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66章 太後千歲(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6章 太後千歲



    顧嬌醒來時發現自己趴在一張干爽的床鋪上。

    她抬起頭,左右看了看,認出這是她在醫館的閨房,她試著動了動身子,就發現自己渾身疼痛。

    “你醒了?”

    蕭六郎的聲音輕輕地響在她的頭頂。

    奈何她趴著,脖子活動受限,一時看不見他。

    “別動,我過來。”蕭六郎往前走了幾步,在她身旁的床沿上坐下,她微微發了點汗,蕭六郎拿了帕子細細擦拭她額頭。

    “你感覺怎麼樣?”他問,“疼不疼?”

    “不疼。”她說。

    這些身體上的疼痛根本奈何不了她,她習慣了,並不覺得有什麼。

    她左顧右盼。

    蕭六郎看著她不安分的樣子,忍不住帶了一分嚴厲的語氣︰“你傷得很嚴重,別亂動。”

    語氣是嚴厲的,眸子里卻滿是擔憂。

    他今日原本在林成業家給林成業與馮林補習,突然天下暴雨,他心里隱隱涌上一層不安,果不其然,沒一會兒劉全就過來了,說顧嬌與老太太出事了。

    劉全也是剛到家,經歷了顧小順被人劫持的事,還沒從事件里緩過神來,就又趕上顧嬌與老太太出事。

    人是宣平侯送來醫館的。

    顧嬌與老太太被砸傷,倆人當場昏迷,宣平侯本是與常一道過來追殺老太太,結果就看見了莊太傅,有莊太傅在,人自然殺不成了。

    宣平侯趕到時,顧嬌與老太太已經被從廢墟下扒出來了,倆一大群人圍著老太太,顧嬌身邊卻只有一個老祭酒。

    宣平侯將渾身是血的顧嬌送來醫館。

    老太太的傷勢也不容樂觀,她的頭鮮血直流,莊太傅擔心她撐不到回府,于是跟在宣平侯身後把人送來了醫館。

    顧嬌的背部被屋頂砸中,差點砸斷脊骨,宋大夫說,若是脊骨斷了,就會面臨截癱的風險,可能一輩子都站不起來了。

    听到這里時,蕭六郎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不過饒是脊骨保住了,她的後背和腿也有多處腫脹青紫以及木片的劃傷。

    再就是她的手肘,她當時護著老太太倒下去,她至少用一只手撐地都好,可她一只手護著姑婆的腰,另一只手護住姑婆的頭,結果膝蓋與手肘著地,全磕腫磕了!

    可她竟然說不疼,還四處亂動。

    蕭六郎覺得自己作為她相公,就算是名義上的,也該要與她講講道理了,不能再這麼不顧自己安危了,也不能不好好養病。

    顧嬌茫然四顧︰“姑婆呢?”

    蕭六郎所有的話瞬間堵在了喉嚨。

    另一間廂房之中,一名姓盧的老大夫為老太太包扎好頭部的傷勢。

    老太太還昏迷著,但氣息不似先前那般微弱了。

    “她沒事吧?”莊太傅問。

    盧老大夫並不知對方身份,可瞧著非富即貴,他拱手行了一禮,道︰“回這位老爺的話,這位老夫人的傷勢並不嚴重,傷口不深,而且血也止住了,人醒來就沒事了。”

    倒是咱們顧姑娘,傷得可太重了,他都不忍看。

    莊太傅放下心來,給了盧老大夫一錠賞銀︰“你退下吧。”

    “是!”盧老大夫拎著醫藥箱退了出去。

    莊太傅守在床邊。

    想起方才的事,他也是一陣陣的後怕,他多擔心太後被砸出個好歹來啊。

    莊太傅沒等太久,床上的人兒便緩緩睜開了眼。

    莊太傅趕忙站起身來,激動地看著她︰“妹妹,你醒了?”

    以為她還沒恢復記憶,用這個稱呼比較容易令她接受,可當他對上對方的眼神時,就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

    那是即便在病中也凌厲霸氣的眼神,是獨屬于莊錦瑟的眼神。

    莊太傅後退一步,正了正衣冠,伸出手來,雙腿漸次退下,拱手行了一禮︰“臣,恭迎太後!”

    自此,世上再無姑婆,只有莊太後。

    ……

    莊太後坐上莊太傅的馬車,動身去了莊府。

    出發前,莊太傅便讓侍衛前去府里通知了家人,一大家子——莊太傅的長子莊平、次子莊周、庶三子莊牧、長媳甄氏、次媳封氏、三媳譚氏以及包括安郡王在內的幾個孩子,齊齊站在府門外、站在風雨中,恭候莊太後的到來。

    馬車停在了風雨飄搖的府門外。

    莊平率先跪了下來,他跪下後,在場所有人全都嘩啦啦地跪了一地,他拱手朗聲道︰“臣等恭迎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所有人磕頭行禮︰“恭迎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莊太傅從另一輛馬車上下來,頂著風雨,親自為莊太後撐傘。

    莊太後還穿著碧水胡同的衣裳,可這並不影響她的氣場。

    這些人都是她的家人,可他們全都跪在她的腳下。

    她淡淡地掃了眾人一眼︰︰“平身。”

    “謝太後!”眾人恭敬應聲,規規櫃矩地站了起來,眾人衣衫都濕透了,卻連最小的三歲小娃都不敢吭氣。

    誰都知道,太後重規矩。

    莊太傅笑著道︰“趕緊進屋吧,雨大,太後受著傷,不宜淋雨。”

    莊太傅走進莊府,進了莊家人為她精心準備的院子。

    這是莊錦瑟出閣前的院子,里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皆是按照她出閣前布置的,數十年過去依舊維系著原有的樣子。

    莊太後卻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邁步走上台階。

    只是在路過一顆海棠樹時,她多看了一眼,總覺得少個孩子盤在上面。

    她進了屋。

    在莊家,知道莊太後麻風病事件的人只有莊太傅與安郡王,以及二人的心腹下屬,是以,莊太傅連親兒子都沒叫上,只帶了安郡王過來。

    三人進屋後,莊太傅又叫了兩名侍女過來︰“原先太後身邊的人都在行宮,這是恆兒恆兒挑選的下人,先留在太後身邊伺候。”

    “不用,出去吧。”莊太後坐下後擺擺手,“哀家跟前不需要人伺候。”

    祖孫倆俱是一愣,莊太後講規矩也講排場,平日里身邊少說七八個宮女太監伺候——

    莊太後自己伸手去拿桌上的茶壺倒茶。

    莊太傅眉頭一皺,看向兩名侍女道︰“愣著做什麼?還不給太後娘娘上茶!”

    二人忙上前倒茶。

    莊太後 的將茶壺擱在桌上,明顯帶了一絲不耐,二人嚇得撲通跪下。

    莊太後有一瞬的慌神,似乎是明白過來自己的反應不合身份,她淡道︰“倒吧。”

    “是!”二人面面相覷了一眼,站起身,一個倒茶,一個奉點心。

    莊太後沒什麼胃口,喝了口茶就讓二人退下了。

    “這段日子到底出了什麼事?”莊太後沉沉地問。

    莊太傅與安郡王交換了一個眼神,都從彼此眸中看見詫異。

    還是安郡王開了口︰“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莊太後按了按有些疼痛的太陽穴︰“哀家只記得自己得了麻風病,被迫送往麻風山,哀家趁人不備逃了出去,之後哀家似乎去了不少地方,最後餓暈了……那之後的事哀家不大記得了,你們是在哪里找到哀家的?哀家昏迷了幾日?”

    昏迷、幾日?

    二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太後想起從前的事了,卻不記得這段日子發生的事了,她的記憶停留在了暈倒在村子里的那一天。

    想到了什麼,莊太後又道︰“對了,哀家的麻風病怎麼樣了?”

    安郡王道︰“您的麻風病……”

    “您沒有得麻風病!是誤診!”莊太傅打斷安郡王的話。

    “誤診?”莊太後蹙了蹙眉。

    莊太傅正色道︰“沒錯,就是誤診!實不相瞞,您已經失蹤一年多了,如果您真是得了麻風病,不可能是眼下這個情況!”

    莊太後看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臉︰“我明明記得有癥狀的……”

    莊太傅就道︰“麻風病是治不好的,您只是出現了類似的癥狀,但並不是麻風病!”

    在昭國,麻風病確實無法治愈,據說只有在最強大的燕國才有治療麻風病的手段。

    莊太後頓了頓,又道︰“那哀家失蹤的日子都在哪里?”

    莊太傅道︰“太後被陛下的人控制了!也不知他們給太後用了什麼藥,竟然太後失去了記憶,臣幾次上門與太後相認,都遭到了他們的無情阻攔,今日臣不得已,派了暗衛去硬搶,結果誤傷了太後,還請太後責罰!”

    安郡王欲言又止。

    “姑婆!姑婆!”

    屋外忽然傳來莊夢蝶的聲音。

    莊太後的神色又恍惚了一下。

    腦海里閃過一個呼之欲出的名字,似乎也曾有人這麼叫過她,可她想不起那個名字。

    “是夢蝶。”莊太傅笑了笑,“應當和她姐姐一塊兒的,太後,你要見見她們嗎?”

    夢蝶。

    那個叫她姑婆的是夢蝶?

    是的吧,不然還會有哪個丫頭叫她姑婆?

    莊太後點點頭︰“進來吧。”

    莊夢蝶推開房門,興高采烈地進了屋︰“姑婆!”

    “叫太後!”莊太傅嚴肅著臉提醒。

    “哦。”莊夢蝶不情不願地應了一聲,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夢蝶見過太後。”

    與她一道一前一後進屋的莊月兮也躬身行了一禮,“月兮見過太後。”

    莊太後頷首。

    莊夢蝶在莊太後身邊坐下,挽住她胳膊,親昵地說道︰“太後,我好想你啊!你怎麼都不召見我?”

    莊太傅板著臉︰“不許沒規沒矩的!”

    莊夢蝶哼了哼。

    莊太後是很疼莊家的幾個孩子的,一是她自己沒孩子,二也是這幾個孩子的確會討人歡心。

    莊太後看著身邊的莊夢蝶,又看看溫婉嫻靜的莊月兮。

    其實莊太後從前比較寵愛莊夢蝶,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莊夢蝶會撒嬌,自然分到的寵愛就多。

    可今日,莊太後莫名更想親近安靜少話的莊月兮。

    她怔怔地看著莊月兮。

    莊太傅給莊月兮使了個眼色,莊月兮會意,走過去在莊太後的另一邊坐下。

    莊太後抬起手,摸了摸莊月兮的左臉︰“沒有了?”

    “沒有什麼啊?”莊夢蝶古怪地問。

    是啊,沒有什麼?

    莊太後自己也不知道。

    醫館。

    顧嬌靜靜地站在大堂門口,她身上還受著傷,有冷風灌進來,夾裹著冰涼的雨水。

    蕭六郎在她頂上撐了一把傘。

    “姑婆走了。”蕭六郎說。

    “那她還回來嗎?”顧嬌回頭,定定地看著他問。

    這一刻的她,終于有了十五歲的小姑娘該有的稚嫩與彷徨。

    可蕭六郎欣慰不起來。

    蕭六郎嘆了口氣,垂眸,低低地說道︰“嬌嬌,她不是姑婆,以後都不是了。”

    顧嬌茫然地望著滂沱大雨,小身子有些孤寂。

    蕭六郎放下雨傘,扳過她的身子,將她輕輕地按進懷里。

    她的頭靠上他緊實的胸膛。

    她搖頭,睜大眼眸,認真地說︰“我不難受。”

    蕭六郎摟著她腰肢的手緊了緊,大掌輕輕扣住她的頭︰“嗯。”

    院子里,顧琰正在睡覺,忽然間,他醒了,睜眼坐起身來。

    姚氏被他嚇了一跳︰“怎麼了?”

    顧琰沒說話,眼底淌下一滴淚來。他用指尖抹了抹那滴眼淚,定定一看。

    姚氏也看到了,她驚訝道︰“你怎麼哭了?”

    顧琰︰“我沒哭。”

    這不是他的眼淚,是嬌嬌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