯桌上的氣氛還是不錯的。

    就是姑爺爺的眼楮腫了一個,他們也不好問是怎麼了。

    吃過飯,顧嬌幫著房嬤嬤收拾碗筷,小淨空去溜雞,蕭六郎繼續回屋研究那本他認為不大可能是燕國國書的典籍。

    就算有翻譯與注解,融會貫通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顧嬌從小數學到高數花了十幾年,其中固然與教育進度有關系,可前世的教育資源也更龐大系統,蕭六郎是一個人摸石頭過河。

    科考不考算術,他從前花在算術上的功夫就很少,這是文科生一下子拿到了高數課本的節奏。

    顧嬌︰明天開始,給自家相公吃六個核桃。

    一家人邊做自家的事,邊等顧琰與顧小順回家。

    以往二人差不多戌時三刻到家,最晚不會超過戌時五刻。

    到戌時五刻時,姚氏就坐不住了。

    每當外頭想起腳步聲,她便會扭頭看看。

    當腳步聲走過去,她又會暗暗嘆氣。

    又過了半刻鐘,門口終于傳來了馬車的動靜。

    小淨空已經洗完小澡澡躺到床上了,听到動靜又咕溜溜地爬下床,穿了鞋子跑出去︰“我來我來!”

    五月夜微涼。

    他穿著單薄的小寢衣,用力拉開院門,抬頭一看︰“咦?大哥哥!”

    來人是顧長卿。

    顧長卿身後的一輛馬車緩緩駛過,原來方才听到的馬車動靜來自它。

    顧長卿是騎馬來的,在進巷子時便翻身下馬,改為牽馬入內。

    顧長卿看著專程跑來給自己開門的小家伙,心情忽然很好,他看著他身上的小寢衣,問道︰“要睡了麼?”

    小淨空點頭︰“嗯。”隨後又搖了搖頭,“我在等琰哥哥和小順哥哥!”

    顧長卿扭頭望了望巷子盡頭︰“他們最近都學這麼晚嗎?”

    小淨空搖頭︰“沒有,是今天才這麼晚!”

    “是琰哥哥和小順哥哥回來了嗎?”姚氏在院子里問。

    家里人說話都是以小淨空的身份和語氣。

    小淨空回頭說道︰“是大哥哥過來了!”

    姚氏對顧長卿的態度比以往緩和許多,但二人之間也談不上母慈子孝,都只當彼此是熟悉的客人罷了。

    “在擔心阿琰嗎?”顧長卿看向姚氏問。

    說起顧琰,倆人還算有共同話題,姚氏嘆氣︰“是啊,他從前不這麼晚的,我擔心他是不是在路上耽擱了……今日又沒下雨。”

    顧長卿將掛在馬鞍上的獵物拿下來,放在石桌上,對姚氏道︰“我去找找。”

    姚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會不會耽誤你明天……”

    “不會。”顧長卿說。

    姚氏見他回答得如此干脆,應當確實沒什麼事,她放下心來,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去了。”顧長卿連招呼都來不及與妹妹和妹夫打一聲,轉身出了宅子。

    顧嬌看蕭六郎做完一道數學題,也察覺到天色晚了,她走出去問道︰“琰兒和小順還沒回來嗎?”

    姚氏就道︰“世子去找他們了。”

    “大哥來過?”顧嬌看著桌上的獵物,小淨空正踩在石凳上,扒拉里頭的兔子和山雞,顧嬌走過去,把他抱起來,到古井邊打水洗了手,抱回他房中,“睡覺,不許再下來。”

    “好叭。”小淨空乖乖地應下。

    “還沒回嗎?”顧嬌路過書房時,蕭六郎問她。

    顧嬌道︰“還沒,我去看看,你在家里看著淨空,別讓他亂跑。”

    一般人看不住小淨空,她不在這孩子皮的不行。

    果不其然,顧嬌前腳剛走,小淨空後腳就從西屋溜溜地出來了。

    蕭六郎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小淨空想了想,做了一番最後的掙扎︰“我尿尿。”

    -

    顧琰與顧小順學藝的地方在城北,不算富人區,但也不貧窮,是一處景致宜人的山清水秀之地。

    從碧水胡同到那邊有兩條路,一條是走從長安大街穿過去,上白石街了,這條路比較繁華,是顧琰與顧小順常走的路。

    還有一條路是從玄武大街過去,到盡頭後上官道,越走人煙越稀少,距離更近。

    二人一般過去時走這條路,回來時就不走了,太黑了,怕出事故。

    但保險起見,顧嬌與顧長卿還是兩條路都去了。

    顧長卿去官道,顧嬌去白石街找。

    而此時的顧琰與顧小順確實在白石街上,二人之所以耽擱了回家的時辰是因為馬車的輪子壞了。

    附近恰巧有一間茶樓,劉全讓二人在茶樓坐會兒,他去找人來修馬車。

    二人在茶樓坐著怪無聊,看到一個賣糖葫蘆的,想起小淨空與姑婆愛吃,就去給二人買。

    “可是要怎麼給姑婆?”顧小順問。

    “給她送過去唄!”顧琰說。

    “哦。”顧小順一想可行,就多要了幾串,“姑婆不能總出來,多買幾串,她一天吃一串。”

    顧琰點頭,伸手去掏錢袋。

    恰在此刻,一個小賊沖了過來,撞了顧琰一下,將顧琰的錢袋順走了。

    顧琰摸了摸腰間︰“哎呀!我的錢袋!”

    二人忙放下糖葫蘆去追賊。

    沒追幾步,賊就被人拿住了,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將那小賊踩在腳下,四周的百姓紛紛叫好。

    二人去小賊身上找回自己的錢袋,顧琰卻忽然感覺有兩道不容忽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抬頭一看,卻見一間酒樓二樓的廂房里坐著一名英氣十足的男子。

    男子五官剛毅,身材魁梧,他直勾勾地看著顧琰。

    當四目相接時,他沖顧琰舉杯笑了笑。

    顧琰蹙眉。

    他不喜歡這樣的笑,令他渾身不舒坦。

    “找到了,走吧!”顧小順對顧琰說。

    “嗯。”顧琰沒再理會那名男子,與顧小順一道回了茶樓,只是劉全還沒回來。

    二人百無聊賴地等著,忽然方才那個擒了小賊的年輕壯士走了過來,沖二人拱了拱手,道︰“我家公子想與二位小公子交個朋友,不知二位小公子可否賞臉。”

    “你家老爺是誰?”顧小順問。

    “那一位。”年輕壯士朝街對面的酒樓指了指。

    是方才那個沖他舉杯一笑的男子,顧琰蹙眉撇過臉。

    顧小順看了看,道︰“不認識,不想結交。”

    年輕壯士愣了愣,顯然沒料到對方拒絕得如此干脆︰“二位怕是不知我家公子的身份,我家公子其實是……”

    “哎!馬車好了!”顧小順眼尖兒地看到了外頭的馬車,拉著顧琰道,“琰哥,走了!”

    二人頭也不回地上了馬車,完全沒給年輕壯士發揮的機會。

    本以為這一下總算可以平安到家了,不料馬車半路又壞了。

    劉全道︰“算了,先不修了,我去雇輛馬車過來,你們先回家。”

    話音剛落,一輛奢華無比的馬車停在了他們的馬車旁。

    “馬車壞了嗎?”伴隨著一道低沉帶笑的男子聲音,車簾被掀開,露出一張剛毅的臉來。

    顧琰一看是他,煩都煩死了!

    男子跳下馬車,蹲下身檢查了一下壞掉的車輪,說道︰“用不了了,不嫌棄的話,我送你們回去,你們住哪兒?”

    “這……”劉全听著這熟稔的語氣,心道莫非他與小順和顧琰認識?

    可他轉頭見顧琰與顧小順都是一副不想理人的樣子,心下了然,拱手說道︰“不勞煩公子了,我們自己回。”

    “這附近可沒車行。”男子拍了拍手,笑道,“我弟弟也是清和書院的書生,我是看見他們穿著清和書院的院服,又似乎與我同路,這才想著捎捎你們。不過你們謹慎些也是對的,往前走,第三個路口往東走,約莫二里地有家車行,你們去那里租車吧。”

    說罷,男子就告辭了。

    劉全暗送一口氣,似乎是錯怪人了,不過也算了,自己租車,省得麻煩人家。

    劉全去租車。

    顧小順與顧琰留在馬車上等。

    二人等著等著睡了過去。

    等顧小順一覺醒來時,就發現顧琰不見了!

    顧長卿去了一趟南風居。

    “他們一個時辰前就出發了,還沒到家嗎?”南湘蹙眉問。

    她戴著面紗,顧長卿沒看見她那張猙獰可怖的臉,不過就算看見了也不會在乎什麼就是了。

    顧長卿道︰“許是這會兒到了,我再回去找找。”

    顧長卿從白石街返回,半路踫上劉全與顧小順。

    “顧琰呢?”他問。

    “不、不見了!”顧小順著急地說。

    “發生了什麼事?”顧長卿問。

    顧小順將一路上的經過說了一遍。

    顧長卿微微眯了眯眼︰“那個男人長什麼樣?”

    顧小順仔仔細細描述了一番,顧長卿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唐、明!”

    沒錯,那位想要結交顧琰的人就是虎山大營的校尉唐明,如今他不是校尉了,他的親叔叔成為兵馬大元帥後,立馬欽點了他為副將。

    他的品級如今比顧長卿這個都尉還高了。

    他在酒樓看見顧琰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地驚艷了。

    第一次踫見顧琰時,顧琰被顧長卿用披風罩得嚴實,只露出一雙修長的腿與一只冰肌玉骨的手,因此他沒認出顧琰就是顧長卿曾抱在懷中的美少年。

    加上老祭酒是個十分低調的人,他坐的馬車也低調,看上去普普通通,絲毫不像大戶人家的出行工具,他也就並不覺得顧琰是個多麼招惹不起的人物了。

    顧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中了迷藥的緣故,呼吸有些急促,臉頰微微發燙,浮現起一抹誘人的紅暈。

    少年身材欣長,身姿清瘦,喉結不大,卻很精致。

    唐明褻玩過如此多的少年,卻從未見過這樣的人間絕色。

    他只是看著,都感覺的魂兒被勾走了。

    顧琰緩緩地醒了過來,迷藥的藥效還在,他難以動彈。

    他心里咯 一下,余光一掃,看見了那張今晚不知見了多少次的臉,他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極強的厭惡!

    唐明卻是笑了。

    不愧是美人,發起火來也這麼勾人,那微微泛紅的眼尾,真是撩到他心里去了。

    唐明抬起手來,常年習武的緣故,他的掌心與指腹都有薄繭,只輕輕地踫了踫顧琰的臉,那嬌嫩的肌膚便迅速泛起一道紅痕。

    唐明的眼神欲了起來。

    其實唐明容貌並不差,剛毅俊朗,又年輕有為,這些年有不少人是心甘情願地跟著他的。

    可惜顧琰不是這些人。

    顧琰的胃里一陣作嘔,他用所剩無幾的力氣嘶吼道︰“你……滾開!”

    這種程度的嘶吼毫無震懾可言。

    唐明笑了,手感太好,他已不滿足只是踫踫對方的臉,他手指一動,挑開了顧琰的衣襟。

    肌膚如瓷。

    唐明忽然俯下身來,在顧琰的頸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真好聞。”

    顧琰厭惡地看著這個男人的頭頂,忍受著對方的氣息︰“你……找……死!”

    這話,倒是讓唐明頓了下。

    他抬起頭,好整以暇地看著顧琰︰“原來是匹小野馬呀,爺就愛馴服不听話的野馬,一會兒一碗藥下去,你會哭著求我的!”

    “我是……定安侯的兒子……”

    “定安侯?”唐明笑得不能自已,“定安侯的兒子怎麼會坐那麼破的馬車?你怎麼不說你是宣平侯的兒子?”

    宣平侯的名號可比定安侯響亮多了,這若真是宣平侯的兒子,唐明是不敢動的。

    至于定安侯麼——

    想到顧長卿,唐明的神色暗了一下。

    那也是個硬茬。

    不過,他可不記得顧長卿有個這麼小的弟弟,除非……是那個繼母的兒子。

    顧長卿與繼母不和,連帶著對繼母的一雙兒女也頗為不待見。

    顧長卿才不會管這個弟弟的死活吧!

    所以他是不是,不重要。

    顧琰見定安侯府的身份不好用,又費力地說道︰“太……太後……會殺了你……”

    唐明好笑地看著他︰“哦?太後為何會殺我?”

    顧琰︰“太後……是我……姑婆……”

    唐明先是一愣,隨即仰頭,哈哈哈哈地笑了︰“太後是你姑婆?太後是你姑婆?我不認識你,可是我還是認識太後的!太後娘家幾口人我比你清楚!”

    莊家的子弟那麼多,他每一個都見過,包括如玉公子安郡王。

    可惜了,安郡王是太後的心尖寵,也是莊太傅的嫡孫,以他的身份,還招惹不起對方。

    顧琰瞪著他,迷藥的藥性很大,他才說了幾句話就已經快要睡過去了,他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你要是……不放我走……太後……太後真的……會殺你!”

    “哈哈哈!”唐明笑得囂張極了,“太後會不會殺我,我不知道,不如我先告訴你我是誰。我是天下兵馬大元帥的佷兒,我叔叔是太後她老人家的心腹,太後回京的第一件事便是將我叔叔從驃騎大將軍提拔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兵權更在宣平侯之上!你說,太後她老人家會不會殺了我?就因為動了你這麼一個小書生麼?”

    顧琰徹底沒有說話的力氣了。

    而方才那一番反抗,令他的臉色又潮紅了幾分,唐明喜歡得不行了。

    他挑起顧琰的下巴︰“乖,別怕,我會好好疼你的,吃了這顆藥,你不會有任何難受。”

    他說著,從懷中拿出一個瓷瓶,倒了一粒暗紅色的藥丸在手心。

    顧琰咬緊牙關。

    可惜,別說他中了迷藥,便是沒中,就他那點小力氣在唐明這種高手的眼中也著實有些不夠看。

    唐明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將藥丸吞了下去。

    顧琰拼命掙扎,奈何全是徒勞。

    藥丸入腹,他的意識漸漸渙散了起來。

    唐明得逞一笑,落下帳幔,撕碎了一地衣衫……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