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69章 入宮(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9章 入宮



    莊太後食不下咽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莊家。

    莊太傅擔心太後是鳳體違和,忙請了御醫前去為太後診脈,可太後的脈象是沒多大問題的,御醫估摸著是心病。

    “可能……太後離宮太久,突然回來有些不適應。”

    莊太傅冷聲道︰“她在深宮住了一輩子,出去了才是不適應吧?”

    她這是回家了,有什麼不適應的?

    “或許……可以讓家人多陪陪她。”御醫建議。

    莊太傅尋思著這個可行,連夜將莊月兮與莊夢蝶送進了皇宮。

    莊太後看見莊夢蝶時並沒多麼寬慰,可當她看到莊夢蝶身後的莊月兮時,神色一下子頓住了。

    莊月兮的衣裳依舊是她從前的華麗裙衫,只不過她的左臉上多了一朵紅色的芍藥。

    這是京城時下最流行的妝容,自從狀元游街後,京城的姑娘們便紛紛開始在自己的臉上點朱砂,莊月兮起先是不愛這種土里土氣的妝容的,可那日太後摸著她的左臉,說少了什麼。

    她猜,是不是少了時下的朱砂妝?

    于是她就自己畫上了。

    看樣子效果不錯,太後果真很喜歡。

    莊太後沖莊月兮招招手。

    莊月兮乖乖地在太後身邊坐下,她能感覺到太後此番回來後對她的態度與從前不一樣了,她自幼不是個愛撒嬌的,別看她樣樣優秀,可偏偏在家里是草包妹妹最受寵。

    就連大哥帶著妹妹去江南游玩也是帶著草包莊夢蝶。

    “晚飯吃了什麼?”莊太後拉著她的手問。

    莊月兮受寵若驚道︰“晚飯吃了點五谷粥。”

    莊太後道︰“那不行,太少了,你是長身體的年紀,該多吃一些。來人,傳膳!”

    宮人們樂不可支,還是莊太傅有辦法呀,把兩位小姐送進宮,太後立馬就有食欲了。

    一桌子琳瑯滿目的菜肴被呈了上來。

    莊太後沒讓宮人伺候,而是親自給莊月兮夾了滿滿一大碗菜︰“你多吃點,你就是太瘦了,回頭都不能給哀家生個小孫孫。”

    莊月兮臉一紅︰“太後……”

    她還沒出閣呢。

    莊夢蝶驚訝地問道︰“太後,你是不是要給姐姐指婚啦?”

    莊太後眉頭一皺,看向莊月兮︰“指婚?你不是成親了嗎?”

    “啊?”莊月兮一怔,“太後,我沒有啊。”

    莊太後一臉恍惚。

    那是誰成親了?

    她的小孫孫呢?

    “太後,您沒事吧?”莊月兮關切地扶住莊太後的手。

    莊太後想不起來了,她搖搖頭︰“沒事,可能哀家記錯了。話說回來,你今年十六了,再有半年就滿十七,是該給你指一門的親事了。”

    莊月兮低聲道︰“月兮不想嫁人,月兮想留在家中侍奉爹娘,也想時常來陪伴太後。”

    莊太後道︰“你嫁了人也可以回娘家,沒人敢委屈莊家的女兒。”

    莊月兮重新拿起筷子,不再吭聲。

    這頓飯莊太後依舊沒吃多少,莊月兮入宮時帶給太後的歡喜,似乎在莊月兮說自己沒嫁人時就淡了下去。

    莊月兮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莊太後自己也不明白。

    翌日,莊太後上朝,垂簾听政。

    皇帝當眾頒布了冊封老祭酒為國子監祭酒的聖旨。

    “母後可有異議?”皇帝側身,望向珠簾後的莊太後。

    莊太後薄唇淡淡地勾起︰“哀家的老朋友了,幾年不見,分外想念呢。皇帝冊封得好,國子監就交給霍大人了。”

    老祭酒捧著笏板,跪在金鑾殿上,不過十幾步台階,卻仿佛隔了萬水千山的距離︰“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莊太後淡笑︰“哀家也有一道懿旨要宣布。”

    來了。

    皇帝捏緊了手指。

    莊太後不疾不徐道︰“天下兵馬大元帥一職,我朝一直空懸未立,哀家與諸位大臣商議過後覺得還是立一個比較妥當,驃騎大將軍驍勇善戰、膽略兼人,腹中兵甲,有不世之略,亦有佐國之謀,對陛下忠心不二,堪為我昭國的天下兵馬大元帥也。陛下意下如何?”

    天下兵馬大元帥,這豈不是要凌駕于宣平侯之上了嗎?

    莊太後沒反對他冊立國子監祭酒,給足了他面子,他這時若駁回太後的懿旨,太後就有法子阻止老祭酒的上任。

    他們之間原本是有微妙的平衡的,可太後這回也太獅子大開口了!

    兵馬大元帥?她怎麼不直接廢了他,自己當皇帝得了!

    莊太後︰“陛下若是有意見,那改日再議也可。”

    皇帝的指甲掐進了掌心︰“朕沒意見,太後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

    散朝後,皇帝鐵青著臉回了宮。

    莊太後也回了仁壽宮。

    所有人都認為莊太後贏了,然而只有莊太後自己明白,她不快樂。

    進入仁壽宮的一霎,她臉上的傲慢與恣意便消失殆盡,她又陷入了無盡的孤寂。

    莊夢蝶從前與太後最親近,她其實是發現了太後的異樣的,才來兩天,太後都瘦了。

    她還記得風雨夜,太後帶著傷抵達莊家的情景,那時太後的臉色都是紅潤的,可這幾日,只要四下無人,她的眼底就會失去神采與光澤。

    這樣的太後,挺讓她心疼的。

    卻說皇帝氣鼓鼓地回到華清宮後,一個人關在寢殿生悶氣。

    但凡听說了朝廷之事的人都不敢上前觸皇帝的霉頭,偏偏就是有個人沒听到朝廷的血雨腥風。

    秦楚煜。

    秦楚煜這幾日一直在想辦法兌現對小同窗的承諾,可太子哥哥和太子妃嫂嫂都沒功夫搭理他,他沒辦法啦,只能求到自家父皇跟前了。

    “父皇,父皇,小七想你了!”

    小淨空的賣萌**之一,啥也別說,先嘴甜兩句!

    皇帝果真神色稍霽,看著胖嘟嘟的小兒子,問道︰“你怎麼來了?今日不用去上課嗎?”

    “今天國子監放假!”秦楚煜在自家父皇身邊坐下。

    他還小,皇帝沒太拿規矩拘著他,不過他從前並不這樣,是見了小淨空與家里人這般相處,他才依葫蘆畫瓢的。

    除了大皇子外,沒哪個兒子與皇帝這般親密過,就像一對普通的民間父子。

    秦楚煜抱住自家父皇的手︰“父皇,我能求您一件事嗎?”

    皇帝︰“說。”

    秦楚煜︰“我能帶我的同窗來宮里玩嗎?”

    這種小事,皇帝一般不會不允許,可今日實在是在太後面前受多了氣,他道︰“你祖母回宮了,你也知道她老人家怕吵,不喜人在宮里鬧騰,萬一你們幾個小的沖撞了她,父皇可替你們擔待不了。”

    秦楚煜軟軟地說道︰“哎呀父皇,您連江山都擔得起,我們闖個禍您有什麼擔不起的嘛?”

    這馬屁拍的!

    皇帝好氣又好笑道︰“你倒是知道你們回回都闖禍啊。”

    秦楚煜抱著他胳膊一陣撒嬌︰“求您了父皇,小七愛你呀!”

    皇帝一陣雞皮疙瘩!

    你都八歲了,真當自己才四歲麼!

    皇帝不可能同意,這個節骨眼兒上,不能讓太後抓住任何把柄。

    秦楚煜不懂這些勾心斗角的事,他只知道他答應了小伙伴,他就必須做到。

    他纏著皇帝,像條小尾巴長似的長在皇帝身後,皇帝去御書房,他也去御書房,皇帝去御花園,他也去御花園,最後皇帝進了茅房。

    秦楚煜麻溜溜地跟進來。

    皇帝︰“……”

    皇帝打定主意的事,基本上無法更改的,秦楚煜使出了渾身解數也沒讓自家父皇松口。

    “回去吧,明天要早起上學了。”

    秦楚煜無精打采地往前走,此時正巧在太液池邊,他一個沒注意,腳底一滑朝池子里倒了下去。

    皇帝眼疾手快地去抓他,結果秦楚煜只是倒在了岸邊,皇帝去因為撲空從他頭頂撲了出去,撲通一聲栽進了水里。

    秦楚煜︰“……”

    他、他不是故意的……

    魏公公大驚失色︰“陛下——”

    皇帝雖是被很快救了上來,可到底嗆了不少水,也受了驚嚇,夜里便開始出現不適,先是高熱、盜汗、咳嗽不止,緊接著便是目眩頭暈,惡心干嘔。

    魏公公去請梁御醫,卻被告知梁御醫出城了。

    “張、張御醫!”皇帝艱難地說。

    魏公公派人去了張家,張御醫居然也不在家中。

    這一切似乎都太巧合了些!

    魏公公道︰“陛下,要不……去請李御醫吧?”

    皇帝蒼白著臉道︰“李御醫是太後的人,你覺得朕會放心把自己交到他的手里?”

    魏公公憂心忡忡︰“那、那可怎麼辦?要不陳御醫與……”

    “不要找御醫。”皇帝眼神一冷,“你去一趟妙手堂,請小神醫過來,記住別太張揚,你親自去。”

    “……是!”

    這麼晚了也不知小神醫在不在醫館。

    魏公公馬不停蹄地出了宮,前往妙手堂。

    妙手堂已經關門了,不過妙手堂有值班的大夫,夜間急診可以拉響屋外的鈴鐺。

    魏公公拉響了鈴鐺。

    開門的是宋大夫,宋大夫打著呵欠問道︰“你是哪里不舒服?”

    魏公公忙道︰“不是我不舒服,是我家……老爺!顧姑娘在嗎?”

    宋大夫見過魏公公,知道他是一位官老爺的下人,且他們主僕似乎與顧嬌認識。

    宋大夫就道︰“顧姑娘歇下了,我隨你出診吧。”

    “不行,就得顧姑娘!”魏公公堅持。

    宋大夫解釋道︰“顧姑娘受了傷,這麼大半夜的,她也不能出診吶……”

    “出了什麼事?”

    是蕭六郎的聲音。

    宋大夫看向蕭六郎道︰“他家的老爺生病了,想請顧姑娘出診。”

    魏公公看到蕭六郎,神色就是一頓︰“蕭、蕭狀元?你怎麼會在這里啊?”

    宋大夫驚訝對方居然認識蕭六郎,也認識顧嬌,卻並不知他倆是夫妻,他道︰“他是顧姑娘的相公啊!”

    魏公公目瞪口呆。

    蕭、蕭狀元居然是顧姑娘的相公?顧姑娘的相公是新科狀元蕭六郎?

    蕭六郎看了魏公公一眼,道︰“我知道了,我去和她說一聲。”

    魏公公意識回籠,顧不上尋思二人的關系,躬身道了謝︰“多謝!多謝蕭狀元!”

    外頭的動靜早把顧嬌吵醒了,蕭六郎進屋時她已經睜開了眼。

    “是要出診嗎?”她問。

    蕭六郎頓了頓,道︰“皇帝病了。”

    皇帝病了該找御醫,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既然不找,那就是到了非顧嬌不可的地步。

    “好,我去。”顧嬌點頭。

    這一去,就是卷入是非了。

    皇帝找不著信任的御醫,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太後想趁他病要他命。

    蕭六郎心思轉過,卻並沒阻止她的決定,只是問道︰“你的傷……”

    “皮外傷而已,早沒事了。”真沒事,至少在她看來如此。

    蕭六郎將她的外衫拿了過來︰“我和你一起去。”

    顧嬌想了想,點頭︰“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