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266章 記憶甦醒(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266章 記憶甦醒



    老祭酒太陽穴突突一跳!

    這宣平侯不來則已,一來要命啊!

    他哪里是真的認錯了?分明是故意將錯就錯。

    莊太後在行宮養病,誰又能說外頭這個與他有夫妻之名的女人是一朝太後呢?

    皇帝再不待見莊太後,可皇室聲譽,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就算為了保住皇族的聲譽與體統,皇帝也不會承認外頭這個給先帝戴了綠帽子的女人是莊太後。

    何況皇帝原本就想除掉莊太後,只不過皇帝比宣平侯的顧忌多,加上莊太後也握有皇帝一直想得到的東西,但宣平侯真把莊太後殺了,皇帝會惱怒、會惋惜沒得到該得到的東西,卻不會真正要了宣平侯的命。

    好嘛,上次不是他的錯覺,宣平侯確實夠狡猾!

    世人總道宣平侯常打勝仗,靠的是一身驍勇,其實他們都錯了,驍勇固然重要,可宣平侯若是沒點腦子,早被敵軍耍得團團轉了。

    老祭酒屬于掉馬被抓包的一方,一邊要忍受心虛帶來的混亂,一邊又不能真讓莊錦瑟被人殺掉,他忙道︰“長得像不行嗎?什麼假扮不假扮的?”

    宣平侯譏誚一笑︰“呵,本侯的私生子與嫡子長得像就罷了,好歹是兄弟,這人與宮里那位是什麼關系?姐妹?嗯?”

    老祭酒一時無言以對。

    你說你就不能安安靜靜做個武夫?你一個武將,腦子和嘴皮子這麼利索會讓文官們無路可走的。

    老祭酒表示自己還能苟一苟,堅決不能輸給一個武將,他看向宣平侯正色道︰“你不能殺她!她是六郎的姑婆!”

    頓了頓,想起姑婆是爺爺的姐妹,宣平侯自然沒這麼一個姑姑,老祭酒神來之筆︰“他大哥的爹的姑姑!”

    這個大哥指的是陳芸娘與前夫所生的大兒子,若真是他大哥的姑婆,蕭六郎作為同母異父的弟弟,跟著叫一聲姑婆倒也沒錯。

    何況那個大哥待六郎極好,蕭六郎替大哥的姑婆養老也不為過。

    宣平侯呵了一聲,道︰“你以為本侯會信麼?”

    老祭酒對手指︰“千真萬確!如果謊言,天打雷劈——”

    轟隆隆——

    天空炸響一道驚雷!

    老祭酒︰“……”

    這麼不給面子的嗎?

    快下雨了,天空陰沉沉的,墨雲翻滾,如同在天幕之下壓了一片混沌雲海。

    氣氛一下子跟著壓抑了起來。

    常沒著急動手,不是因為他被老祭酒的話震懾了,而是他的彈彈珠不見了,他低頭在兜兜里翻找他的彈彈珠。

    宣平侯看向了老太太,老太太也看向了他,四目相對,天空電閃雷鳴,二人的臉也在夜幕與閃電中忽暗忽明。

    龍入淺淵也依舊是龍。

    饒是失去了記憶,也饒是一身粗布麻衣,可對上宣平侯這尊大殺神,老太太的氣場依舊不弱半分,甚至,在眼神的對抗下隱隱有了屬于莊錦瑟的氣場。

    老祭酒感到了一股深深的頭疼,他對宣平侯道︰“你听我說,當年的事或許是個誤會……”

    “誤會?什麼誤會?”

    “當年什麼事?”

    宣平侯與老太太幾乎是異口同聲。

    “啊,這個……”老祭酒看看老太太,又看看宣平侯,用手擋了擋,小聲道,“她什麼都不記得了,你不要這樣!”

    宣平侯冷聲道︰“她不記得,我記得,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老祭酒撓撓頭︰“那怎麼能叫殺呢?”最多是下毒,對吧?是阿珩四五歲時候的事了,在宮里遭人下毒,據說是太後干的。

    宣平侯語氣冰冷道︰“沒殺死就不叫殺?我兒子沒死是我兒子命大,不是為她脫罪的借口!”

    “我……害過你兒子?”老太太想不起來了,不過她並未著急替自己開罪,因為她時常覺得自己確實一肚子壞水,搞不好從前真是個大惡人。

    宣平侯可不會去管莊錦瑟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他不用問緣由,不用問經過,他只要結果,那就是他要殺了莊錦瑟!

    “常!你聾了還是傻了?听不懂人話了?還不動手!”

    “找到了!”常摳出掉進衣兜夾縫里的彈彈珠,放進另一個完好的兜兜,神色一冷,一秒切換殺手模式。

    “哎呀!六郎你回來啦!”老祭酒往宣平侯身後一瞧,趁著宣平侯微微一頓的空檔,拉著老太太的手退回屋子, 的合上門,插上門栓!

    “從後門走!”

    他對老太太說。

    “出什麼事了嗎?”姚氏听到動靜走出來。

    “沒事沒事,你趕緊回屋!”老祭酒沖姚氏擺擺手,宣平侯的目標是莊錦瑟,不會濫殺無辜,他並不擔心姚氏的安危。

    他拉著老太太從後門逃出去,當務之急是趕緊去找六郎,只有他才能擋住宣平侯了。

    可二人剛跨過後門的門檻,就見常滿身殺氣地站在二人面前。

    老祭酒倒抽一口涼氣!

    再往回走也不能了,宣平侯堵在前門呢。

    “那個,小兄弟,能商量一下嗎?”老祭酒訕訕一笑,忽然撲過去抱住常,對老太太道,“快走!去找六郎!他在林小子家!”

    林成業家就在附近,平日里走過去也不過是一刻鐘的距離。

    可老祭酒如何抱得住常這樣的殺手?

    常一把就將他拎了起來,常對目標之外的人沒什麼興趣,將老祭酒扔到一旁後便伸手去殺老太太。

    他只用抓住老太太的後頸,輕輕一擰,就竟將她的脖子擰斷。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小身影閃了過來,擋在老太太身前,抬起小胳膊,格擋住了常的手臂。

    常用的是右手,但沒人知道他的慣用手其實是左手,他掄起左手,朝顧嬌一掌劈了過來。

    顧嬌硬生生接下這一掌,巨大的力道迫使二人震開,各種往後退了兩步。

    常錯愕地看看顧嬌,又看看自己的手,咦?居然能接下他一掌?

    顧嬌︰呃……半條胳膊都要麻掉了,這是哪兒來的高手?

    “姑婆,姑爺爺,你們先走!”顧嬌攔住常,對二人說。

    老祭酒這會兒也顧不上矯情客套了,拉上老太太便往林成業的住處奔去,當然他沒忘記回頭提醒常道︰“她是宣平侯的兒媳!你不許動真格啊!”

    這話奏效,常的殺氣收了一半。

    常的武功比武館中的那些高手高出許多,饒是殺氣收了一半,顧嬌要打敗他也不是那麼簡單,當然,常要擺脫顧嬌也有一丟丟困難。

    二人激烈地纏斗起來。

    老祭酒帶著老太太不停狂奔,之所以這把歲數了還能跑,主要是顧嬌日常調理得好,二人的身子骨都比從前硬朗了太多,老祭酒甚至隱隱感覺他倆的黑頭發都多了。

    只是禍不單行的是,雖是擺脫了宣平侯與常的魔爪,卻又踫上了一群蒙著面的黑衣人。

    黑衣人嘩啦啦地堵住了巷口。

    為了盡快趕去林成業家,老祭酒帶著老太太走的是近路,僻靜,幾乎無人經過,這也意味著附近沒什麼官差巡邏。

    完了,完犢子了。

    什麼是前有狼後有虎,這就是了。

    對方來者不善,是被他們抓走,還是回去被常殺掉,都似乎不大妙啊。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老祭酒警惕地問。

    十多名黑衣人唰的讓開一條道,他們身後停放著一輛馬車,聞言,馬車的簾子被掀開,莊太傅自馬車內走了下來。

    莊太傅雙手揣在寬袖中,神色倨傲而從容,他踱步走到二人跟前,看了老太太與老祭酒一眼,眼神一涼︰“原來是你!”

    他就說上次在碧水胡同見到對方時怎麼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原來是熟人吶!

    怪道心慌地關上門,又怪道沒臉見人了。

    “你怎麼會在這里?”

    還和太後在一起?

    霍祭酒辭官前與太後斗得你死我活,斗了兩朝,從先帝在位斗到今上君臨天下,他倆的關系說是死對頭也毫不為過。

    他倆卻同時出現在了一個地方,還關系親密!

    應該還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只是眼下也沒法兒去細細思考,當務之急是趕緊將太後帶回去!

    莊太傅的目光落在老祭酒拉著老太太手腕的手上,神色一變,厲喝道︰“放肆!”

    太後的鳳體是你這糟老頭子可以褻瀆的?!別說拉手腕了,拉個衣角都不行!

    老祭酒心虛地抽回手。

    莊太傅對老太太是不敢疾言厲色的,他溫和地說道︰“妹妹,和大哥回去。”

    老太太嫌棄地看了他一眼︰“滾。”

    莊太傅︰“……”

    莊太傅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太後只是失憶了,她的話並非她本意,也非太後懿旨。

    等太後想起自己的身份,就會原諒他今日的所作所為了。

    他轉頭吩咐黑衣人道︰“把娘娘帶走!那個人……”他掃了眼老祭酒,“處理掉!”

    一國太後居然與外男有染,這種丑聞一旦傳出去,面臨千夫所指都是輕的,只怕聲名與地位不保。

    皇帝正愁沒借口拉莊太後下馬,他不能給皇帝任何可趁之機。

    老祭酒冷聲道︰“莊伯庸你瘋了!你要當街殺人嗎?”這一個個的,還真是不拿人命當回事啊!

    莊太傅淡道︰“你試圖行刺太後,本官殺的是刺客,何罪之有?”

    說罷,他比了個殺掉的手勢,再不理老祭酒。

    另一邊,顧嬌與常四只手掣肘在了一起,這家伙的武功太高了,顧嬌的實力只恢復到前世的三成,還真打不死這家伙!

    忽然間,顧嬌瞥見了他衣兜里的珠子,她記起第一次見他時,他似乎就是在地上找珠子。

    顧嬌眼神一閃,單膝頂向他的下腹,常本能地騰出手來擋住她的攻擊,顧嬌騰出了一只手,撕拉一聲扯掉了他的衣兜。

    他的彈彈珠滾了一地。

    常︰他的彈彈珠!

    常不理顧嬌了,他去撿珠子。

    顧嬌忙往老祭酒與姑婆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天空仿佛忽然間撕裂了一道口子,嘩啦啦地下起了傾盆大雨。

    老太太與老祭酒被黑衣人分開了,黑衣人不敢對老太太動粗,只是盡量拉住她,將她拉上馬車,他們對老祭酒就沒這般客氣了。

    老祭酒被人一腳踹到地上,痛得幾乎直不起身子。

    “住手!”老太太對莊太傅說。

    莊太傅充耳不聞︰“娘娘請上馬車!”

    一名黑衣人拔出佩劍,一刀抹向老祭酒的脖子。

    忽然間,一枚銀針穿透厚厚的雨簾,倏的刺中黑衣殺手的腕口!

    黑衣殺手手腕一痛,手中的長劍掉落在地。

    其余人見狀,唰的朝顧嬌看來,下一瞬,揮動手中的長劍朝顧嬌斬來。

    大雨滂沱。

    顧嬌在劍雨中穿梭,幾人圍攻而上,顧嬌飛身一縱,摁住一名黑衣殺手的頭,自他脊背上一滾而過,並順手拔出他腰間的佩刀,一刀斬斷了朝自己揮來的一柄長劍!

    她手握佩刀,單膝落在地上,雙目如炬,通身散發出可怕的殺氣!

    這些人的身手不如常,她很快就殺出了一條路,來到了老太太身後。

    然而就去拉住老太太的一霎,一名黑衣人的長劍架在了老祭酒的脖子上︰“別動!否則我殺了他!”

    顧嬌猛地將手中的匕首扔過去,砸掉了那人的長劍,顧嬌便幾步掠上前,接住了自半空掉落的匕首,一腳將對方踢跪在地上,她揪住了對方的頭發,只用一刀就能割破對方的喉嚨!

    顧嬌來這里這麼久,一直十分克制,她不用兵器,只用不見血的銀針,因為血會讓她興奮。

    教父說,她是完美的殺人工具。

    大概是的。

    她從醫做手術,其實不是為了給人救命,是她自己的修行。

    她要控制自己的暴戾。

    然而眼下,她的刀刃已經劃破了對方的肌膚,細密的血絲順著雨水從刀刃上滑落。

    顧嬌體內的暴戾因子開始躁動,她握緊匕首的手開始不住地顫抖。

    她只要殺了一個,就會殺死最後一個。

    “嬌嬌。”

    忽然,老太太拉住了她的手,因年邁而失去光澤、布滿紋路的手心包裹住她稚嫩的手背︰“嬌嬌乖,到姑婆這里來。”

    這聲音明明就在耳畔,卻仿佛自水面之上傳來,悠悠忽忽傳來。

    “嬌嬌。”

    “嬌嬌。”

    老太太一聲一聲喚著她。

    顧嬌終于壓下了血液中的暴戾,她眼底的紅血絲一點一點褪去,她轉頭,丟了手中的匕首︰“姑婆,我帶你回家。”

    老太太點頭︰“好。”

    莊太傅直接被顧嬌的殺氣震住了,根本忘了出聲阻止她。

    黑衣人也紛紛忌憚地看向顧嬌,一邊拿劍指著她,卻又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她。

    她的強大不僅僅是她的身手,更是那種要殺盡天下的氣場,實在太令人膽寒了。

    因此,哪怕顧嬌眼下跟在老太太身邊,特別乖地讓老太太牽著自己的手,他們也沒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異變發生在她們轉身離開的一霎,雨下得太大了,巷子內的一處搖搖欲墜的危樓擋不住暴雨的沖刷,梁子 的一聲斷了,巨大的屋頂傾斜而下,猛地朝顧嬌與老太太砸來。

    一切發生得太快,老祭酒想撲過去將她們撞開都沒來得及。

    顧嬌雙耳一動,抬起頭來,巨大的屋頂如冰川一般壓來,就算是她也推不開了,她轉過身,一手護住姑婆的腰,一手護住姑婆的後腦勺,用胳膊肘著地倒在了地上。

    她將姑婆護住身下。

    老太太看著屋頂朝顧嬌壓來,她推不開顧嬌,只能伸出手護住了顧嬌的頭。

    她護住了顧嬌的頭,就沒法兒護著自己的,一塊木板猛地砸中了她的額頭!

    “太後——”

    “莊錦瑟——”

    腦子一陣劇痛,腦海深處仿佛裂開了一道口子,無數陌生又熟悉的畫面攜裹著記憶爭相涌出。

    “錦瑟,告訴爹爹,你長大了想做什麼?”

    “想做一只鳥!”

    “為什麼?”

    “可以飛呀!那樣我就不用成天困在宅子里了!”

    “錦瑟,從今天起,你就是大昭國的皇後了。”

    “朕與皇後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陛下歇在萬福宮了,皇後娘娘不用等陛下賞月了,陛下下月初一再過來。”

    “錦瑟……你這輩子……究竟有沒有愛過朕?”

    “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