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74章 氣哭(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74章 氣哭



    莊月兮被太後給落了顏面的事暫時沒這麼快傳出去,只不過,莊太後的鳳印壞了——上頭的鳳凰摔掉了,秦公公把鳳印拿去尚宮局修。

    加上莊月兮在此時搬出了皇宮,眾人于是猜測鳳印會不會是她摔壞的。

    但仁壽宮的消息不是那麼容易打探的,莊家人也對此三緘其口,因此到底沒得到證實。

    蕭六郎對宮中的事一無所知,他下值了,臉色不大好。

    不是因為被同僚排擠的事,也不是掌院學士給他暗暗下了絆子,而是他剛一出翰林院便看見劉全等在路邊。

    “怎麼了?”

    他記得他和劉全說過,不必來接他,他自己走回去。

    劉全為難地說道︰“是淨空……他……出事了。”

    確切地說,是小家伙又被請家長了。

    蕭六郎牙疼,這是這學期的第幾次了?距離上次大鳥吃小鳥事件貌似沒過去幾個月,這麼快就又闖禍了?

    蕭六郎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又是哪個同窗被他欺負了?”

    明明是蒙學里最小的一個,可每次都能把大好幾歲的欺負到哭,說他是有意的,倒也不盡然,總之這小東西有一種無形中把人弄哭的天賦。

    劉全訕訕道︰“不、不是同窗,是夫子,孫夫子。”

    蕭六郎眉心一跳,小家伙欺負到夫子頭上了?這是要欺師滅祖麼!

    蕭六郎也就明白為何劉全會特地趕來翰林院了,這事兒確實太大。

    具體情況劉全說不明白,蕭六郎直接去了蒙學,見到了負責整個蒙學的學政官,姓歐陽。

    蕭六郎是本屆新科狀元,曾就讀于國子監率性堂,歐陽學政對他早有耳聞,還算客氣地與他打了招呼。

    蕭六郎放下拐杖,拱了拱手︰“不知這次是何事?”

    歐陽學政欲言又止,半晌,無奈道︰“你……自己去看看吧。”

    蕭六郎在歐陽學政的帶領下去了孫夫子的值房,這是孫夫子平日里處理學務的地方,距離神童班的課室不遠,穿過一條走廊再拐個彎就到了。

    蕭六郎人未到,先听見了里頭大喊大叫的哭聲。

    他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這應當是孫夫子在大喊大叫。

    蕭六郎的太陽穴再一次突突直跳,能把孫夫子激成這樣,他家那小子到底干了啥?

    “小淨空在課室,我先帶你見見孫夫子。”歐陽學政頗為尷尬地說完,抬手敲了敲並未上鎖的屋門。

    屋內的喊叫聲戛然而止。

    須臾,門被打開了,開門的是小淨空原先的夫子——蔣夫子。

    蔣夫子被調去國子監六堂任教後就幾乎沒來過蒙學這邊了,方才就是他在安慰孫夫子。

    很顯然,安慰的效果並不盡人意。

    孫夫子可以當著老朋友的面發泄情緒,卻沒法兒在歐陽學政與學生家長面前失態,他收拾了一番,頂著腫得像核桃的眼楮從屏風後出來。

    蔣夫子是認識蕭六郎的,小淨空第一次“闖禍”,蔣夫子就在現場,他當時對小淨空極力維護,不惜得罪皇子身份的秦楚煜,令蕭六郎對他好感大增。

    蕭六郎沖他拱了拱手︰“蔣夫子。”

    蔣夫子客氣地回了一禮,沒與蕭六郎兜圈子,直接把事情的經過說了。

    原來,今天的算術課上孫夫子講了一道題,拓展到了祖率,小淨空就說孫夫子講錯了,是當著所有學生的面說的。

    “事實上,沒有講錯。”蔣夫子說。

    約率七分之二十二,密率一百一十三分之三百五十五,精確到了個數後的七位微數,這在《算經十書》上有記載。

    蕭六郎最近也在研讀《算經十書》,知道祖率確實是這個數。

    “他為什麼說孫夫子是錯的?孫夫子有把《算經十書》拿給他看嗎?”

    小淨空是個嚴謹的小朋友,只要找到出處,他一般不會胡攪蠻纏。

    問題就出現在這里。

    孫夫子拿出了《算經十書》給他看,可他卻說這不夠精確,他一口氣報了一長串數字,至少十七八位微數,直接把孫夫子報懵了。

    孫夫子認為他在擾亂課堂,小淨空就說孫夫子誤人子弟,並且為了證實自己的論點,他給孫夫子挖坑,一口氣甩了十道算術題。

    結果孫夫子一題也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說明孫夫子本身的學識不夠過硬,學識不夠過硬,就證明孫夫子教授的祖率也有問題,那孫夫子就是在誤人子弟。

    這是小淨空的邏輯,其實不能這樣以偏概全,孫夫子做不出那些題,可能是那些題超出了孫夫子的學識範疇,不能一刀切地說在孫夫子學識範疇內的知識點也是錯誤的。

    可偏偏小淨空是班里的孩子王,他一呼百應,全班都跟著他起哄。

    小淨空出了十道題,孫夫子一題也做不出,而之後孫夫子給小淨空出了十道,小淨空至少做出了五道,隨後小淨空還不以為意地說︰“剩下幾道題我做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我是學生啊!我就是不會才來這里念書的,我都會了還要夫子干嘛?”

    听听這都是什麼氣死人的小語氣。

    孫夫子面子里子丟盡,抓了戒尺去打小淨空的手心,結果人沒打著,自己摔了一跤。

    全班哄堂大笑!

    那場面堪稱國子監蒙學的大型車禍現場。

    听說其余四個班的學生全都跑來圍觀,孫夫子出糗的樣子整個蒙學都知道了。

    不怪孫夫子活活氣哭了,確實夠丟人的。

    蔣夫子語重心長道︰“你也別著急責罵淨空,他針對孫夫子的行為固然有錯,但他自始至終沒搬出你為自己撐腰,他與那些紈褲子弟還是不一樣的。”

    “多謝蔣夫子,我會和他談談的。”蕭六郎向蔣夫子由衷地道了謝,之後又向孫夫子道了歉,轉身去課室將小家伙拎了出來。

    “說吧,到底為什麼欺負孫夫子?”蕭六郎問。

    二人站在一棵大樹後,粗壯的樹干恰如其分地擋住了二人的身形。

    小淨空嚴肅道︰“姐夫你的話不對!這怎麼能叫欺負呢?他自己講錯了啊,自己學問不好,還不承認,不虛心求教,他不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嗎?錯了就錯了,承認不就得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香山居士寫了詩還知道先念給牧童與老婦听,他都不會瞧不起小孩子!”

    講起道理來倒是旁征博引的。

    蕭六郎原本很氣,听到這里忽然有些想笑,這或許就是自家孩子與別人家孩子的區別,明明他錯了,可自己仍會為他的每一點進步感到驚喜。

    蕭六郎︰“香山居士的典故誰和你說的?”

    小淨空哼哼道︰“姑爺爺。”

    還能活學活用,行。

    但蕭六郎很了解他,這小子就是在欺負人,他道︰“這不是你當眾欺負孫夫子的理由,你是自己和我說,還是等會兒到嬌嬌面前說。”

    一提到顧嬌,小淨空就蔫噠噠的了。

    蕭六郎是很擅于戳人軟肋的,小淨空被拿捏住了之後,乖乖地將作案動機交代了。

    事件的起因竟然是小淨空帶著小雛鷹來蒙學,結果差點咬掉秦楚煜的那啥啥的那一次,孫夫子沒像蔣夫子那樣維護他,而是膽小地將他交了出去。

    他對孫夫子很失望,從那時就已經覺得孫夫子不配做他的老師了。

    蕭六郎真沒料到小家伙竟然這麼記仇。

    蕭六郎斟酌了一下措辭,對他道︰“孫夫子確實有他做得不對的地方,他不該向權勢低頭,只是你有沒有想過,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像蔣夫子那樣勇敢?”

    “為什麼不?”小淨空不解。

    蕭六郎有些不知該如何向他解釋,或許是他身邊接觸的都是極為勇敢的人,所以給他造成一種既定的認知——所有的人都應該正義凜然、勇敢無畏。

    可事實上,自保才是一個人的本能。

    終有一天,他會離開顧嬌、離開家里,去往更廣闊的地方,他就會發現孫夫子那樣的人才是他遇見最多的人。

    孫夫子不曾存心害他,也很努力地教導他,平心而論,除了在處理小雛鷹的事情上有些失格,別的方面他都是一個優秀的夫子。

    蕭六郎盜鄧男」饌罰骸澳憧梢遠宰約閡 蟾咭壞悖  員鶉說囊 笠 鴕壞恪!br />
    “為什麼啊?”小淨空還是不明白。

    蕭六郎想了想,道︰“因為,他們可能沒有你這麼優秀。”

    這是壞姐夫第一次夸小淨空,小淨空準備的無數句辯論的話一下子堵在了喉頭。

    他的嗓子干干的,手心熱熱的,臉頰也刷的紅了。

    “我我我、我當然優秀,還用你說?”

    小家伙兩眼望天,同手同腳地走掉了!

    最終在蕭六郎的調解下,小淨空來到孫夫子面前,為自己挑釁他的舉動道了歉。

    其實還是有點小委屈的,祖率他沒說錯。

    孫夫子接受了小淨空的道歉,就在他以為蕭六郎終于要把這小混球帶走時,蕭六郎忽然說道︰“關于祖率的問題,我會努力去求證,如果算出來淨空是對的,那麼我希望孫夫子也可以向淨空道歉,因為你冤枉他了。”

    此話一出,孫夫子當場怔住。

    老師向學生道歉?怎麼可能?

    怎麼會有人為了一個孩子這麼出頭?

    還有,算祖率,他瘋了嗎?他當自己是誰?

    就連小淨空都沒料到壞姐夫會這麼說。

    他雖不知道算祖率難不難,可壞姐夫竟然願意相信他。

    孫夫子震驚過後逐漸回過神來,他壓根兒不信蕭六郎能把祖率算到七位微數之後,因此毫無壓力地接受了這個賭局。

    坐上馬車後,小淨空撇嘴兒道︰“萬一算出來,我是錯的怎麼辦啊?”

    蕭六郎不甚在意道︰“那我就去給孫夫子道個歉,有什麼大不了?”

    這還沒什麼大不了嗎?多丟人。

    小淨空沉默了片刻,突然往蕭六郎身邊挪了挪。

    蕭六郎睨了睨他︰“怎麼了?”

    小淨空深吸一口氣,拽緊小拳頭,豁出去道︰“給你抱抱。”

    壞姐夫這麼為他出頭,一定是沉迷他的魅力不可自拔,喜歡他喜歡慘了!

    那、那他就犧牲一下好了!

    蕭六郎古怪地看了某人一眼。

    ……謝謝,並不想抱。

    蕭六郎與小淨空回到碧水胡同時,顧嬌與顧琰、顧小順都還沒回,顧嬌是醫館接了活兒,她去出診了,至于顧琰與顧小順則是在師父師娘家學藝。

    在師娘家吃飯時,顧琰感覺師娘看顧小順的眼神不太對,幾番欲言又止,只可惜顧小順這個憨憨埋頭吃飯,半點也沒察覺。

    坐上回去的馬車後,顧琰問顧小順︰“你有沒有感覺師娘最近對你不一樣了?”

    顧小順受驚道︰“啊?有什麼不一樣?師娘不喜歡我了嗎?”

    顧琰心道,分明是太喜歡你才對。

    那赤果果的小眼神,恨不得把你打包帶回屋,再也不讓你走了似的!

    顧琰認真道︰“我覺得師娘看上你了,你要小心點,我怕師父吃醋報復你。”

    顧小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